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49章 不如快意恩仇
    许文志跪下,覃媚媚静静地注视着一切,并没有阻止。

    苏韬让许文志尝到苦头,又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许文志腿上一松,终于恢复力气,瞪了苏韬一眼,却不敢多说一言,愤然离开。

    “许文志,可不是个善茬,你今天这么对他,他以后肯定会报复你。”覃媚媚微笑道。

    苏韬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人生在世,怕这怕那,畏手畏脚,活得憋屈,有什么意义?不如快意恩仇!”

    覃媚媚眼前一亮,叹气道:“就凭你这句话,我让老李帮你收拾许文志。”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你只不过是找个借口,让许文志从你眼前消失吧?”

    覃媚媚挑了挑漂亮的眉毛,叹气道:“你有点太聪明了,跟晏静说的完全一样。”

    苏韬道:“应该是你给狄院长要求,由我们来给你治病吧。”

    覃媚媚耸了耸肩,道:“晏静给我打过电话,说你是她的私人医生,我琢磨着你的医术肯定不错,所以就让老李托人找江淮医院了。”

    苏韬其实在见到覃媚媚的那一刻,就知道事情的大致经过,自己和吕诗淼是覃媚媚邀请过来的。

    至于羞辱那个许文志,也是算好了覃媚媚的心态。尽管覃媚媚对许文志看似很客气,但从一些细节表情中能看出覃媚媚对许文志很不满意。

    许文志是李冶德公司的高管,被安排来监视他的情人,自己感觉大材小用,所以心里肯定不舒服,所以与覃媚媚说话时,经常会透露不满。

    覃媚媚给李冶德拨通电话,道:“老李,许文志被我赶走了。”

    “怎么?他哪里让你不满意了?”李冶德皱眉问道。

    “他对我的医生极其傲慢无礼,这样的人不堪重用。”覃媚媚淡淡道,“另外,我的病已经被治好,以后你不用再给我请人了。”

    李冶德怔了怔,笑道:“真的吗?王神医果然厉害!”

    覃媚媚摇头道:“不是王国锋治好了我,而是江淮医院的专家治好了我。许文志对江淮医院的专家诸多刁难,差点气跑了他们。”

    李冶德微微一怔,道:“我等下就送个锦旗给江淮医院,以作感谢。至于许文志……我会让他好好反省。”

    挂断了李冶德电话,覃媚媚站起身,笑道:“我真的很饿了,现在时间已经到了午饭,不如一起吃饭吧。”

    到了饭桌上,一向食欲不振的覃媚媚,突然觉得每种食物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所以不知不觉,风卷残云地吃了许多。

    吕诗淼压低声音,问苏韬道:“她大病初愈,一下子吃这么多,会不会胃受不了?”

    苏韬摇头笑道:“放心吧,她被撑死的可能,微乎其微。”

    吕诗淼对苏韬已经有了另外一番认识,从治好娇娇开始,吕诗淼就知道苏韬的水平很高,如今治好了王国锋也难以下手的杂症,再次证明了他的医术。

    覃媚媚终于吃饱了,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感慨道:“美美的一餐,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

    苏韬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巴,笑道:“下面你可以美美地睡上一觉,醒来之后,再服用我给你开的药方,不出一周,体重就能恢复正常。”

    覃媚媚好奇道:“我的梦游症,真的好了吗?”

    苏韬笑着点了点头,道:“那是当然。不过,你要注意,以后不要过度地吃减肥药或者其他激素性药品。”

    覃媚媚眼眸一亮,道:“我的梦游症,跟减肥有关?”

    苏韬道:“你应该服用过一种减肥咖啡。这种咖啡主要是通过抑制精神系统正常活动,让人降低食欲。但过量服用之后,会导致精神系统紊乱,继而影响你的睡眠质量。”

    覃媚媚无奈地笑道:“现在我只想吃东西,从今天起,我要每天都品尝一种美食,让减肥拜拜吧。”

    见覃媚媚露出困意,苏韬与吕诗淼便起身告辞。

    坐在轿车,吕诗淼低声道:“虽然你治好了覃媚媚,但行为有些鲁莽。”

    苏韬盯着吕诗淼看了片刻,笑道:“你会把今天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告诉乔书记吗?”

    吕诗淼瞪大眼睛,脸色一红,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如同苏韬所言,在今天出诊之前,乔德浩的确给自己下达过指示,让她好好监视苏韬的一言一行,如果有什么出轨的行为,一定要汇报。

    吕诗淼低声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韬耸了耸肩,叹了口气,道:“你是儿科大夫,却跟着我来治精神疾病病人,如果不是目的不纯,难道还是爱上我了?”

    吕诗淼没好气道:“爱上你?别自作多情了。没错,乔书记担心你年轻气盛,所以让我来配合你。刚才你其实已经触犯了原则,如果对方深究的话,医院铁定要惹上麻烦。”

    苏韬笑了笑,刺激她道:“那你回去就将始末,一五一十地告诉乔德浩吧,我可不怕他。”

    吕诗淼被苏韬气得不行,眼圈一红,扭过脸,目光落在窗外,不再搭理他。

    苏韬觉得自己说话也过重了,不过,再联想起吕诗淼是带着任务来监视自己,他心中也就没有那么内疚。虽然你是个美女,但也不能带着不良的目的接近自己,让自己感到如芒在背。

    回到江淮医院之后,两人先到狄世元办公室,向他汇报情况。

    狄世元非常高兴,笑道:“我已经接到李冶德的电话,他等下会送锦旗过来,到时候就挂到苏韬的办公室吧。另外,他还将赞助医院五十万,你们不仅治好了病人,还为医院创收,劳苦功高啊。”

    吕诗淼俏脸泛红,低声道:“这次主要是苏大夫,我并没与帮上忙!”

    狄世元淡淡一笑,道:“都有功劳!吕主任,你先忙去吧,我和苏大夫还有点事情要聊。”

    吕诗淼起身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然后离开办公室,轻轻地带上了门。

    没有吕诗淼在旁边,狄世元说话也就轻松了一点,笑道:“听说王国锋都被你比下去了?”

    苏韬谦虚地一笑,解释道:“如果给王国锋两周的时间,用他的方法,也能治好病人,不过他明显有点着急,有点冒险激进。”

    狄世元笑了笑,道:“王国锋可是近年来淮南省医学界公认的新星,你如今胜了他,远比李冶德送来的五十万赞助费,更有实际价值。”

    苏韬皱了皱眉,瞧出狄世元的不怀好意,惊讶道:“你不会是想把我捧出来,跟他打擂台吧?”

    狄世元嘿嘿一笑,露出满口黄牙,沉声道:“你实力不俗,这次胜了他,也是事实,只是推波助澜的宣传一下,也是一件好事嘛!”

    苏韬苦笑道:“你这是为我拉仇恨啊!”

    狄世元摆了摆手,摇头道:“错了,我这是在给你提升名气,让你尽快成名。”

    苏韬叹气道:“麻烦了。”

    狄世元笑着说道:“人嘛,总要有点压力,才能走得更快!更高!更远!”

    吕诗淼回到办公室之后,座机就响了起来,传来乔德浩的声音,道:“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吕诗淼眉头皱了皱,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往乔德浩的办公室行去。

    乔德浩早已泡好了两杯茶,指着沙发,笑道:“淼淼,坐吧,喝口茶。”

    吕诗淼点了点头,捧着茶杯,压着裙摆坐下,乔德浩的目光落在吕诗淼修长的腿上,摸了摸鼻子,淡淡笑道:“今天出诊如何?苏韬有没有犯错?”

    乔德浩的目光在吕诗淼的身上肆无忌惮地扫过,让吕诗淼感觉浑身不舒服,她调整了个姿势,道:“苏韬的医术很高。那病人还请了王国锋,结果王国锋失手,最后由苏韬治好了!”

    “王国锋?你有没有搞错?”乔德浩眼中闪出惊讶之色,沉声道:“那可是省医院最优秀的年轻医生!”

    吕诗淼摇了摇头,叹气道:“爸,根据我的观察,那苏韬的确医术很精妙,对咱们医院而言是一件好事。”

    乔德浩摆了摆手道:“医术好,人品不好,那有何用?苏韬年轻气盛,跟狄世元狼狈为奸,如果在江淮医院那就是毒瘤,早晚会惹出麻烦。”

    吕诗淼皱了皱眉,道:“爸,你对他的判断有点武断了……”

    乔德浩不愿意与吕诗淼继续讨论下去,打断她的话,起身走到办公桌前,笑道:“淼淼,我差点忘记一件事,前段时间去燕京开会,给你买了件礼物。”

    吕诗淼暗叹了口气,笑着拒绝道:“爸,我上次跟你说过,不需要跟我买礼物。”

    乔德浩佯做生气,道:“淼淼,乔波比你小一两岁,我一直觉得他还太年轻,不会疼媳妇,这几年你吃了不少苦,爸,替他向你道歉。”

    吕诗淼还没来得及反应,乔德浩已经走到自己的身后,从盒子里取出一条银色的铂金链子,链坠上镶嵌着一颗晶莹的钻石。

    吕诗淼准备起身,她肩头被轻轻一按。乔德浩笑道:“淼淼,爸给你戴上啊。”

    吕诗淼拒绝道:“还是不用了,太贵重,您还是送给妈吧。”

    吕诗淼是想提醒乔德浩注意自己的身份,故意将婆婆给推了出来。

    乔德浩笑道:“哎呀,咱们都是一家人,乔波是我的儿子,在我的眼里,你就是我的女儿,爸爸给女儿买一件礼物,这算什么?况且,你妈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没什么文化,这条项链值两万多,给她戴的话,浪费了。”

    吕诗淼听说链子这么贵,更不敢要,正要挣扎起身,乔德浩根本不给她机会,一只手掌加重力气,将她死死地按在沙发上,乔德浩从侧后方望着吕诗淼雪白紧致的后颈皮肤,只觉得呼吸都加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