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53章 爬阳台的绝技
    出了酒吧,被外面的冷风吹了一个机灵,酒意就消失不少,吕诗淼下意识地将手臂环绕在胸口,情绪有点低落,刚才与丈夫乔波的冲突,让她并不是特别好受。

    一日夫妻百日恩,与乔波毕竟短暂的相爱过,两人如今隔阂增多,但吕诗淼还是留有旧情,当然,离婚绝非偶然出口,那是积压许久之后,爆发出来的怨念。

    “突然发现我无家可归了。”吕诗淼呼了口气,萧索地说道。

    苏韬笑道:“天大地大,何处不为家?要不给你找个宾馆,开个房间?”

    吕诗淼朝苏韬瞪了一眼,道:“你想干嘛?”

    苏韬耸了耸肩,笑道:“既然是演戏,那就要把戏份给演足了。不出意外的话,你老公等会肯定调查你晚上住哪儿。如果你现在跟我去开房,这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吕诗淼见苏韬嘴角带着坏笑,说不出的奸诈,道:“好啊,那就开房去吧,难道姐还怕了你不成?”

    苏韬微微一怔,挠了挠头,自己是故意胡扯,希望能让吕诗淼心情好点儿,苦笑道:“你还真准备这么办啊?”

    吕诗淼笑着问道:“怎么?怂了?”

    苏韬毫不犹疑地点头,道:“是啊,咱俩如果是个陌生人,这么做没问题,只是咱俩是同事,若是真把你老公惹急了,恐怕要闹到医院,如此一来,就真糟糕了。”

    吕诗淼咯咯笑道:“我以为你什么都不怕的呢。刚才在酒吧里,一个人对付那么多大汉,我都吓得手脚发凉了。”

    苏韬无奈叹气,道:“我那是没办法,强撑的!”

    吕诗淼复杂地笑了笑,道:“让人很意外,没想到你竟然会为我这么做。”

    苏韬耸了耸肩,道:“其实你今天请我吃饭、唱歌、泡吧,这些都让我很意外。一切都是意外,同时一切也是缘分吧。”

    吕诗淼盯着苏韬仔细看了看,道:“帮我守住秘密。”

    苏韬暗忖自己作为医生,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你这个又算得了什么,笑道:“我是那种大嘴巴的人吗?放心吧,我会守口如瓶。”

    因为喝酒,所以吕诗淼没有开车,两人边走边聊,走了差不多半小时,这才拦了一辆出租车。吕诗淼说是无家可归,倒也不会真的去开房,而是选择到江淮医院,她经常需要急诊值班,所以医院给她安排了宿舍。

    吕诗淼下了车之后,跟苏韬挥手作别,苏韬想了想,还是也跟着下车。吕诗淼意外道:“怎么?还想到我宿舍继续喝点儿?”

    苏韬笑道:“我有点不放心。”

    吕诗淼皱眉道:“有什么不放心的,这里是医院,虽然是深夜,但随时有保安查楼,可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了。”

    苏韬吸了吸鼻翼,道:“乔德浩会不会守着你的宿舍,等你晚上回来……”

    吕诗淼听了苏韬此言,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叹道:“之前还真发生过一次,我急诊回宿舍,乔德浩站在宿舍外等待许久,手里提着个便当,说是为我特地准备的,怕我下晚班肚子饿。我硬是没让他进屋……”

    苏韬点了点头,道:“如果你让他进屋,等于引狼入室了。”

    吕诗淼复杂地看了眼苏韬,道:“谁知道你是不是狼呢?”

    苏韬笑道:“至少我是一只年轻、英俊、潇洒的狼,不至于让你恶心反感吧?”

    吕诗淼莞尔一笑,道:“我的宿舍在8号楼508,你先走,给我探探路,十分钟之后,我再跟过去。”

    苏韬知道吕诗淼的意思,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并肩往宿舍走,被别人看见,肯定会引来闲言碎语。

    苏韬便先行一步,在宿舍门口站了会儿,吕诗淼低着头,快步走了过来,她因为内心慌张,所以钥匙拿在手里,对不上锁孔,最后还是苏韬一把将钥匙抢过来,帮她开了门。

    吕诗淼先散入宿舍,见苏韬站在门外,一把将他给拽了进来,然后关上了房门。

    苏韬见她额头上满是汗珠,暗忖由此可见,吕诗淼也是第一次做类似的事情。

    吕诗淼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道:“你怎么进来了?”

    苏韬一阵无奈道,“分明是你把我给拖进来的。”

    吕诗淼脸上露出些许尴尬,道:“主要是怕被人看见说闲话。既然进来了,就喝杯茶吧。”

    苏韬微笑道:“不是说喝酒的吗?”

    吕诗淼笑道:“我这里只有高度医用酒精,你喝不喝?”

    苏韬摆了摆手,道:“罢了,茶就茶吧,漱漱口。”

    宿舍是套间,类似于学生宿舍,只有一个房间,靠右手边放着一装床,粉色绣花被褥被整齐地叠成豆腐块,上面压着枕头,卫生间和厨房还得往里,靠近阳台的位置。

    吕诗淼进入厨房收拾了一阵,端着两杯咖啡走出来,道:“我这里只有速溶咖啡,平时急诊的时候,提神用的,你就将就一下吧。”

    苏韬接过喝来一口,虽然有股腻人的麻油味儿,但感觉喉咙舒服不少,他见床边有个简易的书桌,上面摆放着几本书籍,多是爱情散文,走过去随意地抽出一本,被吕诗淼连忙夺过。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你这人,怎么喜欢随便翻别人的东西啊?不懂得尊重隐私吗?”

    苏韬笑道:“书而已,也是隐私?莫非里面记录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吕诗淼轻哼一声,将书重新插到原来的位置上,道:“咖啡喝完了,就赶紧走吧,时间已经不早,三点多了。”

    苏韬又喝了口咖啡,点头道:“你都赶人了,我还能厚着脸皮,留在这里?”

    苏韬将咖啡放在桌子上,突然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吕诗淼眼中露出惊讶之色,连忙走到门边,通过猫眼往外望去,随后张嘴,无声地告诉苏韬,“是乔波,还有我公公!”

    苏韬此刻也是头皮一麻,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往这个方向发展,若是真被人堵在吕诗淼的宿舍里,那可真是百口莫辩了。

    “淼淼,我是爸爸,你赶紧开下门,我让乔波给你道歉来了。”乔德浩沉声喊道,他也注意影响,所以声音不是特别大。

    见里面没有动静,乔德浩取出一把钥匙,道:“我知道你在里面,如果你不开门的话,那我就进来了啊!”

    见乔德浩竟然有自己卧室的钥匙,吕诗淼又气又急,连忙给苏韬使眼色,让他躲起来。

    苏韬叹了口气,暗忖这叫怎么回事?原本只是打算帮吕诗淼对付乔家父子俩,没想到事情越弄越复杂。

    自己倒不是怕被乔家父子发现,主要此事涉及到吕诗淼的清白。原本这乔家父子品行不好,若是被他们找到吕诗淼的把柄,恐怕以后吕诗淼更加麻烦。

    苏韬想了想,便往阳台小跑过去。

    乔德浩正准备用钥匙打开门,这时门锁发出叭哒一声,竟然从里面打开了。吕诗淼衣着整齐,眉头轻蹙,平静地望着两人。

    “爸,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吕诗淼目光冷漠地问道。

    乔德浩直接往里走,目光四处打量,笑道:“我刚才听乔波说,你俩出现了点小矛盾,准备离婚,所以我特地过来看看,帮你们协调一下。”

    吕诗淼身上有酒气,让乔德浩皱了皱眉。

    乔波冷哼一声,道:“爸,那小子肯定就在这里,你也别吞吞吐吐了,我们俩就是来捉奸的。”

    “捉奸?”吕诗淼心中一片慌乱,脸上却是平静如水,道:“你们随便搜查吧,如果找不到人,那你们总得给我个交代吧?”

    乔德浩指着乔波骂道:“你怎么能不信任你老婆呢?”他嘴上这么说,眼睛却是朝儿子眨了眨。

    乔波心领神会,开始在宿舍里找了起来,宿舍不大,只有十来平米,他连根本不能塞人的床头柜都没有放过,一路搜查,直到进了阳台。

    吕诗淼听着卫生间的门被打开,紧张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结果乔波一脸茫然地走了回来,与乔德浩摇了摇头。

    乔德浩很意外,之前他接到了警告电话,同时又因乔波说在酒吧遇到吕诗淼和男人在一起,也有所怀疑。

    “你们找到奸夫了吗?”吕诗淼嘴角露出讥讽之色,“你们父子俩大半夜的跑到我宿舍来捉奸,真是太滑稽了。”

    乔德浩脸色变得很难看,勉强笑道:“淼淼,我也是听乔波说的,唉,你别介意啊!”

    吕诗淼指着门口,怒道:“这里不欢迎你俩,立刻马上给我滚!”

    乔德浩讪讪地一笑,带着乔波走出了宿舍。

    砰的一声,门被狠狠地带上。

    乔波满脸复杂地望着乔德浩,道:“我真的没骗你,那人叫苏韬,是你们江淮医院的医生!”

    苏韬?乔德浩已经很厌烦这个名字,他摇了摇头,道:“乔波,你跟淼淼两人是夫妻,还是得有起码的信任啊。”

    言毕,乔德浩背着手,独自快步离开,将乔波一人留在原地。

    屋内,吕诗淼赶紧来到阳台,看了一眼卫生间,又来到窗口,低声喊了几声,“苏韬……”

    “我在这儿呢!”苏韬的脸从空调外机的背面露出来,苦笑道,“我今儿也算是尝尽苦头了啊。”

    他整个人吊在空调外机上,给人一种极其刺激的感觉,这里可是五楼,摔下去非死即残。

    吕诗淼见苏韬狼狈、惊险地沿着窗台往回爬,噗嗤笑出声,道:“没想到你还真有偷香窃玉的潜力,有一身爬阳台的绝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