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33章 药王谷道医宗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五人匆匆赶到翠宝轩。那中年男子主动自我介绍道:“你是断指吗?我是老窦的战友。”

    蔡忠朴全身依然乏力,他虚弱地说道:“所有的事情与我女儿和苏韬无关,我跟你们走吧。”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事不宜迟,我们必须要赶紧离开这里,否则会遇到很多麻烦。毕竟你牵扯的事情,已经涉及到多方,无数人此刻恐怕都想置你于死地。”

    蔡忠朴长叹一口气,低声道:“我还希望你们能保护我女儿!我将配合你们工作,交代自己所知道的东西。”

    中年男子沉默片刻,颔首道:“放心,我会尽力!等会我们放出风声,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也会不敢有其他动作,毕竟他们现在因为你而暴露身份,只会竭力地想隐藏自己,翠宝轩反而成为最安全的地方。”

    蔡忠朴被两人搀扶着走出翠宝轩,蔡妍不停地哭泣,伤心不已。

    蔡忠朴临行之前,与蔡妍小声嘱咐,“我与苏韬交代过,他会照顾你。不要担心我,我是咎由自取!”

    等到轿车驶出老巷,蔡妍身子一颤,几乎要瘫在地上,只觉得腰部被托起,苏韬站在她身边,支撑着她不倒下。

    下意识地蔡妍将脸伏在苏韬的肩头,这个男人的肩膀很结实,让人有安全感。

    “我爸,他会怎么样?”蔡妍哽咽许久之后,才推开苏韬,担忧地问道。

    “只要人活着,那就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现在的选择,也是唯一一条路。当然,他也是为了保护你。”苏韬分析道,“如今他主动自首,会让那些仇家有所忌惮,继而不会对翠宝轩和你下手。因为现在谁对你动手,都会落入警方的监控之中。”

    蔡妍抹掉泪水,突然捏紧拳头,沉声道:“我一定要救出他。”

    苏韬颔首道:“你要变得强大起来,蔡叔才有机会。”此刻,苏韬也只能如此安抚蔡妍,毕竟限于消沉之中,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

    同时苏韬想起,蔡忠朴最后言辞恳切的嘱托,暗忖自己身上也有责任,不仅保护好蔡妍,而且还得让她健康快乐地生活下去。

    ……

    淮北省会合城东郊,有一座有名的庄园,此处种植了各种中草药,被誉为药王园。由聂家牵头,形成了以中药产业为特色的地方联盟。前几年冬虫夏草价格一路高走,离不开聂家的推波助澜。

    但是合城的老一辈人都知道,聂家之所以能发家,是因为“盗墓”,尽管这几年竭力洗白自己,但聂家摘不掉“盗墓贼”的名头。

    药王园面积很大,除了药田之外,还有中药材交易市场,每年大量的药商汇聚于此,有这么一句话,只要在药王园,没有卖不出的药。另外,你若是发财致富,只要在药王园的交易市场购置了一个门面,每天生意络绎不绝。

    距离药王园交易市场大约一公里处,有十多栋精致的三层楼花园洋房,这就是名震淮北的聂家嫡系之所。

    其中位于林立的花园洋房中间,有一座远比其他楼宇要高大的,是聂家的主楼。主楼内,聂家嫡系正在开会。

    聂海天坐在圆桌中间,面色凝重,弟弟聂海波沉声道:“刚才药王谷那边传来消息,耀宗已经变成废人,连药王也无法救治。大哥,他可是咱们聂家培养的人才,你一定要为他报仇啊!”

    聂家之所以能利用中草药起家,背后离不开药王谷的技术支持。药王谷对中草药种植技术,在华夏保持领先水平。

    聂海天沉默不语,佘夫人道:“我心中有个疑问,耀宗为何瞒着我,折返翠宝轩?”

    聂海波眉头一拧,不悦道:“大嫂,他还不是想确定蔡忠朴,是否必死无疑,同时消灭证据!”

    佘夫人阴冷地一笑,道:“我觉得没那么简单,蔡忠朴身上的线索,我原本早就有机会,根本不需要他出面。他莫非是看中了那蔡忠朴的女儿,才重新回去?”

    聂海波面色大变,指着佘夫人道:“你这是什么话?”

    佘夫人叹气道:“他在车上透露过一句,觉得那蔡妍长得不错。据我所知,耀宗一直在个人生活方面不够检点。尽管蔡妍和耀国没有夫妻之实,但他们可是有夫妻之名,竟然打堂嫂的注意,他胆子也太大了一点。”

    “无稽之谈!”聂海波怫然起身,“大哥,我现在讨论的是,要给耀宗报仇,嫂子却左顾而言他。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那么我就动用自己的资源。”

    聂海天伸手按了按,低声道:“二弟,不是我不想帮你,刚才已经得到消息,蔡忠朴投案自首,二十年前的事情怕是要重新被翻出来,这不仅仅牵扯到聂家,而且还一些大人物。咱们此刻最好按兵不动。”

    “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蔡忠朴当初是局外人,他能知道多少细节?”聂海波不屑一顾地说道。

    聂海天皱了皱眉,朝不远处穿着西装的中年助理招了招手,道:“你把那份信函给老二看看。”

    聂海波接过信函之后,眼中露出惊讶之色,道:“连上面也发话了!”

    聂海天叹气道:“此次办案的人员,是有华夏第一刑警之称的窦勤虎,他很多年前就负责调查此案件。窦勤虎几天之前进出过中南海,怕是接到了什么任务。”

    作为一名刑警,能够出入中南海足以证明他的能力。

    聂海波冷笑道:“没想到他真是死而不僵,当年警告过他,没想到他还紧抓不放。”

    聂海天看了一眼聂海波,沉声道:“爸一直说你戾气太重,若不是你当年伤他的妻小,他如何会对聂家如此纠缠不清呢?”

    聂海波不屑道:“一个刑警而已,我会安排人做掉他!”

    聂海天轻叹了一口气,道:“现在已经不比以往,打打杀杀,解决不了问题,按照上面的意思,暂时偃旗息鼓,等到时机恰当之后,再徐徐图谋。”

    聂海波口上应诺,但内心却是不甘,自己的儿子可是如今聂家的继承人,拥有出众的仪表,更是药王谷亲传弟子的身份,老大子嗣早夭,聂耀宗原本被聂家重点培养,但如今却被人打成了残废。

    他心里难解此恨,决定动用其他手段,必定要让凶手受到惩罚。

    会议很短暂,结束之后,佘夫人跟在聂海天的身后,轻声叹气道:“老二这几年一直蠢蠢欲动,借着耀宗是内定继承人,所以经常对你不够尊重。这一次,也是耀宗太过轻浮,原本翠宝轩已经是掌中之物,却因为他反而出了差错。”

    聂海天摆了摆手,让佘夫人不要继续说下去,道:“此事暂且不议,当下需要找到蔡忠朴。”

    佘夫人点头道:“我已经安排足够人手,这两日应该能得到好消息。”

    聂海天手指捏紧,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不解道:“筹划了这么多年,究竟什么地方出现问题,才导致功亏一篑,我还是想不明白!”

    佘夫人压低声音,道:“之所以出现变数,似乎是因为隔壁一家中药房的年轻人。”

    “哦?”聂海天露出凝重之色。

    “名叫苏韬!”佘夫人叹气道:“耀宗身手不错,但太过轻敌,被他用特殊的方法,直接封住了身上数十个穴位,如今变成了植物人。”

    “封穴?”聂海天面色变得阴冷,“好好查他,究竟为何敢与聂家做对!”

    “已经做了安排。”佘夫人点头道,“我觉得老二,不会善罢甘休,会不会闹出什么大事?”

    聂海天不悦道:“老二这么多年来,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让他吃点苦头,对于聂家长久发展,并非坏事。”

    “戾气?贪欲使然吧!”佘夫人叹气道:“面对权力,谁能抵挡诱惑?”

    聂海天眉头挑了挑,不做多言。作为聂家的掌舵者,他当然听得出来,佘夫人在其中故意挑拨兄弟俩的感情。

    聂海波出了主楼,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果然老大还是不愿帮耀宗出面,若是耀宗此刻完好无恙,聂海天或许为了继承人的颜面,出手教训对方。但是聂耀宗现在已经成了废人,丧失了继承人的资格,所以聂海天就彻底地放弃他,省得惹上更多的繁琐之事,这就是大家族的残忍。

    但聂耀宗是自己的儿子,聂海波必须要为儿子出了这口恶气。

    聂海波坐在奔驰轿车内,拨通药王徐天德的电话,道:“果然如同我所料,我大哥不愿意出面。”

    药王淡淡道:“伤我徒弟,我自然要为他出头。”

    聂海波道:“那就拜托您了。明年我会提高对药王谷的支持力度。”

    药王道:“等消息吧。”

    聂海波还是想确定儿子的恢复情况,追问道:“耀宗,真的无药可救了吗?”

    药王沉声道:“对方用的是一种前所未见的针术,我也没有办法!不过我会让其他中医派系帮忙,看能否有救!”

    药王谷擅长的是药疗,其他的派系,如“道医宗”就有善于针术的高手。

    聂海波感觉还是有一线生机,道:“那就麻烦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