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56章 母女花像姐妹
    与薇拉在咖啡厅一边聊投资三味堂的事情,一边吃完晚餐。薇拉将苏韬送回三味堂,至始至终没有再谈论儿女情长。目送苏韬走入三味堂之后,薇拉拨通了林蜜雪的电话,蹙眉道:“你现在在哪儿?我来找你?”

    林蜜雪笑道:“我现在正在酒吧,准备寻求艳遇呢,一起来吗?”

    薇拉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把地址报给我,等下就到。”

    林蜜雪坐在清吧的小阁楼内,桌上摆放着两瓶洋酒,盘子里面有各种零食,她不时地往嘴里丢两粒坚果仁,见薇拉来了,朝服务员摆了摆手,又点了一瓶酒和糕点。

    林蜜雪打量着薇拉,见她精致的脸蛋绷得很紧,淡淡笑道:“好久不见,怎么凶巴巴的?”

    薇拉叹了口气,道:“妈,你怎么这么不尊重我?”

    林蜜雪摇摇头,道:“我哪有不尊重你?如果不尊重你,我会大老远地跑到汉州来吗?还不是因为你太单纯,我怕你被人骗了。”

    薇拉没好气道:“你女儿是那种被人骗的傻瓜吗?”

    林蜜雪叹了口气,道:“因为你没经历过,所以我特别担心你。不要低估爱情的威力,任何人遇到它都会摔个大跟头。有人将爱情比作邪教,我深有同感。”

    薇拉惊讶地望着林蜜雪,道:“难道你也受过伤?”

    林蜜雪白了薇拉一眼,沉默数秒,如实道:“是啊,没错!你妈曾经就是个傻瓜,为了一个男人,甚至不惜与你外公断绝父女关系。最终,那个男人面对权力和爱情,选择了前者。”

    “然后你就自暴自弃,选择了我爸?”薇拉追问道。

    林蜜雪点了点头,道:“你爸虽然嘴巴没那么甜,但成熟稳重,而且因为婚姻的特殊性,他会给我足够的尊重。毕竟在之前的爱情面前,我就像卑微的小丑,如同脏了的抹布一样,被人任意地抛弃。”

    薇拉凝望着林蜜雪,她第一次看到向来乐观的妈妈,会露出这样的情绪。

    “那个人究竟是谁?他现在怎么样了?”薇拉还是没忍住问道。

    林蜜雪叹了口气,道:“已经再也没联系过了。当爱情消失,就会留存于心底,绝对不会再去触碰。”

    薇拉喝了一口洋酒,觉得有点辛辣,她望了一眼林蜜雪,问道:“所以说,你还是不看好我和苏韬能走到最后?”

    林蜜雪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薇拉的脑门,道:“没错,因为你们的差距太大了。但是呢,只谈恋爱,不提结婚,那还是没有问题的。”

    薇拉惊讶道:“蜜雪儿,你的三观真的严重不正啊。”

    林蜜雪没好气地白了薇拉一眼,道:“那是因为我真的很着急,二十多岁了,还是个处女,从来没经历过男女之事,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我一度以为你是同性恋呢!”

    薇拉感觉额头上满是黑线,哭笑不得道:“有老妈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吗?”

    她之前有歇斯底里症,除了工作上的同事之外,哪里有男人能够接近她?

    林蜜雪清了清嗓子,道:“不过,我得跟你提前打好招呼,允许你和那个姓苏的小子谈恋爱,牵手、接吻、上床,都没问题,但千万不要想跟他结婚。那是你爸的底线!”

    薇拉瞪大眼睛,道:“只谈恋爱不结婚,你怎么会有这么流氓的想法?”

    林蜜雪叹了口气,道:“记住,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除非你想她离开你,那就用婚姻来杀死爱情。”

    薇拉不屑地说道:“我不会被你影响。”

    林蜜雪叹了口气,“那就让挫折教会你,爱情这个邪教有多么的残忍吧。”

    薇拉轻哼一声,道:“咱们打个赌吧?如果我和他走到最后,你要把珍藏的一半饰品送给我作为嫁妆。”

    林蜜雪皱紧眉头,道:“那可不行,那些宝贝可是我的命。”

    薇拉撇了撇嘴,道:“等你百年之后,还不都是我的。”

    “不孝女,有这么诅咒你亲娘的吗?”林蜜雪道,“我就是死了,那些宝贝也得跟我陪葬。”

    “小气鬼!”薇拉顿了顿,低声煽情地说道,“蜜雪儿,感谢你来汉州。”

    林蜜雪若不是紧张自己,何必大老远地长途跋涉,还偷偷地私见苏韬?

    林蜜雪仔细打量着薇拉,突然眼中放出光彩,大声道:“我的天,你的胸部怎么感觉变大了?”

    清吧虽然冷清,但还是有不少客人,听到林蜜雪这么说,均把目光转移到这边,薇拉只觉得的脸上火辣辣的,低声道:“跟你在一起,有时候真的感觉很丢脸。”

    林蜜雪嘴角翘起弧度,道:“折磨你这个小妖精,真的让人很有乐趣呢。”

    薇拉和林蜜雪这对母女花,关系更像是姐妹!

    ……

    苏韬洗完澡之后,路过蔡妍的房间,灯光还亮着,他走过去敲了敲门,蔡妍在里面冰冷地问道:“什么事?”

    苏韬知道她还在生气,笑道:“跟你谈个正事。”

    “你就在外面说吧,我听得见。”蔡妍的语气很不耐烦。

    苏韬叹了口气,道:“有人看中了沉鱼落雁膏,准备投资,成立公司。”

    蔡妍哦了一声,道:“是那个外国人,还是那个美妇人啊?”

    苏韬脸上露出苦笑,道:“她们准备合伙投资,有些细节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蔡妍没说话,坐在床上考虑片刻,才终于打开门,指着椅子,道:“坐下说。”

    苏韬坐在椅子上,瞄了蔡妍一眼,她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长t恤,遮盖住大腿半截,穿着一双白色的凉鞋,露出粉嫩的脚趾,脚趾上涂抹着红色的指甲油,极具视觉冲击力。

    “我打算这么办!”苏韬深吸了一口气,“我的精力还是全部放在三味堂上,所以成立化妆品公司后,需要一个信得过的人,代替我处理事务。”

    蔡妍见苏韬这么说,内心还是一松,暗忖自己在他心目中原来占据了这么高的位置,嘴上却道:“肖菁菁不错啊,很能干,办事情很爽快,又是你的徒弟,是最佳人选。”

    苏韬淡淡一笑,道:“肖菁菁还是个学生,没有什么生活经历。无论薇拉还是晏静,都是在商场中摸爬滚打多年的老手,她哪里是对手?”

    蔡妍咳嗽了一声,道:“你不会是打我的主意吧?”

    苏韬点了点头,顺水推舟地说道:“没错,你如果代表三味堂参与运营的话,绝对是锦上添花,首先你有出众的外表,其次你也是一个有想法的大好女青年,最后很关键,我可以完全的信任你。”

    蔡妍尽管知道苏韬在给自己灌迷魂汤,但还是忍不住有些松动,道:“你可别信任我,小心我背着你使坏招。”

    苏韬哈哈笑了两声,知道蔡妍已经没有那么生气,道:“没事,就算被你捅两刀,也我也是心甘情愿呢。”

    蔡妍瞪了他一眼,道:“捅你,我还嫌脏了自己的手呢。”

    蔡妍的性格很泼辣,和这样的女人斗嘴是一种乐趣,苏韬深吸一口气,道:“那就这么定了啊。”

    蔡妍眼眸一番,白了他一眼,道:“你可以滚蛋了!”

    见苏韬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不肯离开,她直接起身,朝苏韬推了一把,苏韬只能往后退了两步,略有点狼狈地被赶出了房间,随后房门被狠狠地关上。

    王鹏将头探出门外,惊讶道:“师父,有点尴尬啊?”

    苏韬朝王鹏摆了摆手,没好气道:“一边去,别乱喊。”

    王鹏吐了吐舌头,暗忖苏韬肯定被蔡妍给拒绝了,就不火上浇油了。他想了想,低声与苏韬道:“师父,有件事,我想了想还是得告诉你。”

    苏韬皱了皱眉,疑惑道:“说吧!”

    王鹏朝隔壁房间努了努嘴,道:“你去看看赵剑,就知道什么情况了?”

    苏韬轻轻地拍了拍房门,道:“赵剑,开门吧。”

    过了几秒,赵剑打开门,戴着一副墨镜,道:“师父,有什么事吗?”

    苏韬皱了皱眉,道:“你大晚上的戴墨镜做什么啊?摘掉吧,让我看看伤势。”

    赵剑将墨镜摘掉,眼睛浮肿得厉害,淡淡笑道:“没事,跟别人闹了点小矛盾。”

    苏韬叹了口气,道:“实话实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赵剑瞪了王鹏一眼,知道被他出卖了,有些结巴地说道:“肖师姐,因为在学校里卖沉鱼落雁膏,被人骚扰,我看不过去,想给她挣点面子,结果挨了几拳……”

    “肖菁菁不知道此事吧?”苏韬猜测道。

    赵剑点了点头,道:“我怕师姐担心,自己去找他们的。”

    苏韬知道赵建对肖菁菁的心意,叹道:“明天我跟你去一趟学校。”

    赵剑面露苦涩,道:“那帮人惹不起。为首的叫做k哥,是校霸,泰拳社成员,在社会上人脉关系也很广。我自己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赵剑是篮球队的,平常也是打架斗殴的好手,能让他吃了个亏,说明对方还是很有实力的。

    苏韬在赵剑的肩膀上按了按,道:“我是你的师父,你出了事,我有责任帮你。”

    “行吧!”赵剑知道苏韬也是好意,他也不是个善茬,暗忖明天多找点帮手,自己被打了,总不能就这么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