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19章 宋朝画藏隐患
    聂伟庭的脉痿之症,已经被苏韬控制下来,但如果想要痊愈,也得花费一两个月的时间,这是苏韬故意留下的空间,用于与晏静斡旋。如果自己很快治好聂伟庭,两人之间的平衡就会被打破,晏静是个可怕的女人,苏韬并非孑然一身,晏静会威胁自己身边的人。

    晏静吃饭很优雅,苏韬很意外,女人吃饭可以如此好看,她每次咀嚼食物,宛如一种艺术,便是所谓的秀色可餐,所以苏韬的食欲大振,很快将桌上的菜肴席卷一空。

    晏静发现苏韬的眼神放肆,似乎故意吃一口菜,瞟一眼自己的胸,面对自己这样的容貌,他能表现得如此狼性,也属于百里挑一的人物了。

    晏静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水,道:“等吃过了之后,我会安排秘书送你离开,每周需要来给聂伟庭恢复性治疗一次。”

    苏韬用纸巾擦擦嘴,为难道:“我很忙!”

    晏静嫣然一笑,道:“会给你诊金,出诊费多少?”

    苏韬暗忖有钱好办,狮子大开口道:“一千一次。”

    晏静想了想,道:“给你每次两千,如何?”

    苏韬毫不犹豫地接受,道:“成交!”

    聂伟庭是自己打伤的,结果成为了自己的病人,还给高昂的诊金,这逻辑有点混乱,但苏韬却觉得理所当然。

    等苏韬被司机送走,晏静见秘书疑惑不已,淡淡问道:“已经第二次见面,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秘书托了托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道:“性格比年龄要更加成熟,外表看上去很稚嫩,但行事沉稳。”

    晏静叹了一口气,道:“他早已算准,我们带他来这里,是为了救治聂伟庭,他的头脑,比起医术,丝毫不弱。我真的很好奇,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秘书笑道:“印象里,您还是第一次,对人有这么高的评价。”

    晏静含笑,道:“王国锋,你也见过吧?”

    秘书面颊一红,道:“有点印象,被称为百年来最年轻的神医。”

    晏静叹气道:“他俩是同类人,相比较王国锋,我觉得苏韬更加深不可测。”

    秘书意外道:“您跟他只见过两次面。”

    晏静反问道:“你在质疑我的眼力吗?”

    秘书轻抚胸口,笑道:“不敢!所以您准备与他合作,并不是迷惑他?”

    晏静叹气道:“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谁能说得清楚。目前而言,他对我还是有一定的价值,聂伟庭死活不肯松口,让人恼火,我觉得突破口还是在苏韬身上。他值得我短时间投资!”

    “那老巷暂时不拆迁了?”秘书惊讶地问道。

    晏静目光深邃,“从市政府那边传来消息,有一个外国商人看中了那块地,准备筹建旅游影视文化项目,按照市政府的意思,希望我们和那个外国商人进行合作,共同开发。其实,老巷拆迁不拆迁,不太重要,我只想让聂伟庭开口。”

    宏盛集团早就拿到了拆迁指标,等拆迁之后,宏盛集团再进行公开招标,从中赚取利润,如今政府给她介绍金主,算作省去后面的环节。

    秘书道:“那您的意思,准备与那个外商共同开发老巷?”

    晏静语气平和地说道:“那外商的底细我已经查清楚,是汉州重要的城市贵宾,如果她愿意投资,项目将获得许多政策扶持。我们只需要坐享其成!而且,那个外商与苏韬有关系,是他的病人。”

    秘书低声道:“那我们暂时与苏韬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了?”

    晏静柳眉轻轻一挑,道:“否则他今天能轻松离开吗?”

    ……

    回到三味堂,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天气闷热难耐,徐爷和陈老头每人手里都摇着一把蒲扇,坐在门口下围棋,苏韬给徐爷留了把钥匙。自己在江淮医院挂职,三味堂的大门总不能关着,徐爷见苏韬人不错,偶尔帮衬照应,有人取药,按照苏韬提前整理好的药包,头疼脑热的简单毛病,对症出售,即可。

    苏韬刚将行医箱放在柜面上,徐爷在门口就喊道:“蔡家姑娘,又来找苏大夫啊,他刚回来,你就不能让喘口气?”

    陈老头没好气道:“人家耍男女朋友,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注意力集中一点,不然又得输了啊。”

    蔡妍俏脸一红,在两个老人身边丢了一个零食袋子,道:“送给你们吃的,嘴下留情!”

    徐爷嘿嘿一笑,道:“你老子是有名的小气鬼,你这姑娘却大方,以后肯定比老子有出息。”

    苏韬抬起头,便见蔡妍脚步轻快地进屋,她今天穿了一件深蓝色花边连衣裙,头发高高的盘起,腿上套着肉色的丝袜,穿着一双白色的凉鞋,显得异常的文静素雅。

    苏韬笑问:“你爸没事儿了吧?”

    蔡妍含笑点头,低声道:“已经完全康复,下午就出院了。我是替我爸来谢谢你的,另外,为了表达谢意,晚上去我家吃饭吧?”

    苏韬犹豫道:“是你的意思,还是你爸的意思啊?”

    蔡妍莞尔一笑,道:“你地痞流氓都不怕,难道还怕我爸?”

    苏韬耸了耸肩,苦笑道:“地痞流氓,我可以用拳头打得他们屁滚尿流,对你爸,我只能忍气吞声。”

    外面传来徐爷的声音,“女婿怕老丈人,天经地义!”

    蔡妍的耳朵红透了,泼辣地对徐爷道:“那么多好吃的,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旋即又与苏韬道:“放心吧,是我爸让我来请你的。我爸那人外硬内软,不会为难你。”

    苏韬挠了挠头,笑道:“行吧,那就晚上到你家蹭饭吧。”、

    蔡妍见苏韬答应,喜上眉梢,道:“那我回去准备晚饭。”

    见蔡妍开心的离开,苏韬嘴角也浮出笑意,蔡妍的心意,苏韬哪能不明白,只可惜苏韬有自己的心结。

    尽管是蹭饭,但也不能空手,苏韬配了个十全大补药,提着牛皮纸袋,就来到隔壁翠宝轩。蔡忠朴恢复的不错,面色有点泛黄,但伤腿已经好的差不多,能够行动自如。

    见苏韬提着礼物,蔡忠朴淡淡笑道:“过来吃个饭而已,还带什么东西?”

    苏韬笑道:“蔡叔,你大病初愈,给你配了个恢复体力的药方,每天一次,一周之后,会比以前更加精神抖擞。”

    蔡忠朴吐了一口气,苦笑道:“我得向你道歉,那天对你的态度不好,你不要介意。”

    苏韬摆了摆手,微笑道:“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蔡妍毕竟已经成年,有自己的想法,你不应该对他有这么多束缚。”

    蔡忠朴苦恼叹气,道:“此事我也是有原因,一言难尽。”

    这时蔡妍端着一盘热菜上桌,蔡忠朴就打住话题,与苏韬笑道:“喝点酒吗?”

    苏韬笑道:“作为医生,建议你不要喝酒。”

    蔡忠朴点头道:“遵医嘱,那就以茶代酒吧。”

    蔡忠朴不提原因,苏韬心中确实好奇,究竟在蔡妍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蔡忠朴比想象中要健谈,做古玩生意,经常在外面东奔西走,淘宝的故事信口拈来。

    让蔡忠朴意外的是,苏韬对于古玩这行并不陌生,自己的一些专业术语,他不仅听懂,偶尔只言片语,还能看出他的眼力不同寻常。

    蔡忠朴回想起上次在药房,见到苏韬提着的那个行医箱,问道:“以前跟苏老太爷聊过,说你们苏家祖辈曾经是御医,那个行医箱是否家传的?”

    苏韬淡淡一笑,解释道:“那个行医箱是我托人打造的,只不过用的时间比较久,所以看上去有些旧。”

    蔡忠朴咂嘴道:“那个工匠技术不同寻常,若说是宋朝的货,也有人信。”

    苏韬没有继续与蔡忠朴搭腔,见两人隔阂已消,便提起他的病情,道:“你这次中的是尸毒,有人故意接近你,而且有计划性地让你慢性中毒,你得分析一下,究竟是谁会对你下手。”

    蔡忠朴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旋即轻松一笑,道:“做咱们这行,免不了有对手,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看淡了。”

    苏韬见蔡忠朴不愿意往下说,暗叹一声,泯了一口茶,不做多言。

    蔡忠朴见苏韬性格比较沉稳,低声问道:“我想确认一下,你对蔡妍是否是真心?”

    苏韬被这么一问,有点尴尬,笑道:“我与蔡妍暂时只是普通朋友。”

    蔡忠朴复杂地看了苏韬一眼,道:“那你就与他保持距离,算我求你。”

    苏韬没想到蔡忠朴会这么说,正准备问缘由,门外传来一阵骚乱声。

    蔡忠朴皱了皱眉,与苏韬道:“我出去看看情况。”

    几分钟之后,传来争执的声音,蔡忠朴痛呼一声,随后就是一阵打砸的声音。苏韬跟着蔡妍来到店外,蔡忠朴捂着肚子,被一个瘦高男人踩住脸,冷声道:“把那批货给我交出来,不然要了你的命。”

    蔡忠朴哑声道:“那是我从老乌鸦那边收的货,凭什么给你?”

    “呸!”那男人挑了挑眉,“老乌鸦说,是你偷他的货。”

    蔡忠朴愤懑地说道:“胡说八道,我花了六百万,有他的收据!”

    那男人冷笑,“收据可以伪造,那批货起码值五千万,你六百万就能买到那货?我定金就交了三百万,现在货被你给偷了,谁来弥补我的损失?”

    蔡忠朴心中明白,有两种可能,第一种,老乌鸦坑了自己,一批货卖了两次;另外一种,这男人在恶意勒索,故意想讹诈那批宋朝书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