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34章 要有师父威仪
    随着蔡忠朴自首,等天明之后,来了数辆警车,穿着警*服的公安人员进入翠宝轩,将那批宋朝国画院的珍品给取走。随后,有心人可以发现,在老巷的西角多了一辆银色的面包车,每天定时定点会有人轮班守候。翠宝轩不得已关上了大门,而蔡忠朴的女儿蔡妍,也搬进了隔壁三味堂。

    三味堂后面的药材仓库很大,在苏韬的重新安排之下,格出了四间客房,因为担心蔡妍一个人住在翠宝轩,会遇到危险,所以在苏韬的强力要求下,蔡妍还是搬入三味堂。

    与蔡妍同居一个屋檐下,无疑掀开生活的新篇章。试想,每天的晾衣绳上会多出粉色的胸衣和内裤,那是让人漫想的诱惑。

    另外几间则是为肖菁菁等人准备,让他们以后可以选择寄宿,如此三味堂的营业时间可以延长。现在已经有不少老客户反映三味堂关门太早,以至于晚上买不到药。

    经过两天的调整,蔡妍的心情舒缓不少,肩膀上的伤也结痂,因此等早晨苏韬醒来的时候,厨房已经传来浓郁的饭香,肖菁菁站在蔡妍旁边,看上去手足无措,毕竟以前做饭这活,是肖菁菁负责的。

    “以后你不用这么早起床。”苏韬看了一眼饭厅中间的钟表,时间才五点五十,也就是说蔡妍最迟五点就起床了。

    蔡妍盛好稀饭,递给苏韬一碗,道:“反正又睡不着觉,索性早点做早饭。你收留了我,我总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吧。”

    王鹏啃了一口鸡蛋饼,砸吧着嘴,含糊不清地说道:“妍儿姐,你就是啥事都不做,也没问题,就是师父不养你,我小鹏也养你。”

    肖菁菁皱了皱眉,严肃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王鹏知道肖菁菁是在责备自己没大没小,调笑苏韬,瞄了一眼苏韬,见他不以为忤,松了一口气,道:“对了,师父,我和赵剑已经想好,拜你为师,我们的实习费不要,还请你收下我们吧。如果你不答应,我们就一直缠着你!”

    苏韬今天心情不错,扫了一眼王鹏,又看了一眼赵剑,点头道:“实习费照发,但我还是决定收下你们。不过,我三味堂不是那么好进的,以后你们一定要努力学习,不然我随时会把你们赶出去!”

    王鹏原本只是打算随便说说,没想到苏韬竟然真的答应了,连忙拉着赵剑在地上行了个拜师礼。苏韬嗯了一声,算是正式应允。

    苏韬之所以没有立即收下王鹏和赵剑,主要是担心他们没有耐心和毅力,三分钟热度一过,到时候离开,岂不是白费了自己那么多心血?

    蔡妍微微一笑,见苏韬多了两个弟子,道:“苏韬,我是不是也要拜师?”

    王鹏连忙摆手,道:“那可不行,辈分会乱啊!”

    蔡妍面颊一红,道:“乱什么?只不过我不懂医术,也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拜师,只会给你们拖后腿,还是算了。”

    肖菁菁下头,眉毛紧紧地皱着,一直关注着她的赵剑,脸上露出失落之色。

    苏韬想了想,道:“蔡妍,翠宝轩暂时停业,你如果觉得无聊,就帮着收银吧,最近这段时间,三味堂忙了不少,你帮忙分担一下,我想让他们有更多的机会实践。”

    蔡妍知道苏韬并非真的要自己做事,只是为了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空闲,笑道:“收银这活儿,我倒是敢打包票,绝对不会少你一分一毫。”

    苏韬笑道:“行唉,如果做的不错,给你开高工资哦。”

    蔡妍眸光流转,道:“包吃包住,待遇已经可以了。”

    见大家吃得差不多,蔡妍将碗筷麻利地收拾好,哼着歌进了厨房,苏韬望着她纤长的背影,暗叹了一声,蔡妍外表看似乐观,其实内心藏着巨大的痛苦,之前为了彻底地治愈她的痼疾,苏韬付出不少心血,如今却是因为蔡忠朴遇难,她的病情变本加厉了。

    要治好蔡妍,比救治薇拉还要难。蔡妍得的是心病,需要的是心药。物理手段虽然能缓解,但心药可遇不可求。

    七点钟,苏韬带着三名弟子,准时来到三味堂门外,开始二十式脉象术的练习。苏韬先带着三人打了全套,然后又让三人打了一套分解动作,苏韬则在旁边指点各个招式之间的要点,偶尔轻轻地用手指按动某个穴道,帮助他们更加切实地能感受到招式的精髓。

    脉象术,自己练习当天,就能小成。小成之后,身体某个穴位会出现体液蒸发的感觉,类似于普通人跑步之后,浑身大汗淋漓的畅快。

    不过,这三人的资质明显比不上自己,如今练了差不多十天,依旧还没有摸到门径。以至于苏韬不得不动手,帮他们感受真气在脉络游走的感觉。

    分解动作结束之后,苏韬让三人再重新打一次连贯动作,十招过后,苏韬眼中露出笑意,首先突破的是赵剑,他额头上升起一股红晕,这是真气汇聚的表象。

    脉象术,与武术家的功法不一样,武术家修炼真气汇聚丹田,而脉象术则是将任何穴位都变成真气的汇聚之所。所谓的小成,就是真气在某个穴道上出现,不在丹田,因人而异。

    赵剑是校队篮球员,运动神经发达,所以第一步窥破门径,打到十八招之后,肖菁菁也是面色一红,整个人气场与之前不一样。只是王鹏资质太差了一点,二十招过后,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师父,我怎么觉得身上暖烘烘的,这种感觉很舒服。”一套脉象术完整打完之后,赵剑明显地觉得有了变化,主动问道。

    苏韬微笑道:“你和肖菁菁,此刻已经达到脉象术小成的阶段,以后每天持续练习,最迟……半年吧,会进入第二阶段。”

    苏韬当初修炼脉象术,只用了两天的时间,但毕竟这几人与自己的天资有太多差异,所以苏韬没有给他们定太高的标准。

    脉象术想要进入第二阶段,必须将二十招所有涉及到的七十二个穴位练到藏气的境界,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那我呢?什么时候能进入小成?”王鹏见赵剑和肖菁菁都成功突破,心中不禁有点失落。

    苏韬摸着下巴,想了许久,道:“脉象术你继续练,我觉得你要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药材的辨别上,你在这方面比较有天赋。”

    苏韬倒也不是随便敷衍王鹏,王鹏虽然运动神经欠发达,但五感比其他人要灵敏,所以若是成为一名合格的药医,会有更大的成就。

    王鹏得到苏韬的鼓励,立马拍着胸脯保证,道:“那我就专攻草药!”

    因材施教,这苏韬的打算。赵剑专攻针术,王鹏偏重药草,而肖菁菁则全科兼修——苏韬通过十多天的摸索,已经给三人做好未来的定位。

    每天七点半左右,便有人来三味堂拿药,所以苏韬简单地安排了一下任务,三味堂就准备开始营业。

    苏韬这几日一边让三人以针灸模型练习,一边开始让三人轮流跟着自己治病。偶尔在自己的帮助下,也会让他们亲自动手感受一下,针灸的感觉。

    让肖菁菁觉得意外的是,每天闻名来医治的都是疑难杂症,但所治疗的方法,均不会跳出苏韬给自己的那几张手写经脉针灸法。

    所谓万变不离其宗,肖菁菁意识到苏韬虽然年轻,但他的实力已经具备开宗立派的实力,比起唐南征甚至还更高了一筹。唐南征虽然医术高明,但他也只是经验丰富,更多地是参考医学典籍,并没有精炼、萃取自己独特的治疗方法,继而另辟蹊径,开设一派。

    当初让邓明、翟媛不屑一顾的那几张纸,却蕴含着苏韬的诊治精髓,这让肖菁菁感觉到无比意外,因为任何人都会私心,苏韬却没有,将那份珍贵的资料,无偿送给了两人。

    “从明天开始,你负责问诊室的各项工作,我不会插手。”在肖菁菁的配合之下,治完一个喉疾患者后,苏韬交代道。

    他见肖菁菁用针准确,老练沉稳,已经能够胜任问诊的基础工作。

    肖菁菁不够自信,道:“我能行吗?”

    苏韬点了点头,眼中露出复杂之色,轻轻地抓起肖菁菁的手臂,撸起长袖,道:“你想要练习针术,也不应该急于求成!”

    其他人都以为肖菁菁这么热的天气,穿长袖衬衣,是因为性格保守,其实只是为了遮掩手臂上的千疮百孔,原来肖菁菁每天都花很多时间,用于练习针灸,为了找到感觉,甚至还在自己身上试针!

    苏韬帮她挤压了两下穴道,虽然她用针精准,但经常频繁地刺激穴道,还是有不好的副作用,苏韬这是帮她缓和一下。

    肖菁菁手臂肤色不算白,但少女的肌肤充满弹性,入手柔软紧绷。

    肖菁菁感觉到手臂上热浪袭来,心中腾起莫名的潮涌,没想到师父是最懂自己的人,早已看破了自己的心思。

    苏韬缩回手,沉声命令道:“你的针术已经入门,以后就是不断地临床实践,学会变通!”

    根据苏韬的判断,肖菁菁根基已经很扎实,欠缺的只是经验,所以苏韬才会把问诊工作放手给肖菁菁。

    肖菁菁点了点头,想起一件事,从书包里取出一叠钱,道:“这是沉鱼落雁膏卖出去的钱,现在交给您。”

    苏韬摆了摆手,笑道:“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吗?钱全部给你。”

    肖菁菁涨红了脸,道:“我不能要!”

    苏韬暗忖肖菁菁骨子里有傲气,只能换个方式,突然皱眉,板着脸道:“让你收下就收下,难道你不听师父的话吗?”

    肖菁菁微微一怔,忐忑不安地收回钱,道:“好的,师父!”

    见肖菁菁果然被自己吓住,苏韬自我感觉挺不错,把师父的威仪索性摆到底,道:“以后我下达的指示,一定要不折不扣地遵循,我不喜欢拖泥带水的人。”

    见苏韬怫然离开问诊室,肖菁菁目光复杂,自言自语地叹气道:“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师父有时候真的很奇怪!说怒就怒了,搞不懂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