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27章 女人心海底针
    (首先祝大家中秋节快乐,另外今天也是烟斗的生日哦。步步高升完本了,番外十呼之欲出,将在微信公众号发布,请大家及时关注烟斗老哥(ydlg1985)。)

    因为脱力抽筋溺水的是晏静,并非游泳技术足够高超,在水中就没有危险,每天都有大量自恃游泳技术好的人溺水而亡。

    晏静之前已经游过一段距离,此刻与薇拉进行比试,太过于较真,游泳过程太过发力,所以才会出现意外。

    晏静在水中喝了很多水,就觉得臀部被轻轻地一托,然后头部浮出水面之上,然后大脑出现一片空白。

    溺水是很可怕的,很多电视剧或者小说都给人一种错觉,溺水比较好救治,一个小时内都可以救活。事实上,溺水只要超过两分钟,人就容易休克死亡。

    五十米的距离,专业运动员需要游三十秒,苏韬游泳的时间差不多如此。很快就从水底摸到了晏静。

    苏韬将晏静直接推上了岸,她的泳装虽然保守,但露出胳膊、大腿,湿漉漉的泳衣也紧紧地贴在身上,使她的身体勾勒成一幅充满艺术感的曲线。

    “没有救护人员吗?”薇拉也跟着上了岸,惊讶地问道。

    “因为你俩谈正事,所以她把其他人都支开了。”苏韬用手掐了一下晏静的人中穴,并没有明显的反应,皱了皱眉。

    一般溺水后的急救之法,采用的是心肺复苏术,依靠挤压胸部的方法,因为正常人不懂得穴位,只能用外力刺激心肺的方式,让溺水者恢复心肺功能。

    苏韬有好几种选择,毕竟男女有别,若是侵犯她的胸部,那多有尴尬,所以他伸出拇指,摁住晏静小腹的肚脐处,轻轻地挤压数下。

    苏韬最终选择的是脐中穴,随着真气不断地输入,晏静喉咙发出咕噜一声,呛入肺部的积水涌出,算是救回一条命。

    晏静悠然复苏,突然意识到刚才犯下多么不可救药的糗事,干脆俏脸一歪,又闭上了眼睛。

    苏韬哪里看不出晏静的心事,与薇拉道:“赶紧通知外面的人,让他们喊救护车吧。”

    薇拉点了点头,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然后往水阁门口行去。

    苏韬这才仔细去看晏静,腰肢纤细,浑圆高耸的臀部,泳衣因为有水,胯部中间有明显的一道凹线,又白又长的双腿并成一条直线,在根部突然一收,呈现蝴蝶状的凸鼓。

    面对这样的美景,苏韬忍不住气血上涌,连忙用一条浴巾遮住自己的小腹,掩饰尴尬。

    晏静眯着眼睛,依稀发现苏韬的动作,不仅又好又好笑,暗忖这小男人还真有趣。

    工作人员进入之后,将晏静抬上了担架,薇拉似笑非笑地问苏韬,打趣道:“你刚才为什么不用心肺复苏术?晏总的胸部肯定很好摸。”

    苏韬额头冒出冷汗,尴尬地说道:“我是一名医生,如果救人用大家都会的方法,岂不是会掉粉?”

    薇拉轻哼一声,咬着贝齿,道:“你得庆幸自己刚才没去按她的胸部,不然的话,我肯定要把你的手指一根根地给咬掉!”

    苏韬没想到薇拉会这么说,吃惊道:“你是吃醋了吗?”

    薇拉面颊一红,刚刚经过池水泡润的肌肤晶莹剔透,她不屑地说道:“我不是吃醋,因为是替晏总打抱不平。我对你的医术很了解,你明明可以用其他更合适的方法救他,却故意占她便宜,只会让我觉得你可恶。”

    苏韬暗叹一声,自己刚才也是天人交战,一度有想法想用心肺复苏术,毕竟晏静属于那种百里挑一的女人。不过,若是由此让薇拉轻视自己,倒的确有点得不偿失。

    苏韬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正人君子。”

    薇拉却是笑出声,“不过呢,面对晏总那样的大美女,你竟然不去占便宜,完全就是个傻瓜。”

    苏韬一脑门黑线,暗忖在薇拉看来,自己怎么做都不合适了?

    两人分别进入更衣室,换好自己的衣服,出来之后,晏静的秘书接待他俩,充满歉意道:“晏总已经去医院,刚才感谢你对晏总伸出援手。”

    苏韬笑道:“她应该没有大碍,我给她开个药方吧,让她喝一个月,老毛病应该会有所改善。”言毕,他从随身携带的行医箱,取了纸笔,给晏静写了个药方。

    上次见面,苏韬其实就怀疑晏静有暗疾,刚才救她的过程中才确诊。随着与晏静以后还会陆续打交道,送一个顺水人情,让两人的关系缓和,倒也无不妥之处。

    等重新上了商务轿车,薇拉含笑问道:“晏静,是不是故意装作很严重?”

    “你竟然看出来了!”苏韬惊讶地问道。

    薇拉笑道:“我又不笨。她装晕过去,的确是掩饰尴尬的最好办法。咱们也给了她台阶,毕竟以后还得合作。”

    苏韬道:“这场pk,最终是你赢了。”

    薇拉扬起漂亮尖削的下巴,道:“我才没闲情逸致跟她去比呢。”

    苏韬故意打趣道:“你游泳的时候,那么卖力,把她甩了那么远,她急火攻心,才会抽筋溺水。”

    薇拉嗯嗯两声,俏皮地吐出舌尖,微笑道:“女人都一样,见到与自己实力相仿的,总想去比一比。”

    苏韬叹气道:“女人心,海底针。”

    轿车没有回三味堂,而是来到一个高层大厦,苏韬意识到这里恐怕就是薇拉在汉州的办事处。乘坐电梯来到十七层,这里是极具现代化的办公场地,大约五六百平米的场地,被磨砂半透明的玻璃墙给隔开,大约两百人在这里办公。

    随着薇拉走入,陆续有员工站起身,与她致意。

    薇拉的办公室装修得极为雅致,墙壁上挂着一幅她的海报,靠近东侧是明净的窗户,站在那里可以看到这座城市的繁华。

    薇拉让秘书送了两杯咖啡进来,笑着介绍道:“我父亲名叫阿尔卡捷维奇,如今是奥蒙德财阀的董事会主席。从前年开始,我接管财阀的亚洲事业部,之所以将汉州视为进入华夏的切入口,是因为这里是我外公的故乡。”

    苏韬问道:“汉州旅游影视文化城,将投入多少资金?”

    薇拉笑道:“追加投资十个亿,这来自于外公的支持,我跟他讲了你,他对你很感兴趣。”

    苏韬叹气道:“他应该是一个很优秀的人。”

    相比较于奥蒙德家族,苏韬其实对薇拉的外公更感兴趣,能与这么庞大的家族结姻,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根本不可能。以苏韬的猜测,薇拉的外公比起奥蒙德家族甚至更加值得敬畏。

    薇拉道:“外公也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如果有机会,我会让你与他见一面。”

    苏韬点了点头,道:“有点期待。”

    晚饭与薇拉在大厦的三楼进行,相比较于上次老巷那顿便饭,这次显得正式许多,见苏韬熟练地用着西式刀叉,疑惑道:“你给我越来越神秘的感觉,很多华夏人面对刀叉,会像我们面对筷子一样手足无措。”

    苏韬幽默道:“小时候家里穷,没有筷子,老爷子干脆丢了一把刀给我,所以我就练成了刀切豆腐的绝技。”

    话音刚落,苏韬已经分好盘中的牛排,推到薇拉的身前,取了另外一份放缓节奏切割。

    薇拉没好气道:“刀比筷子更值钱!”

    苏韬笑道:“可是,有些时候不会用刀,就吃不了饭。”

    在薇拉的眼中,苏韬是精通中医的高手,但事实上,他对西医的手术刀并不陌生,熟练程度直追那些经验丰富的顶级外科医生。

    不会用手术刀,就不让吃饭,这是学习西医时不太美好的记忆。

    薇拉见苏韬走神,用汤勺轻轻地试图敲打他的脑门,苏韬下意识地避过。薇拉不悦道:“你在想什么呢?跟我一起吃饭,竟然走神,太不尊重人了。”

    苏韬尴尬一笑,道:“我在想,世界对我是多么的眷顾,让我在人海茫茫中遇到了你。”

    薇拉面色一红,低声道:“肯定是上辈子扶了很多老太太过马路。”

    从薇拉口中说出这么通俗的段子,让苏韬情不自禁地笑出声,他认真地说道:“反正上辈子,咱俩肯定有过故事,十有八九是孽缘。”

    ……

    入夜,江淮医院院长办公室依然灯火通明,狄世元手里拿着一份名单,眉头微微皱起,他叹了口气,将名单递给唐南征,道:“这是乔德浩拟定的名单初稿。”

    唐南征扫了一眼,眉头紧拧,道:“这恐怕也是曹局长的意思。”

    狄世元叹气道:“曹局长和乔德浩是同窗,两人关系不错,此次市里组织私人医生专家组,虽然给江淮医院十个名额,但其中七个人是与乔德浩走得很近的。”

    唐南征叹气道:“即使我担任这个组长,恐怕也是虚有其表。”

    狄世元道:“我准备力荐苏韬担任副组长,如此一来,可以打乱乔德浩的布置。毕竟乔德浩推荐的人,能力和资历并非都足够。”

    唐南征点点头道:“我就厚着脸皮与曹局长通个电话吧,希望他能给我个面子。”

    狄世元喜道:“如果由您出马,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唐南征笑道:“我可不是为了你,而是觉得苏韬这孩子的确有潜力,从他身上能够看到中医崛起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