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52章 当着面戴绿帽
    酒吧舞池不算大,因为人很多,所以显得拥挤,吕诗淼觉得若是动作幅度稍微大点儿,就会碰到别人,所以尽量将身体往苏韬身上贴靠,从她头发上传出一阵似有似无的幽香,让人生出一种冲动,很想把吕诗淼搂到怀中。

    吕诗淼似乎感觉到了苏韬异样的目光,咬着嘴唇,白了他一眼,低声道:“讨厌,看什么看?搞得我心慌慌的,还跳不跳舞啊?”

    苏韬微微一笑,将手搭在她的腋下,凑到她的耳边,低声道:“演戏要逼真,若是我对你表现得形同路人,那你老公岂不是一眼就能看穿了?”

    吕诗淼扬起下颌,吐气如兰,恨恨地说道:“你不会趁机揩我油吧?”

    苏韬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低声道:“怎么?现在如果想要逃跑,你还有机会。”

    吕诗淼咯咯笑出声,将双手腾出来,环绕在苏韬的脖颈上,轻笑道:“好吧,谁逃谁小狗。”

    苏韬感觉胸口一阵绵软,吕诗淼过度用力,将胸脯全部贴靠上来,暗忖吕诗淼此刻心态,恐怕也是破罐子破摔了。他朝舞池外望去,虽然光线不是特别好,但能看到乔波所处的位置,目光正观察着这边,看不清楚面部表情,但能想象心中的怒火。

    音乐的节奏强烈起来,苏韬故意做了一个超大幅度的动作,一只手从她的小腿位置,慢慢往上走,游走到臀部,轻轻一托,同时将头埋在她雪白的脖颈边。

    乔波瞬间站起来,苏韬用了个借位的方法,从他的角度望去,苏韬正在与吕诗淼激情四射的拥吻。

    乔波再也忍受不住,直接从舞池走了过去,前面有人挡着,也被他愤怒地给拨开。

    乔波将左手搭在苏韬的肩头,右手已经握拳,只等苏韬回头,就迎面打过去。可惜,当手掌落下的瞬间,如同抹了油一般,滑了过去,失掉了重心,脚上也被办了一下,整个人往前方扑了个空。

    乔波的狼狈,引起舞池的骚动,四周的男女全部往外躲,给乔波、苏韬、吕诗淼留下了空间。

    乔波原本酒就有点多,如今有点懵,半晌才反应过来,指着吕诗淼的鼻子骂道:“荡妇!”

    吕诗淼冷笑一声,道:“乔波,这个酒吧,你有股份,也是半个老板,不要在这里丢人。咱俩各玩各的,互不干扰。那边还有个姑娘,等着你呢。”

    乔波听吕诗淼这么说,肺都要气炸了,指着吕诗淼,道:“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找人,把你身边的那个小白脸给打残了。”

    乔波踉跄走出,吕诗淼拉了拉苏韬,低声道:“咱们赶紧走吧!”

    “为什么要走?”苏韬笑着问道。

    吕诗淼突然觉得苏韬跟白痴无二,低声道:“没见乔波说,要去喊人吗?酒吧有他的股份,是他的地盘,如果继续待下去,会有危险!”

    苏韬叹了口气,道:“明知有危险,还带着我来,这不是明摆着将我把火坑里推吗?”

    酒吧嘈杂,所以两人如今距离靠得很近,苏韬几乎是嘴唇贴着吕诗淼的耳边说话,吕诗淼只觉得耳朵发痒,她没好气道:“我原本只是过来坐一坐,谁能想到,刚才跳舞有点过火,把乔波给惹毛了。”

    苏韬微微一笑,道:“你好像有点畏惧他?”

    吕诗淼脸色一僵,叹气道:“他就是个疯子。去年我曾经要与他离婚,结果他拿着一把刀,在我面前自残,将手腕割得鲜血淋漓,说只要离婚,就在我面前自杀。”

    苏韬淡淡笑道:“竟然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别人,这家伙也是窝囊到极致。”

    听到苏韬这么评价自己的丈夫,吕诗淼心中也不是个滋味,远远地瞧见乔波带着几个粗壮的安保过来,她拽住苏韬的手掌,道:“咱们赶紧走吧,乔波不会把我怎么样,但肯定会对你下狠手。”

    苏韬叹气道:“门口已经被赌住,暂时也出不去啊。”

    吕诗淼此刻有点后悔,原本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苏韬给牵扯进来。

    乔波已经来到舞池,指着苏韬,道:“兄弟们,给我打死那个男的。”

    乔波现在心中满是恶气,自己老婆在家给自己戴绿帽子就算了,现在跑到自己眼皮底下,跟小白脸卿卿我我,这换做任何男人都不能忍。

    安保都是汉州大学体育学院的学生,一个人对付三四个普通人,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不过对面站着的是苏韬,场面就得反转。

    足有一米九的高个,提着一根甩棍,迎面朝苏韬面门砸去,苏韬侧过身,手指在他的腕上戳了一下,他整条胳膊顿时就缩了回去,哎哟一声,捂着手腕在地上打滚。

    站在他身后的安保,被吓了一跳,也只能硬着头皮上,抬起脚往苏韬的小腹踹过去,苏韬不进反退,往后撤了一步,那安保觉得脚底一麻,整条腿失去知觉,酸疼的感觉,一路蔓延到小腹,他捂着大腿,再也站不起来。

    其他几人,见到苏韬的手法这么诡异,都被吓了一跳,分别站在两侧,不敢再贸然往上冲。

    乔波原本以为收拾苏韬很简单,没想到一个照面,两人都躺在地上,其他几人也被震慑。他怒气冲冲地说道:“妈的,给我上啊,花钱雇佣你们来的,现在不顶上去,就炒你们鱿鱼!”

    其中一个仗着自己练过几天截拳道,他怒吼一声,给自己鼓气,然后跳到苏韬面前,隔着三四米打了几个花式,然后突然启动,一个铲腿,朝苏韬的右腿飞踢过去。

    对方来势凶猛,若是被铲到,至少得小腿骨折。

    苏韬看都没看他一眼,腾空而起,等他划过了之后,单腿着地,另外一只脚,朝他的腰肋踢了一下。

    那人哎呀一声,在地上翻了个滚,蜷缩在角落里,凄惨地痛嚎。

    对付这几人,苏韬还是留有余地,若是真要下狠招,他们就不是一时半刻失去战斗力这么简单了。

    “给我上啊!”乔波明显有点慌了,他朝其余几人怒吼着命令道。

    “上你妹啊!明显打不过。大不了工资不要了。”其余几人下去把受伤的同学搀扶起来,直接就往酒吧外走了。

    一切发生得很快,吕诗淼此刻才回过神,惊讶地望着苏韬,此刻她联系起来,暗忖这也难怪,当初乔德浩在开会的时候,突然出现尿崩,也是苏韬动的手脚。

    那几个安保刚出了酒吧,一米九的高个,怪叫了一声,挥了挥手臂,道:“奶奶的,真是太玄乎了,刚才手臂疼得要死,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另外两人随后也怪叫一声,伤势也消失了。仔细联想,他们无比确定遇到了传说中的高手,打定主意不敢再回头惹事了。

    酒吧内,乔波满头大汗地望着苏韬,客人们已经走掉不少,剩下的都是一些看热闹及工作人员。

    乔波的合伙人,也是酒吧的大股东,穿着碎花衬衫的中年男人走到乔波身前,望了苏韬一眼,递了一支烟,道:“兄弟,我叫钟天宝,是这个酒吧的负责人。看在我的面上,今天的事情点到即止,如何?”

    苏韬望了一眼吕诗淼,笑道:“我是她的保镖,是否就此作罢,得看老板的意思了。”

    吕诗淼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苏韬,也猜到他的良苦用心,淡淡道:“钟老板,不好意思,咱们其实见过一次面,今天的事情严格意义上算是家事。”

    钟天宝其实早就知道吕诗淼是乔波的老婆,笑道:“弟妹,我当然认识你。要不这样吧,你和乔波的问题,回家再议,我们这里还得做生意呢。”

    吕诗淼淡淡地扫了乔波一眼,道:“乔波,我要跟你离婚,明天民政局见吧。”

    乔波见吕诗淼主动提出离婚,只觉得出气多进气少,鼻子都歪了,他指着吕诗淼浑身发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眼睁睁地望着吕诗淼搀扶着苏韬的胳膊,往酒吧外走去。

    “老钟,你这点义气都不讲,怎么就这么放他走了?”乔波怒声质问。

    钟天宝无奈地摇头,道:“你知道你老婆身边的那个人是谁吗?”

    乔波面色一僵,道:“莫非大有来头?”

    钟天宝点了点头,道:“汉州敢惹他的人恐怕不多,前段时间淮南聂家要一百万买他的命,结果被毒寡妇给拦住了。”

    乔波满面震惊,道:“他跟毒寡妇有关系?”

    钟天宝压低声音,道:“外面传言,他是毒寡妇的新欢,惹不起啊。”

    苏韬被聂家通缉,汉州稍有势力的,都有他的资料。

    “那我这口气就出不了?”乔波憋屈无比。

    被人当着面戴绿帽子,然而扬长而去,任何男人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钟天宝皱眉道:“事情坏在你媳妇身上,你要撒气,就冲着她发啊。今天你也看到了,苏韬的功夫不简单,就算我再喊一车人来,恐怕对方也就办法全身而退,而且若惹了毒寡妇,你我也不用在汉州混了。咱们酒吧毕竟还得做生意,总不能任意妄为吧?”

    乔波见钟天宝言及此处,也只能恨得牙痒痒的,将一口恶气硬是吞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