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20章 大学生不单纯
    蔡忠朴大病刚愈,否则也不会被轻易打倒,想强行起身,那瘦高男人一脚踢在他的腰窝,蔡忠朴下半身就麻了。

    瘦高男人心中憋着一股气,将对老乌鸦的怨恨全部洒在蔡忠朴的身上,蔡妍出门后,捂着嘴惊呼一声,苏韬紧随其后,叹了一口气,暗忖自己还是得出手了。

    瘦高男人脚下一轻,他下意识地往后退,腹部被戳中一指,撞在墙壁上。他只觉得眼冒金星,等恢复过来,就看见苏韬将蔡忠朴给扶了起来。

    瘦高男人眼神露出凝重之色,冷冷地望着苏韬,意识到这家伙不好惹,因为刚才都没看到他出手。

    苏韬望着那瘦高男人,淡淡问道:“老乌鸦跟你比,功夫如何?”

    那瘦高男人面色难看,觉得刚才被击中的腹部生疼,低声道:“比我厉害!”

    苏韬帮他分析,道:“蔡叔功夫比不上你,你比不上老乌鸦,蔡叔能偷到老乌鸦的东西,这逻辑通吗?”

    瘦高男人眼中露出一丝无奈,叹气道:“我也知道老乌鸦骗了我,但我现在找不到老乌鸦,总不能就认栽吧?”

    苏韬道:“货在蔡叔的手上,他是通过正常的手段购买的,东西就是属于蔡叔的了。你定金交给的是老乌鸦,却来找蔡叔要,现在的行为就是抢。”

    瘦高男人眼中露出冷色,也是百般无奈,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虽然只是与苏韬过了一招,但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苏韬的对手。

    瘦高男人冷冷地看了一眼苏韬,低声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不会放弃,我这就去找老乌鸦,若是找不到老乌鸦,我还会再来的。”

    等瘦高男人走了之后,苏韬给蔡忠朴看了一下伤势,皮外伤,擦一点药膏几日便能好。

    “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帮忙,今天翠宝轩就得被砸了。”蔡忠朴唏嘘道。

    苏韬复杂地看了一眼蔡忠朴,道:“蔡叔,你这次惹了大麻烦,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蔡忠朴眼中露出一丝自嘲,苦笑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如果不铤而走险,富贵怎么险中求?”

    苏韬道:“尸毒,应该是老乌鸦给你下的。”

    蔡忠朴点了点头,道:“老乌鸦算计好了,我中毒之后,身体虚弱,再让第二个卖家上门寻物。卖家拿到货之后,老乌鸦再赚一笔。”

    苏韬叹气道:“这老乌鸦究竟是什么人?你跟他熟悉吗?”

    蔡忠朴摇头道:“一个朋友介绍的,跟他做过一次交易,他手里有不少珍品,都是国外流入国内的宝贝,所以我就动了想法。”

    一百多年前,华夏因为闭关锁国,曾经差点亡国,当时的西方诸国联军入侵之后,掠夺华夏的财富,所以很多古董流失到了国外。如今国内的古董收藏家们,想方设法把国外的东西往国内收,这就是蔡忠朴的动机。

    苏韬点了点头道:“老乌鸦不是普通人,蔡叔,我建议你近期还是躲一阵,陆续会有人来寻衅挑事。”

    蔡忠朴眼中闪过一丝决然,道:“躲什么躲?我可不怕!”

    一开始对蔡忠朴并没有太多好感,觉得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中年男人,接触久了之后,苏韬对蔡忠朴有了另外一番感受,虽然有古董商人的狡猾、市侩,但骨子里的硬气还是有的。

    出了翠宝轩,蔡妍跟了出来,道:“原本打算请你吃顿晚饭,没想到还生出这么多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苏韬在蔡妍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笑道:“客气什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以后你找到机会,补偿我就是了。”

    蔡妍俏脸一红,道:“反正你休想让我陪你……睡觉……”

    苏韬哑然失笑,没想到玩笑话依然让蔡妍耿耿于怀,他转移话题道:“原本以为老巷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适合安静的生活,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多事,估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会有很多故事发生。”

    蔡妍望着苏韬那种英俊的脸,心神有些乱,“过去的十年,你去了哪儿?”

    苏韬望着星空的皎月,目光深邃地说道:“我去了一个很陌生和遥远的地方,等时机成熟了,我一定告诉你。”

    蔡妍一直觉得苏韬很神秘,见他不愿意说,撩起鬓角的发丝,道:“你的医术不错,三味堂在你的手中肯定能发扬光大的。”

    苏韬点了点头,望着朦胧灯光下的翠宝轩,道:“翠宝轩也一样,未来指不定成为华夏第一的古玩店!”

    ……

    狄世元的办事效率很快,第二天上午就有江淮医院的人来三味堂考察现场,然后安排施工方对三味堂进行改造修缮。

    按照苏韬的要求,三味堂原本的基础架构不变,保留原来的陈设、家具,主要进行细节上的修饰和装潢。

    苏广胜传下来的三味堂,苏韬在发展的过程中,要尽量原汁原味的保留。

    苏韬与施工方沟通好装修方案之后,狄世元打来电话,笑问:“准备给三味堂挑选几个坐堂医生,人员名单让人带给你,不知你看了没有?”

    狄世元如此热心,有自己的打算。苏韬医术高明,若是中医科的那些人跟着他,能学到一鳞半爪,也是增强江淮医院的实力。

    苏韬淡淡一笑,委婉地拒绝道:“名单我看了,都是一些有经验的医生,我怕用不动他们啊!”

    狄世元怔了怔,叹气道:“我就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说吧,究竟要什么人?”

    苏韬也就把话说明白,道:“你安排人到三味堂坐诊,无外乎希望能从我这边学到一些医术,说实话中医科的那帮人,我接触过,都不是什么好苗子,你让他们跟着我,他不愿意学,我不愿意教,这反而背离你的初衷。”

    狄世元听苏韬这么说,头皮有点发麻,暗骂这小子怎么把事情看得这么透彻,自己一点小算盘,全部被他算中了。狄世元打着哈哈,笑道:“你说得没错,那些人的确已经成型,想要改造实在太难了。”

    苏韬提议道:“我还是想找一些实习生,最好是中医大学刚毕业的学生,一张白纸,经过教习之后,他们按照我的思路从事中医行业,这样有更好的成长空间。”

    狄世元轻轻地拍了一下大腿,道:“这事儿好办,江淮医院与淮南中医学院的汉州分院有很好的合作关系,是它的实习基地,唐大夫是学院的荣誉院长,由他出面的话,你能一定能挑到尖子生。”

    苏韬道:“那就劳您费心了。”

    挂断苏韬的电话,狄世元摸着下巴,眼中露出深思之色,自言自语,道:“苏韬这小子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啊。”

    狄世元是聪明人,他看得出来苏韬正在利用江淮医院的资源,给自己的三味堂增加硬实力。之所以不要中医科的那些人,并不仅仅因为他们已经定型,而是再怎么带,那些人终究都是江淮医院的人。

    苏韬如今从学生中去挑选,那就不一样,都是苏韬手把手教出来的,与江淮医院有关系,但关系并不紧密。

    狄世元也能理解,苏韬正在培养自己的嫡系,中医科的那帮医生都是唐南征带出来的,苏韬要培养自己的弟子。

    狄世元并不介意苏韬这么做,甚至支持他,因为中医科想要取得进步,必须要大刀阔斧的改革,以前唐南征在的时候,那一套诊治方法已经无法适应如今的潮流,随着苏韬入主中医科,应该有很大的改变。

    狄世元观察过苏韬的诊治方式,比起传统中医,更讲究急诊之术,侧重于实战,快速达到治愈效果,比养生保健的传统中医救治之法更加具有市场。

    尽管那些人未来都是三味堂的人,但江淮医院会将他们发展成为分部,狄世元有把握将两个部分联系起来,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可分割的整体。

    想明白这一切,狄世元就给唐南征拨通电话。

    唐南征听明来意之后,笑道:“苏韬这是准备收徒弟子啊?现在淮南中医大学汉州分院正缺少实战型的教师,我推荐他担任教师,顺便在课堂之中物色学生,如何?”

    狄世元微微一愣,笑道:“让他去授课?这倒挺有趣!”

    唐南征叹气道:“中医式微,现在的毕业生出了学校之后,大部分都得转业,根本不从事医生行业,或者在医院的中药房给人打杂。苏韬的年龄与那些学生相仿,若是他去上课,指不定能摩擦出一些异样的火花。”

    狄世元摸着下巴,咂嘴道:“你也是用心良苦了。”

    狄世元随即给苏韬回了电话,接到狄世元的电话,听明白他的意思,苏韬爽快地答应,大学是一个相对纯净的地方,学生没有受到社会的污染,大多数带着单纯的目的,只要顺利引导,一定能找到合适的苗子。

    苏韬用手机搜索了一下淮南中医大学汉州分院,想了解一下情况,突然皱了皱眉,因为首页第一条信息,让人觉得吃惊,“江淮中医药大学汉州分院校花援*交会,电话138xxxxx,一小时三百,过夜两千,绝对清纯……”

    苏韬叹了口气,大学生也并不是那么单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