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36章 心灵鸡汤高手
    (感谢铁杆迷恋今天的是百万赏支持!迷恋从龙图跟随我至今已经有四年,每一本书都毫不犹豫地支持我,一直是我的副版主。我也有幸亲眼见到一个高中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年轻创业者。相信伴随着烟斗继续写作,还有无数书友不断地成长、成功。今日三更,感谢迷恋的破费。另外月票双倍战正在进行,希望书友们有能力的支持一下,没能力的留言收藏,一样感激不尽。)

    苏韬走出问诊室,晏静焦急地冲到他身边,紧张地问道:“他还活着吗?”

    苏韬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叹一声,道:“是个女孩,如今在豫州省东安市的孤儿院,名叫花颜,今年十岁。”

    有了这么多信息,足以让晏静找到女儿,晏静慢慢恢复冷静,看了一眼身后的秘书,:“晓虹,立即安排人将她接回来。”

    耿虹连忙点头,道:“放心吧,晏总,我即刻就去。”

    耿虹知道老板的心意,这么重要的事情,她恨不得亲自过去,但考虑到其他各方面的原因,晏静必须要保持低调,否则反而会坏事。

    耿虹亲自去接女儿,这是让晏静最放心的一个方案。

    等耿虹离开之后,晏静望着苏韬,道:“让人很意外,我用了许多方法,都没办法让聂伟庭开口,其中包括一些特殊的审讯方法。”

    苏韬淡淡笑道:“医生是离死神最近的人,我有很多种让死神都感觉害怕的方法,让聂伟庭开口,只是用了最简答的方法而已。”

    晏静知道苏韬在聂伟庭面部插入的那几针,大有学问,也过多追问,道:“如果我女儿能安全回来,我欠你一个大人情。”

    苏韬摆了摆手,道:“我刚才与聂伟庭保证过,如果你女儿回来,就放他一条活路。”

    晏静点了点头,道:“聂伟庭归根到底不过是别人的棋子而已,只要女儿安然无恙,我就放他一马。”

    苏韬叹了口气,道:“你比想象中有人情味多了。”

    晏静轻叹一声,笑道:“你是唯一一个这么看我的人吧?在我的眼里,只有仇恨。”

    苏韬耸了耸肩,道:“仇恨也是一种情感,你女儿归来,会让你的生活有所改变。当明天朝阳升起的时候,你深吸一口气,会发现世界是多么的美好。”

    晏静仔细盯着苏韬看了许久,道:“你让我感到真的好奇,这么年轻,却有这么高超的医术,而且熟谙处人与事。”

    苏韬笑道:“你不是觉得我是那个什么牙组织的吗?就当我是那个组织的人吧!”

    晏静摇头,眼中透出好奇之色,道:“你身上绝对有惊天的秘密!”

    苏韬淡淡一笑:“每个人身上,都有秘密。”

    晏静道:“你知道我的秘密,作为公平,所以你也要把秘密告诉我。”、

    苏韬耸了耸肩,道:“我的秘密,你不是猜到了吗?什么鬼牙组织!”

    晏静没好气白了他一眼,道:“狡猾,没诚意!”

    苏韬知道晏静此刻心情依旧还没有平复,直到女儿安全来到自己身边,她都无法放松心情。

    两人走到一楼的客厅,一边喝茶,一边等待,从淮南到豫州,即使搭乘私人飞机,来回也需要三四个小时。

    晏静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夹,然后递给苏韬,道:“这是聂家和药王谷的资料,你可以看一下。”

    苏韬暗忖晏静能把资料给自己看,说明她对自己的态度已经改变,简单翻阅了一遍,问道:“蔡忠朴究竟惹上了什么麻烦?想要救出他,难度有多大?”

    晏静眼中露出惊疑之色,道:“一般人看到聂家的实力,恐怕只想着如何自保,你却想救出蔡忠朴!我只能说你很有胆色。”

    苏韬淡淡一笑,道:“晏总,看得出来,你和聂家也不怎么对付!”

    晏静嘴角露出冷笑,道:“淮南和淮北紧邻,向来摩擦不断。这几年聂家不断进入淮南市场,对我旗下不少产业造成巨大的冲击。聂海天此人很会经营,也有手段,所以我不得不忌惮。”

    苏韬暗忖原来其中还有这么一层道理,如此才能解释,晏静果断拒绝聂家悬赏自己的原因。

    晏静又道:“想要彻底地击败聂家,恐怕还得从药王园入手。”

    苏韬眼眸一亮,惊讶道:“原来你早就有计划!”

    晏静微笑道:“聂家每年都会在药王园举办中医文化论坛。”

    苏韬复杂地看了一眼晏静,道:“聂家举办中医文化论坛多年,早已有丰富的经验,很难找到突破口。”

    晏静道:“其实突破口一直都在,只是缺少导*火索,将其无限放大而已。”

    苏韬不动声色地问道:“如何无限放大呢?”

    晏静慧黠地一笑,道:“中医文化论坛,每年都会有医王大赛,经过各项比拼,选出年轻医王。如果从年轻的医王口中,曝出主办方的各种险恶与歹毒,那么聂家的问题,岂能不受到重视?”

    苏韬暗忖晏静果然用计歹毒,似笑非笑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参加医王大赛?”

    晏静红唇泯了泯,道:“以你的医术,我相信没有太大的问题。你是不是害怕被之前的组织知道,会惹出麻烦?”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自己哪里有什么组织,叹了口气,道:“归根到底,你还是想利用我!”

    晏静耸了耸肩,道:“no,你理解错了。我第一次见面,就跟你说过,咱们是合作关系。以医王大赛而言,若是你取得医王的称号,那么无形中便为三味堂甚至后期的旅游文化影视基地增加了砝码。”

    苏韬还在犹豫,总觉得和晏静的对话,每一步都在被她算计着,道:“以我和聂家的恩怨,他们岂会给我参赛的资格?”

    晏静笑了笑道:“只要你愿意参赛,其余诸事全部交给我来协调。”

    苏韬摸了摸下巴,仔细凝视着晏静,道:“希望到了最后时刻,当我失去利用价值,你不要把我狠心地抛弃。”

    晏静愣了一下,莞尔笑道:“男孩,姐会一直宠着你的。对了,你挺符合我找情人的标准,怎么样?开个价码吧,我包了你如何?”

    苏韬干咳一声,道:“像我这么正经的人,怎么会当小白脸呢?我靠手艺吃饭,长相只是皮囊而已,请你放尊重一点!”

    晏静越发觉得苏韬有意思,道:“有个性!姐越来越想吃了你!”

    时间不知不觉,一分一秒地过去,苏韬与晏静天南海北的聊着,偶尔晏静说一些重口味的话调戏苏韬,苏韬比想象中沉稳,巧妙地周旋。

    这次看似漫不经心地交流,也让晏静对他有了更为深刻地判断,苏韬绝对不是普通人,无论阅历和见识,都远远超过了同龄人。

    耿虹顺利抵达豫州的那个孤儿院,给晏静打来电话,道:“晏总,我们找到您女儿了。”

    晏静眼眶变得通红,竭力忍住激动,沉声道:“一定要将她安全地带回来。”

    耿虹沉声道:“请您放心。”

    挂断电话之后,晏静见苏韬递过来一张面纸,一脸惊讶,无奈地一笑,结果之后擤了一把鼻涕,道:“老天爷对我也不是那么无情。”

    苏韬淡淡笑道:“天若有情天亦老,天意莫测总无情。之所以出现转机,归根到底,不在乎天地,只是因为您自己足够坚强。若没有之前的坚韧,度过了那么多磨难,又如何守得云开见月明?”

    “没错,当年我也曾想过一死了之,若真是那样,我就等不到现在这个时刻。”晏静抬起头,淡淡道,“你安慰人挺有一手!”

    苏韬道:“不会心灵鸡汤的医生,不是好医生。”

    晏静叹了口气道:“我是你的病人吗?”

    苏韬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晏静放松地一笑,从水阁泳池被救开始,晏静其实就成为了苏韬的患者,他正在用自己的方法,一步步地让自己康复。

    晏静过去的十几年,无时无刻都不陷入一种极端痛苦之中,所以处人与事也变得格外敏感与偏激。苏韬不仅有治愈伤痛的良药,还有抚慰人心的手段,医术巧妙、高超,让人情不自禁地愿意信任他。

    晏静收敛笑意,认真地说道:“以后我有个病痛,还真的会找你。”

    苏韬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捻了捻手指,笑道:“先把这两次的费用结清,再议!”

    晏静微微一怔,笑道:“你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刚才还是道貌岸然的医生,转眼又变成了市井的商人。钱呢,我暂时没有,明天让耿虹给你送过去吧。”

    “若你很穷,我可以不收费,但你明显很富裕。我这是劫富济贫。”苏韬无奈地仰天叹气,苦笑道:“况且,圣人终究是人,不是神仙,也要吃饭吧?”

    晏静觉得跟苏韬聊天很舒服,这几年来浸淫商场、江湖,身体无时无刻不处于高度的兴奋与紧张之中,苏韬有种让人归于平和的能力。

    晏静安排人将苏韬送回三味堂,然后独自等待女儿的归来。

    苏韬临走之前,看到晏静嘴角浮现一抹笑意,与之前的笑容都不一样,那是发自肺腑,揭掉伪装的笑容。

    ……

    淮北药王园,聂家。

    佘夫人眉角带笑,咕噜一声,用纸巾包住秽*物,望着聂海天道:“舒服吗?”

    聂海天满足地平躺在床上,笑道:“你这技术越来越好了啊。”

    佘夫人重新回到床上,拉了拉被褥,遮住胸口大片雪白,她肌肤上还留有汗珠,脸颊上还留有方才激情过后的余韵,尽管她年龄不小,但身材保持得很好,床上功夫熟练,所以依然能让丈夫聂海天留恋不已。

    佘夫人突然脸上多了一丝无奈,叹气道:“毒寡妇已经向淮南诸多势力,表明自己的态度,会保护三味堂苏韬与翠宝轩的蔡妍。”

    聂海天摸着下巴,道:“果然如同上面所料,这已经不仅仅我们这个层面的角力。”

    佘夫人道:“你二弟那边……”

    聂海天沉声道:“我会安排人给他警示,他毕竟还是聂家人,若真出了问题,我们也不能全身而退。”

    佘夫人无奈道:“就怕他一根筋,谁的话都不听呢。”

    聂海天沉默不语,目光深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