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65章 棋盘上的棋子
    晏静接到个重要电话,与薇拉分别,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内,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事情计划得如何了?”

    晏静轻吐一口浊气,道:“放心,涂先生,一切都有序进行。”

    涂先生淡淡一笑,道:“你办事滴水不漏,一向不打没有把握之仗。聂家盘桓在淮北多年,已经成为地方上最大的毒瘤。如果不解决他,让社会很难治理。”

    晏静明白涂先生的用意,道:“想要扳倒聂家,其实可以从蔡忠朴身上入手。聂家最近几年一直在做公益,想要把身上的原罪洗白,蔡忠朴是关键人物,帮他们洗货倒货,从他身上可以顺藤摸瓜,找到足够的线索。”

    涂先生叹了口气,道:“聂家身上的原罪,牵扯的人太多,如果真走到那一步,恐怕就得大乱。这也是上面人不想看到的情形,官场之中的博弈,讲求平衡之道,不会轻易撕破脸皮。”

    晏静点了点头,道:“我会努力推动医王大赛的事情,并在大赛之后,给聂家试压压力,逼他推出淮北。”

    涂先生欣然笑道:“我也会履行对你的承诺,你可以把势力发展到淮北,在政府层面给你最大的支持。”

    晏静随后与涂先生又聊了一些细节,挂断电话之后,她面沉如水,眼中流露出深邃之色。聂家承办药王大赛多年,此次更是不惜一切代价,扩大提升医王大赛的影响力,但他并不知道,聂家已经成为靶子,被某个巨大的势力视作摘除的目标。

    晏静深深地吸了口气,在这个计划之中,自己与聂家其实地位相仿,不过是权力游戏中的一枚棋子而已,真正地操盘手,站在背后,运筹帷幄。

    社会是分层级的,晏静的生活看似醉纸迷金,潇洒自在,其实那不过是虚有其表而已,她也受到层级的影响,也需要仰人鼻息。

    淮北省委班子刚刚经历了高层的变动,政法委书记由原淮南省政法委副书记兼公安厅长陈守军担任,这是一个信号灯,不出意外,随后还有一名更为重量级的人物将从淮南调任淮北,并担任重要职务。

    陈守军提前到淮北,是为了做准备工作,理顺淮北复杂的情况,替接下来空降的重量级领导打好基础。

    涂先生是陈守军的心腹,是晏静与陈守军之间的联系人,很多陈守军不适合处理的事情,晏静需要用江湖的方式,替他处理干净。

    晏静坐在办公桌前,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相框,里面装着一张微微泛黄的合影,她轻轻地摩挲着相片中的男人,眼角流露出暖意,门被敲响,她将相框重新塞入抽屉,轻声道:“请进!”

    苏韬嘴角带着笑意,缓缓而入,道:“静姐,晚上一起去三味堂吃饭吧,带上花颜。”

    晏静微微一愣,道:“为什么去三味堂?”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第一,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吗,有空请你和花颜吃饭;第二,我徒弟赵剑今天过生日,顺便给他庆生;第三,给花颜一个人多的空间,有助于缓解她的病情。”

    每个理由都无懈可击,晏静在苏韬的脸上看了许久,微笑道:“那行吧,我等会就让耿虹接花颜来公司,下班之后,我们一起去三味堂。”

    目送苏韬哼着歌离开,晏静眼中闪过恍然之色,自从丈夫出车祸以来,晏静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她将自己封闭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与任何人都不接触,在处理很多问题上,杀伐果断、冷血无情,所以赢得了毒寡妇的名声。

    但苏韬的出现,让自己产生了变化,内心早已干涸的灵魂,如同遇到了沁人的泉水,一颗幼小的种子,钻入泥土,露出了尖角,准备破土而出。

    晏静现在不只为仇恨而活,她现在有女儿花颜。

    到了下班的时间点,公司员工许多还在自觉地加班工作,让他们很意外的是,晏总今天下班很早,她提着一个红色的限量款名牌坤包,掐点离开了办公区。

    来到了地下停车场,苏韬早已坐在轿车的后排,跟花颜咬着耳朵说着悄悄话。晏静打开车门之后,苏韬就往中间挤了挤。晏静有点不高兴地皱眉道:“你怎么坐中间啊?”

    苏韬笑道:“懒得换位置了,如果你不嫌麻烦的话,从另外一个车门上,那样花颜就在中间了。”

    晏静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开车吧。”

    苏韬凑到花颜的耳朵边,低声道:“你妈可真凶啊!”

    花颜点了点头,表示默认。

    苏韬得意地捏着鼻子,朝晏静做了个鬼脸,晏静被气乐了,嘀咕道:“真幼稚!”

    商务轿车的后排很宽大,所以三个人坐在一排并不显得拥挤,但晏静的肌肤还是不经意地会碰到苏韬,她偷偷地观察苏韬,似乎并不在意,专心致志地跟花颜说着悄悄话,心中倒是没有那么尴尬了。

    那次在温柔乡,留下一段激情的故事,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晏静总会忍不住想起这个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小男人,体内就会萌生出一股躁动。这种对于异性的悸动早已丧失多年,她感觉陌生、刺激又畏惧。

    轿车抵达三味堂,门前早已停了几辆车,晏静疑惑道:“还有别人?”

    苏韬笑道:“我还邀请了薇拉,她带着蔡妍先回来的。”言毕,他一把将花颜抱起,顶在自己的头上。

    晏静听到这里,不知为何,心中略微有些失落,望着苏韬扛着女儿进入屋内,轻轻地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变得冷静和清醒。

    三味堂经过装修之后,已经变得有模有样,餐厅可以摆放两三个圆桌,为了个赵剑庆祝生日,挂满了彩带和气球,除了三味堂的人之外,还邀请了赵剑的一些朋友。

    于波见到苏韬之后,连忙走过来,与他打招呼,道:“韬哥,你终于回来了啊。”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你们随意,就当这里是自己的家,招呼不周的话,多多包涵啊。”

    于波目光落在晏静的身上,眼中露出一抹惊艳之色,刚才看到蔡妍和薇拉,就有点站不住了,如今再看到晏静,感觉双腿发软了。不过,晏静气场太过强大,于波只瞄了一眼,就不敢再望,生怕眼神会亵渎到女王。

    于波找到赵剑,压低声音,可怜兮兮地说道:“我去,真的有点羡慕你了,过个生日,竟然有这么多美女捧场,能不能跟你师父找个后门,我也想进三味堂啊!”

    赵剑没好气地笑道:“波哥,你就别搞笑了啊。你爸好歹是汉州有名的企业家,身家过千万,跟我一样到三味堂来打杂,你爸能同意吗?”

    于波捏了捏鼻子,叹道:“你说得倒也没错,唉,羡慕你啊,整天与美女相伴。”

    生日宴会开始,餐厅设了两席,赵剑和朋友坐在一桌,其余人跟着苏韬坐在另外一桌。餐桌上都是一些家常菜和冷盘,味道比不上酒楼大厨做的纯正,但吃起来别有一番味道。

    大约吃喝了一个多小时,生日宴会算是告一段落,于波提议找个ktv唱歌,苏韬便拉着晏静和薇拉一同前往。晏静起初担心花颜不适应,但看得出来,她特别好奇,紧紧地拽着苏韬的衣角不肯放,也就琢磨着带她去尝试一下不同的环境。

    老巷的地理位置不错,就在市中心,所以一行人步行数分钟便来到市内最好的ktv钱柜,于波对这里很熟悉,点了个豪华包足有三四十平米,有独立的卫生间,十多人进去之后倒也不显得拥挤。

    未过多久,服务员敲门而入,推车送进来一大推啤酒和零食,于波好奇道:“我没有点这么多东西啊?”

    服务员笑道:“这是我们老板免费送给你们的。”

    于波意外道:“还有这等好事?”

    服务员继续说道:“您刚才的会员卡上,充值了五千元,以后欢迎您经常来光顾。”

    于波眼中露出惊愕之色,总觉得其中不对劲,连忙拉住服务员,道:“我不认识你们老板啊,是不是搞错包厢了啊?”

    服务员淡淡笑道:“房间号不会错,至于我们老板为何这么交代,我也不太知道。”

    年轻人比较想得开,况且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于波耸了耸肩,就没心没肺地笑纳了。

    服务员刚走,于波站在门外打了几个电话,k歌需要一些专业人员,于波便喊了友校音乐学院的几名妹子。

    等了大约十来分钟,于波接到电话,站在电梯门口,接到了三四个妹子,样貌都在中上等,为首的那名女子身材高挑,笑道:“波哥,还算讲义气吧?把学院最漂亮的美女全部带过来了。”

    于波在她脸上掐了一下,笑道:“这态度给你一百分,出场费保证给足了。”

    几人往豪华包往里走,突然其中一个包间的门被推开,那人满脸醉意,被挡了一下,半个身子卡在了门中间,走在最后面的一位妹子被这股力量直接撞倒,脚踝拧了一下,跌坐在地上。

    醉男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链子,正准备发怒,正好那妹子张开腿,两条修长的玉腿分开,裙底的风光展露无余,黑色的内裤若隐若现在,胯下顿时就挺了起来,情不自禁地咽了口水,道:“妈的,明明有这么漂亮的公主,却不介绍给我们,这是看不起老子啊。”

    言毕,那醉男走过去,一把拽住那倒地的妹子,就往包厢内拽,于波想上前阻止,那醉男虽然身材不高,但异常结实,还是个练家子,伸腿就是一脚,把于波踢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