<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67章 一根神奇手指
    刀哥瞥了乔波一眼,这小子娘娘腔似的在后面唧唧歪歪个不停,让他觉得很不爽。这次来到汉州,就是为了赚一波快钱,前段时间在澳门赌博,输了一大笔钱,如果自己不及时偿还的话,恐怕会被追杀。

    虽然以他的实力,躲过追杀并不是特别难,但他讨厌那种没有自由的感觉。除了接了这个活之外,刀哥还接了两单生意,所以他得尽快解决当下的这个任务。

    刀哥没有再废话,轻轻地抬起手,眼前一个一米八的保安,就被横扫开,撞在另外一人的身上,两人就被废掉了。

    其余保安眼中露出忌惮之色,从腰间取出了甩棍,不过在刀哥的眼中,这些原本杀伤性很强的武器就跟塑料的一样,被他握在手里,轻轻地一拧,就成了麻花状,随手扔在地上。

    保安见此情形,倒抽了口凉气,被气势所迫,不得不往后退了两步,刀哥朝地上吐了口浓痰,加快步伐,冲了起来,那些保安如同被保龄球击飞,浮空四散出去,场面有点惊人。

    刀哥不是一般级别的高手,已经到了逆天的地步,一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大堂经理见到这个势头,也有点站不住,浑身战栗,几乎要跌坐在地上。

    刀哥的目标没有别人,只有苏韬,他朝苏韬逼近,眼神落在苏韬的手上,作为一个经常走在身死边缘的人,他对危险有着本能的嗅觉,苏韬那双手有种恐怖的气息,让他毛孔竖了起来。

    这个感觉让人觉得刺激,又有点兴奋,若是解决一个小虾米,那有什么意思,必须要有点难度才行嘛!

    这是一双修长的手指,宛如工艺品,白皙修长,仿佛散发着光芒。

    刀哥已经打定主意,要将苏韬的那五根手指头全部给剁下来,留作纪念。

    苏韬面色变得凝重,因为眼前这个敌人,不可小觑,他基础扎实,招式简单,伤人的手段已经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

    苏韬正在等待时机,因为对方已经发现自己手中的银针,如果第一次未能击中,就没有第二次机会。

    刀哥距离苏韬越来越近,身边的阻碍越来越少,任何阻挡他的目标,都会被他随手给扔出去。

    终于抵达刀哥的攻击范围,他眼中露出一股疯狂与残忍,伸手朝苏韬面门就是一拳,罡风肆意,如同刀刃般割得苏韬面门生疼,如果被这拳击中,头部会直接爆裂。

    苏韬屏住呼吸,当拳头离自己鼻梁还有一厘米的时候,突然弹出右手,一根银芒闪现,刀哥眼中闪过惊讶之色,重心下移,矮身提出一脚,踹中苏韬的小腹,然后团身翻滚,银针刺入墙壁,发出笃笃笃的声音。

    刀哥暗骂了一声,真他妈的好险,差点自己就中招,这小子果然有门道。

    苏韬被刀哥踹中小腹,往后退了好几步,体内气血沸腾,经过短暂的试探,意识到刀哥真的不太好对付,第一次攻击失败,想要再拿下对方困难就太大了。

    刀哥冷笑一声,目光如同黑夜墓地的鬼火,遇到这种暗器高手,必须要贴身近攻才行,他从裤管里摸出一把三寸长短的厚刀,就地翻滚,朝苏韬脚踝就是一抹。

    苏韬只能往后撤步,裤子被气劲打得呼呼之声,若是反应慢了0.1秒,自己就变成瘸子了。

    刀哥爆发力惊人,一击不成,狂笑一声,竟然毫不停歇,紧跟而上。

    “咦?”刀哥很意外,因为苏韬竟然再次躲过这一次攻击,脚尖在地上只点了一下,身体就往后腾飞,所谓的轻功,都是脚力营造的假象,能做到视觉上的空中踏步,说明苏韬的脚力惊人。

    刀哥扑个空,冷笑一声,再次狂攻,刀气纵横,在墙壁上留下深深的凹痕,破坏了墙纸的美感。

    周围的人已经散开,因为只要进入刀哥追砍苏韬的圈子,就会被一股刀气逼到圈外。

    这个圈子是刀哥的绝对领域,任何人都不能随意进入。

    苏韬知道自己就这么躲闪,只会让对方更加肆无忌惮,所以他手指微弹,两枚银针破空而出,虽然明知无用,会被宽刀击落,但延缓了时间。

    空间太过狭小,导致苏韬的胜算很低,刀哥有意识将他往角落里逼,若是硬碰硬的话,会更加处于劣势。

    终于走投无路了!刀哥咧嘴一笑,横刀怒扫,将几枚银针被敲飞,迈开大步,朝苏韬面门砍了一记,他算准所有可能,这一击足以让苏韬断掉右臂。

    突然刀刃一沉,他暗叫不好,撤刀柠身,竟然夺门而出。

    苏韬叹了口气,望向站在自己身前的老者,头发银白,穿着白色功夫大褂,摇着一把折扇,脊梁笔直地站着。

    晏静轻松地吐了口气,道:“燕老,有劳您了。”

    此人名叫燕无尽,是有名的国术大师,年轻时擅长八极崩,六十岁后转练太极,也修了大成。

    燕无尽无奈摇了摇头,拱手与晏静解释道:“此人功夫极为霸道,如果我年轻的时候,或者能留下他,如今也只能将他吓走而已。”

    大堂经理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低声与晏静道:“晏总,不好意思,让您费心了。”

    晏静目光在他脸上扫了扫,道:“今天事出突然,也不能怪你,等下将那人的照片整理出来,只要他再次露面,一定要抓住他。”

    情况显而易见,这家ktv的老板,不是别人正是晏静,这也解释了为何服务员会送上那么多啤酒、零食,还给于波的会员卡充值。

    “我试着去追追他!至少让他暂时不敢回汉州。”燕无尽也是晏静喊来的高手,他朝苏韬深深地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燕无尽离开的方式,看似与普通人无异,但苏韬发现他上衣袖子无风鼓起,这是真气外放的表现,苏韬尽管能做到这点,但还是略微有些差别。

    苏韬是个大夫,他练的功夫以强身健体为主,与燕无尽、刀哥这种实战型高手相比,略微有些不同。

    像燕无尽这样宗师级的人物,属于闲云隐鹤,晏静能请动他出马,也间接地说明晏静强大的实力。

    乔波此刻一脸茫然,他至始至终都没明白刀哥怎么突然就逃走了,看着刀哥追砍苏韬,他心里狂喜无比,但原本以为能大干一场,结果突然爽感就断了,这滋味就像做*爱到了一半,突然早*泄了一般。

    夏荷体内的药效已经全部发作,此刻她已经站不住,整个人蜷缩成一团,口中不停地发出让人想入非非的声音,胸口大片的衣衫已经被她给扯开,露出花白的胸脯……

    苏韬连忙走过去,伸出一根手指在她身下的几个穴位游走一番,夏荷惊叫了一声,躺在地上抽搐了几下,然后昏迷了过去。

    苏韬朝她裙下望了眼,暗叹一声,流了很多水,可以嗅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让人心痒痒的。

    夏荷最后的惊叫之声,听上去很痛苦,犹如哭声,哭声中又掺杂着些许放纵,放纵之余还有些婉转,落入再纯洁的人耳中,都能让人想起那让人羞答答的事情。

    常言道,治病如治水,宜疏不宜堵,

    苏韬刚才手指按动的部位,极其隐秘,位于她下体的几处敏感穴位,若是夏荷服用药物没多久,他只需要让夏荷呕出药物,就可以解决麻烦,但如今药效已经混入血液,唯一的方法就是让春药释放出去,让夏荷在一瞬间达到快乐的巅峰。

    苏韬收回了手,朝赵剑做了个ok的手势,他发现晏静目光落在自己的手指上,暗忖自己这只手的神奇,莫非让晏静误会了吧?

    自己在一瞬间让夏荷达到快乐的极点,不然的话,这个姑娘会因为体内蕴藏着大量的亢奋因子,无法宣泄,导致身体产生许多副作用。

    比如夏荷将永远无法感受到男欢女爱的美妙滋味,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所以苏韬选择最简单的治疗方法,用手指让她宣泄体内的洪荒之力。

    苏韬真的只是想给她治病,没有任何的亵渎之意,但其他人都带着复杂的眼神,望着自己,仿佛在质问自己,你刚才在大庭广众之下,究竟对一个纯情的姑娘做了什么?

    苏韬脸皮很厚,拍了拍手掌,走到乔波的面前,他紧张地往后退了两步,苏韬看他差点就要倒在沙发上,伸手拽住了他的衣领,乔波想要挣扎,苏韬伸手在他小腹捣了一拳,他双眼往上翻,露出眼白,腹中的酸水想喷涌而出,却又不知被苏韬用了什么手法堵在了嗓眼,七上八下,痛不欲生。

    苏韬将他直接拖到了厕所,并将门给反锁,不让别人进入。

    “你想做什么?”乔波紧张地问道,任何人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都不会有安全感,此刻乔波有种鬼上身的感觉。

    苏韬搜出了他身上的手机,道:“给你老婆接通视频。”

    乔波眼神畏畏缩缩,警惕地问道:“你想干什么?”

    苏韬笑道:“你刚才不是说要给你老婆视频直播吗?我现在满足你,给她直播一段精彩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