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51章 整贱人要更贱
    “唱得嗓子都冒烟了,你来唱吧。”吕诗淼将话筒抛给苏韬,然后从桌上取了一瓶啤酒,一口气直接干掉了一瓶。

    苏韬握着话筒,上面留有一阵奇特的香味,应该是被吕诗淼的唇彩擦到,留下的余味。话筒其实有两只,苏韬想了想,还是用吕诗淼唱过的那只话筒。

    苏韬选了一首朴树的《平凡之路》,他的声音比较清亮,没有朴树那种沙哑与磁性的乐感,不过有另外一种味道,“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地离开……”

    吕诗淼倚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啤酒瓶,等苏韬唱完之后,将酒瓶放在桌上,道:“这首歌挺文艺,没想到你骨子里还有文艺范。”

    “难道我不像文艺青年吗?”苏韬笑着反问。

    吕诗淼点了点头,道:“从第一天见你起,我就觉得你是个流氓。”

    “第一天?”苏韬道,“就因为我不经意地瞄了一眼你胸口的工号牌吗?”

    吕诗淼摇了摇头,道:“那是我们第二次见面。在那之前,是在走廊上,你对我动手动脚,眼睛还不老实。”

    苏韬微微一怔,原来那天偶然的碰撞,吕诗淼根本不是佯做没看见自己,而是觉得自己蹭到她胸部那一下,是自己故意所为。

    苏韬苦笑道:“那只是个误会,况且是你撞到我,而不是我撞到你呢。我摸你的那一下,也是下意识所为,并不是刻意为之。”

    吕诗淼耸了耸肩,叹了口气,道:“你就不要再解释了,解释等于掩饰。男人啊,没有一个好东西,看到女人就想入非非。”

    苏韬尴尬地一笑,叹气道:“罢了,我被你冤枉惯了,你当我是流氓也好,色狼也罢,我啊,就认了。你愿意单独跟我相处,这不间接地证明,我至少也是不让人讨厌的流氓?”

    吕诗淼叹了口气,复杂地说道:“是啊,你这个流氓之所以不像别人那么讨厌,至少是个真小人,而不像某些人是个伪君子。”

    苏韬大约能猜出吕诗淼心事,劝解道:“你难道就没想过反抗?”

    吕诗淼瞄了一眼苏韬,似笑非笑道:“怎么反抗?让生活变得更加糟糕吗?一年前,有个女人来到我的医院,当面要我跟丈夫离婚,闹得人尽皆知,这让我羞愧难当。如今,莫非还要再来一次,告诉别人,我丈夫的爸爸,在持续不断地骚扰我?”

    苏韬皱了皱眉,道:“有点复杂,你长得这么漂亮,你老公竟然会出轨,让人难以想象。”

    吕诗淼深吸了口气,道:“我老公之所以疏远我,跟我那公公也脱离不了关系,他经常找各种机会,找我去他办公室谈工作,经常做出一些小动作。有一次,正好被他撞见,然后误会了我……加上医院也有闲言碎语!”

    苏韬听到此处,瞪大眼睛,叹气道:“你老公也是够委屈的了。”

    吕诗淼自嘲地笑了笑,道:“他委屈?难道我就好受吗?”

    苏韬递给吕诗淼一瓶啤酒,苦笑道:“人活着,尊严很重要。的确,若是换做任何人处于你的角色,都很难做出选择。但正因为如此,情况才会变本加厉,让图谋不轨的人越发的猖狂。”

    吕诗淼挑起柳叶秀眉,道:“你出个注意吧,我怎么样才能摆脱此刻的困境。”

    苏韬伸出手,笑道:“我有办法,首先拿出你的手机。”

    吕诗淼微微一怔,将手机从皮包里掏出来,顺从地放在苏韬的手掌上。

    苏韬用手指乱划了一阵,发现上面有密码,笑道:“解锁啊!”

    吕诗淼拍了下额头,笑道:“你自己解锁,我的生日0613。”

    苏韬顺利解开密码,然后直接拨通了乔德浩的电话,吕诗淼眸中露出惊讶之色,准备从苏韬手中抢过手机,却被苏韬轻轻地一挡。

    苏韬将手指放在嘴唇边,暗示吕诗淼不要说话。

    乔德浩接通了电话,语气很高兴,笑道:“淼淼啊,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做什么?乔波把项链转交给你了吧?”

    苏韬捏了捏嗓子,沉声道:“你是诗淼的公公吧?”

    乔德浩皱了皱眉,惊讶道:“没错,你是谁?她的手机怎么在你手上?”

    苏韬怒哼了一声,道:“我是她的朋友,听她说了你的所作所为,感觉到特别恶心,所以打电话警告你,以后少骚扰她。”

    乔德浩感觉气血上涌,怒道:“你是什么人,敢跟我这么说话,信不信我弄死你!”

    苏韬扯着嗓子,威胁道:“我?我是他现在的男朋友。还有不要威胁我,小心我闹到卫生局,让纪委来查查你,看看堂堂江淮医院的党委书记,究竟是个品行何等低下的垃圾。”

    乔德浩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他愤怒地说道:“你把电话给诗淼,我要与她说话。”

    苏韬哪里给他这个机会,讥讽道:“继续让你骚扰她吗?你这个老色狼,想要给自己儿子戴绿帽子,真是天下最无耻卑鄙的人。还有,你最近走路小心点,若是被人打了,千万别告诉我没提醒你。”

    言毕,苏韬直接挂断了电话。

    吕诗淼中途已经笑得不行,硬是捂着嘴巴忍住,见苏韬轻松写意地将手机递过来,她终于放声笑了出来。

    半晌后,吕诗淼指着苏韬道:“你也太贱了吧,我能想象,现在乔德浩肯定是暴跳如雷,同时又是忐忑不安呢。”

    “对付贱人自然要用贱招儿才解气。”苏韬耸了耸肩,“没给你惹什么麻烦吧?”

    吕诗淼擦了擦眼角的笑泪,道:“都被你捅破窗户纸了,还考虑那么多做什么?估计他也是被吓得不轻,最近这段时间传出风声,狄院长要升到局里担任局长,乔德浩有机会晋升成为院长,他现在可不敢惹出什么绯闻。”

    苏韬望着吕诗淼的情绪终于好了不少,道:“还唱吗?”

    吕诗淼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道:“当然,麦霸时间又要开启了。”

    吕诗淼表面上看上去很释然,但能看得出她依然还在彷徨。

    有句俗话,女人嫁人等同于转世投胎,有些人利用结婚能够摇身一变,生活水平直线上升,然而也有女人结婚之后,却被复杂的家庭环境困扰,进退两难。

    婚姻是一座围城。围住了男人,同时也圈住了女人。

    不过,正因为经历过婚姻,所以吕诗淼格外的充满魅力。

    苏韬的心理年龄远比外表看上去大,所以能够读懂吕诗淼内心的干涸与困境,她表面上光芒四射,但心中却是孤独无依。

    吕诗淼选择了一首外文歌曲,唇上的口红娇艳欲滴,优美的唇线性感诱人,白嫩的脸蛋上,挂着迷人的笑意,长发随意地飘散在两肩,随着身子摇摆而起伏。

    吕诗淼又唱了半个小时,被苏韬给拉住,因为她的嗓子完全哑了,继续唱下去,明天恐怕得失声。

    出了ktv,吕诗淼依然没有结束的想法,拉着苏韬,道:“我们去酒吧玩吧。”

    苏韬无奈苦笑,道:“你确定,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啊。”

    吕诗淼扬着漂亮的眉毛,似笑非笑道:“怎么?不愿陪姐了?也罢,那我给乔德浩打电话,让他来酒吧找我吧。”

    苏韬知道吕诗淼故意说笑,叹气道:“那就去酒吧。”

    明瑞商业广场附近有酒吧街,凌晨十二点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选择了一家比较有名的酒吧,刚坐在位置上,服务员便拿着出酒单过来,吕诗淼要了一瓶高度白兰地,显然准备痛饮一场。

    舞台上正在表演激情钢管舞,穿着暴露的女子,夸张地挺送着胯部,身体如同水蛇般极大幅度的扭动,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重金属的节奏,极大地刺激着年轻人体内的荷尔蒙。

    服务员送上了一瓶洋酒,吕诗淼斟满杯中酒后,左右四顾,苏韬瞧出了她的异样,笑问:“在找你老公吗?”

    吕诗淼放下酒杯,意外地笑道:“你是不是有读心术,什么都瞒不了你!”

    苏韬叹气道:“女人的报复心理特别强,当被伤害了之后,第一反应总是要不一起代价回击。”

    自打吕诗淼说要来酒吧,苏韬已经猜出,并非吕诗淼经常来这里,而是她老公喜欢在酒吧里鬼混。

    吕诗淼朝苏韬瞪了一眼,道:“年纪轻轻,搞得自己什么都懂一样。”

    苏韬朝右侧不远处努了努嘴,道:“我还真懂。你老公是不是坐在那个角落里,对面坐着一个穿着大红露脐短衫的年轻女人。”

    酒吧里光线暗淡,看不出女人的样貌,不过,肯定比不上吕诗淼,若不是苏韬坐在她旁边,像她这种级别的美女,早有人过来搭讪。

    吕诗淼惊讶地望着苏韬,感慨道:“还真神了,你让我汗毛孔竖起来了。”

    苏韬笑了笑,将杯中的白兰地兑饮料喝完,道:“不要害怕,此刻我跟你站在同一阵营。dj换音乐了,咱们去舞池跳一会儿吧,否则你老公根本不会想到,你会出现在酒吧,身边还站着这么一个玉树临风的帅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