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54章 院花也有缺陷
    苏韬重新回到宿舍,吕诗淼在地上铺了一层棉花垫褥,苏韬笑问:“这是为我准备的吗?”

    吕诗淼走到阳台,朝苏韬勾了勾手指,朝院口停车场努努嘴,道:“看到车牌淮k70588吗,是乔波的车,他没有走!”

    苏韬叹了口气,道:“他不会打算在这边守着吧?”

    吕诗淼微微一笑,道:“我对他太了解,这是一个嫉妒心理很强的男人,今晚肯定不会离开。”

    苏韬打量着吕诗淼,道:“他只要不离开,我就在你这宿舍呆着吗?”

    吕诗淼白了他一眼,道:“想得美。等上班之后,医院人多了,你随便找个机会,就可以混出去,现在人太少,你太扎眼了。”

    言毕,吕诗淼继续打地铺,在垫胎上铺了个床单,然后又找出薄被,道:“你先睡吧,我去洗个澡,身上流了很多汗,油腻腻的。”

    苏韬望着吕诗淼拿着换洗的衣物,背身朝阳台走,暗叹一声,吕诗淼这算是什么,这是引诱自己犯罪吗?

    未过多久,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那声音如同琴弦,撩拨得苏韬内心狂跳,气血沸腾,乳白色的雾气似乎穿过了门缝,让人遐想无限。

    十几分钟之后,又传来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吕诗淼沐浴完后,如同雨后的芭蕉,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幽香,她穿着一件真丝的睡衣,虽然摘掉了美瞳,但眼眸依然清亮,头上戴着裹着白色的毛巾,露出饱满的额头,白皙的脸蛋,因为水露的蒸洗,显得妩媚红润。

    “你不打呼噜吧?”吕诗淼拆掉了头上的毛巾,乌黑的头发如同瀑布般披在两肩,将拖鞋踢掉,钻进了被窝,突然发现灯还没关,又裹着被子直起身,伸出玉指,点了一下床头的开关,房间顿时陷入黑暗。

    “我不打呼噜,不过偶尔会说梦话。”苏韬闭上了眼睛,没有半点困意,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然一个在床上,一个人在床下,但已经到了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

    “说梦话吗?有点吓人。我记得大学那会,同宿舍有个室友,每天早上凌晨五点就会说梦话,她平时都很文静,但偏生说梦话的时候,都是在骂人,声音还特别大。”吕诗淼侧卧在床上,嘴角带着笑意,回忆道。

    苏韬笑道:“那你得注意了,人在梦中的反应,往往会暴露最真实的想法,她肯定有暴力倾向。”

    吕诗淼唏嘘一声,叹气道:“是啊,我跟她住在一个寝室也就一年,第二年便搬出去了。后来听说,她向另外个室友生活用品里投毒,导致那个室友变成了痴呆。”

    苏韬瞪大眼睛,道:“那你还真幸运,若你不搬出去,恐怕你就遭殃了。”

    吕诗淼咯咯笑出声,道:“骗你的,你还真信了。”

    “没想到你也会撒谎。”苏韬暗叹吕诗淼外表冷艳,但骨子里其实还是挺活泼的一个人,只不过是生活环境使然,逼得她在心灵外面裹上了一层又一层的保护膜。

    吕诗淼翻了个身,朝地上望去,虽然很黑,但依稀能看到苏韬的脸,笑道:“撒谎是女人的天性。”

    苏韬接着补充道:“尤指漂亮的女人。”

    吕诗淼顿了顿,低声问道:“你也觉得我漂亮?”

    苏韬无奈笑道:“我是正常人,审美又没有问题。你是江淮医院的院花医生,这是公认的。不过呢,我觉得你有点缺陷。”

    吕诗淼疑惑道:“哦?什么缺陷!”

    苏韬沉吟半晌,叹气道:“你身材比例略微有点不协调。”

    任何女人听到这话,心情难免都是一沉,吕诗淼面色变得有点不大好,追问道:“哪儿不协调了。”

    苏韬轻咳一声,坏笑道:“你胸部太大了一点,走路又喜欢昂着头,有点重心太过前倾的感觉。”

    “胡说八道!”吕诗淼意识到苏韬是故意调笑自己,被气得笑了起来。

    苏韬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这可是从专业角度进行分析,建议你以后走路的时候,可以稍微收一收下颌,目光正视前方,这样仪态可以加十分,那就完美,无可挑剔了。”

    “鬼才信!”吕诗淼沉默几秒,“原本还有点困意,刚才听你胡扯,我睡意全无了。”

    苏韬无奈一笑,道:“千万别在我身上找原因,你半个小时之前喝了咖啡,现在能睡着,那就见鬼了。”

    吕诗淼摇头道:“我向来把咖啡当白开水喝,早就对我不起作用了。”

    苏韬想了想,道:“你如果真要睡觉的话,我可以帮你,保证两分钟之内,就能让你一觉睡到天亮。”

    吕诗淼脸色一红,突然想到那么一句话,性*爱是最好的安眠药,暗忖苏韬不会是想这个虎头心思吧?她嘴上不屑道:“两分钟?也太快了点吧?”

    苏韬微微一怔,来回琢磨好久,终于意识到吕诗淼误解了自己,没好气道:“你别想歪了啊,你也是医生,应该知道有些穴道,可以促进睡眠质量。”

    “那你试试?”吕诗淼有点心动,自己经常要加晚班急诊,睡眠质量极其不好,以前也查找过一些方法,但没有什么效果。

    苏韬已经坐起身,笑道:“等下要按摩你耳根的安眠穴、手腕的神门穴、脚踝上方的三阴交穴,你可别说我故意揩油啊。”

    “还是算了吧。”吕诗淼暗忖本来氛围就够古怪,在给苏韬接触自己身体的机会,那岂不是干柴烈火一点就燃了?

    话音刚落,她就觉得自己的脚被握住,浑身一个机灵,苏韬已经按住了三阴交穴。

    “算什么算?”苏韬一边按摩穴道,一边没好奇地说道,“你放心吧,我对你没兴趣,不会对你乱来的。”

    吕诗淼听苏韬这么一说,暗叹了一声,苏韬说得也是事实,若是自己足够有吸引力,刚才自己沐浴的过程中,苏韬恐怕就图谋不轨,哪里还等到这个时候。吕诗淼顿时又自怨自艾起来,自己已经结过婚,年级比苏韬大这么多,对苏韬恐怕难以有足够的吸引力吧。

    苏韬揉捏着吕诗淼光滑的脚踝,其实是口是心非,吕诗淼这么明艳动人的女人,只要是个男人就会动心,况且在如此封闭的环境中,当他接触到她肌肤的瞬间,体内就燃起了一把火。

    三阴交穴按摩完毕之后,苏韬又牵起了吕诗淼柔嫩的手腕,按动神门穴,能感觉到温润的体温,以及吕诗淼心跳加速的脉搏,苏韬意识到吕诗淼与自己一样,正在天人交战。

    即使在黑暗之中,苏韬找穴也很精准,双手最后来到吕诗淼的头部,伸出拇指,挤按她耳后的安眠穴。

    此刻两人的姿势极为暧昧,吕诗淼躺在床上,苏韬弯着腰,正对她的面部,吕诗淼每次呼吸,都会吐出一口清香,扑在苏韬的脸上,让他情难自禁。

    终于,苏韬没忍住,他俯下身,朝吕诗淼丰润的嘴唇吻过去,几乎快接触的时候,他无奈一笑,从吕诗淼口中发出轻微的鼾声,她竟然睡着了!

    苏韬无奈一笑,直起身,重新躺在被窝里,被褥里有股淡淡的清香,应该是吕诗淼的体味,他深吸一口气,第一次懊恼自己的医术太好了一点。

    第二天,吕诗淼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空空,若不是看到地铺上面整齐地放着叠好的被褥,吕诗淼甚至会怀疑,昨晚经历的是一场梦。

    至于自己昨天如何睡着,吕诗淼已经没有太多的记忆,她从床上走下,取过放在被子上的纸条,上面是清秀工整的楷体字,“记住,从今天起,微微地低下头,会让你更加完美。”

    吕诗淼走到阳台边,朝着东升的旭日伸了个懒腰,长出口气,默默许下心愿,那就换一种方式活吧。

    ……

    回到三味堂,已经是凌晨五点,苏韬刚回到自己房间,蔡妍就站在门口,有点不高兴地问道:“昨晚去哪了?不回来,总得打个电话吧?”

    苏韬当然不会如实相告,笑道:“下次一定记得汇报。”

    蔡妍白了他一眼,道:“没必要,反正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你是死是活,跟我没半点关系。”

    苏韬站在原地望着她离开的背影,突然感觉到内心一抽,叹了口气,与蔡妍的感情越来越微妙了。

    苏韬尽管一宿未睡,但精神依然很好,上午来就医的患者不算多,以肖菁菁他们的实力,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尤其是肖菁菁,因为根基扎实,经过苏韬点拨之后,如今已经展现出优秀中医的潜质。

    十一点左右,三味堂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这是个看不出年龄的漂亮女人,从五官来看,是个混血美女,有华夏美女的清秀,也有西域美女的妖冶,她眼眸清亮,琼鼻挺直,肤色白皙,嘴唇小巧薄润。她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穿着一双红色的高跟鞋,黑丝长袜将双腿紧紧包裹,显得又长又直。

    “你是苏韬吧?我是薇拉的母亲。能借一步说话吗?”林蜜雪摘掉墨镜,气场十足地问道。

    苏韬有点惊讶,薇拉的母亲为何前来找自己,莫非她出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