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13章 冥婚契约诅咒
    蔡妍有个习惯,每天早上九点左右会眯个回笼觉,时间不长,大约半个小时,如此就能保证一天心情愉悦。而这个习惯在今天被打破,她躺在藤椅上,揉着惺忪的睡眼,就看见老爸蔡忠朴提着两个大号行李箱,大汗淋漓地进了屋。

    她半梦半醒,一头柔顺的秀发如同瀑布般垂落而下,迷离的眼眸格外显得娇慵,精致且白嫩的脸蛋俏丽妩媚,轻眉浅翠,唇薄润红,鼻琼秀挺,宛如工笔画上的美人。

    “爸,你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蔡妍伸了个懒腰,来到蔡忠朴身边,准备帮忙。

    蔡忠朴抹了抹额头的汗,朝里屋指了指,压低声音道:“妍儿,这次赚大了,搞了一批上等的货。”

    蔡妍知道这些货因为贵重,不能让太多人知晓,跟着蔡忠朴来到里屋,等打开行李箱之后,她眼中闪过惊讶之色,压低声音道:“爸,这可都是一水的宋朝国画院珍品!”‘

    蔡忠朴伸出大拇指,对蔡妍的眼力很满意,她传承了自己的本事,已经成为顶级的鉴宝大师。

    蔡忠朴眼中露出喜色,说道:“我已经联系好买家,过两天他们就会过来拿货,到时候你准备一下,事成之后,给你放个长假,你不是想环游世界嘛?我准了!”

    宋朝是华夏传统山水画的黄金时期,当时北宋设立了“翰林书画院”,尤其在徽宗时期,皇帝本身就是书画高手,导致宫廷绘画的兴盛。

    蔡妍仔细打量这些宫廷画,小心翼翼地将画作收拾好,放在书橱后面特制的保险柜内。

    蔡忠朴吐了一口气,朝蔡妍望了一眼,问道:“你最近还经常去隔壁看病吗?”

    蔡妍微微一愣,道:“苏韬的医术很不错!”

    蔡忠朴眉宇闪过一道冷色,道:“我觉得他太年轻,有点轻浮,你俩还是要保持距离,毕竟男女有别。”

    蔡妍闻之有点不高兴,微怒道:“爸,现在是新时代,你为什么脑子里还是带着封建思想?难道我就不能和异性相处,成为朋友?”

    蔡忠朴顿了顿,叹气道:“妍儿,你的病,是爸造的孽,当年若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利用你。这么多年来,你每到月中,都会遭受痛苦,看到这些,我后悔不已。你千万不要怀疑江湖术数,若是真的与异性跨过雷池,绝对有生命之忧。”

    蔡妍面色惨白,额头沁出了汗珠,口中倔强地说道:“爸,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我有自己的人生,不能永远活在阴暗的世界。”

    蔡忠朴有点激动,他握住蔡妍的手腕,道:“你一定要听话,我怕失去你。”

    蔡妍甩开蔡忠朴的手,冷淡地说道:“我不想这么活下去了,即使会死,那也心甘情愿!”

    见蔡妍转身离开,蔡忠朴眼中露出复杂之色。十多年前,蔡忠朴因为淘货打眼,导致欠了一屁股债,当时濒临绝境,在某个江湖朋友的介绍下,签下了一个让他后悔多年的协议,那就是让自己的女儿和一个病重的男子,定下婚约。

    原本是打算冲喜,没想到那男子突然离世,但最终还是迫于那户人家施加的压力,让蔡妍与那夭折的少年举办了冥婚。

    等到蔡忠朴有了经济能力,准备找民间术士断了这份婚约,没想到蔡妍却因此得了一种怪病,每个月都有一段时间身体出现极差的状态。那民间术士的结论是,蔡妍的冥婚对象,入了阴间成了厉鬼,见蔡妍有些毁约,所以恶意报复诅咒。

    介于这个原因,所以蔡妍这么多年一直未嫁。

    蔡忠朴从事古玩多年,信任风水术数,蔡妍长得如花似玉,不少优秀的青年登门追求,都被蔡忠朴给拒绝,因为他害怕那阴间的女婿有所记恨,让蔡妍的病情更加严重。

    蔡忠朴是一个聪明人,几次路过三味堂,见蔡妍与苏韬聊得眉开眼笑,便猜到蔡妍对苏韬有好感。

    在蔡忠朴看来,苏韬只能算是个普通人,虽说有家传的三味堂,但苏广胜活着的时候治病用药,都不求回报,所以也存不了什么钱。

    即使蔡妍没有那冥婚的约束,蔡忠朴也不会赞同蔡妍与苏韬谈恋爱。

    蔡忠朴人生阅历丰富,为人处事很低调,他的古玩店面积不大,只有几十平米,但身价却已经累积到一个很可怕的数字,乱世黄金,盛世古董,蔡忠朴手中捏着不少传世古董,只等待价而沽。

    蔡忠朴坐在椅子上休息片刻,缓慢站起身,觉得腿部一麻,撸开裤腿之后,发现小腿位置的脓疮变大,皱眉想了想,决定去隔壁三味堂,取一副治疗毒虫咬伤的中药,顺便警告一下隔壁那偷心的小贼。

    苏韬站在柜台前,懒散地用药杵捣着药材,打着个哈欠,眼泪横流,就看见蔡忠朴一瘸一拐地走进三味堂。

    “蔡叔,好久不见,这次出门收货怎么样?”苏韬主动招呼道。

    蔡忠朴暗忖几天不见,这苏韬怎么搞得与自己很熟,他皱眉摆手,道:“给我取三七草、刺儿菜、马齿苋各二两。”

    苏韬没动身,盯着蔡忠朴上下打量,无奈地摇头。

    蔡忠朴有点不高兴,伸手拍了拍柜面,道:“没听清吗?”

    苏韬叹气道:“蔡叔,我这是中药房,你不先看病,直接取药,有点不合适!”

    蔡忠朴不耐烦地说道:“我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清楚,你就照我吩咐,取药给我便是,少说废话。”

    苏韬还是没有取药,道:“三七草是治疗毒虫咬伤;刺儿菜是治疗蛇蝎中毒;马齿苋是治疗蜈蚣咬伤。蔡叔,你用药不对!”

    蔡忠朴眉头拧起,道:“你一个小娃娃,还装模作样扮神医,本来是照顾你生意,不愿意给我拿药,我另找一家便是。”

    蔡忠朴觉得苏韬在追求蔡妍,越看越不爽,心态也正常,蔡妍是自己的心头肉,胜过那些古玩珍品,别人抢你的宝贝,你哪里还能心平气和地对待他?

    见蔡忠朴扭头便走,苏韬叹了一口气,若不是看在蔡妍的面子上,以蔡忠朴与自己说话如此强横,他哪里会跟他说这么多废话?

    从面相来看,蔡忠朴的病情很严重,但道不轻传,医不扣门,等到他病情发作的时候,再来求自己,尽管医治会更加麻烦,也只能到时候再勉力治疗吧。

    与宏盛集团的拆迁纠纷,闹得很大,但也让三味堂生意人气旺了不少,治病求医的依旧不多,但拿药照顾生意的明显增加,到了下午,剪纸店的徐爷会从对面搬椅子、小桌,喊上一二老友下围棋。

    苏韬知道徐爷这是故意帮自己拉拢人气,心照不宣,烧两壶热水放在旁边,有空还帮续杯。

    徐爷见苏韬站在旁边看得许久,嘴角带着一股笑意,疑惑道:“小苏,难道你也懂围棋?”

    苏韬颔首道:“学过一点,不太精。不过,我得提醒徐爷一句,再过五手,你恐怕就得输了。”

    徐爷皱了皱眉,盯着棋盘看了许久,没好气道:“别胡扯淡,这局我赢面大,势在必得!”

    苏韬摇了摇头,进了大堂整理药柜,很快传来徐爷咆哮声,“被你这个老货给阴了。”

    对面的陈老头哈哈大笑,“小苏都提醒你了,你还不自知,真是太可笑。我觉得小苏的棋艺都比你好!”

    徐爷脸上露出不悦之色,怫然起身,径直走到大堂,一把拽着苏韬,道:“你去跟陈老头下一盘。”

    苏韬苦笑道:“徐爷,你没瞧我在忙着呢?”

    “一个客人都没有,忙个裘啊。”言毕,就拽着苏韬来到门外。

    苏韬知道陈老头的水平,浸淫围棋多年,是一等一的高手,在汉州业余围棋界实力属于顶尖的那种。苏韬很久没碰棋盘,有点生疏,起手之前,想了许久,才落子。

    陈老头见苏韬落子有力,点了点头,刚才苏韬精准的预判,让他不敢掉以轻心,所以每走一步都异常小心。围棋这一行,并非越老越吃香,而是年轻人视野开阔,脑力活跃,更有优势。

    大约几手过去,陈老头眉头皱了皱,因为苏韬的棋路很飘忽,落子随意怠慢,陈老头好心提醒道:“小苏,如果这么下去,恐怕要损兵折将啊!”

    苏韬淡然一笑,道:“那也不一定!”

    又走了十几手,陈老头额头冒出汗珠,瞪着眼睛,望着棋盘许久,自己的白子被围在中间,败象已露,继续往下走,就如同进了埋伏圈,届时输得更惨,他只能双手一摊,苦笑道:“我输了!”

    旁观者清,徐爷在旁边能看出棋路,这苏韬布局十分古怪,在现有的棋谱上根本找不到类似的方法,而且对陈老头的布局判断精准,故意设下针对性的陷阱,一开始让人误以为很随意,事实上招招深刻,让人回味无穷。

    陈老头是棋盘上的常胜将军,觉得自己输得冤枉,先是轻敌,又被苏韬有意设计,心中不服,拉住苏韬,笑道:“再跟我下一盘,这一次我一定要赢!”

    苏韬无奈一笑,暗忖这次要让陈老头输得更惨一些,下次他就没兴趣跟自己纠缠。

    正摆好棋盘,就见蔡妍小跑着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苏韬,赶紧去看看我爸,他全身抽搐,口吐白沫,似乎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