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39章 抢病人小插曲
    (纵横月票战,正在进行,求月票支援!!)

    儿科主任室,匆匆走出一名俏丽的少妇,她皱着眉头,往二楼行去。刚才得到一个消息,自己的病人被中医科“抢”了过去,这在医院属于大忌。

    来到中医科诊室门口,张超满脸堆笑,拦住了少妇,道:“吕主任,不好意思,咱们苏主任正在里面治疗病人,还请您在外面等待。”

    吕诗淼柳眉拧起,不悦道:“她是我的病人,以前都是由我在为她治疗,你们不能乱来,让病人病情加重,就更不好了!”

    张超耸了耸肩,指着坐在旁边的妇女,叹气道:“女孩的妈妈跪在缴费窗口前,没钱挂号,小女孩突然就犯病,苏主任见义勇为,将她抱上来救治。这可不是抢人啊!”

    吕诗淼微微一愣,她大致知道前因后果,不悦道:“那也应该跟我事先通气协调,这是我的病人,他从中横加干涉,这是什么意思?”

    吕诗淼对苏韬原本就没有什么好感,如今是火上浇油,觉得苏韬是故意这么做。

    张超尴尬地一笑,道:“这样吧,等会苏主任出来,你亲自与他沟通一番。”

    吕诗淼皱了皱眉,道:“我进去找他!”

    “那不合适吧?”张超皱眉道。

    吕诗淼冷声道:“抢病人,你们中医科的所作所为就合适吗?”

    吕诗淼倒也不是意气用事,主要担心那个叫做娇娇的女孩。

    那妇人见到吕诗淼,心情复杂无比,拉住张超解释道:“吕大夫是我女儿娇娇的主治医生,医院几次停止治疗,都是她出面帮我们申请,还亲自掏腰包,给我们垫付了钱。这次我们不告而别,最对不起的就是她了。”

    吕诗淼叹气道:“我原本是想给你们申请临床试验经费,如此一来,有了项目经费的支持,娇娇就可以免费得到治疗。没想到你们突然离开医院,项目就搁置了。”

    “免费治疗?”妇人听到此话,表情有点发怔。

    张超瞧出吕诗淼也是诚心为病人着想,道:“你们稍安勿躁,等苏主任出来,他得知前因后果,绝不会跟你们抢病人,就当苏主任给她做个检查吧?”

    吕诗淼秀眉拧起,双手抱在胸口,曼妙地身姿,惹得中医科的医生不时地将目光落在她身上。吕诗淼是江淮医院公认的院花,虽然已经结婚,但凭借出色的容貌与冷若冰霜的气质,成为众多男医生心中的理想情人。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诊室的门被打开,苏韬略微有点憔悴地走出,娇娇的母亲冲到苏韬的面前,紧张地问道:“医生,我女儿呢?”

    苏韬微笑安抚道:“暂时睡着,等醒来之后,就会好。”

    吕诗淼站起身,朝苏韬笔直地走过去,冷声道:“口气还挺大!儿科治不好的病,你中医科轻而易举地就能治好了?”

    张超连忙解释道:“吕主任是娇娇的主治医生,正准备替娇娇申请临床试验经费,用来补贴医药费用。”

    苏韬眉头拧起,顿时觉得其中有点麻烦,连忙笑道:“我只是暂时用针灸的手法,将她稳定下来,想要彻底治好植物神经癫痫,还得长期服用一些抗癫痫药物治疗。”

    吕诗淼见苏韬这么说,板着面孔,走入诊室,将娇娇抱在怀里,然后直接下了楼。

    张超叹了口气,笑道:“苏主任,您反应挺快,那可是乔书记的儿媳妇,非常强势,若是得罪她,麻烦还真不少。”

    苏韬望着张超笑了笑,暗忖张超误解自己,以为自己害怕把事情闹大,所以才会与吕诗淼说话如此客气。

    其实,他已经用天截手,治好了那个名叫娇娇的女孩。

    但他听张超说,吕诗淼正在申请临床试验经费,用于抵消救治娇娇的高额治疗费,若是现在告诉吕诗淼,女孩已经治愈,不需要再接受临床试验,那么之前欠下的费用又该如何支付呢?

    所以苏韬不得不改变说法,他并非害怕吕诗淼的兴师问罪,而是为了女孩的家庭考虑。

    一个多小时过后,吕诗淼表情凝重地望着娇娇的各项指标——

    脑电图趋于稳定,下丘脑底部的病变消除,植物神经机能没有任何异常……

    “这是什么情况?”

    吕诗淼眼中露出凝重之色,病症不可能无怨无故突然消失,唯一的解释,方才苏韬的治疗,有了很好的效果。

    吕诗淼是研究儿科疾病的专家,植物神经性癫痫,属于三到九岁儿科多发病,目前西医最好的治疗方法,是使用抗癫痫药物。

    在中医领域,之前有过成功案例,但大多是有经验的中医大夫,按照自己的经验,用药汤辅助治疗的方式,帮助患者慢慢恢复脏腑、脉络、气血的功能。

    所以吕诗淼总结得出,中医与西医在医治这类病症,都是旨在调节植物神经机能上下功夫,没法在短时间内彻底治愈。

    但是,苏韬前后只花了一个小时,便治好了娇娇的病,吕诗淼觉得这太不可思议,也让她对自己的医学观有了颠覆性的思考。

    手机这时振动起来,一个陌生电话号码发来短信,“善意的谎言,医者的仁慈。”

    吕诗淼轻轻吐了口气,陷入天人交战,短信肯定是苏韬发来的,他希望自己撒个谎,让娇娇的家庭渡过难关。

    吕诗淼望了眼早已准备好的那份临床试验立项申请材料,材料齐全,由院方审批通过,自己也谈好了一家生产抗癫痫新药的药商赞助,承担全部治疗费用,只是娇娇突然被她妈带出江淮医院,导致出现后面出现了波折。

    从办公室走出,吕诗淼见一个男子坐在娇娇妈妈身边。那男子见到吕诗淼,连忙站起身,道:“您是吕主任吧?我是《汉州都市报》的记者,听说江淮医院正在申请,免费为娇娇提供治疗?”

    吕诗淼微微一怔,很意外,她淡淡道:“现在只是在申请,还没有具体落实下来。”

    记者道:“医院能为经济困难的患者如此考虑,让人感觉温暖。请问娇娇接受免费治疗,痊愈的机会,有多大?”

    吕诗淼觉得这个问题最难回答,因为不好说娇娇的病,其实已经痊愈了。只能道:“任何病症,都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治愈率,我只能说,尽我最大的能力!”

    记者笑道:“当真是医者仁心,我打算利用报纸的影响力,号召社会有爱心的团体,针对娇娇发起募捐活动,尽管娇娇现在有希望免费获得费用支持,但家庭因为之前的费用,欠债累累,不能因为娇娇的病,毁了一个家庭。”

    吕诗淼点点头,肯定道:“你们是有责任感的媒体。”

    “您也是有责任感的医生。”记者笑道。

    经过与记者的这番交流,吕诗淼不再那么纠结。

    那个抗癫痫药物,虽然是新药,但药效尚算明显,没有明显副作用,对于康复后的患者也有不错的辅助疗效,全国只有十多个名额,吕诗淼依靠自己的人脉关系,好不容易才抢到了一个。

    虽说娇娇痊愈,与那个药物已没有太多的关系,但吕诗淼做好决定,把名额给娇娇。

    正如苏韬短信中所提及的,这个行为尽管属于谎言,违背职业道德,但符合医者的仁慈之心。

    ……

    周三的《汉州都市报》,有一个版面记录了江淮医院儿科医生吕诗淼救治贫困患者娇娇的新闻。其中穿插了一个小细节,描述了吕诗淼与中医科主任苏韬发生的“摩擦”。

    “师父,你上报纸了啊!”王鹏抖着报纸,大声念道——

    “在采访儿科主任吕诗淼的过程中,还发生了个“抢人”的小插曲。原来中医科主任苏韬,突然发现女孩昏厥,没有经过挂号的手续,就将她带到中医科治疗。科室之间‘抢人’,那是犯忌讳的事儿,但苏韬与吕诗淼却互相谅解。因为救人是医者的天职,经过苏韬主任短暂的医治,娇娇的病情也暂时稳定下来……

    江淮医院的医生,看到病患家庭的不幸,尽管他们无力支付高额的治疗费用,但出于医者之心,江淮医院愿意伸出援手。在此,记者也号召,希望充满爱心的广大群众,对娇娇能献出自己的爱心……”

    肖菁菁面带微笑,道:“如果记者在文章中提一下三味堂,就好了。顺便帮咱们做个宣传。”

    赵剑道:“这名吕诗淼医生是文章的主角,师父不过是绿叶配红花而已。”

    王鹏望着版面上吕诗淼的照片,啧啧称赞道:“真是个大美女,人美心也美!”

    苏韬见自己的几名弟子在拌嘴,淡淡一笑,暗忖吕诗淼倒还算是靠谱,撒了个善意的谎言,由此可见,她内心并不像外表那样冰冷。

    想了想,苏韬发了一条短信过去,“没想到你挺上镜,报纸上的照片,比你本人漂亮多了。”

    “去死!”吕诗淼很快回复了两个字。

    苏韬暗忖这个院花少妇性格挺火辣,轻咳一声,道:“好了,从今天开始,咱们进入特训阶段,为淮南中医药大学内部医比备战,一定要取得好成绩。”

    王鹏见苏韬突然严肃起来,苦笑道:“师父,咱们三人,恐怕就大师姐有戏。”

    苏韬摆了摆手,道:“记住,想要成为优秀的中医,千万不能没有挑战自我的勇气和信心。从今天起,你们都要住在三味堂,每天给你们四个小时睡觉的时间,其余精力全部花费在备战内部医比上。”

    苏韬言毕,三人都很坦然的接受,苏韬前几日就打过预防针。

    赵剑听说要终于可以寄宿三味堂,偷偷扫了一眼肖菁菁,心里高兴不已,暗忖终于可以与肖菁菁同住一个屋檐下了。

    只是肖菁菁目光一直停在苏韬的身上,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又是一阵失落。

    王鹏缓缓伸出手,汇报道:“师父,我有件事想申请一下!”

    苏韬微微一怔,道:“说吧!”

    王鹏道:“师姐用的那个沉鱼落雁膏,能不能给我一份,研究一下!”

    赵剑笑道:“鹏鹏,你不会也想美容一下吧?”

    王鹏脸色红得像个熟番茄,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如果脸上少了痘印,绝对比你有人气!”

    苏韬暗忖王鹏所言,也是个商机,沉鱼落雁膏也有治疗痘印的神奇功效,稍微修改一下,可以推出治疗痘痕、痘印版的沉鱼落雁膏。

    苏韬道:“给你沉鱼落雁膏,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你要答应我,从今天开始,要更加勤奋用工,研究药材,希望在不久的未来,你能配制出类似的药膏。”

    王鹏眼前一亮,道:“师父,我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