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42章 猥琐淫贼落网
    挂断王国锋的电话之后,胡啸风目光落在桌前的一个药瓶上,嘴角露出一抹阴毒之色,将药瓶小心地放到口袋里,然后起身,戴上一个棒球帽、口罩,往本次学校特地为大赛参与者提供的住宿区行去。

    找评委打招呼,还不如直接让这些人没有复赛能力,来得方便。

    药瓶内装着药王谷秘制的入梦散,用中草药提炼出来,治疗失眠症状的。之所以没有大规模地流通,主要因为药效太过猛烈,若不在药王谷弟子的指导下使用,会导致长时间陷入沉睡,甚至出现植物性休克。

    胡啸风确认了一下房间号,然后用早已准备好的钥匙,拧开了门锁,打开了门缝之后,他没有进入期内,取出一个熏香器,将入梦散放入其中,不出意外,十五分钟之后,房间内的人将陷入沉睡之中。

    药量已经足够让里面的人沉睡四十八个小时,但胡啸风还是继续添加药量。

    胡啸风见准备妥当,正准备启动熏香器,入梦散可以在房间内散发,产生作用。

    他突然肩头一凉,大吃一惊,连忙一个滚翻,往外飞驰而去,侧后方的人影几乎贴着他的身体,紧随其后。

    胡啸风自认拳脚功夫不错,在药王谷中也排的上号,但这人的身法快而诡异,一只手顶住了胡啸风的喉咙部位,将他抵在了墙壁上。

    苏韬盯着眼前这个蒙面带帽的男人,他早就猜到今天晚上药王谷可能会安排人找自己麻烦,果不其然,守株待兔等到了这个家伙。

    “放开我!”胡啸风只觉得面部一松,口罩已经被对方给扯掉。

    苏韬皱了皱眉,卡主他的喉咙,冷声道:“自我介绍一下吧。”

    胡啸风艰难而沙哑地说道:“我是药王谷的胡啸风,你打伤了我的师弟聂耀宗。我现在要替他报仇。”

    苏韬冷笑一声,没好气道:“你现在自身难保,还想给别人报仇?”

    胡啸风沉声道:“别口出狂言!”

    言毕,他身体一摇,苏韬咦了一声,胡啸风竟然骨头缩短了数寸,得到了空隙,腾出手掌,一个金色的小蛇朝苏韬身上飞去。

    因为太过隐蔽,距离也近,苏韬只觉得手臂一麻,那小蛇竟然咬了自己一口,他随手飞出一针,打中蛇身七寸,将之钉在了墙壁上。

    胡啸风见那蛇摇晃了几下,就僵死过去,心疼无比,这小蛇名叫金丝银线蛇,不仅耗费自己大量心血和精力,还花掉了自己不少钱。

    苏韬的手法太快,极其隐蔽,金丝银线蛇很敏捷,速度非常快,但也难以逃脱银针的追袭。

    胡啸风咬咬牙,再望向苏韬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冷色,道:“你身手不错,不过中了我的蛇毒,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

    苏韬觉得半条手臂发麻,眉头皱了皱,暗忖这蛇毒还真够厉害。若是换作普通人,三五分钟恐怕就得丧命,由此可见,胡啸风对自己动了杀机。

    胡啸风看过苏韬的照片,冷笑道:“这次师父对你下达了必杀令,你的人头值一百万,虽然比不上我的那条金丝银线蛇,但也算是弥补损失了。”

    苏韬不理胡啸风,暗暗使用脉象术,体内诸多经脉、穴位开始聚气,将蛇毒控制在小范围,然后腾出另一只手用银针在曲池穴上一点,一股黑色的血注喷涌而出。

    苏韬挥了挥手臂,轻松道:“恐怕你难以如愿以偿了!”

    胡啸风脸色红白了一阵。按照道理,苏韬此刻应该没法动弹。他眼中露出恶毒之色,道:“别强撑着了,动得越快,你死得越惨!”

    “你话太多了!”苏韬飞出一脚,朝胡啸风小腹踹去。

    胡啸风矮下身子躲过,就觉得面门辛辣,意识到对方下脚是虚招,而手上的那一指,才是隐藏在背后的杀手锏、

    明知对方要戳自己的面部,但胡啸风还是没法躲避,眼眉位置被戳中,双眼一黑。苏韬追补一脚,胡啸风闷哼一声,动弹不得。

    走廊的打斗声,引来了保安的注意。

    “住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匆匆赶来的保安连声喝止。

    苏韬踩住胡啸风的嘴,道:“遇到个采花大盗,准备晚上潜入我学生的房间,图谋不轨呢!”

    “啊?这么胆大妄为?”保安仔细看了一眼,惊讶道,“这不是胡老师吗?”

    苏韬佯做吃惊,道:“胡老师?难道是本校的老师,这品性也太过恶劣了吧!”

    胡啸风直接被栽赃,此刻有苦说不出,满嘴都是鞋底味儿。

    保安沉思片刻,道:“不行,我得赶紧跟上级汇报。”

    言毕,他拿起对讲机,说明原因。

    苏韬一脚踢中他的后脑,胡啸风眼白一翻,晕过去了。

    肖菁菁和翟媛被安排住在一个房间,被外面的动静惊醒,揉着惺忪的睡眼,走了出来。

    肖菁菁穿得比较保守,而翟媛只穿了件吊带,外面披了件外套,从外套偶开的间隙望去,小巧玲珑的胸部轮廓若隐若现。

    唐南征、童蒙初等汉州分院的人,住在隔壁,也陆续推门而出。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之后,副校长王国锋匆匆赶来,见胡啸风歪倒在墙边,身旁放着一个熏香器和药品,脸色大变,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保安队长道:“据这位人举报,胡老师想进入女同学的卧室图谋不轨!”

    王国锋知道胡啸风的真实目的,见苏韬面熟,曾在汉州分院见过,脸色一沉,道:“胡老师,怎么说?”

    保安队长叹气道:“被打晕了,一直没有醒来。”

    王国锋走近之后,先搭了一下他的脉搏,暗忖下手的人真狠,直接封住了他的几个要穴,他深吸一口气,用拇指在他身上游走了几下,胡啸风才悠悠醒转过来。

    苏韬观察王国锋的手法,眼中露出些许凝重之色,暗忖这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年轻人,医术不错,定是师出名门。

    胡啸风清醒之后,很快判断出形势,道:“王校长,我是被冤枉的啊!”

    王国锋皱眉道:“你自己解释一下!”

    胡啸风很快找到一个牵强的借口,道:“我前几年查房的时候,发现附近有一条剧毒的奇蛇,担心这条蛇会伤害学生,所以过来查房。没想到被人误会,一言不合,就出手相向。”

    墙壁上还挂着一条毒蛇,胡啸风谎话可谓信手拈来,还有证据。

    苏韬也被气笑了,道:“我见过无耻的,还从来没有见过比你更无耻的!你分明是淫贼,还把自己说成为了学生着想的圣人了。”

    王国锋淡淡地扫了一下四周,迷药,棒球帽,口罩……

    现场一目了然,胡啸风,无论怎么分析,也成了动机不纯的猥琐家伙,不过此事涉及到本部的名誉,所以王国锋也只能低调处理,道:“现在已经很晚了,明天学生们还得复试,胡啸风会由我们校方接管,明天自然会有答案。”

    苏韬摆了摆手,摇头道:“不需要由校方接管,我们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报警?”王国锋眉头皱起,眼中露出凝重之色,“你为什么要把事情闹大?”

    苏韬嘴角浮现出冷笑,道:“因为我对校方不够信任,担心你们包庇纵容罪犯。”

    王国锋感觉肺都要被气炸了,自己作为内部医比活动组织负责人,在筹办过程中出现这么大的事情,若是被外界得知,岂不是要承担责任?

    他此刻,第一懊恼于胡啸风的盲目行为,第二愤怒于苏韬的唯恐天下不乱。

    外面警铃声响起,公安出警的速度很快,王国锋冷哼一声,与保安队长吩咐道:“把胡老师扶起来,我们一起去进行解释。”

    苏韬却摆了摆手,道:“这是犯罪的第一现场,如果嫌疑犯离开的话,岂不是少了很多证据。”

    王国锋见苏韬不肯发行,冷声道:“你非要把事情闹大?”

    苏韬摇头道:“我只是希望有人因为自己的过错,而受到应有的惩罚。”

    翟媛站在旁边,语气坚定地说道:“我们刚才已经用手机将现场拍下来,如果校方不重视的话,我会将这些照片上传到微博、微信……”

    王国锋目光凌厉地在苏韬的脸上扫了扫,道:“好吧,胡啸风因为涉嫌偷入女生宿舍,图谋不轨,被校方开除,永不录用!”

    王国锋目光在苏韬脸上狠狠地扫了扫,将这个无理的家伙记在脑中。

    民警很快来到事发地点,经过简单地了解之后,胡啸风被带上了警车,王国锋则跟着去了派出所,他必须要将影响削弱到最低层次。

    苏韬吩咐学生继续休息,出门之后,见唐南征已经在自己的房间等待。

    唐南征有点意外,见他手臂吊着,问道:“对方下手毒辣,你中毒的手臂,没问题吧?”

    “大意了,至少十天之内,不能激烈运动。”苏韬无奈一笑,手臂高高的肿起,叹气道,“出现这样的问题,还是我的原因。”

    “究竟是什么过节?”唐南征一脸疑惑地问道。

    苏韬叹气道:“那胡啸风是药王谷的人,之前因为隔壁翠宝轩,我伤了他的同门。”

    言毕,苏韬将前因后果,简单地讲述一遍。

    唐南征听到此言,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道:“药王徐天德好歹也是医学界德高望重的人物,没想到门下弟子做事如此鬼祟,让人不齿!”

    苏韬叹了口气,道:“我只是担心,因为之前我与药王谷有过节,会影响到几名学生复试的成绩。”

    唐南征立马摇头,拍着胸脯保证道:“这点你放心,等明早我就与评委联系,以我唐南征多年的名誉担保,相信他们会给我一个公正的答案,不然的话,我就闹到医协,举报淮南中医药大学的内部医比,存在潜规则。”

    苏韬见唐南征这么说,虽知道结果不会太多改变,但还是顺着他的话道:“那就拜托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