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66章 烈性加料啤酒
    (月初,求月票!!)

    金链醉男力气很大,单手就搂住了妹子。

    妹子手无缚鸡之力,心中特别害怕,只能乖乖地跟着进了包厢,里面还坐着三个男人,五个ktv常驻的公主,其中一个公主在唱歌,另外四个都坐在沙发上,几乎都躺在男人的怀里。那些男人的手都放在公主们的敏感位置,大腿、胸部,甚至塞入了短裤之中。

    “刀哥,我给找了个正点的公主过来,特别清纯和水嫩,比起这些都要好太多了。”醉男讨好地笑道。

    “我不是ktv公主,我是过来找朋友唱歌的。”那音乐学院的妹子看到名叫刀哥的人,肩膀上挂着一只青色龙头纹身,顿时吓得要哭了。

    坐在刀哥旁边的是一个看上去很斯文的年轻人,他扫了刀哥一眼,见刀哥很有兴致,淡淡笑道:“你不要紧张,坐下来陪我们唱几首歌,就可以离开。而且唱歌也不是白唱,给你好处费。”

    言毕,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掏出一叠人民币,看厚度差不多有一万块。

    那音乐学院妹子此刻胆战心惊,就是给她再多的钱,也不敢要啊,她摇头道:“我不要钱,真的只想去找我朋友。”

    醉男拧着妹子下巴,恐吓道:“唱几首歌而已,你那些朋友都是怂包,你继续跟我不上道,小心我辣手摧花了啊。”一边说着,一边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在她柔嫩的粉颊上刮了刮。

    斯文年轻人淡淡一笑,走到妹子面前,朝醉男瞪了一眼,没好气道:“吓唬小姑娘干什么啊?小姑娘是要用来宠的。”

    醉男摸着下巴,嘿嘿傻笑,站到了一边,道:“还是乔少温柔,懂得怜香惜玉。”

    斯文男人伸手搭在妹子的肩膀上,笑道:“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

    妹子低着头,忐忑不安地说道:“夏荷。”

    “夏荷,好名字!很有意境啊。陪哥喝一杯怎么样?给哥一个面子,以后由我罩着你。”斯文男人从桌上去了一杯装着啤酒的玻璃杯,“喝完,我就放你离开。”

    夏荷接过啤酒,在威逼利诱之下,终于还是一口将啤酒给喝完,“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斯文男人哈哈大笑,对着夏荷比了个大拇指,道:“够痛快,等刀哥把这首歌唱完之后,就送你出去,如何?”

    刀哥点得是一首《铁窗泪》,声音沙哑,带着感情唱,有种特别的味道,夏荷一开始能站着,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喉咙有种干燥的感觉,大脑特别兴奋,皮肤深处汗珠,脸颊仿佛被火灼烧,双腿情不自禁地夹着,一股暗泓滋滋地冒出,让她心痒难耐。

    夏荷反应很快,瞬间意识到自己中招了,刚才递给自己的那杯啤酒,肯定被下了药,只可惜她此刻后悔已经迟了。

    斯文男人则坐在夏荷身边,将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笑道:“妹子,怎么样,现在不想走了吧,稍微忍耐片刻,等下找个地方,你陪刀哥聊聊天。”

    刀哥的这首歌没有唱完,将话筒往空中一抛,醉男接住了话筒,继续接着唱。

    刀哥走南闯北,瞧出那妹子中招了,淡淡道:“没想到你挺阴险的!”

    斯文男人嘿嘿笑道:“刀哥你难道不喜欢吃嫩草?”

    刀哥也是个直性子,笑道:“乔少,这些公主都太做作,不够有味道,还是这种嫩草,比较符合我的胃口,玩起来也有味道。”

    汉州是一个不算大的城市,所以仇人经常会碰面,斯文男人正是吕诗淼的老公乔波,今天特地宴请名叫刀哥的男人。

    乔波上次在酒吧吃了闷亏,一直暗恨于心,只想找机会教训一下苏韬。他知道汉州恐怕没人有胆子得罪毒寡妇,所以从南粤省请来了刀哥。

    刀哥在南粤省的名声,不弱于毒寡妇,在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从地下竞技场打出了名声。刀哥杀人如麻,几乎每个跟他过招的人,非死即残,所以他也有“刀魔”的称呼。

    这次请刀哥出马,是在自己酒吧合伙人钟天宝的牵线搭桥之下,刀哥的出场费达到了五十万,虽说乔波的经济实力不错,但也颇为肉疼,但想起那次苏韬跟吕诗淼在舞池内拥吻,他就感觉到气愤难消,一切都是为了消除怨念,钱乃是身外之物,能让自己感觉特别痛快,那就足够了。

    为了让刀哥心甘情愿地替自己出手,乔波也算是用拿出浑身解数,不惜让陌生的小姑娘喝下放了烈性春药的啤酒。

    只要小姑娘喝了春药,那就好办了,一则,没有人能抵挡春药的魔力,药性完全释放之后,不用自己动手,小姑娘会自动地扑上来;二则,等下办事的过程中,拍下小姑娘的裸照,作为要挟,也不怕她敢声张。

    夏荷如今浑身如同蚂蚁噬咬,只想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然后泡在冰水里才觉得痛快,乔波满口酒气喷在她的脸上,平时会觉得特别恶心,如今却让她有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乔波打了个电话,淡淡笑道:“房间已经订好,就在隔壁的凯欣宾馆,刀哥,你随时可以过去。”

    刀哥嘿嘿一笑,道:“就凭你今天完美的招待,我一定好好帮你处理难题。”言毕,他勾住夏荷的脖子,伸出手指在她的粉颊上捏了一下。

    刀哥是个正常男人,面对夏荷这样的靓妞,自然没有什么抵抗力。

    醉男走在前面,拉开房门,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被一脚踹中了肚子,直挺挺地倒飞,砸在屋内的茶几上。

    刀哥皱了皱眉,望了一眼绵软的夏荷,不满道:“看来你的伙伴,还算够义气,没有放弃你。”

    刀哥将夏荷推到了一旁,朝门口那个高个青年走了过去,刚才踹飞醉男的正是赵剑,他听说于波被打,请过来的妹子被抢走,赶紧就来到隔壁,刚才踹飞醉男的那一脚,一来带着愤怒,二来也是打了醉男一个措手不及。

    苏韬将赵剑挡在身后,瞄了一眼刀哥,低声嘱咐道:“让开,你不是他的对手!”

    刀哥体型不算健硕,但苏韬能瞧出他练过内家武功,太阳穴高高地鼓起,眼神发亮,肌肉均匀地分布在四肢,虽然不显得大块,但练到极致,紧紧地包裹着骨骼,藏着惊人的爆发力。

    “苏韬,又是你!”乔波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眼中流露出惊喜交加之色,暗忖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本来还得到处找你,现在竟然直接碰上了。

    苏韬早已看到乔波,面色一冷,误以为他是故意针对自己,扣留了那个叫做夏荷的女生,心中怒火更盛。

    “你们认识?”刀哥回身望了一眼乔波,问道。

    “我这次请你来汉州,目的就是收拾他。”乔波因为太过于激动,眼珠充血,布满嫣红的血丝,他疯狂地指着苏韬,“不要留手,废掉他!”

    刀哥舌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咧嘴露出一口发黄的歪牙,笑道:“运气不错,看来明天就可以回家了。”

    刀哥轻轻地一推,将夏荷扔在一边,目光狠狠地在她胸口望了两眼,嘿嘿笑道:“小美人,等我五分钟,把这些碍事的家伙全部清除,然后就带你去啪啪啪。”

    于波站在后面,见夏荷不对劲,激动地说道:“你们对她做了什么?”

    乔波阴鸷地冷笑:“让她喝了一杯加料啤酒。”

    “妈的,我跟你拼了。”于波很讲义气,这些女生是他喊来的,自己应该就对她们负责,见夏荷出事,此刻冲动无比,冲动地朝刀哥扑了过去。

    因为于波与苏韬离得远,所以苏韬没来得及拦住他。

    于波还没能靠近刀哥,就感觉小腹一阵剧痛,然后朝旁边横飞,重重地砸在墙上,然后摔在地上。

    苏韬走到于波身边,皱了皱眉,刀哥下手真狠,刚才一瞬间,踢出三脚,打断了于波两根肋骨,脖颈也收了严重的扭伤,他轻轻地按了按于波的腹部,帮助于波将错位的肋骨给移回,然后轻轻地转了下他的脖颈,发出咔哒一声,脖子也归位了。

    刀哥咦了一声,皱眉凝视着苏韬,淡淡笑道:“有点意思啊!”

    包厢的打斗,引起了ktv保安注意,在大堂经理的协调之下,出动了所有的保安,来到了现场。大堂经理见惯场面,让保安将两拨人分开,站在中间,沉声道:“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是谁的场子?”

    刀哥挑眉,不屑地笑道:“谁的场子也没用!今天老子在这里,就要大开杀戒。你们聪明一点,就往旁边站,不然的话,老子连你们一起收拾!”

    乔波站在刀哥身后,感觉特别有安全感,足够狂霸拽,暗忖自己这几十万,算是没白花。

    乔波嘴角浮现一丝冷笑,打开微信,找到自己老婆,然后调成视频通话模式。

    “你那个情人,叫做苏韬的小白脸等下就要被人收拾了。”乔波龇牙笑道,“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吕诗淼皱紧眉头,尽管光线不太好,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但她还是认出了苏韬,“你疯了吗?你现在就像一只疯狗,到处咬人!”

    乔波被老婆如此毒骂,脸色自然不好,他斯文的模样,慢慢地被狰狞的外表取代,冷笑道:“等下让你看看他跪地求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