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25章 新收了女弟子
    蔡妍走了之后,苏韬躺在床上许久,眼中闪过许多人影,那都是过去十年经历留下的记忆,也不知他们、她们如今怎么样了。

    蔡家父女俩在门外低声拌了几句嘴,蔡妍就跟着老蔡回了翠宝轩。亲情是伟大的,他俩矛盾再多,睡一觉也能和好如初。

    因为知道蔡妍有冥婚契约的秘密,这也让苏韬将蔡妍的病患联系起来,治好她的病,以自己的医术,也没有把握,需要时间,不能太有匠心,欲速则不达。

    苏韬翻了个身,一跃而起,走到门外,望着没有星光的天空。重新回到汉州,因为答应爷爷要继承好三味堂,所以苏韬不知不觉牵扯到了复杂的关系之中。

    万事开头难,经过一段时间的经营,事情正在往好方向发展,如今三味堂的生意逐步恢复,同时即将挂上江淮医院合作单位的牌子,只等自己带好几个徒弟,三味堂的发展就能步入正轨。

    至于老巷面临拆迁的问题,与晏静接触之后,知道她对拆迁并不太重视,后期通过巧妙斡旋,应当能顺利解决问题。毕竟他已经请薇拉帮忙,若是薇拉愿意投资以老巷为中心的旅游影视产业,将可以完美地解决老巷后期的发展。

    ……

    早晨六点多,苏韬站在三味堂门口锻炼身体,淮南中医药大学汉州分部大三学生,肖菁菁背着一个书包来到三味堂门口。

    肖菁菁属于那种不算好看,但也不算难看的女孩,站在人群中普普通通,唯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她清亮的眼神。

    苏韬见她鼻尖冒着汗珠,很是意外,问道:“你不会是步行过来的吧?”

    肖菁菁脸色一红,点头道:“从学校到这里也就十几公里路,我以前走山路习惯了,上学下学全靠一双脚,所以这点路不算什么。”

    苏韬猜测肖菁菁肯定家庭情况不太好,起早便来三味堂,恐怕只是为了省下路费,心中升起一股怜惜之心。

    苏韬想了想,道:“到三味堂来实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不是一般人能坚持得下来,当然,也不是义务劳动,如果效益好的话,会给你支付实习工资,如果有一天,你能独当一面,也会给提高待遇。”

    肖菁菁眼中闪过一道亮光,认真地说道:“我一定会努力的!”

    肖菁菁身材不算矮,穿着洗得泛黄的帆布鞋,身高约莫在一米六五左右,头发黑亮,扎在脑后,没有打扮,脸上有些雀斑,但脸型倒也周正。

    苏韬估计肖菁菁还没吃饭,便问道:“会做饭吗?”

    肖菁菁点了点头,道:“我五岁就做饭了。”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姑娘怕是吃了不少苦吧,苏韬指了指后面,道:“厨房里有食材,以后早饭都由你负责。”

    肖菁菁“嗯”了一声,脚步轻快地进了里屋。

    苏韬继续开始自己的晨练。

    晨练是确保一天精力旺盛的基础,作为一名优秀的中医,如果你自己不能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又如何帮助患者强身健体。

    很多人印象中,有病才找医生,事实上疾病是以预防为主,真到了病发,即使能治好,也得大伤元气,所以拥有强健的体魄,对疾病有一定的抵抗能力,这才是正确的生活之法。

    尽管西医日益昌盛,但中医仍有市场,原因在于中医在保健方面有西医难以企及的功效。

    苏韬正在打的是一套名叫“脉象术”的拳法,一起只有二十一招,每一招都很简单,但招与招之间的串联,不像太极拳那样行云流水,打起全套会有生涩之感。

    脉象术是第三本《御医经》中详细阐述的拳法,不像天截手那么神奇,但养气和藏气上,有着非常好的效果。

    脉象术的原理,是利用拳法,将经脉和五脏六腑全部调动起来,一般的内家拳法都是将真气藏于丹田,而脉象术是将真气藏于经脉和五脏六腑。

    当然,这种拳法只适合医者在治疗过程中,源源不断地输送真气,比起那些武术大师,缺少丹田真气的爆发力。

    苏韬打得很缓慢,当最后一招打完之后,身上已经是大汗淋漓。

    肖菁菁从身后轻声道:“饭已经做好了。”

    苏韬点了点头,道:“辛苦你了。”

    等苏韬走进餐厅,肖菁菁早已准备好,端着一个茶杯,跪在了苏韬的身前,道:“师父,请喝茶!”

    苏韬微微一愣,笑道:“你这是做什么?”

    肖菁菁抬起脸,低声道:“拜师,不都要行礼吗?”

    苏韬咳嗽了一声,清嗓子,装模作样道:“既然你决定要拜师,那么我就收你为徒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三味堂苏韬的大弟子。”

    人生第一个徒弟,苏韬内心还是有点紧张和激动。

    肖菁菁没想到苏韬就这么答应自己,喜道:“我肖菁菁发誓,一定勤奋努力,学好医术,不辱门楣。”

    苏韬将茶杯接过,茶盖在杯口轻轻地研磨一下,吹了一口热气,含了一口茶水,然后将茶杯搁在一边,慢慢地扶起她,承诺道:“既然你愿意成为我苏韬的弟子,那么我一定会将所有的知识和经验教导给你。不过,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想要取得更高的成就,还得靠你自己钻研去领悟。”

    肖菁菁的态度让苏韬很满意,她又跪下在地上硬生生地磕了好几个头。

    苏韬原本打算招几个学生,培养他们成为三味堂的员工,不过肖菁菁的执着让苏韬改变主意。若是想将三味堂做大做强,没有帮手那是不行的,肖菁菁是自己第一个收下的徒弟,未来会成为自己的帮手。

    早餐很简单,米粥、咸菜、鸡蛋,肖菁菁的厨艺不错,米粥熬得香甜,苏韬喝了两大碗,道:“你来三味堂实习,学校那边可能就要少去了。”

    肖菁菁淡淡一笑,道:“学校里的那些老师都是读教材,那些教材及辅助的医学书籍,我都背得滚瓜烂熟,所以不去也无妨。我来你这儿,是想学真正的中医。”

    苏韬笑问:“真正的中医是什么呢?”

    肖菁菁说道:“治病救人。”

    苏韬摇了摇头,并不满意这个答案:“西医也能治病救人。”

    肖菁菁疑惑道:“那中医是什么?”

    苏韬淡淡道:“小医病,中医人,大医国。”

    ……

    江淮医院儿科门诊,少妇抱着一个六个月大的女*婴,小心翼翼地问道:“吕医生,我女儿究竟什么地方有问题!”

    吕诗淼拿着一张b超片仔细看了许久,淡淡道:“是先天性髋关节发育不良,新生儿有千分之一的发病率,其中女*婴是男婴的十倍。”

    少妇听吕诗淼这么说,眼中闪过焦急之色,紧张道:“那该怎么办?”

    吕诗淼道:“这种疾病源自于遗传,越早治疗越好。正常的方法,是打石膏进行定型,治愈率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少妇见吕诗淼这么说,心中打定,低声道:“什么时候能治疗?”

    吕诗淼道:“先预约吧!”

    少妇点了点头,抱着女*婴往外行去。

    吕诗淼正准备继续叫号,这时手机铃声响起,里面传来丈夫乔波的声音,“老婆,今天你又得加班吗?”

    吕诗淼点了点头,冷冷地说道:“每周二、周三,我必须儿科急诊值班,你又不是不知道!”

    乔波淡淡一笑,道:“我确认一下而已,顺便跟你汇报,今晚我和几个朋友去外地出差,也不会回家!”

    吕诗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平静地说道:“知道了,就这样吧,我还在上班!”

    掐断电话之后,吕诗淼深吸了一口气,她与乔波结婚一年,在前两周突然发现,因为自己经常需要上晚班,乔波就趁着这个时间点出去鬼混。那一天,她因为同事调班,所以提前回家,结果发现乔波和一个女人赤身裸体地躺在自己的床上。

    吕诗淼当场就要与乔波离婚,结果被公公乔德浩给制止。当初吕诗淼之所以会嫁给乔波,正是因为院党委书记乔德浩的牵线搭桥。

    出轨,背叛,让吕诗淼心如死灰。

    乔波承诺,与那个女人断绝来往,但从一些蛛丝马迹来看,乔波依然拈花惹草,那个女人只不过是他众多情人之一而已。

    吕诗淼心中充满无奈,越来越厌倦那个家庭,为此几次提及离婚,但都被乔德浩给制止。乔德浩给出的答案很简单,如果她和乔波离婚,那么就离开江淮医院。

    吕诗淼挂断电话之后,护士提醒道:“乔书记刚才打不通你的电话,所以打到我这里,请你去党委书记办公室一趟。”

    “我知道了!”吕诗淼收拾了一下问诊台,往乔德浩的办公室行去。

    护士望着吕诗淼窈窕婀娜的离开,羡慕地低声自言自语,“吕医生,不亏是咱们江淮医院的院花,只可惜找了个花花公子!”

    敲门进入办公室,乔德浩微笑着将门给关上,目光在吕诗淼的身上上下打量,道:“今天怎么没穿我上次送给你的那件衣服?”

    吕诗淼平淡地说道:“不合身,扔掉了。您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事儿吗?”

    乔德浩干咳了一声,道:“当然不是,院里准备成立私人医生专家组,专门为市里的领导和重要客商提供保健服务,我推荐你担任副组长,现在是通知你!”

    “知道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就走了。”吕诗淼旋即转身离开。

    乔德浩望着吕诗淼纤瘦的身影,叹了口气,暗忖自己那儿子,怎么这么漂亮的媳妇不知道好好宠着,还在外面拈花惹草,实在是太不可理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