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62章 鬼症天阴之体
    苏韬洗完澡之后,将毛巾搭在肩膀上,发现蔡妍房间还亮着灯光,站在门外咳嗽了一声,往前走了两步,身后的房门被推开,蔡妍蹙着秀眉,道:“大半夜的,干嘛装神弄鬼。”

    苏韬耸了耸肩,退后几步,笑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休息啊?是不是有意等着我,想跟我聊聊天?”

    蔡妍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我可没那些闲情逸致,筹备三味国际的事情,弄得我头都大了。”

    “新公司不是由薇拉和晏静出资运作嘛,你只需要做个样子就行了。”苏韬暗忖蔡妍骨子里是个很较真的人。

    她果然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既然你把任务交给我,我自然要为你争取最大的收益。”

    苏韬点了点头,对着蔡妍比了个大拇指,笑道:“我果然没看错人,你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好媳妇儿。”

    蔡妍呸了一声,道:“谁是你媳妇了?别胡说八道,小心我撂挑子,不干了。”

    苏韬嘿嘿一笑,暗忖蔡妍性格其实挺火辣,调戏她的时候,要注意分寸,点到即止,面色变得认真起来,道:“看你的气色,是不是老病又犯了啊?尽量还是不要太过操劳。”

    蔡妍叹了口气,道:“我得的究竟是什么病,怎么总是会复发呢?”

    苏韬走进蔡妍的房间,里面有一股特殊的幽香,梳妆台旁边摆放着长桌,一个笔记本电脑正亮着,打开着一份文件资料,由此可见,蔡妍刚才真的是在费心筹备新公司的事情。

    他找了个凳子坐下,目光在蔡妍白净的脸上扫了扫,道:“你的病,与体质有关系,叫做天阴之体。平时与别人都一样,但在特殊的时间,身体会极度虚弱。如果不进行调理的话,会很严重,而且随着年龄不断变大,天阴之体的作用会越来越明显。”

    蔡妍惊讶道:“之前我爸问过唐老爷子,他并没有说我得了什么天阴之体的怪病。”

    苏韬叹了口气,笑道:“那是因为害怕蔡叔担心,因为天阴之体严格意义上,属于无法治愈的病症,只能通过药物进行调理。因为天阴之体与你的出生年月时辰有关联,这是天意所为。作为医生,尽管能找到病因,却没有办法更改你出生年月,所以你的病严格意义上,属于真正的不治之症。”

    蔡妍嘴角露出苦笑,道:“没想到这么复杂,为什么你跟我治疗的时候,不用药物呢?”

    “因为我爷爷在治疗你的时候,已经用足了药物。”苏韬解释道,“人的心情会影响身体的状况,在天阴之体这种特殊的病症上,更加明显。所以我经常让你高兴、开心,就能缓和病发时身体的反应。不过,因为蔡叔出事,你最近的心情不好,所以天阴之体再次发作后,出现很严重的症状。”

    蔡妍耸了耸肩,无所谓地笑道:“生死有命,反正我现在一无所有,就是死神真的找到我,我也不会皱眉。”

    苏韬摇头笑了笑,道:“有我在,你想一时半会寻死,难度还不是一般的大。我给你做个按摩吧,会让你舒服点儿。”

    蔡妍警惕地看了一眼苏韬,低声道:“你不会是忽悠我,故意想占我便宜吧?”

    苏韬脑门出了黑线,哭笑不得道:“我有那么猥琐吗?况且真想占你便宜,哪里需要跟你说这么多,直接将你扑倒在床,然后啪啪啪就好了。”

    蔡妍轻哼一声,眉头拧了拧,小腹下方传来锥心之痛,苏韬的判断很准确,她这几日天阴之症复发,一直在默默忍受。

    天阴之体,在病理上属于鬼症之一。因为病人的出生年月日,都是至阴的时间,所以被人认为是无限接近地狱的使者。

    在某些武侠小说中,称天阴之体是修炼武功的武学奇才,那纯熟胡扯淡,因为从中医阴阳平衡的理论,天阴之体的人因为出生的时候,很难吸收到“阳”性能量,所以天生有缺陷,尤其在每个月阴性能量比较足的时候,会极度的虚弱。

    为何华夏有个传统,婴儿出生之后,会根据生辰八字,找人去算一个名字,弥补五行缺失,站在中医阴阳平衡的上面,有一定的存在道理。虽然改变不了生辰带来的变化,起码能从心理上找个慰藉。

    至于为何聂家愿意与蔡忠朴签订冥婚契约,其实早就算好了八字,知道蔡妍属于天阴之体,是适合冥婚的对象。

    蔡妍平静地坐在椅子上,苏韬身后轻轻地按动她后背的穴位,不知为何,今天每次触碰蔡妍的肌肤,都会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尽管隔着一层衣服,但依旧能感受到肌肤的柔嫩与紧绷,每次轻按之下,都会有巨大的回弹力,似乎带着一股电流,让凝聚在苏韬手指上的真气变得有点飘飘忽忽。

    “你是不是在偷摸我啊?”蔡妍觉得有点不对劲。

    “我是在按摩,你不要误会。”苏韬心虚地说道。

    “按摩不是这种感觉吧?我怎么觉得有点发痒。”蔡妍摇了摇头,如实地说着自己的感受。

    “嗯,是不是觉得痒得想笑?那就对了。”苏韬违心地说道。

    “现在跟之前的感觉不一样,小腹有点酸麻了,你怎么解释?”蔡妍感觉苏韬手上的力量变大,追问道。

    “刚才是过度阶段,现在进入最后阶段了。你能不能不说话啊,我正在给你治病唉,你这样唠唠叨叨问个不停,会影响我的注意力,如果把你治坏了,我可不负责啊。”苏韬恐吓道。

    苏韬的手指,确实不太规矩,蔡妍的皮肤似乎充满魔力,让他难以自控地恣意行动。

    “好吧,我不说话,但我提醒你,千万别故意占我便宜。小心我大叫一声,你的那些徒弟就在隔壁。”蔡妍很聪明地警告道。

    苏韬听蔡妍这么说,隐蔽地缩回正在不断往蔡妍腋下游走的手指,回归到正确的位置上。

    苏韬是一个有道德的医生,但也是个热血青年,面对一具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完美身体,心中忍不住犯下罪恶,是能够令人理解的。

    从蔡妍的身上散发出一股独特的香味,苏韬对此并不陌生,因为真气输入她体内,打开了几处阴塞的穴位,将瘀滞之处冲散。

    天阴之体没有办法彻底的根治,只能温补,真气进入她的筋脉,游走一圈之后,蔡妍原本略微有些泛白的面颊多了一抹红润的光泽,绵软的容貌渗出晶莹的汗珠。

    苏广胜在治疗蔡妍的过程中下了功夫,给她服用大量针对性的药物,一部分蕴含在体内,如今在真气的刺激之下,慢慢消融,滋补蔡妍的五脏六腑,平衡她体内的阴阳两气。

    苏韬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收回手指,微笑道:“暂时压制下去了,下个月病发的时候,再给你按摩一次,你的病情会稍微减缓。”

    蔡妍见苏韬眼中闪过一丝憔悴,道:“让你费心了。”

    苏韬目光落在蔡妍的胸口,因为汗水打湿的缘故,肌肤与衣衫粘连,半透明的胸脯若隐若现,有点性感撩人的味道,淡淡笑道:“份内之事。”

    蔡妍瞧出苏韬的眼神不对劲,心头暗暗地骂了他一句,板起面孔,沉声道:“你还有什么事儿吗?如果没有的话,就离开吧。”

    苏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蔡妍就把他推出了房间,暗忖蔡妍也太没良心了。

    苏韬若是继续在蔡妍的房间待下去,他的确有可能做出动物本能的事情。

    蔡妍也处于濒临沦陷的边缘,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最后扫向苏韬时,充满了妩媚与多情,若是苏韬再多留一刻,蔡妍害怕自己就这么沦陷了。

    ……

    洗了个澡,佘夫人穿着浴袍从房间走出,床上躺着一个身材极好的中年男人,他裸露着上半身,腰腹八卦肌肉分明,佘夫人忍不住夹了夹双腿,脸颊透着抹红晕,显得特别亢奋。

    中年男人并非自己的丈夫聂海天,而是有药王之称的徐天德。

    徐天德正在吞云吐雾,手指在空中绕了绕,佘夫人将浴袍给脱掉,露出里面早已穿好的情趣内衣,她身体微微前倾,屁股往后挺翘,整个下身姣好的几处部位,就若隐若现。

    徐天德嘿嘿一笑,翻身站了起来,直接走过去,一把扯掉佘夫人头上的浴帽,揪住她略微湿润的头发,将她轻轻一推,搡在墙壁上。

    佘夫人娇哼一声,双手横扫,将桌上的茶杯全部给扫开,勉力撑住身体,只觉得一阵火辣的疼痛,口中发出痛苦的声音,徐天德太霸道,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将她如同玩偶一般玩弄。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佘夫人如同软泥一样,被抛在了床上,媚眼如丝地与徐天德道:“天德,你实在太厉害了,聂海天跟你比起来,就是个软脚虾。”

    徐天德走过去,一把捏住佘夫人下巴,冷笑道:“别拿我跟他相提并论,你这个贱人!”言毕,狠狠一巴掌打在佘夫人粉嫩的面颊上。

    佘夫人不仅不怒,反而吃吃地笑着,道:“我偏要提,看到你吃醋,我就高兴。”

    徐天德又是一巴掌抽在她脸上,骂道:“你就是个婊子。”

    佘夫人咯咯笑出声,道:“是啊,如果没有我这个贱人、婊子,你徐天德如何能让聂家资产全部归为自己所有呢?”

    徐天德阴鸷地笑了笑,伸手在佘夫人的脸上摩挲了两下,变脸般温柔地轻声道:“你越是贱,越是让我迷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