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24章 酒后乱情乱性
    下了出租车,便看到身材高挑的蔡妍站在三味堂门口,她穿着一条性感的短裙,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站在徐爷和陈老头旁边看棋。

    徐爷见苏韬回来,打了个哈欠,笑道:“小苏回来,咱们也好散了,给年轻人独处的时间。”

    蔡妍面颊一红,笑道:“又拿我开玩笑。”

    苏韬见怪不怪,徐爷就是喜欢拿自己和蔡妍开玩笑,进了屋内,发现一阵菜香,笑问:“怎么家里多了个田螺姑娘。”

    蔡妍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见你最近这段时间太忙,所以帮你做好了晚饭。”

    苏韬见餐桌上还摆着两瓶红酒,笑道:“被你爸知道,又得与我吹胡子瞪眼了。”

    蔡妍轻哼一声,道:“跟他吵架了,不理他,陪姐喝几杯?”

    苏韬叹了一口气,点头道:“行吧,谁让我是你的医生呢,倾听病人的苦闷,也是职责之一。”

    蔡妍睨了苏韬一眼,开始张罗碗筷,不一会儿四菜一汤就上桌,玉米排骨汤,尖椒嫩牛柳,红烧百叶蹄筋,炝黄瓜,家常菜色香味俱全,苏韬尝了一口牛柳,香软嫩滑,意外道:“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

    蔡妍耸了耸肩,道:“若不是家里有个翠宝轩,我指不定去开个饭馆,以我这个手艺,养活自己绰绰有余。”

    苏韬打开红酒,想起一件事,笑道:“家里没有高脚玻璃杯。”

    蔡妍挑起柳眉,道:“我带了!”

    苏韬朝不远处望去,手提袋里的确有两只高脚杯,道:“你准备得还挺齐全。”

    蔡妍放好杯子,斟满两大杯,道:“今天不醉不归!”

    苏韬叹了口气,知道蔡妍心中有事,两家紧挨着,若是真喝醉了,到时将她送回去便是。

    蔡妍笑眯眯地与苏韬碰了一下杯子,红唇轻启,道:“你是不是觉得我挺奇怪的?”

    苏韬摇了摇杯身,笑道:“每个人都有秘密,在别人的眼中,我也是个怪人。”苏韬给很多人治过病,见过的怪人太多,蔡妍这算什么?

    “咱们为怪人干杯!”蔡妍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整张脸变得红润,妩媚起来。

    苏韬摇了摇头,只能跟着喝了半杯,蔡妍不依不饶,苏韬只能将剩下的酒给饮完。

    苏韬知道蔡妍想吐露心声,便顺着她的想法,主动问道:“你爸为什么要阻止你和异性相处?”

    蔡妍酒量很一般,眼睛有些迷离,伸出手指在苏韬的鼻子上点了点,道:“你与我连喝三杯,我就告诉你秘密。”

    苏韬抿嘴一笑,道:“我喝三杯吧,你就算了。”

    言毕,他主动将喝了三杯,蔡妍不甘示弱,也跟着喝完。

    这女人是真的想求醉啊,苏韬暗忖那就索性陪他多喝一点。

    一瓶半红酒很快见底,蔡妍已经有些眩晕,道:“其实我是有夫之妇!”

    苏韬意外道:“还有这事儿,但从来没看过你老公啊?”

    蔡妍指了指地下,叹气道:“他早就死了,所以我是个寡妇。”

    苏韬没想到蔡妍还有这等隐秘,继续问道:“那蔡叔也不应该阻止你和别别的男人相处啊。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还讲求什么贞节牌坊。”

    蔡妍摇摇头,淡淡道:“因为我被诅咒了。”

    苏韬没好气道:“什么年代了!还有诅咒这个说法?”

    蔡妍点了点头,道:“我和那个死鬼老公,定下的是冥婚。当初我爸欠了别人一屁股债,所以从聂家那边拿了一笔钱。当时聂家要求,虽然人死了,但我要为他守寡,否则的话,就遭天谴,还让道士做了冥婚契约。当年你爷爷给我看过病,以他的医术,我的病情也是刚治好了又犯,没法根治。”

    虽然没有所谓的结婚证书,但市井之中,冥婚也是一种被认可的婚事。

    苏韬知道蔡妍家中有情况,没想到还有这么一番波折,恍然大悟道:“难怪蔡叔会对我充满敌意呢。”

    蔡妍长长的睫毛眨了眨,笑道:“我爸是太紧张了,况且我比你大,你哪能喜欢我?”

    苏韬脱口而出道:“比我大,怎么了,爱情不分年龄,况且你没比我大几岁吧?”

    此言一出,苏韬尴尬地咳嗽一声。

    蔡妍听了却是有点高兴,眼睑低垂,叹气道:“我没资格让你喜欢,姐可是嫁过人,是别人的妻子,还得了怪病。”

    “你那算不上结婚。”苏韬淡淡一笑,道:“况且,结婚也无所谓,人妻现在很抢手呢。”

    蔡妍呸了一句,笑骂道:“谁敢跟鬼抢媳妇?那是活得不耐烦了!你在胡说八道,小心我那死鬼老公从地下爬出来,把你带走!”

    苏韬觉得蔡妍说得有趣,道:“没有医生怕鬼的,比如那些外科医生,在正式上岗之前,解剖练习半年都跟尸体打交道,看尸体就跟牛肉似的,一块一块的。”

    蔡妍喉咙里干呕了一下,道:“别接着往下说,我快呕吐了。”

    苏韬笑道:“那是你酒喝多了。”

    蔡妍又给自己斟满一杯,道:“要喝就得喝好,必须得尽兴。”

    两人边谈边聊,不知不觉又喝了一瓶,蔡妍已经到了极限,身体摇晃个不停,数次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她那张瓜子俏脸却更显明艳,终于道:“不行了,喝不了,再喝就得醉死了。”

    苏韬喝得有点头晕,比蔡妍要好不少,笑道:“真正的醉鬼是不会承认自己醉了,说明你还能喝。”

    蔡妍风情万种地瞅了一眼苏韬,道:“我真的没醉,只是有点困。”言毕,她艰难地站起身,摇晃着进了隔壁卧室,等苏韬跟过去,蔡妍已经踢掉了凉鞋,扑在了床上,那两条套着肉色丝袜的美腿,无力地搭在一边,白色的蕾丝短裙下,大腿并拢在一起,充满了诱惑。

    “蔡妍,你起来,床不能随便躺!”苏韬见到这个场景,觉得有点口干舌燥,全身血液如同沸腾一般。

    “我先睡一会儿。你等着我,还得继续喝……”蔡妍在床上轻轻地翻了个身,露出了身体的正面,因为略微侧卧,领口下撘,露出了胸衣的肩带,饱满雪白的胸脯,也露出了须臾,苏韬再往前走一步,就能窥见更多。

    苏韬觉得心跳得厉害,尤其那充满诱惑的大腿,及被短裙包裹着的臀部紧绷绷的,让他失去了片刻理智。

    苏韬走过去推了推蔡妍的香肩,道:“我送你回去吧,别睡在我这儿。”

    “我不回去,还没结束呢。”也不知蔡妍是真醉还是假醉。

    苏韬苦笑摇头,从蔡妍身上传来的香味混合着普通酒的浓香,刺激着荷尔蒙分泌,蔡妍转过身,腾出玉臂,朝苏韬的肩部一搭,低声道:“你若是无聊的话,那就陪我躺一会儿。”

    苏韬心里一边念着清心咒,一边顺着蔡妍的力量躺下,身体轻轻地压在蔡妍的正上方,蔡妍眉头动了动,嘴巴蠕动,没有任何其他反应。

    苏韬暗骂自己一句,人家女孩都这样主动,你若是还不行动,岂不是对她的不尊重?

    苏韬轻轻地搂住蔡妍柔软纤细的腰肢,脑海中却是想着蔡妍方才酒桌上的那些话,冥婚诅咒,这还真是从来没有听过一种怪病。也不知那死鬼老公,是否幽灵般悬浮在头上三尺,目睹蔡妍和自己滚床单。

    想到此处,苏韬竟然有点兴奋。

    蔡妍的肌肤细腻光滑,两人姿势极为暧昧的贴在一起,蔡妍似乎有意无意地撅起臀部,小腹顶在苏韬的尴尬之处。

    蔡妍大口地呼吸着,热浪不断地灌进苏韬的耳朵里,蔡妍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此刻是脸红心跳,忐忑不安。

    蔡忠朴今天与聂家联系,决定要毁掉之前的冥婚,并承诺补偿一大笔费用,但被聂家给拒绝,所以蔡忠朴还是要求蔡妍远离苏韬,因此蔡妍与蔡忠朴大吵了一顿。

    因为情绪的波动,所以蔡妍才会来到三味堂,喝了那么多红酒。

    她也没想到,故事会发展得如此之快,苏韬身上弥漫着一股特有的药香,让她沉醉。

    或许之前没有准备,但她此刻已经打定主意,将身子交给苏韬,一点也不后悔。

    与苏韬相处了数月的时间,蔡妍对他有所了解,是一个果敢、有能力的年轻人。

    苏韬感觉到蔡妍呼吸变得急促,手掌下意识地轻抚她的脸颊,蔡妍轻轻地往前一送,两人唇齿交融,一股甜糯的滋味从苏韬的舌尖开始蔓延。

    男人有些动作是下意识完成的,他的手掌下意识地在蔡妍柔软的身体上抚摸,一股触电的感觉,从指尖游走到心田,苏韬感觉自己开始失控了。

    “蔡妍……”外面传来一阵熟悉的呼喊声,打乱了两人接下来的动作。

    蔡妍瞪大眼睛,慌忙地拉好被扯到一边的衣襟,低声道:“我爸来了!”

    苏韬略尴尬道:“你赶紧整理好头发,太乱了!”

    蔡妍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将头发直接散开,披在两肩,低声警告道:“刚才是酒后乱性,记住,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