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48章 与王国锋过招
    “我有个建议,能否让我们大伙儿看看眼界?”许文志笑道,“听说过针灸的神奇,没有当面见识过。”

    王国锋微微一怔,看了一眼覃媚媚,又在苏韬身上停留片刻,笑道:“主要看病人介不介意!”

    覃媚媚淡淡一笑,道:“需不需要当众脱衣服?”

    王国锋摇头笑道:“自然不需要!”

    覃媚媚风趣道:“那我不介意当个花瓶,你尽管扎我吧,不过我怕疼,叫起来太大声,你们别被吓着。”

    虽然覃媚媚的身体状况不佳,但精神面貌不错,还能与大家说笑。

    王国锋笑了笑,当着几人的面,准备开始给她针灸,他采用的是道医宗的子午流注针法。

    子午指的是时间,流注指的是经脉中气血运行。这种针法很有针对性,因为梦游症多发为晚间,用针灸之术,调和晚间经脉的气血盛衰情况,使得气血运行平稳,对于控制梦游症的出现有极好的至于效果。

    施针过程中,要选六十六穴,所以需要耗费大量真气。同时,这对病人的体力也有很高的要求。

    王国锋当日见到覃媚媚,其实已经想好用子午流注针法,不过没有直接用针,主要因为病人当时的身体虚弱,所以先开几个药方,让她调理身体。刚才号脉,只是为了看她的身体状况,适不适合用针。

    王国锋陆续挑中长针,手法轻盈地点入十二原穴,原穴是人体生命活动的原动力,随后他又用短针,选取五腧穴。五腧穴,是道医宗针灸的核心基础,是众多穴位的概称,符合道家的五行之说,每个腧穴各自代表金木水火土。

    苏韬站在旁边观察王国锋,暗叹他的道家气功境界很高,所以用针很稳,子午流注针法消耗的真气很大,一般人很难短时间内连出十二针,但王国锋一连二十四针之后,依然气定神闲,到了三十针的时候,下针的速度才放缓。

    不过,苏韬的面色却越来越严重,王国锋鼻尖开始冒汗,如苏韬所推测的一样,王国锋自己也发现问题所在。

    尽管覃媚媚经过药方调理,身体恢复得不错,但仍经受不住子午流注针法的强行疏通。仔细观察的话,可以发现覃媚媚的皮肤开始发红,毛孔打开,汗珠往外溢出。

    正常人在针灸过后,都会出汗,但如果针灸不当,会出现大量流汗,最为严重的就是汗崩。如果继续用针,很有可能出现汗崩的症状。

    汗崩会导致病人体虚,覃媚媚原本体质就弱,在经过这么一折腾,会越来越凶险。

    王国锋自出道以来,遇到过各种困难,如今此刻却是凶险无比,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现在已经下了三十三针,如果停止的话,之前的付出就完全白费,但若是强撑下去,覃媚媚可能会因此大病一场。

    正当王国锋犹豫不决,手腕一麻,他侧目望去,苏韬拉住了自己的手腕。

    “你这是做什么?”许文志愤怒地起身,“干嘛拦着王神医?”

    吕诗淼张大嘴巴,因为自己竟没有发现身侧的苏韬如何起身,出手阻止王国锋。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吕诗淼有点心慌,原本别人就各种冷眼,你如今阻扰治病,岂不是要被人更加排斥。

    场面有点尴尬,苏韬目光清澈,嘴角带着一丝习惯性的微笑。他淡淡地扫了一眼许文志,道:“如果继续用针,会对病人有很大的损伤。”

    许文志冷笑道:“胡说八道,王神医的医术甩你好几条街,就凭你也敢说三道四?”

    苏韬缓缓放下王国锋的手腕,冷声道:“如果他继续下针,就不配当医生!”

    王国锋捏着银针的手竟然颤抖,犹豫片刻,终于叹了口气,道:“是我太急于求成,这套针术的确不适合继续进行下去。”

    许文志听王国锋这么说,脸顿时垮了下来,道:“不会吧,您怎么可能失手!”

    王国锋苦笑道:“我低估了覃总身体状况的恶劣程度,如果继续调养两周,才能用子午流注针法。”

    王国锋也是迫于压力,李冶德总给自己打电话,他也是被催急了,才会出现方才那一幕。

    “那只能几周之后,再治疗了?”许文志追问道。

    王国锋点了点头,取下覃媚媚身上的三十三针,叹气道:“只能这么办了!”

    言毕,他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心情五味杂陈,因为若不是苏韬及时制止自己,恐怕会犯下大错。

    王国锋也知道,苏韬的医术已经到了一种很高的境界,只是通过观察,就能猜出病人身上出现的状况,这等眼力,王国锋也难以做到。

    王国锋叹了口气,以他向来骄傲的个性,很难接受这个事实,这个比自己年轻的医生,医术极有可能超过自己。

    王国锋缓缓地吐了口气,觉得继续做下去,只会徒增尴尬,道:“既然今天暂时还没法治疗,所以我就改天在登门拜访。”

    覃媚媚从佣人手中取过湿毛巾,擦了擦额头,笑道:“看得出来王神医你已经尽力了。不过,志文,你好像忘记一件事,这里还有两位客人,你没有向我介绍他们呢。”

    许文志连忙道:“这是江淮医院推荐过来的医生,因为王神医要给你治病,所以我琢磨着晚点再介绍,也无妨!”

    覃媚媚眉头挑了挑,道:“是不是有点怠慢了客人?还有,既然是江淮医院的医生,肯定是有水平的,不如你们也帮我看看?”

    许文志皱了皱眉,道:“就凭他俩?还是算了吧,要不覃总,再等一段时间,调养好身体之后,让王神医给您治病吧!”

    覃媚媚冷冷地看了一眼许文志,道:“文志,注意点素质,你好歹是公司的高管,一言一行代表着公司的形象,对人要做到起码的尊重,你这都不知道吗?”

    许文志被她这么一说,顿时噎住了,心中暗道,自己不尊重这两个年轻的医生,还不是因为江淮医院不尊重自己,随便安排了两个专家来应付自己。

    也不知覃媚媚今天怎么了,竟帮着江淮医院的医生说话,许文志咳嗽一声,淡淡道:“既然您发话了,就请两位医生给覃总看下病吧。”

    王国锋收拾好行医箱,坐在一边,并没有离去,他此刻也好奇,苏韬会这么应对!

    苏韬缓缓起身,指着许文志的鼻子,淡淡道:“我可以帮覃总治好病,如果治好的话,姓许的你要跪下给我俩道歉。”

    “你!”许文志瞪大眼睛,被气得双目通红。

    吕诗淼拉了拉苏韬,没想到他会说着这样的话,虽然很解气,但有点狂霸拽了。

    覃媚媚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没想到晏静的小情人还挺有个性,莞尔笑道:“那行啊,如果你有真才实学,许文志跟你赔礼道歉,那是理所应当的。不过,如果你治不好我的病,又该如何呢?”

    苏韬摇了摇头,自信地说道:“没有如果!”

    覃媚媚当然不会让苏韬轻易过关,笑道:“如果你治不好我,就让晏静亲自下厨给我做顿饭吧。”

    覃媚媚此话一出,许文志大惊失色,意识到自己犯下一个不可救药的错误。

    苏韬其实是认识覃媚媚的,那这家伙怎么不早说啊,这是故意扮猪吃老虎吗?许文志突然意识到,自己被人耍了,想想之前故意冷落苏韬,前后的表演如同跳梁小丑一般可笑。

    当然,苏韬也不知道剧情会这么发展,与覃媚媚再次见面,以他来看,那是一种巧合!但从现在覃媚媚的反应来看,或许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中,并不是所有的情妇都是花瓶,覃媚媚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

    苏韬耸了耸肩,道:“你可以对我提出要求,但我没法代表晏静。”

    覃媚媚摇了摇手指,微笑道:“我可不管,赌注成立了哦。”

    苏韬无奈一笑,道:“罢了,一切看结果吧。”

    许文志真的很意外,原本以为苏韬不过个是小助理,如今看状况,由他来治疗覃媚媚,而吕诗淼在旁边只是打下手。

    苏韬打开自己的行医箱,取出了针包,手指在长短不一的银针上扫过,最终选择了一根中等的银针。

    苏韬站到覃媚媚的身后,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那根银针,点入覃媚媚腰背的一个穴位。

    王国锋眼前一亮,苏韬点入的那个穴位,看似普通,但很不寻常,针灸讲究的是“解结”,发现郁结的地方,进行疏导,然后一窍通,百窍通。

    “嗝……”

    银针刺入十分钟之后,覃媚媚感觉胸口一阵发热,口中发出了一个很悠长的饱嗝,足有十几秒,这就是“解结”之后的明显症状。

    王国锋用了三十多针,苏韬只用了一针,两人的水平,高下立判!

    “好舒服啊!”覃媚媚打嗝完毕之后,深吸了一口气,放松地说道,“我突然觉得好饿啊!”

    想要吃东西,这已经证明覃媚媚的身体,已经被苏韬给梳理好了。

    苏韬望了一眼王国锋,道:“这也得多亏了王大夫,他之前针灸的过程中,已经几乎打通了你的十二经,我只不过是巧妙借力而已。”

    王国锋叹了口气,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这个借力之法,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覃总,你的梦游症,已经被根治,既然如此,我就不久留了。”

    言毕,王国锋提着行医箱,往门外走去,心情降落到谷底,对苏韬生出忌惮,他已经确定,苏韬对自己是个极大的威胁。

    许文志没有去送王国锋,满脸赔笑地与苏韬道:“哎呀,我真是眼拙,没想到苏大夫,你这么年轻,竟然医术这么高明。我为之前的疏忽,想你道歉。”

    这家伙见风使舵的能力太强了,若是正常人恐怕都得吃他这一套。只可惜苏韬不是常人,他摇了摇头,道:“光这样可还不行,如同之前所约定,你得跪下道歉!”

    “你!”许文志瞪大眼睛,惊怒地望着苏韬,自己给他道歉,已经够给面子了,没想到他还得理不饶人,要自己跪下!

    苏韬伸手弹出一指,许文志感觉右腿膝盖一麻,情不自禁地单膝触地,他轻描淡写地说道:“人总要为自己无理付出代价,姓许的,你这一跪,就是必须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