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46章 馒头引发误会
    (第三更送上!)

    花颜有轻度的自闭症,苏韬并没有直接将病情告诉晏静,是因为担心她太过于紧张,作出一些反常行为,让花颜的病情恶化。

    很多儿童得了心理疾病之后,因为处理不当,反而变本加厉,花颜的病情还不算严重,没有完全的将自己内心封闭,只要小心地呵护,很快能治疗好。

    距离金泰湾最近的商业广场,苏韬选择了一家人气比较足的西餐店,找个角落坐下。花颜选择坐在苏韬的身边,晏静无奈地叹气道:“没想到她这么依赖你。”

    苏韬笑道:“女孩子都很聪明,喜欢帅哥是天性。”

    晏静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服务员送来了菜单,晏静笑问:“女儿,你喜欢吃什么啊?”

    花颜抬头,怯怯地望了晏静一眼,继续埋下头,手指拨弄着玩具小熊。

    苏韬见晏静眼中露出失望之色,从她手中取过菜单,笑道:“嗯,我知道小朋友喜欢吃什么,牛排、意大利面、面包圈、南瓜汤、鸡翅!这些看上去不错,都点了吧。”

    晏静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倒不是觉得他点多了,分明是将菜单上面都点了一遍,自称懂小朋友喜欢吃什么,那是胡扯。

    等西餐上桌之后,苏韬给花颜切好了牛排,笑着与晏静,道:“你自便啊!”

    晏静见苏韬细心地将肉一块块地送到花颜的嘴中,淡淡笑道:“没想到你还有做超级奶爸的潜力!”

    花颜一开始有点排斥,但经过苏韬持续不断地努力,终于尝试吃了一口牛肉,苏韬暗叹一口气,知道终于在她的心灵上切开了一个小小的缺口,转而与晏静,道:“我还有很多能力,你都不知道呢。不仅是超级奶爸,还是超级情人!”

    晏静瞪了苏韬一眼,知道他是故意借着花颜的面,反击那次自己调戏,说想包养苏韬的事儿。晏静心中恨得牙痒痒的,被人捏住把柄的感觉,真的不太好。

    失而复得的女儿,花颜如今成了晏静的死穴。

    花颜吃了两份牛排,让晏静心情放松,因为接回花颜之后,她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走出西餐厅,她竟然打了两个饱嗝,苏韬笑道:“看来是吃饱了,没让你妈白花钱。”

    花颜腼腆一笑,轻轻地拉着苏韬的手,苏韬感觉手里一片冰凉,又见晏静情绪低落,一把拽住了晏静的手。

    晏静瞪大眼睛,低声道:“你这是做什么呢?”

    苏韬朝着不远处努了努嘴,道:“看看别人一家是怎么样的!”

    一家人手牵手,小孩子站在中间,父母各在一边。

    晏静哼了一声,嘀咕道:“咱们又不是一家人!”

    苏韬笑着低声道:“为了花颜,你就表演一下吧。”

    晏静僵硬地将五指紧紧地并拢,任由苏韬抓着,只觉得手心出汗,有点腻人,不过,她从侧面看到花颜嘴角竟然有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心中一片坦然,或许这是让花颜接受自己的最好方法。

    途径一个游乐场,苏韬朝晏静捅了捅,笑道:“进去玩会,如何?”

    晏静抬头看了一眼彩灯闪烁的摩天轮,道:“我有点恐高!”

    苏韬没接她的话,转而问花颜,道:“颜颜,咱们去游乐场玩,怎么样啊?”

    花颜还是不开口,但轻轻地点了点头。

    苏韬轻轻地丢开晏静的手掌,笑道:“那咱们去吧,不带你妈。”

    晏静见苏韬径直走到售票处买票,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按住脾气,紧随其后。

    苏韬知道她放心不下花颜,直接买了三张摩天轮的票,等进入座舱,苏韬发现晏静面色不对劲,惊讶道:“你真的恐高啊?”

    晏静正襟危坐,不敢往下看,脸色发白,道:“别跟我说话。”

    苏韬没想到总是很强硬的晏静,还有这么虚弱的一面,同时也为她的勇气感到钦佩,在晏静的心中,花颜的份量真的很重,她愿意豁出性命,铤而走险。

    下了摩天轮,晏静终究还是没忍住,跑到角落里干呕,花颜见晏静有这个反应,脸上露出困惑之色。

    苏韬微笑道:“要不咱们撤吧?”

    晏静从皮包里取出纸巾,擦拭了嘴唇,勉强露出笑容,道:“没事,看得出来她很高兴,我就舍命陪你们了。”

    苏韬偷偷给晏静比了个大拇指,道:“走吧,咱们去玩碰碰车。”

    晏静松了口气,她也是强撑着,如果苏韬提议玩什么海盗船,空中飞碟类的高空项目,自己恐怕就得崩溃了。

    在游乐场玩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苏韬才意犹未尽地带着花颜离开,他将花颜顶在肩膀上,笑道:“工作人员准备下班了,下次白天咱俩再来玩吧?”

    花颜点了点头,投向苏韬的目光,带着一种莫名的依赖。

    晏静站在旁边,暗叹一声,这苏韬也太会骗人了,前后不过几个小时,花颜完全被收买人心了。

    将苏韬送到三味堂,晏静跟着他下了车,低声道:“谢谢你今天陪我和花颜。”

    苏韬耸了耸肩,微笑道:“这是份内之事,毕竟我收费了嘛。”

    晏静叹了口气,道:“没错,咱们以后还是以金钱为基础来往吧,有需要的话,我付钱,你出诊!”

    苏韬点了点头,挤眉弄眼地笑道:“行啊,那就这么办,以后我少收点费,看在花颜和我是朋友的份上,给你打个八五折吧。”

    晏静被苏韬的不正经,给气笑了,柔声道:“你老实告诉我,花颜是不是和其他小朋友不一样?”

    苏韬表情变得不再玩世不恭,低声道:“她会好的,相信我。”

    “嗯,我相信你。”晏静竟然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道。当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心情变得特别复杂,自己不是从很早之前开始,绝对不相信任何人了吗?

    晏静坐上轿车,花颜埋着头,再次陷入自己的世界。

    晏静叹了口气,不论如何,苏韬是个大夫,他能让自己的身体慢慢康复,也一定有办法,让花颜变成正常的女孩儿。

    回到三味堂刚洗完澡,手机铃声响起,苏韬一边擦拭着身体,一边将手机夹在耳边,接通电话。

    薇拉的语气有点不悦,道:“今天出去做什么了?下午我来找过你,说你跟一个女人出去了。”

    苏韬笑道:“我怎么嗅到了一股酸味,你是吃醋了嘛?”

    薇拉轻哼一声,道:“我在问你话呢,赶紧交代!”

    苏韬暗忖薇拉还真够强势,笑道:“我与晏静见了一面,谈合作!”

    “什么合作?”薇拉蹙着漂亮的眉毛,警惕地问道。

    苏韬想了想,笑道:“她准备投资我研制出来的一种美容化妆品。”

    “沉鱼落雁膏吗?”薇拉连忙道,“不行,你只能与我合作!”

    苏韬有一点意外,笑道:“你怎么也知道啊?是不是跟他一样,在我家附近安排了许多眼线?”

    薇拉没好气地说道:“我才没那些闲工夫呢!我只是一直揣摩着,怎么样帮你!李秘书经常去你家拿药,然后就买到了一瓶沉鱼落雁膏,使用了之后效果不错,所以推荐给我。”

    苏韬听薇拉这么说,心中一暖,暗忖晏静和薇拉两人想要投资沉鱼落雁膏,目的的确很不一样。晏静是看中了商机,而薇拉是……知恩图报吧。

    苏韬笑道:“等见面再聊吧!”

    挂断薇拉的电话,苏韬脑海中浮现出薇拉的模样,不知从何时开始,薇拉从病人变成了朋友,如今往更复杂的关系变化。

    ……

    第二天清晨带着徒弟们练完脉象术,苏韬接到狄世元的电话,让他一个小时内赶到江淮医院,参加私人医生小组的第一次集体出诊。

    苏韬琢磨着情况紧急,倒也没耽搁,随便往口袋里塞了两个馒头,就乘坐公交车往江淮医院行去。

    来到医院之后,发现吕诗淼早已等候多时,苏韬心中暗道,不会这次是和吕诗淼两人出诊吧?

    狄世元道:“等会接你们的车子就会抵达,病人身份比较特殊,是富绅李冶德的亲戚,希望大家能够竭尽全力,治好她的病。”

    话音刚落,一辆黑色的奥迪a6l轿车驶入院内,苏韬与吕诗淼同坐后排。吕诗淼如同冰山一样,始终板着脸,不过从侧面望去,这女人不会被称作江淮医院的院花,特别有韵味。

    她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针织套裙,前襟崩得很紧,高耸的胸部与平坦的小腹形成一道曼妙的弧度,裙摆下,裹着黑色丝袜的美腿修长而均匀,娇艳欲滴的樱唇,白皙水嫩的肌肤,静静地坐着,一股特别的幽香似有似无地钻入鼻子里,让人怦然心动。

    苏韬不知为何有种联想,吕诗淼被公公乔德浩偷窥的那种画面,实在让人不寒而栗。

    “上次的事情,谢谢你了。”静默了许久之后,吕诗淼终于开口,打破了尴尬。

    苏韬耸了耸肩,道:“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那种老色狼,人人得而诛之嘛!你跟他是那个关系,还骚扰你,简直禽兽不如!”

    听苏韬这么一说,吕诗淼顿时脸颊涨红,两人分明指的不是一件事,乔德浩对自己的骚扰,那是她竭力想回避的,没想到苏韬竟然主动提及此事。

    吕诗淼谢谢苏韬,指的是替自己的病人娇娇,治好了植物神经癫痫。

    苏韬见吕诗淼脸上羞愤难当,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为了掩饰尴尬,他只能转移话题,从口袋捣鼓出两个白面馒头,笑着说道:“饿不饿啊?随便对付两下,充充饥吧!”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吕诗淼气得满面羞红,干脆将头拧到了另一边。

    苏韬一脸诧异,反复咀嚼自己的话,暗呼糟糕,华夏文字博大精深,刚才最后一句貌似俩字有谐音,让吕诗淼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