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58章 鲜花嫉妒绿叶
    学生打架是常事,尤其是泰拳社这种具备暴力属性的社团,一般来说有了摩擦和损伤,都不会牵扯到学校或者派出所,原因在于:第一,他们本身底子就不干净,第二,若是以后传出去,会被人笑话,以后没脸抬头做人。

    尽管篮球队的队友今天没有帮上太多的忙,不过赵剑还是很讲义气地请大家在学院附近的永和豆浆吃早饭。

    于波跟服务员要了个冰块,搓着浮肿的脸颊,龇牙咧嘴地与苏韬道:“苏大夫,你还收不收徒弟啊?今天那飞针绝活,真是神乎其神。我想跟你学。”

    肖菁菁见苏韬淡淡一笑不出声,道:“于波,我师父擅长的是医术,你如果学医的话,我师父肯能会考虑下,但你如果想学功夫,他可不会搭理你。”

    于波耸了耸肩,笑着与赵剑,道:“你这个大师姐,嘴巴还挺厉害的。”

    赵剑嘿嘿一笑,道:“波哥,你就别胡闹了。师父,他是不会收你的。”

    苏韬开口道:“其实伤人和救人,都是殊途同归。赵剑现在的针术已经练得很不错,如果坚持个两三年,像我今天这样,隔空飞针伤人,并非不可能。”

    赵剑听苏韬这么说,眼中露出喜色,笑道:“师父,请你放心,从今儿开始,我一定踏踏实实跟你练针灸。”

    于波也瞧出苏韬不会收自己,讪讪地一笑,将油条扯成段,放入豆浆里,道:“老k那帮人今天吃了一次大亏,估计不会善罢甘休,你们以后得小心一点。晚点我跟表哥打个电话,让他也出面协调协调。”

    赵剑有点不高兴地说道:“协调什么?本来就是他先闹事的。”

    于波摆了摆手,低声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据说老k是收了钱,故意找肖菁菁麻烦的。”

    赵剑眉头皱了皱眉,道:“那人是谁啊?”

    于波摇了摇头,叹气道:“我也不大清楚。”

    肖菁菁轻吐一口气,面色变得严肃起来,道:“我知道是谁!”

    赵剑拍了一下桌子,怒道:“你告诉我,究竟是谁,看我整不死他。,”

    “刘倩,我的室友。”肖菁菁无奈摇头道,“上周我回宿舍拿东西,才发现她偷偷将我的东西给全部扔掉了。我找到她,她不仅不承认,还说要找人收拾我。一天之后,我在推广沉鱼落雁膏的时候,老k就过来骚扰我。”

    于波点了点头,道:“这样就联系起来了。那个叫刘倩的,我听说过,家里非常有钱,而且交际能力很强,经常看到有豪车接送她。”

    肖菁菁叹了口气,道:“以前我觉得和她的关系很不错,没想到最近这段时间,每次见到她,总是觉得她对我满是敌意。”

    苏韬皱了皱眉,他见过一次刘倩,那女学生比同龄人要成熟,阅历很丰富。他缓缓分析道:“女人的嫉妒心理很可怕,原本你走在她旁边,永远你是绿叶,她是鲜花,如今你的角色正在悄然发生改变,身上的光芒已经超过了她。她难免会有心理落差,所以就想陷害你。”

    肖菁菁沉默着,脸上露出复杂之色,她此刻心情很复杂,有点不知所措。

    苏韬想了想与肖菁菁,道:“事情还是得彻底解决,你现在给刘倩打电话,约她聊一聊,做个了断吧。”

    于波顿时来劲,摩拳擦掌,笑道:“我这就给我表哥打电话,由他出马,保证没问题。”

    肖菁菁见苏韬目光温润,叹了口气,拨通了刘倩的电话。

    刘倩接通之后,皱了皱眉,冷声道:“有什么事?”

    肖菁菁深吸一口气,道:“老k骚扰我,是你吩咐的吧?”

    刘倩皱了皱眉,讥讽道:“没错,怎么?是不是觉得很开心。对于一个老土且没品位的女人而言,有人追求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吧?”

    肖菁菁没想到刘倩竟然直接承认,她按住内心的怒火,道:“刘倩,咱们同住一个寝室三年多,我自认对你很好。每次晚上你喝醉了回到宿舍,都是我照顾你。很多时候,我还帮你洗衣服,晒床单……”

    刘倩冷笑一声,打断肖菁菁道:“打住!你别把自己说得那么崇高。你每个月的饭卡上,我都会充钱,那些算作你照顾我的补偿。对了,在我的眼里,你就是一个下贱的佣人而已,咱俩之间是雇佣关系,所以我不存在欠你什么!”

    肖菁菁听到此言,被气得不行,她显然没想到刘倩会如此刻薄,“咱俩见个面吧,把问题彻底地做个了断。”

    刘倩挑了挑眉,淡淡道:“行啊,半个小时之后,在高飞溜冰场等你。对了,记得多带点人,省得打起来,到时候吃亏。”刘倩显然还不知道,老k在泰拳社已经被撂倒了。

    挂断电话之后,刘倩将放在自己胸口肥大的手掌拿开,蹙眉叹了口气,道:“你都听见了吧,跟我同宿舍的那个小贱人,跟我要把事情解决清楚呢。陈叔叔,你得帮我啊!”

    陈凌风打了个哈欠,看了一眼手表,淡淡道:“你个小妖精,昨晚让我折腾这么久,早上也不让我多睡一会儿。”

    刘倩伸手在陈凌风的身上摸了一阵,最终游走他的胯下,笑眯眯朝他耳边吹了一阵风,低声道:“陈叔叔,你宝刀不老,这不,一下子就有劲了?”

    陈凌风嘿嘿一笑,翻了个身,压在刘倩的身上,朝着她雪白的胸脯抓了一把,道:“真是个小骚货,看叔叔玩不死你。”

    言毕,他挺了挺胯,塞得刘倩一阵干呕,不过,刘倩很快适应了这种粗暴的姿势,红润香软的嘴唇用力裹了裹,双手紧紧地握着,如同品尝台湾肉狗一般,喉咙里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

    几分钟之后,陈凌风口中发出呜呜几声,然后翻倒在床上,这刘倩虽然长得一般,身材也不算特别出色,但很有烈性,床上特别奔放,让陈凌风迷恋不已。

    刘倩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巴,凑到陈凌风耳边,笑着说了几句,陈凌风嘿嘿笑了两声,道:“你这么乖,这么听话,叔叔当然得帮你了。等叔叔再休息几分钟,就跟你一起去收拾仇家。”

    高飞溜冰场的生意不错,有几个染着彩色头发的小妹吹着泡泡糖,在池内缓缓滑行,还有几个杀马特青年坐在池边抽着烟说笑,这些人年龄不超过十八九岁,属于那种早已辍学,家里人不太管的群体。

    等了大约十来分钟,一辆面包车停在溜冰场门口,一个穿着花衬衫带着墨镜的光头,朝保安吩咐道:“等下就关门停业,老板要过来谈事。”

    彩发小妹和杀马特青年被赶出之后,光头拿着对讲机说了几句,随后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门口,陈凌风从后排走下,旁边立着刘倩,她一只手搭在陈凌风的胳膊上。

    陈凌风身高足有一米七八,不过因为体型很胖,所以看上去像个木桩,脸蛋圆润肤色白皙,不过眼角有一小块疤痕,隐隐含着一股杀气。

    陈凌风见对面一帮人看上去都很年轻,略微有点轻视,皱了皱眉,与刘倩道:“谁惹了你,指给我看,我给你做主。”

    刘倩瞟了一眼肖菁菁,道:“那女的。”

    陈凌风朝光头点了点头,道:“把她拎过来。”

    光头咧嘴一笑,道:“好的,稍等片刻!”

    光头穿着衬衫,领口最上方的两粒纽扣没扣,露出胸毛以及纹身老虎的额纹。他走了两步,篮球队这边的人心里都有些微颤,虽然他们经常打架,但跟社会上的真正流氓,还是有些差距,气势上弱了不少。

    于波还算镇定,沉声道:“先别动,等我表哥来了,再进行谈判。”

    光头愣了愣,没好气地笑骂:“谈判?谈你妈个头啊!”

    他迈着大步,很快就来到于波身前,一个巴掌就呼了过去,不过,并没有落在他的脸上,站在于波旁边的苏韬,轻轻一扣,他这只胳膊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于波感觉脑门上有汗珠渗出,这时手机响了起来,连忙接通,道:“表哥,你到了吗?我们在里面等你呢。”

    此刻,光头被苏韬轻轻一送,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于是忌惮地望着苏韬,知道对方手上有功夫。

    于波的表哥带着三个人,踏入其内,他一眼看到陈凌风,脸色顿时大变,他反应极快地说道:“风叔,不好意思,我表弟有眼不识泰山,竟然在你场子里闹事。我这就带他们回去。”

    陈凌风盯着他看了许久,显然不认识他,光头走到陈凌风身边,低声介绍了几句。

    陈凌风点了点头,道:“你是丁瘸子的人啊?如果丁瘸子站在这里,我也有资格教他的人怎么做事。论资格,他还矮了我一辈呢。你站在旁边看着,我今天要告诉你,风叔是怎么教导年轻人的。”

    于波表哥脸上露出尴尬之色,并给于波连使眼色,道:“还不给风叔道歉,事情就算扯过了。”

    于波原本以为表哥是强援,没想到来了之后,他对陈凌风既点头又哈腰,内心失落无比。不过,他也看出情势,这陈凌风不是寻常的流氓,在汉州属于那种呼风唤雨的人物。

    赵剑看出于波为难,道:“波哥,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吧。”

    “瞧不起我吗?”于波瞪了他一眼,旋即又与表哥道:“你不敢管这件事,那就走吧,我是不会向他低头的。”

    苏韬暗忖这于波倒是一个血性汉子,相对之下,他的表哥就不够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