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16章 请叫我心机男
    谢诚眼睛瞪得浑圆,捂着喉咙,似乎呼吸困难,数秒之间,却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然后慢慢地萎顿倒地,双手下意识卡住自己的脖子。

    不仅曹骏等人大吃一惊,连狄世元也吓了一跳,连忙道:“苏韬,别冲动,我能处理好一切,你别伤人啊!”

    乔德浩见苏韬出手,嘴角微不可察地露出一抹笑意,苏韬失去理智,也在自己的计划之中,他越是行为出轨,在别人眼中,越证明他心中有鬼。

    洪明药厂并非本地药企,与江淮医院合作多年,厂长是狄世元的大学同学,当初江淮医院运营不善,大牌的供应商不愿意合作,狄世元找到了大学同学,拿到了一批免费药。

    这多年来,洪明药厂成为江淮医院最大的供应商,其他药厂想要进入,都被狄世元给拒绝,包括乔德浩介绍的几家药厂也是如此。

    乔德浩断定,狄世元与洪明药厂肯定存在利益联系,从几个月之前,他便向市卫生局投递匿名举报信,投诉狄世元涉嫌利用职务之便从洪明药厂非法拿去返*点、回扣。

    因为狄世元在汉州的医学界很有地位,所以卫生局一直保持缄默,今天乔德浩故意利用谢诚与苏韬之间的矛盾,点燃了这一把火。

    只要市卫生局愿意下功夫去查,乔德浩有信心,现在医院拿药品回扣,至上而下已经蔚然成风。狄世元的屁股肯定不干净,换位思考,自己若是江淮医院的一把手,怎么可能拒绝诱人的返*点呢?

    乔德浩站起身,朝苏韬一指,道:“胆大妄为,他已经心虚,失去理智,赶紧抓住他。”

    干警反应过来,亮出了警棍,只觉得眼睛一花,自己原地晃了一圈,歪倒在了谢诚的旁边。

    撂倒谢诚,或许不能说明什么,但苏韬举手投足,将实战经验丰富的干警摔到一边,让众人意识到,苏韬手上有功夫!

    苏韬见谢诚还在抽搐,再过几秒,不救他,恐怕就得窒息而亡,于是踢了他一脚,谢诚如蒙大赦,大口地呼吸着空气,方才痛苦的滋味,不亚于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穴位可以治人,也可以伤人。天突穴可以治疗癔病,也可以导致气胸,胸闷,甚至窒息死亡。

    正当谢诚觉得回到人间的时候,苏韬又是一脚,踢中他的脊柱中部,谢诚整个人曲成一团,牙齿不停地打颤,口中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无声的痛苦,让人头皮发麻。乔德浩长大嘴巴,倒吸一口凉气,眼中露出惊恐之色。

    其他人面色微变,意识到苏韬并不如外表那般软弱可欺。

    苏韬发泄了心中的郁闷,稍微冷静下来,拉着椅子坐下,脸上露出平和的微笑,道:“曹局长,刚才都是谢诚和乔德浩的片面之词。现在我想说几句。”

    曹骏微秃的额头上冒汗,点头道:“苏大夫,你请说!”

    苏韬缓缓道:“故事情节很简单,乔德浩和谢诚两个串通起来,利用软件合成了一个音频,同时趁我不在的时候,至我的办公室偷偷放了样品药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已经串通了洪明药厂的那个医药代表,如果狄院长与之对质,反而会中了他们的陷阱。”

    乔德浩冷笑,轻哼一声,道:“牙尖嘴利,倒打一耙,反而对我们泼脏水了。”

    狄世元面色凝重,苏韬分析得很正确,自己方才也是大意,半只脚落入圈套。

    曹骏皱眉,他为难地说道:“苏大夫,这是你的片面之词,毕竟现在有证据,如果把洪明药厂的医药代表喊过来对质,那就有了人证。”

    苏韬淡淡一笑,道:“我也有证据!”

    曹骏脸上露出意外之色,疑惑道:“什么证据?”

    苏韬道:“还请诸位移步,与我去办公室一趟。”

    乔德浩见苏韬胸有成竹的模样,只能安慰自己,一切都是苏韬故弄玄虚,自己的计划很完美,没有任何漏洞,那个医药代表已经被自己收买,公安系统一旦调查,狄世元和苏韬都逃不了。

    曹骏点了点头,复杂道:“你先让谢诚少受点痛苦吧!”

    苏韬摇了摇头,拒绝道:“身体上的痛苦,比不上心灵的折磨,我有分寸,他一时半会死不了。等我的冤案消了,再让他恢复正常。”

    谢诚抖抖簌簌,样子可怜,让人同情,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苏韬走在前面,其余人跟在后面,干警早已爬了起来,惊惧地望了一眼苏韬,不敢靠近。

    临走的时候,乔德浩瞄了一眼躺在地上抽搐的谢诚,暗叹了一口气,心道你就再躺一会儿吧。

    众人来到苏韬的办公室,苏韬走到电脑前,点亮屏幕后,用鼠标点开一个软件,黑窗弹出,出现视频画面,乔德浩看到此处,鼻尖开始冒汗。

    苏韬拖动指针,视频往回退,时间来到八点四十分,谢诚蹑手蹑脚地推门而入,从大褂的内袋里取出一个药包,将药包放在抽屉内……

    事情就这么真相大白,乔德浩原本以为天衣无缝,没想到苏韬是个心机boy,不知什么时候在自己办公室内安置了一个摄像头,将谢诚栽赃陷害自己的始末全部记录。

    比起所谓的音频,视频更具真实性,因为没办法短时间内做后期合成处理。

    曹骏朝乔德浩怒视一眼,冷哼一声,道:“这就是你要的真相吗?”

    乔德浩不敢与曹骏正面而对,尴尬地说道:“我也是被谢诚给骗了。他一早便来找我,说自己发现苏韬和洪明药厂的医药代表有非法勾结,然后给我听了音频,信以为真。我没想到他会欺骗我!”

    “现在我想明白了,肯定是他主任职务被抢,心怀不满,才会有这么一出。”

    乔德浩太奸诈,瞬间将自己给摘得干净。

    他早就准备好,也与谢诚吩咐过,一旦事情败露,谢诚要一口咬定,全部是自己的问题,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去。

    当然,乔德浩也给谢诚承诺,江淮医院难以立足,会介绍他到省医院任职。

    曹骏眉头皱了皱,背着手在原地来回走几步,道:“真相大白,谢诚作为主谋,肯定要负责任。等下你们院党组班子,讨论一下他的去留吧。”

    曹骏如此说,基本上对谢诚宣判死刑了。

    狄世元冷笑一声,道:“事情还没结束,公安局的同志还是会配合我们继续调查,看是否还存在其他猫腻。我觉得谢诚一个人没那么大的胆子,要查一下后面有无人煽风点火!”

    曹骏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继续追查下去,就没有必要了,到此为止吧。”

    站在曹骏的角度,也能理解,若是江淮医院出了大问题,党组混乱,作为主管领导,肩负的责任也很重大。而且,乔德浩是曹骏安插在江淮医院的一枚重要棋子,暂时不能有失。

    狄世元见曹骏如此说,眼中闪过一丝冷色。

    苏韬知道其中的水很*深,也不太想深入太多,道:“既然没事,那么我就先离开,今天是我的专家门诊,还有一批病人需要我看呢。”

    狄世元拉住苏韬,低声问道:“那谢诚怎么办?”

    苏韬微微一笑,道:“疼个半小时,自然会恢复。”

    狄世元暗叹,苏韬这家伙还真够深不可测的,原本以为他年轻单纯,如今看来,城府很深。

    之前所有人都误会,苏韬折磨谢诚,是源自于他的莽撞冲动,没想到一切都在苏韬的计划之中,他这是谋定而后动,谁能想到,年轻的苏韬,深谙办公室斗争,早已在办公室装了监控?

    真相大白之后,所有人只会对谢诚充满鄙夷与憎恨。

    狄世元因此也更加欣赏苏韬,医院是社会的缩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或者事,有清醒的头脑,懂得自保,才能走得更远。

    狄世元望了乔德浩一眼,估计他与自己想法一样,回到办公室之后,肯定要详细检查,有没有被安置什么窃听、监视设备。

    回到门诊,苏韬加快节奏,大约一个多小时,将所有的病人全部解决,他的医术也获得患者的认可。

    在大多数患者的心中,中医重在养生保健,治愈的时间比较长,在急诊上比不上西医。所以苏韬刻意在诊治过程中,提高效率,争取让患者当场就感受到病情明显好转。

    苏韬已经想明白,如果想要让三味堂打响名气,光守着那一亩三分地是不行的,江淮医院给了自己足够的客源,利用这些稳定的客源,慢慢往三味堂输送资源,如此能做到相辅相成之妙。

    很多人只记得三味堂的神医苏广胜,却鲜有人知道神医苏广胜的三味堂,对于患者而言,对医生的认可度,远远超过对药房的认可。所以苏广胜去世之后,客源就大大减少,苏韬现在继续解决的是,打响自己的名气,继而撑起三味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