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14章 蔡忠朴中尸毒
    蔡忠朴身高一米七五左右,乍一眼望去有点浮胖,但脱了衣服之后,发现蔡忠朴身上的肉很结实,年轻的时候应该练过几招强身健体的功夫。

    苏韬提了行医箱,来到翠宝轩,在后屋的床上见到蔡忠朴,他满面乌黑,嘴角不停地抖动,白色夹杂血丝的吐沫顺着嘴角往下淌,眼睛瞪得浑圆如同铜铃,但眼白翻转,依稀还有理智。

    蔡妍眼中噙着泪花,低声道:“要不先打120?或者直接送他去医院?”

    苏韬摇头,道:“时间来不及,救护车赶到这里再回到江淮医院,需要半个小时,你爸怕是熬不过二十分钟!他现在的状态,不能随意搬动,因为会极大地刺激体内的血液循环,导致病情加重!”

    蔡妍听苏韬这么说,崩溃地说道:“那我该怎么办呢?”

    苏韬笑了笑,道:“你似乎忘记,我是大夫!”

    蔡妍略微有点怀疑地看了苏韬一眼,尽管她是苏韬的病人,知道苏韬有医术,但蔡忠朴病情太过严重,她很难相信苏韬能够治好蔡忠朴。

    苏韬顿了顿,道:“事不宜迟,咱们两步走,你先拨打120,我给他尝试治疗。”

    “那也没有其他办法了!”蔡妍暗忖死马当活马医,两步走,总比束手无策的等待要好。

    蔡忠朴见苏韬靠近自己,眼中流露出惊讶及愤怒之色,含糊不清地说道:“你离我远一点!”

    苏韬觉得他麻烦,身上在他下颌一戳,蔡忠朴就说不了话了。

    苏韬暗忖,自己之所以救他,完全是看在蔡妍的面上,若是换做旁人,即使会治疗,也得让他多吃点苦头。

    傲慢的人只有吃足苦头,才懂得要尊敬别人。

    蔡妍捧着电话,焦急不安地原地打转,口中自言自语地说道:“怎么不接电话啊?”等接通之后,她语无伦次地说道:“是120吗?我父亲得病了,你赶紧安排车辆送他去医院?地址?白河区老巷!你们大概多久能到?能快点嘛?我怕我爸熬不了那么久,可以多加钱……”

    “这位女士,您的信息我已经收到,您赶紧挂电话,我才能够将任务下发出去。”接话员礼貌地回答。

    蔡妍魂不守舍地挂断电话,她这时才发现,苏韬开始给蔡忠朴治病,正准备说话,苏韬将食指放在嘴边,轻嘘了一声,蔡妍望着苏韬透亮的眼睛,下意识地闭紧嘴巴。

    苏韬轻轻划过刀片,将蔡忠朴的裤管剖开,受伤的位置肿胀成原来的两倍粗细,黑褐色的脓血从伤口溢出,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恶臭。

    苏韬望了一眼蔡妍,道:“你在外面等着吧!站在这里,只会让我分心。”

    其实苏韬是担心等会儿处理伤口,会让蔡妍觉得心里不适,等蔡妍退出屋子,苏韬从针盒内取出一枚超长的银针,然后飞快地点入抽出,随后就看到一股常人难以发现的黑气从中冒出,发出极轻微的兹兹之声。

    如同苏韬判断的,蔡忠朴中的并非仅仅为虫毒,更为深入的病因是尸毒。

    蔡忠朴误以为那里是被毒虫所咬,所以用了三七草等药草,不但没有效果,反而会有副作用,极大地刺激尸毒的蔓延,除了伤口处,整条腿部都被黑气包围,苏韬解开蔡忠朴的衣衫,发现腹部位置也受到感染。

    在很多盗墓类小说中,将尸毒吹得神乎其神,其实也并没有那么夸张。如果人死了很多年,尸体腐烂很久,早就没有尸毒,所以很多盗墓高手深入墓穴,大多会中瘴气,感染尸毒的可能性极低。

    尸毒无处不在,感染源非常多,任何尸体在腐烂过程中,都可能产生大量带有毒性的病菌。

    日常生活染上尸毒的可能性远比盗墓大得多,比如误食生肉,就有可能染上,因为肉类腐坏所产生的细菌,少则每公克10万个,多则每公克9000万个,普通烧煮的温度不能全部杀死这些细菌。

    分析蔡忠朴所中的尸毒也不是短时间感染,已经超过数日,慢慢侵入,如今集中爆发,所以才表现得如此严重。

    苏韬暗忖,其中估计还有其他故事。

    换了一枚银针,苏韬用手指沿着腿部,往上挤压穴道,将真气不断地送入蔡忠朴的体内,等手指来到他胸口的膻中穴,蔡忠朴原本紧闭的眼睛,突然睁开,苏韬用手轻轻一托,黑色的血柱从他空中喷涌而出。

    蔡忠朴大口地喘着气,见苏韬正用一块白色的布擦拭着双手,惊讶且沙哑地问道:“发生了什么?”

    苏韬低声道:“我救了你的命!”

    蔡忠朴摇头,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道:“就凭你?”

    地上一滩黑血,他望向腿部,还有点肿,但黑气已经消失。

    现场只有苏韬,事实证明,苏韬的话是真的。

    苏韬知道蔡忠朴对自己有敌意,治好蔡忠朴原本是看在他女儿的份上,他也没有打算让蔡忠朴对自己感恩戴德,缓缓道:“当然,你也可以无视,如果不是为了蔡妍,我懒得搭理你。”

    蔡忠朴眼神多了一抹愤怒,警惕道:“你离我女儿远一点!”

    苏韬惊讶地看了一眼蔡忠朴,苦笑道:“蔡叔,看来咱俩的误会很深。我与蔡妍的关系不错,你莫非觉得我会伤害她?即使我想与她交往,她是女人,我是男人,男人和女人互相倾心,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蔡忠朴勉强用手撑起身体,怒道:“不行,我绝对不会同意你俩在一起的。”

    “如果我今天不救你,你现在就去见阎王爷了,届时你还管得了蔡妍吗?”

    苏韬见蔡忠朴大病初愈,还这么固执,冷笑一声,也不继续刺激他,转身提起行医箱,就准备离开,心中也是一阵郁闷,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等苏韬出了屋子,蔡忠朴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他不想欠苏韬的人情,因为那样只会让蔡妍陷入更大的危险之中,蔡忠朴情愿自己去死,也不愿让蔡妍跟苏韬越走越近,从而承受更多的痛苦。

    不过,苏韬最后一句话,让蔡忠朴陷入沉思。

    见苏韬走出,蔡妍紧张地问道:“你怎么这就出来了?难道没办法治好我爸?”

    苏韬在她肩膀上轻轻地按了一下,安抚道:“放心吧,你爸已经脱离危险,如果不放心的话,等救护车来了之后,让他到医院做个全身性检查。”

    蔡妍心神微松,她对苏韬很了解,不是那种喜欢说大话的人,既然他说已经治愈,那就一定有好转,微笑道:“谢谢你!诊金多少?”

    苏韬摆了摆手,道:“算在上次你给我买的那套衣服内吧。”

    蔡妍却道:“一码归一码,那是我的诊金,我爸的另算。”

    苏韬盯着蔡妍清澈的眸光,笑谑道:“钱就算了,如果你非要报答我,要不,你陪我睡一晚吧?”

    “啊?”蔡妍瞪大眼睛,没想到苏韬会说出这么轻浮的话,骂道:“你混蛋啊!”

    “我对你爸可是救命之恩。”苏韬哈哈大笑,“况且,你和我都是正常人,都有生理需求,跟我也不算吃亏!”

    蔡妍愤怒地指着苏韬,意乱情麻,胸脯乱颤,道:“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苏韬轻轻地用手掌拨开蔡妍纤长的玉指,语气一转,道:“跟你开玩笑的,我把你当做朋友,才会救治你爸,如果你非要给我诊金的话,那我就跟你不谈情感,只谈那些庸俗的事情咯!”

    蔡妍见苏韬不似作伪,点头道:“行吧,我就不给你诊金了,但你也别想要……我……”

    苏韬突然勾起中指,在蔡妍洁白的额头弹了一下,道:“救护车已经到了,你赶紧送蔡叔去医院吧,做个全身性检查,这样更加安心。”

    言毕,苏韬哼着一首蔡妍从未听过的古怪旋律,离开了翠宝轩。

    救护车来到门口,医护人员用担架将蔡忠朴送上了急救车。

    来到医院急诊室,经过详细的检查,医生与蔡妍说道:“病人身体除了虚弱之外,所有生理指标都正常,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可以在重症监护室观察一晚。”

    蔡妍没有露出惊讶之色,意识到一切都因为苏韬治疗的缘故,“没必要进重症监护室,在普通病房休息一晚,明天我们就出院吧。”

    蔡忠朴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休息,蔡妍走过去,用毛巾帮他擦拭额头,蔡忠朴睁开眼睛,问道:“你真的喜欢苏韬?”

    蔡妍点了点头,道:“我喜欢和他在一起,每次他说那些自以为有趣的笑话,尽管很乏味,但我还是忍不住笑了。这就是喜欢吗?”

    蔡忠朴道:“你已经大了,我不能限制你的自由与思想,该怎么办,都由你做主。”

    蔡忠朴想明白了苏韬最后留下的那句话,如果今天他真的没有躲过一劫,那么蔡妍将独自一人,无依无靠地生活下去,届时还是得她独自面对许多抉择,自己没法保护她一辈子,人的生命太脆弱了。

    蔡妍见蔡忠朴一反常态,疑惑道:“爸,你这是怎么了,难道生气了吗?”

    为了蔡妍免受痛苦,蔡忠朴让她与许多异性保持距离,限制她的生活空间,这其实是蔡忠朴的自私。

    蔡忠朴叹气道:“明天我会联系聂家,如果他们愿意断了之前的孽缘,那我就同意你和他在一起。但是,如果聂家不同意,你就绝对不能和他在一起。”

    蔡妍松了一口气,至少蔡忠朴不再那么坚持,“爸,无论你同意与否,我都会坚持自己的想法。”

    但,蔡妍又在默默的想,自己在苏韬的心中,究竟占着什么份量,或许他只是将自己当成普通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