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38章 扒灰的乔德浩
    (第一个人气(你懂的!),已经正式出场,求月票!)

    乔德浩进了卫生间,发现自己裤子全部湿了,无奈之下,只能回到办公室,重新换了一条裤子,发现小腹下方有一个红点,尿意来得莫名其妙,他左思右想,暗忖肯定与苏韬有关系。

    乔德浩见识过苏韬一指将谢诚打得痛不欲生,隔空打穴都是武侠小说里才出现的功夫,以苏韬的能力,或许还真有这么一手绝活。

    乔德浩的心情是又气又怕,气的是苏韬暗中阴自己,怕的是下一次苏韬会不会冷不丁地阴自己一下。

    手机铃声响起,乔德浩接通电话,里面传来狄世元的声音,“乔书记,会开得差不多了,你匆匆离场,没事吧?”

    乔德浩尴尬地一笑,道:“早上吃了点不干净的东西,腹泻。”

    狄世元心中暗自好笑,嘴上确实安慰道:“那你好好养病,我这就散会了。”

    会议结束之后,吕诗淼朝苏韬走过来,伸出玉手,道:“你的笔!”

    苏韬倒也没装蒜,笑眯眯地接过来,道:“就这样?难道不感谢我?”

    吕诗淼眉头蹙起,不悦道:“谢你什么?”

    苏韬将手掌在嘴巴上打了个哈欠,低声道:“让你避免被老色狼骚扰,难道你就一点不感激我?”

    吕诗淼面颊腾地惊起红霞,瞪了苏韬一眼,羞怒地说道:“真是不知所谓!”踩着银色的高跟鞋,登登地离开。

    苏韬愣了半晌,暗忖自己难道看错了?这女人怎么这么变态,自己拯救她于水火,她却一点不感激自己。

    这时,唐南征轻轻地拍了拍苏韬的肩膀,笑道:“没想到你认识小吕啊,她治疗在儿科急症上很有实力,不过,进入专家组,还能担任副组长,完全是靠着她公公的支持。”

    “公公?”苏韬疑惑地问。

    唐南征原本以为苏韬知道乔德浩与吕诗淼的关系,见他的反应,似乎并不知情,提醒道:“乔德浩是吕诗淼的公公,所以你要密切注意,她毕竟是那边人。”

    苏韬暗叹一口气,终于知道刚才吕诗淼为何有那种态度,公公扒灰,被别人撞着了,正常人都得避讳。

    哎呀,自己遇到的,这算是什么破事儿?

    与唐南征边走边聊,来到狄世元的办公室。狄世元安排助理泡好茶,道:“苏大夫,今天出现了小差错,不要放在心上。”

    苏韬摇头道:“我是明白人,谁在暗中使绊子,我心知肚明。”

    狄世元淡淡一笑,道:“你也算是给他一个教训,让他当众丢丑,小惩大诫!”

    苏韬望了一眼唐南征,只见他轻抚胡须,暗忖莫非这两人都看出自己下手阴那乔德浩了?

    其实两人也是半猜半蒙的,见苏韬的表情,知道猜正确了。

    苏韬今天的所为,也算是大快人心。

    唐南征深吸一口气,道:“乔德浩,此人在江淮医院就是毒瘤,整天正是不做,专门做些勾心斗角的事情。”

    狄世元一脸无奈,道:“昨天曹局长已经打电话给我沟通过,按照他的意思,作为置换,我晋升局长之后,由乔德浩接班。”

    唐南征摇头,叹气道:“若是如此,江淮医院可得大乱啊。”

    狄世元无奈一笑,道:“我也没有太多办法。暂时医院青黄不接,没有好苗子冒出来,能与乔德浩分庭抗礼。”

    唐南征盯着狄世元深看一眼,道:“成立私人医生专家组,是为了让你保留火种吧?”

    狄世元点点头,道:“专家组成员归卫生局直管,如此一来,乔德浩就难以直接打击迫害专家组成员,这是为汉州和江淮医院的医学界保留火种。”

    听狄世元说了这么多,苏韬心中有了一本账,狄世元虽然城府很深,但想法充满正气,为了让汉州医学界有良好的发展,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苏韬对狄世元有些佩服,很多人觉得城府深,让人觉得阴暗,但狄世元却给人一腔正气之感。

    能人贤者,在面对复杂的社会关系,想要达到目标,必须动用手段,否则只是空谈。

    狄世元即将离开江淮医院,自己与江淮医院关系不算紧密,给了自己充足的自由,苏韬看得出他用心良苦,严格意义上讲,狄世元是自己的伯乐,知遇之恩当涌泉相报。

    唐南征突然聊起淮南中医药大学的内部医比,感慨道:“苏韬,有件事,我不太好意思开口。”

    苏韬惊讶道:“还请说!”

    “翟媛,还想重新回到三味堂实习!”唐南征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她之前是被邓明影响了。”

    苏韬皱了皱眉,这事儿的确有点尴尬,若是自己答应了唐南征,岂不是显得自己三味堂门槛低,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但若是自己不答应唐南征,又得让这个善良的老人伤心。

    狄世元瞧出苏韬的左右为难,笑道:“唐老,这事儿我得帮着苏韬说一句。咱们要帮助年轻人进步,但帮助不是纵容,既然他们错过了机遇,那就得承担后果。天底下没有后悔药可吃!”

    苏韬感激狄世元帮自己找了个台阶,淡淡笑道:“其实该教的,我都已经教给翟媛。只看她自己的悟性及努力了!”

    唐南征面露苦笑,叹气道:“也罢,我会委婉地告诉她,你给的答案。”

    原本唐南征觉得邓明和翟媛离开三味堂,那也无所谓,毕竟一个月的时间,对于人的成长,很难做到实质性的帮助。

    但当翟媛将那套脉象术在自己面前打了一遍,在加上那十多页复印的针灸图纸,唐南征意识到苏韬的医术,有渊源的传承,而且让自己这个久负盛名的汉州中医活化石,也感觉到新鲜奇妙。

    苏韬的医术,与当下流传的中医宗门,医理略有不同,表面看,精髓都是中医的基础理论,但技法更具实战意义。

    既然来到江淮医院,中医科还是得去看看,现在的副主任由张超担任,见到苏韬之后,满脸堆笑,苏韬知道狄世元为了安抚张超,肯定说了自己不少好话,比如是自己力荐张超顶替谢诚职务,如此间接地帮自己做了个好人。

    张超陪着苏韬到门诊晃了一圈,来中医科治病的人,还是一如以往不算太多,以那些中医科医生的能力,倒也能够轻松应对。

    张超见苏韬神情还算尚可,道:“苏主任,听说你经常在三味堂坐诊,所以不少人都直接到三味堂就医了。我有个不情之请,还希望咱们中医科的一部分医生,到三味堂去坐诊,如此也能让咱们中医科的气氛活跃起来。”

    苏韬笑了笑,道:“主要狄院长那边难通过,我也没办法啊。”

    苏韬狡猾地将责任推到狄世元那边,三味堂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自己那三个徒弟如今嗷嗷待哺,若是中医科这边的人过去,肯定会造成混乱,暂时还不能让两组人凑在一起。

    两人谈笑间,已经来到了楼下,只见门外一阵骚乱,急诊门口喧闹不已,苏韬皱了皱眉,快步走了过去。

    “救救我女儿吧。”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跪在缴费窗口。

    负责缴费的工作人员,满脸无奈道:“你已经欠了医院一大笔钱,之前还偷偷溜出院,试图躲避欠款,如今不将之前的费用缴清,我们很难再给你们提供医疗服务。”

    妇人旁边立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孩,长得挺清秀,只是气色极差。

    那女人见缴费工作人员不肯挂号,放声痛哭,小女孩站在旁边,也偷偷的抹泪,“妈妈,我们回去吧,我已经好了,不难受了!”

    见到小女孩如此懂事,周围旁观者也忍不住劝工作人员,道:“难道就不能通融下吗?我来出挂号费!”

    工作人员依旧摇头,道:“按照医院的规章制度,她必须偿还之前欠下的所有钱,才能继续提供治疗。”

    “你们这是什么医院?见死不救,一天到晚就是钱钱钱,小心我投诉,向媒体曝光你们的丑行!”有围观者愤怒出声。

    这时,小女孩气色突变,张大嘴巴,口中吐出白沫,手脚抽搐,直接倒在地上。

    苏韬叹了口气,往前走了两步,张超微微一怔,暗忖苏韬莫非要管此事?这是其他科室的事情,苏韬若是插手的话,会导致部门之间的纠纷。

    苏韬已经将小女孩抱在怀中,对张超道:“我先去中医诊室,你安抚一下她的妈妈。”

    张超无奈地摇头苦笑,将那妇人搀扶起来,笑道:“先不要着急,我们中医科主任已经决定给你女儿进行治疗。”

    “中医科?”妇人眼中流露出困惑之色,“我女儿之前都是儿科大夫给治的!”

    张超与苏韬切磋过,知道他的医术深不可测,自信地笑道:“放心吧,只要我们苏主任出马,必定能治好你女儿。”

    妇人连忙感谢,又是犹豫,忐忑不安道:“但我没钱!”

    张超拍着胸脯,大声道:“咱们这些做医生的,救死扶伤是本职工作,谈钱太俗气。”

    他目光朝角落望了一眼,有个熟面孔,正是《汉州都市报》的驻点记者。这年头,记者跑新闻,都喜欢往两个地方搜罗素材,第一个是派出所,经常会出现民事纠纷,第二就是医院,奇病异事,在这里经常会上演。

    那记者原本早已打好腹稿,标题是《医院人情淡漠,因钱拒收患者》,结果发现半途冲出一个年轻大夫主动救治,暗忖这新闻,越来越有趣,值得好好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