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35章 毒寡妇的弱点
    (纵横月票战开始了,求诸位书友火力支援!)

    三味堂的生意变得好了很多,比起一个月之前,可以说是天翻地覆,人手增加之后,苏韬将以前苏广深的老顾客电话翻出来,安排肖菁菁、赵剑、王鹏三个徒弟抽空打回访电话。

    当然,在打电话的过程中要注意话术,不能直白地说,请你们来三味堂看病,而是要以关心他们的身体健康、恢复情况,同时建议他们来三味堂做个复查。

    下午三点左右,三味堂就慢慢冷清,熟悉的奥迪tt轿跑停在门口,苏韬便迎了过去,晏静没有下车,戴着墨镜,朝苏韬努努嘴,勾了勾手指,苏韬便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聂伟庭始终不开口,我很头疼啊!”晏静的车技依然不能让人信任,明明前面是绿灯,她却来个急刹车,引得后面的白色科鲁兹差点追尾,愤怒地摁着喇叭。

    苏韬惊出一身冷汗,紧张地说道:“晏总,咱们能不能开车的时候,不说话啊,你刚才差点出车祸!”

    “哦!是吗?”晏静撇了撇嘴,不屑地说道,“后面那辆车,司机肯定是个新手,差点撞到我呢。”

    你就是个马路杀手,还说别人车技不好!苏韬抓紧安全带,不再跟晏静胡扯。

    晏静随后故意逗他几句,苏韬始终闭着嘴,晏静也只能无奈,将注意力放在开车上。

    抵达目的地,苏韬松了一口气,道:“晏总,以后你能不能安排个司机来接我。倒不是我嫌弃你的车技糟糕,而是你是个成功的女性,不应该将大量的时间浪费在接我这件事情上。”

    晏静皱了皱眉,突然朝苏韬走过去,狠狠地用手指在他的脸颊上掐了一把,痛得苏韬惊呼连连。

    晏静松开手,道:“小男生,太让姐气愤了。我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亲自去接你,你竟然得了便宜还卖乖?”

    苏韬被晏静的突然袭击搞得也是手足无措,仔细一想,晏静愿意亲自开车接自己,这的确是与众不同的享受。

    苏韬揉着脸,尴尬一笑,道:“想要人陪你练车技,也不能找我吧!”

    晏静白了苏韬一眼,突然妩媚一笑,道:“人太聪明了可不好哟。”

    言外之意,晏静还真故意把苏韬拉来,练车技来着。

    苏韬忍不住打了寒噤,暗忖下次再也不能坐晏静的车了。

    上了二层,远远地望了眼聂伟庭,他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气色比上次好了些许。

    晏静开口道:“他现在对你产生阴影,听到你的名字,直接就神志不清。”

    苏韬苦笑道:“他这是装的!”

    晏静盯着苏韬看了许久,笑道:“我也这么觉得,你这小鲜肉,怎么看也不像个大魔王吧?”

    苏韬暗忖若是晏静知道自己是如何将聂伟庭打成脉痿,恐怕就不会这么说了。

    苏韬道:“是不是让他开口,你以后就不会骚扰我?”

    晏静点头笑道:“不仅不会骚扰你,而且会让你免去一些麻烦。”

    苏韬眼中露出一丝惊讶,问道:“哦?我有什么麻烦呢?”

    晏静叹了口气,道:“据我所知,你隔壁的翠宝轩倒闭之后,你家中一直寄住着老板的女儿。”

    苏韬无奈地耸肩,道:“被人监视的感觉,可真不好!”

    晏静摇头苦笑道:“不是我监视你,而是老巷属于我的势力范围,现在有人追到我的地盘要找你麻烦,开了个很高的筹码,让我干掉你。”

    苏韬惊讶道:“我值多少?”

    “一百万!”晏静说出答案之后,看出苏韬很失望,笑着补充道,“因为报价太低,直接被我拒绝,好歹你也曾经救过我的命,不是吗?”

    苏韬有点不爽地说道:“一百万?想把我当垃圾处理了啊!”

    晏静咯咯笑了一阵,花枝乱颤,高耸的胸部幅度很大地跳动许久,旋即,她正色道:“我没跟你开玩笑,对方实力很强。”

    苏韬点点头,淡淡道:“是聂家和药王谷吧?”

    晏静微微一怔,道:“聂家老二,名叫聂海波,是淮南一霸,与药王谷关系很好,你这次动手伤了他的儿子,所以对方要不惜一切代价报复你。除了找到我之外,他还与其他几个汉州地方势力报了价格。”

    苏韬的镇定,让晏静感觉很意外。苏韬淡淡一笑道:“若是真不怕死,就来找我好了。”

    晏静道:“现在警方在老巷布置了天罗地网,没谁脑子不好,主动送上门,所以暂时你们是安全的。但他们不可能永远保护你们。”

    苏韬能读出晏静这番话,并没有任何隐瞒,道:“谢谢你带来的情报。”

    晏静笑道:“还是那句话,若是你能让聂伟庭,说出我想要的东西,我就帮你一次。”

    苏韬琢磨许久,道:“那你也应该告诉我,究竟聂伟庭偷了你什么东西?”

    晏静摆了摆手,周围几个负责安排的人员,立即离开,然后晏静带着苏韬来到隔壁的屋子。屋子不大,通过有一面单向玻璃,可以看到屋内的一切,苏韬暗想,当时自己救治聂伟庭,晏静应该就是在这个屋子观察自己。

    随着晏静叹了口气,她不再像之前那么洒脱,眼中流露出痛苦与愤怒之色。

    “你知道为什么别人都称我为毒寡妇吗?”晏静将拳头捏得很紧。

    苏韬摇了摇头,道:“你愿意听你说!”

    晏静当着苏韬的面,将上衣脱掉,露出了里面的吊带打底衫,她撸起打底衫的下摆,上面有一个蜘蛛纹身。细看之下,纹身活灵活现,尤其蛛口位置泛着嫣红的肉色,极为可怖。

    毒寡妇,是一种杀人蛛的名字。

    绝美俏丽的容颜,配上这只可怕的蜘蛛,构成一幅极具暴力视觉冲突的画面。

    苏韬咳嗽了一声,掩饰惊讶,道:“原来你的暗疾,就是在这里,受到过一次重创!”

    那蜘蛛只是装饰而已,那个位置曾经遭受到过一次可怕的伤害,蜘蛛的毒牙,就是伤口的核心位置,那嫣红之处是新肉。当初伤害太重,以至于晏静至今还没完全恢复。

    “你的医术真的很不错,让人很意外。在水阁,并没有看到我的这个伤口,却知道我有病。我尝试着服用你的药物,最近这几天睡得很好,不需要依赖酒精和安眠药,我得感谢你。”晏静慢慢重新穿好衣服。

    苏韬大概能分析出晏静的故事,道:“聂伟庭和你受的这次重伤有关系?”

    晏静点了点头,道:“当年他和另外几个人,杀了我的丈夫,同时还残忍底从我腹中取走了我的孩子。”

    苏韬一阵沉默,问道:“那么你为何成为他的合作伙伴?”

    晏静道:“我原本以为就这么死了,结果遇到了一个人,他不仅救活了我,当他死后,还把家产和势力全部给了我。聂伟庭是他的合伙人。”

    苏韬见晏静沉静的可怕,道:“难道这个他,是造成你先前家庭悲剧的幕后指使者?”

    晏静点了点头,苦笑道:“是啊,生活就是这么讽刺。当我得知一切,他却已经死了。”

    苏韬叹气道:“那你要找的是什么?”

    晏静冷静地说道:“当初从我腹中取出的那个孩子,还没有死,只有聂伟庭知道下落。”

    苏韬点头,承诺道:“我会帮你找到答案。”

    晏静之所以对苏韬会坦然公布自己的往事,完全是因为苏韬看出她的暗疾,同时苏韬随手送出的那个药方,大大缓解了她的痛苦。

    既然聂伟庭是苏韬打伤的,凭他的医术,也应该能从聂伟庭口中套出自己孩子的下落。

    任何人内心都有脆弱的一块领域,即使强势的毒寡妇晏静,也是如此,她其实早已伤痕累累,外界对她的冷漠残酷描述,只不过是她在外表竭力地伪装而已,。

    如果不残忍,不阴毒,不狡诈,如何以女性的身份在现实的社会站稳脚步?

    苏韬重新来到聂伟庭的身边,晏静站在那个小房间,透过单向玻璃,望着里面发生的一切,秘书站在她身边,低声问道:“晏总,你为何如此信任他!”

    世界上知道这个秘密的,也只有晏静和这名秘书。

    晏静双手合抱在胸口,平静冷漠地说道:“信任?我不会信任世界上的任何人,包括你!”

    苏韬取出一根银针,点入聂伟庭面部几个穴位,然后淡淡道:“别睡了,睁开眼睛吧!”

    聂伟庭竭力地想闭眼,但面部如同被控制住一般,缓缓地眼皮外翻。

    这种感觉,犹如死神拂面,让人从心底感觉到寒意。

    死神之拷,这是苏韬自己研究出来的针灸之术,他研究许多审讯方法,提炼出来的技巧。

    审讯方法,大多是削减目标的意志力,让对方产生幻觉。苏韬施针的几个部位,均有类似的功效。

    这一刻,只有聂伟庭能切身感受到有多么的诡异,他的身体不受任何控制,苏韬手中的银针,可以驱动自己做出任何动作。

    这究竟还是人吗?

    聂伟庭看到苏韬,心中充满惊恐之意,眼前的英俊青年,瞬间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恶鬼。

    苏韬将银针在聂伟庭的面前晃动了几下,轻描淡写道:“如果你愿意说出晏总想要知道的那个答案,我会不仅治愈你,同时还会让晏总保你下半辈子无忧。但如果你不愿意说出,那么我只能让你再次尝试一下,那天地狱般的痛苦。”

    聂伟庭眼中瞳孔放大,此刻想昏过去,也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他喉咙咕噜一声咽了口水,那种难以承受的回忆,让他浑身战栗。

    他痛苦地呻吟道:“我告诉你答案,你别靠近我!”

    苏韬朝不远处的墙壁,给出了一个ok的手势,他知道晏静就在那里观察自己。

    晏静一只手掩着抖动的嘴唇,太过激动,所以落泪。

    女秘书也暗自抹泪,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晏静真情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