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32章 老蔡临危托女
    聂耀宗反应很快,作为当代药王的亲传弟子,拳脚功夫也练得不错,不过,相比较拳脚,他用毒的技术已经登峰造极,紧追药王其后。苏韬这一指来得很快,聂耀宗来不及将装着毒药的药包取出,只能极速往后退,只觉得脑门一阵寒凉,连忙将头缩下去。

    叮,一枚银针打在墙上,深深陷入!

    聂耀宗看不出苏韬的师门,略有些惊慌,在地上狼狈地翻滚一圈,狠毒地将药包朝按蔡妍的方向洒去,因为他知道苏韬肯定有所戒备,至于蔡妍嘛,更容易下手。

    “卑鄙!”苏韬对药王谷也有所了解,虽然名字比较邪气,但事实上也是救死扶伤的一个正轨中医派系。药王谷治疗病人的方法,与其他派系不一样,喜欢用毒性较强的中草药,宗旨是以毒攻毒!

    相传,药王谷在清朝末年的时候,出了一个弟子,治好了某个皇子的花柳病,从而名声鹊起。

    药粉漫天散开,暴露在空气中瞬间变成褐色,这是聂耀宗从一个专供毒药炸弹的师兄那里买来的,只要吸入一点,就会全身瘫软。

    苏韬低喝一声,伸手扔出一把椅子,同时侧翻过去,将桌子踹飞出去。桌面变成了遮挡物,那药粉被悉数挡掉。

    “妈的,还挺棘手!”聂耀宗眼光变得阴鸷,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仿真气手枪。

    这把仿真手枪几乎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尽管采用的是气*枪的原理,但换上金属头橡皮子弹,足以将人体打穿。

    艹,你不是能打吗?让你看看,就是你手快,还是子弹快!

    聂耀宗毫不犹豫先朝蔡妍的肩上射了一枪,蔡妍闷哼一声,往后一仰,打中肩膀,胳膊上染红,鲜血直流。

    聂耀宗咧嘴一笑,见苏韬站着不动,以为他被吓住了,继续拿枪指着蔡妍,道:“你不是能打吗?继续来啊!”

    苏韬眼中喷出怒火,聂耀宗已经踩到了自己的底线,他望向蔡妍的伤处,橡胶子弹没能打穿,肯定卡在肉内,需要及时地取出来才行,否则多一刻都危险。

    聂耀宗觉得苏韬已经被震慑住,笑眯眯地朝蔡妍走过去,伸手掐住了她的下巴,略有些疯狂地说道:“这小子是你的相好吧。我堂哥也真是悲哀啊,没洞房就嗝屁了,留下我这堂嫂无限寂寞,在外面找相好的。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便宜这小白脸,还不如便宜我了!”

    “你给我滚开!”蔡妍扭动着下巴,肩膀的疼痛感,让她感觉越来越乏力。

    聂耀宗伸手一拉,上衣的肩带就被扯断,露出了雪白的香肩。

    他得意地瞄向苏韬,却见银芒一闪,手腕突然没了力气,仿真手枪也坠落在地上。一枚银针刺穿,手臂开始酸麻,难以控制地颤抖起来。

    聂耀宗反应很快,想要蹲地,用左手去拿手枪,在他看来,有手枪的威胁,还能让苏韬有所忌惮,又是一道银芒,闪过他的膝盖被一根银针给刺穿。

    苏韬往前走了两步,面色变得冷峻,每隔一秒,手上就会飞出一道银芒,未过多久,聂耀宗整个人身上布满银针,变成了个刺猬。

    他整个人再也无法动弹,保持着蹲立的姿态,准备开口说话,一根银针刺入他的舌头,他瞪大着双眼,银针又刺入他的眼皮,连眨眼的机会都没有了!

    聂耀宗处于一种极端的痛苦状态之中,如同遇到了梦魇附身,灵魂清醒着,但身体却被控制住了。

    苏韬先走到蔡妍的面前,在她肩上轻轻地一戳,那枚金属头橡胶子弹,就冒了出来,然后苏韬点了两下,血就被止住。

    随后,苏韬走到聂耀宗的面前,轻轻拔掉他舌头上的那根银针,巨大的痛苦,让他整个嘴巴诡异地抖动了十几秒。

    “解药在哪里!”苏韬紧接着又拔掉了一根。

    聂耀宗顿时又感觉到灵魂被撕咬的疼痛,结巴道:“我不会给你的!”

    苏韬叹了一口气,继续拔掉一根,聂耀宗双眼一番,直接痛晕过去、

    苏韬点了一下聂耀宗的胸口,他吐了口气,转眼又醒来,眼中露出恐惧的表情,似乎方才已经走鬼门关回来一趟。

    “不要拔了,我告诉你解药在哪里!”聂耀宗终于知道苏韬这些银针并非胡乱刺入,每一针都连接心脉,所以没拔一针,都会让他有种心脏停滞的感觉。

    苏韬根本不给聂耀宗停歇的机会,转眼又拔掉了两针,聂耀宗直接口吐白沫,如同烂泥瘫在地上。

    再次将聂耀宗弄醒,聂耀宗已经完全没有求饶的力气,知道即使求饶也无用,苏韬果然如此,继续拔掉一根银针。

    十分钟过去,聂耀宗身周全是水,整个人如同干瘪了一圈,体内的水分,被强劲的真气硬是炸出来,而他身上只剩下最后一根银针。

    苏韬扫了一眼蔡妍,见她眼中露出不忍之色,道:“你来拔掉最后一根针!”

    蔡妍脸上露出退缩之色,摇头道:“我……难以下手!”

    苏韬叹了口气,走到蔡妍的身边,牵起了她的手,郑重其事地说道:“社会就是这么的现实,如果你不对别人残忍,那么就会被人任意凌辱。若我没有及时出现,你觉得他会对你心有怜惜吗?”

    蔡妍还是一脸犹豫,道:“我和他不是一类人!”

    苏韬继续说道:“你很善良单纯,的确跟他不是一类人。但善良并不代表就懦弱可欺,面对恶人,还保持善良,那只能说明愚蠢!蔡叔,不可能永远保护你,而我也不会永远及时地在你身边,你必须要有自保之心!”

    蔡妍点了点头,终于理解苏韬的意思,的确,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自己如同温房里的花,被保护得太好,她松开捂住伤口的手,眼中露出决然之色,拔去最后一根银针。

    聂耀宗身体剧烈地抽搐起来,足有十几秒都在不停地抖动,然后周围传来一股异味,聂耀宗屎尿齐流,生死不知。

    苏韬探下身,在他的身上找了一阵,发现一个药瓶,嗅了嗅里面药物味道,这就是蔡忠朴虫毒的解药。

    他又见蔡妍满脸紧张地望着聂耀宗,笑着安抚道:“放心吧,他没有死,只不过以后再也不能为非作歹。”

    苏韬先给蔡忠朴喂食了解药,然后再给蔡妍清理伤口,最后提着聂耀宗,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

    几分钟之后,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翠宝轩的门口,出来两人将聂耀宗给拖了进去。

    蔡忠朴在一个小时之后,恢复了理智,见蔡妍胳膊上包扎绷带,苏韬站在旁边,他已经明白一切,与蔡妍吩咐道:“妍儿,你出去一下,我跟苏韬有几句话要说。”

    蔡妍觉得奇怪,却还是退出了房间。

    蔡忠朴想挣扎起身,但还是难以做到,叹气道:“我应该向你行礼,若不是你,恐怕今晚翠宝轩就要没了。”

    苏韬叹了口气,道:“蔡叔,你究竟惹了什么人?”

    蔡忠朴沉默片刻,知道此刻已经没必要保留,便将于聂家的恩怨,及自己翠宝轩私下从事的业务,跟苏韬诉说了一番。

    苏韬听完之后,皱起眉头,道:“翠宝轩,已经陷入死局,聂家蓄谋已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蔡忠朴苦笑道:“我已经想好了,主动自首!”

    苏韬微微一怔,道:“蔡叔,你……”

    蔡忠朴叹气道:“其实多年之前,就有一个刑警一直在暗中跟踪我,后来他还因此受到不少麻烦。如果我主动把我所知的,全部告诉他,或许会打乱聂家的计划,聂家也会有所忌惮!”

    苏韬眼中露出苦涩,道:“那你恐怕要坐很多年牢了。”

    蔡忠朴长吐一口气,道:“我做的生意,不像苏老爷子那样,堂堂正正,虽然积累了那么多财富,却不敢拿出来使用,每天都过得胆战心惊。我可以这样活下去,但蔡妍不能这样活下去。我跟你说这么多,还想拜托你一件事。”

    苏韬知道蔡忠朴两次经历生死,早已把很多问题看透,点头道:“蔡叔,请说!”

    蔡忠朴眼中泛着泪花,低声道:“妍儿就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帮我保护好她,我知道惹上聂家,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但你看在妍儿对你一往情深的份上,求你守护好他,毕竟我暂时也不知道,身边的那些朋友还有谁可以信任。”

    蔡忠朴也安排了几条退路,但聂家如今让他惶惶,他也不知道那些人,究竟谁是聂家派来的。如果托付错了人,蔡妍反而会陷入更大的危险。仔细想来,苏韬虽然年轻,没有势力,但值得信任。

    苏韬没有犹豫,沉声道:“蔡叔,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

    蔡忠朴眼中露出一丝欣慰之色,道:“那我就放心了。”

    言毕,蔡忠朴让苏韬从墙壁的暗门内找到一个文件袋,取出一张巴掌大的纸片,上面记录着一个电话号码。

    蔡忠朴在苏韬的帮助下,拨通了号码,道:“窦警官,我是你一直想要找到的‘断指’,你如果想要知道真相,需要赶在天明之前来到汉州老巷的翠宝轩找我。”

    窦警官沉声问道:“你为何要这么做?”

    蔡忠朴无奈地说道:“我已经成为废弃的棋子,不出意外,天明前会被不惜一切代价灭口。”

    窦警官道:“我早已锁定你人在汉州,所以在当地有个可靠的战友,他等会就来找到你,以他的实力,足以保护你的安全。”

    蔡忠朴淡淡道:“我会一五一十地将前因后果全部主动交代!”

    窦警官承诺道:“那你也将获得宽大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