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45章 小伙子口味重
    (第二更送上!月票榜最终锁定在第五,尽管距离前三有距离,但烟斗已经知足,关键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让人感动,后面会专门补上感谢贴!)

    苏韬抚摸着晏静的同时,心中暗自解恨,晏静总是言语调戏,今天就让你知道爷不是好惹的。晏静胸部柔软而充满弹性,手掌只能握住小半,轻轻一捏,手指如同陷入棉花里。

    晏静又气又急,想要挣脱,苏韬用的力气不大,但都是巧劲,随便掐一把晏静的某个关节,她就酥软无力。

    “哎哟,你们在搞什么呢啊!好色*情哟!”两人正扭打在皮床上,不知何时门口多了一人,她嘴上这么说,人却没有躲闪,目光反而恣意欣赏,笑道,“你们继续啊,就当我是空气!”

    晏静见苏韬终于松手,下意思地抹了一把嘴,朝地上吐了两口吐沫,没好气道:“吃了我一嘴的海藻泥面膜。”

    苏韬原本脸上涂着面膜,刚才情急之下,直接朝晏静下嘴,如今晏静一张白净的脸蛋,花里胡哨,多了一抹风情万种的韵味。

    晏静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下床先用水冲洗了一把脸,然后没好气地与苏韬,道:“给你十分钟的时间,把自己弄干净,再出来!”

    晏静朝依然还俏生生站在门口的女人瞪了一眼,道:“真是扫兴!”

    那女人嘿嘿一笑,跟着她来到打听,道:“都让你们继续了啊!”

    晏静找到镜子,发现妆全花掉了,没好气道:“你就这品位?”

    女人耸了耸肩,道:“我一向重口味,最喜欢看人肉大战了。”

    两人你来我往说了一阵,苏韬自己洗净脸,走出了房间,女人微微一怔,仔细打量许久,叹气道:“什么时候找到的小白脸?长得真俊,跟我玩几天啊?”

    晏静从抽屉里取出一根女士烟,点燃,深吸一口,道:“别搞错了,他我可养不起呢,是我的合伙人。刚才是他在占我便宜,想要强*奸*我。”

    女人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对着苏韬比了个大拇指,道:“小伙子,你口味比我重啊,毒寡妇,你也敢强奸,胆子够大的了。”

    苏韬瞄了一眼女人,唇红齿白,只是身材略微偏瘦了一些,属于骨感型美女,暗忖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女人怕就是晏静的合伙人,说话风格如出一辙,大胆而奔放。

    苏韬微微一笑,道:“还不是因为晏总,老是勾引我?我堂堂七尺男儿,在一个私密空间,各种撩拨,心魔上来,就难以控制了。还有,我得声明,刚才可不是强奸,是你情我愿!”

    晏静见苏韬牙尖嘴利,被烟呛了一口,眼泪水流了出来,笑道:“我这是看错人了,原本以为他听老实,没想到骨子里阴坏,闷骚。唉,伪装得太好了。”

    女人瞧出晏静对苏韬的态度不同寻常,挑了挑漂亮的眉毛,道:“给我介绍一下吧,你的这个情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未等晏静开口,苏韬自我介绍道:“我叫苏韬,三味堂的坐堂医生。”

    “你就是苏韬?”女人露出惊讶之色,“聂家要一百万买你命的那个?”

    苏韬尴尬笑道:“正是!”

    女人朝晏静耸了耸肩,叹气道:“有点意思,难怪晏老板这么护着你。你们继续玩吧,我有点困了,回去补觉,下次有空再约饭啊。”

    苏韬能嗅到女人身上有一股浓烈的酒气。女人的容貌比起晏静只能算是略输一筹,但眉眼间的风情,却是让人回味无穷,上身穿了一件薄头的白衫,黑色的内衣隐约可见,下身是一条修身的浅蓝色紧身牛仔裤,包裹着修长笔直的玉腿,随意地站在那儿,就展现出一个诱人的s形。

    等女人离开之后,晏静嗔怪地瞪了苏韬一眼,道:“怎么,人走了,还恋恋不舍,看傻眼了?”

    苏韬摇头,淡淡道:“不是说她有病吗,怎么还酗酒?”

    晏静微微错愕,惊讶道:“你瞧出他的病因了吗?”

    苏韬摇了摇头,没有正面回答,毕竟病人的隐私,未经别人的许可,不好随便说,这是从医的基本准则。

    晏静猜出苏韬的心思,介绍道:“她名叫覃媚媚,是我重要的几个合伙人之一。”

    苏韬分析道:“她和你不是一类人,之所以选择她作为合伙人,恐怕另有其他原因吧!”

    晏静淡淡一笑,道:“人太聪明,不是一件好事啊。”

    苏韬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望着晏静,转移话题道:“晏总,今天来请我温柔乡,不会只是想给我做护理,这么简单吧?”

    晏静抿嘴一笑,将一个瓷瓶,放在苏韬的面前,道:“我为它而来!”

    苏韬微微一愣,惊讶道:“这不是我们三味堂的沉鱼落雁膏吗?原来这么有名气了啊?你也用过吗,效果是不是一级棒!”

    晏静无奈苦笑,拿出一张纸,递给苏韬,道:“你仔细瞧瞧!”

    苏韬仔细阅读之后,叹气道:“工商局管得也太宽了吧?这么好的产品,竟然开罚单?”

    晏静微笑着解释道:“沉鱼落雁膏的质量是不错,但三味堂没有生产化妆品的资质,所以才会被处罚。不过,被我给拦住了,今天之所以请你来温柔乡,是想跟你谈合作。”

    苏韬单手放在胸口,摸着下巴,道:“怎么个合作法?”

    晏静微笑道:“我负责成立新公司,取得生产、销售和运营的资质,你提供产品,负责在这个基础上,弄一套系列出来。如果你不答应的话,这罚单明天就送上门了。”

    工商局的罚单只是虚晃一枪,晏静这女人太狡猾,兜兜转转,才露出狐狸尾巴。

    苏韬似笑非笑道:“利润如何分?”

    晏静反问道:“你觉得怎么分,才好?”

    苏韬道:“我九,你一!”

    晏静没忍住,笑出声,道:“你这也太黑了吧?”

    苏韬耸了耸肩,道:“不过是生产、销售和运营的资质而已,我多花费点时间,到工商、国税、银行等一些部门,多跑几趟,总能办好。”

    晏静暗忖苏韬不是那么好忽悠,叹气道:“我会提供一笔可观的资金,用来宣传和包装产品,如果单靠你的三味堂,这么好的产品,想要把它打响品牌,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呢!”

    苏韬笑道:“晏总,此事还得再商议,毕竟想要投资的人,不止你一个。”

    晏静意外道:“还有谁呢?”

    苏韬道:“暂时没有,不过像你一样有眼光的老板,肯定不少呢。”

    晏静皱了皱眉,知道今天肯定得不到结果,笑道:“此事咱们以后再议,现在你得跟我去一个地方。”

    苏韬无奈一笑,道:“我可是很忙的,三味堂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处理,没空跟你到处瞎转啊。”

    晏静递给苏韬一张银行卡,道:“密码是六个一,里面有一笔钱,不算少,买你的时间,绰绰有余。”

    “罢了,就当我收你出诊费吧。”苏韬也不犹豫,直接将银行卡塞到了口袋里,有钱送到手边还拒绝,那不是王八蛋嘛。

    晏静暗忖苏韬此人,要相处久了之后才知道,这是一个让人莫名有亲切感的人,做事不拖泥带水,擅长读懂人心,与这样的人在一起,无论做什么事,都不会觉得累,有种知己之感。

    苏韬开车,晏静坐在副驾驶补妆。晏静涂唇彩的时候,苏韬就觉得嘴唇发麻,之前在皮床上轻吻时香软浓烈的滋味,让人记忆犹新。

    按照导航的指示来到了金泰湾别墅区,管家早已打开门,苏韬跟着晏静走入豪宅,直接来到二楼,在空中花园内见到了花颜。

    花颜抱着一只棕色的玩具熊,见到晏静之后很紧张,反而躲到角落里。

    晏静叹了口气,道:“从豫州接回她,她就一直这样,不愿意与任何人沟通!所以我怀疑,她是不是有心理疾病?”

    苏韬摇了摇头,肯定地说道:“她没有病,是你多虑了!”

    晏静知道苏韬医术高超,听他这么说,心中一松,道:“没病就好,但是她为什么对我充满戒备呢?”

    苏韬叹气道:“花颜只是个小女孩,原本生活在孤儿院那种封闭的圈子里在,突然改变生活环境,当然会有各种不适应。你气场那么强,所以她畏惧你,排斥你,是本能!”

    晏静眼圈一红,转过身,偷偷抹泪,哽咽道:“我内心很急,希望弥补过去这么多年的疏漏,把所有的东西全部给她。”

    苏韬见到晏静真情流露,叹了口气,道:“欲速则不达。你经常与她在一起,让她有熟悉感和安全感,循序渐进,才是正确的方法。”

    晏静点了点头,叹气道:“你说的没错,或许是我太着急了。”

    苏韬微微一笑,朝花颜走过去,道:“小美女,我们出去玩,怎么样?”

    花颜怯弱地望着苏韬,下意识地往后挤,苏韬暗忖这女孩的胆子不是一般的小,他突然一个疾步,冲到花颜的身前,将她拦腰抱起。

    花颜被吓了一跳,苏韬将之在空中兜了一圈又一圈。

    花颜原本一直哇哇大叫,随后变成了咯咯直笑。

    这还是花颜回家之后,晏静第一次听到女儿的笑声。晏静叹了口气,暗忖苏韬说得挺有道理,与女儿之间的关系,需要慢慢培养。

    花颜被苏韬抱着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坐在后排,苏韬不时地凑到花颜耳边,低声说个笑话,花颜虽然还是不开口说话,但偶尔会笑出声,看得出来,女儿对苏韬已经有了基本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