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11章 荷花塘边湿身
    谢诚顿时觉得自己是多余之人,仿佛自己进来,就是为了见证苏韬神奇的医术。

    唐南征微笑,叹道:“四象针法,全国精懂这套针术的,绝对不超过十人。”

    唐南征的评价,如同狠狠地甩了谢诚一巴掌,脸上由内及外地火辣辣刺痛。

    谢诚也不知如何离开问诊室,因为唐南征嘱咐自己许多,一定要帮助苏韬尽快适应中医科,让他做好苏韬的副手。

    中医科所有人对苏韬充满敌意,完全就是谢诚暗中煽动,因为谢诚不允许其他人抢走自己多年辛苦经营取得的成果。

    从中医科的负责人,变成了别人的附庸。妒火攻心,让谢诚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差一点就失去理智。

    谢诚走到楼梯口,眼中闪过一丝冷色,拨通院党委书记乔德浩的电话,道:“乔书记,我需要你的帮助。”

    谢诚的医术不错,深受唐南征的信任和栽培,但一直没能成为中医科主任,觉得那是因为狄世元的偏见,所以谢诚主动与乔德浩走得很近。乔德浩给他承诺,帮助他成为中医科主任,同时谢诚要支持乔德浩晋升院长。

    乔德浩正在暗中策划一场针对狄世元阴谋,逼迫狄世元让出院长的位置,多一个支持者,胜算就更大。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上午挂号的病人已然结束,唐南征望着苏韬,笑道:“狄院长的眼力不错,你的确胜过中医科的那帮人,由你担任主任职务,实至名归。”

    苏韬微微一怔,望向狄世元,见他笑得灿烂,暗忖怎么凭空多了个职务,职务这玩意,太多并不是好事,因为那意味着任务也就越多,连忙道:“唐大夫,你误会了,我只是挂职医生,精力有限,家里还有个药堂需要打理。”

    唐南征摆了摆手,笑道:“是三味堂吗?我与你爷爷也是故交,曾邀请他参加医协,可惜他生性淡泊,拒绝了我。否则的话,中医学科在医协的地位不至于如此萧条。”

    狄世元补充道:“你爷爷还是唐大夫介绍给我的。”

    唐南征微笑道:“因为素未谋面,所以才会给你这么一个测试,你也交给我一个完美的答卷,足以胜任中医科主任的职务。我呢,年纪也大了,说实话每次在专家门诊之后,回去好几天精神状态不好,将中医科交给你,我也可以安心退休养老,省得狄院长时不时地骚扰我。”

    唐南征的语气谦和、幽默,儒雅超脱,让人如沐春风。

    狄世元连忙在旁边笑道:“唐大夫,你是江淮医院的镇山之石,即使苏代夫愿意来担任主任,你也不能独善其身。另外,苏大夫,你不要有心理压力,你还是以家传三味堂为主,主任这个职务,你兼顾着来,管理工作由其他人负责。”

    苏韬知道自己已经上了贼船,狄世元的意思很清楚,有疑难杂症,苏韬才用出马,其他的科室管理工作,自己可以甩手。江淮医院制度森严,狄世元能这么做,已经给足苏韬自由。

    苏韬这家伙吃软不吃硬,耳根子软,狄世元和唐南征都是爷爷的故交,见他们深情款款地望着自己,不免面颊一红,低声道:“那我就试试看,还是那句话,一旦觉得我不适合,那就让我离开。”

    一天之内,苏韬从挂职的医生,摇身一变,成为江淮医院的主任了。

    苏韬有了自己的主任办公室,总觉得狄世元是早有准备,提前预知比赛结果,并提前安排人将办公室打扫得很干净。

    他脱掉白卦,抬头便见谢诚推门而入。谢诚满脸笑,伸出,道:“恭喜你成为中医科主任。”

    苏韬瞄了一眼谢诚的面部肌肉,僵硬微微颤抖,能看出他的口不应心。

    方才问诊过程中,苏韬早已猜出,之所以中医科诸人对自己有很强敌意,恐怕正是谢诚从中幕后操控挑唆,淡淡说道:“无需这么客气,即使咱俩违心的握手了,恐怕也难以成为朋友吧。”

    谢诚尴尬地缩回手,目送苏韬提着古老的行医箱,腰杆笔直地离开,拳头捏得紧实,眼中露出愤怒之色,暗忖一定要将苏韬赶出江淮医院。

    ……

    晚上与薇拉约在三味堂附近竹微公园,李秘书将薇拉放下之后,就开着车转到拐角。

    苏韬上下打量薇拉,笑道:“跟你走在一块,有点压力。”

    薇拉身材高挑,合体的米色职业套装,将她婀娜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及膝的直筒裙将腰身和臀部的线条勾勒得诱人无比,笔直修长的腿上裹着肉色丝袜,由内及外,透着股女神气息。

    薇拉歪着头笑问苏韬,:“为什么?难道因为我是个外国人?”

    苏韬瞄了一眼薇拉雪白如玉的脖颈,道:“美丽是不分国界的,你天生丽质,站在哪儿都是焦点,作为你的同伴,自然成为别人的嫉妒对象。”

    薇拉眸光流转,道:“我真的有那么漂亮吗?身边可从来没有人这么夸奖我。”

    苏韬帮着薇拉分析原因,道:“因为在其他人眼中,你太过高高在上,大家都将你当成上司看待,很少有人从女性的角度来欣赏你。”

    薇拉被逗得心神大悦,忍不住伸出柔荑,轻曳苏韬的胳膊,道:“你真有眼光!”

    苏韬见薇拉被自己撩得开心无比,暗忖自己又不经意地开启撩妹技能,女人都是听觉动物,比烈酒还管用,将甜言蜜语一股脑地灌过去,她很容易就晕了。

    竹微公园面积不大,但有自己的特色,那就是满园的竹林,仲夏傍晚,金色的余晖洒在竹子上,泛着雅致的光芒。

    薇拉突然轻呼一声,朝前方小跑过去,原来那里有一处荷塘,清丽的荷花开了满池。苏韬也加快步伐跟过去,见薇拉已经将皮鞋脱下,褪掉了丝袜,一双白嫩的小脚踩着湖边的沙土上,送出纤细的腰肢,伸手去够最近的一株荷花。

    苏韬忍不住拿出手机,快速地点开按钮,将薇拉此刻的姿势给拍摄下来。

    “噗通……”

    薇拉?奥蒙德低估了自己的手臂长度,因为重心太过靠前,脚下打滑,尖叫一声,往湖里扑了进去,同时大声喊道:“救命!”

    苏韬无奈地摇了摇头,不紧不慢地走过去,望着惊慌失措的薇拉,淡淡笑道:“听我的指示,不要动,然后慢慢站起来。”

    水位并不高,只到薇拉的膝盖,她反应过来,突然眉头一皱,道:“不好,我似乎脚扭了!”

    苏韬这才紧张起来,脱掉鞋,撸起裤管,下了水,俯身伸手去摸薇拉的伤腿,突然背部一热,传来温润的感觉,原来薇拉一屁股坐在自己的身上,苏韬也是措手不及,整个人闷在水中,呛了满嘴的水。

    等起身之后,发现薇拉已经上了岸,提着凉鞋优雅地晃了晃,俏皮地朝他做了个鬼脸,“谁让你刚才幸灾乐祸。”

    苏韬无奈苦笑,揣摩薇拉的心理,这女人一向高高在上,哪里接受的了狼狈的样子被别人看见,所以故意给自己有力地回击,让自己更加狼狈。

    不过,薇拉现在的状态很好,充分说明她的癔症好了许多。

    开朗、阳光、慧黠,还能恶作剧,懂得与人交流情感,一切都往好处发展。

    两人都已经被水打湿,苏韬叹了口气,道:“这样子去吃饭,肯定被人当成乞丐,咱们得找个地方换衣服。”

    薇拉眨了眨眼睛,笑道:“那好办,去找个宾馆吧?我让李秘书给我们送衣服。”

    在宾馆开了个钟点房,等了大约二十分钟,李秘书摁响门铃,在门外将衣服递给苏韬,笑道:“就不进去打扰你们了。”

    苏韬见李秘书一脸坏笑,知道他误会自己和薇拉,解释道:“刚才在公园看荷花,掉池塘了。”

    李秘书眨了眨眼,低声只说了句:“加油!”旋即哼着歌离开。

    等薇拉换好衣服后,苏韬走入卫生间,盥洗台上摆放着薇拉的衣物,一件浅蓝色的内衣,布料极少,暴露程度几乎赶上丁字裤。细长的一条遮挡处,有清淡的斑痕,显然是刚刚换下的。

    薇拉这时正好推门,发现苏韬正在打量内衣,双手伏在胸口,道:“没见过吗?”

    她内心其实挺敏感,觉得被苏韬发现这么贴身的东西,还是不好,所以准备回来取走。

    苏韬在薇拉的逼视之下,从衣堆里用手指勾住内衣,在空中旋了一圈,丢给薇拉,哈哈道:“这才哪到哪,我还见过更多奇怪的内衣呢。”

    薇拉轻哼一声,从空中接过内衣,暗忖苏韬这家伙看来没有那么单纯。

    等薇拉重重地关上卫生间的门,苏韬对着镜子看了许久,伸手抹了抹鼻子,竟然一道蚯蚓粗细的血流蜿蜒而下。

    苏韬仰头深呼吸两下,用凉水拍了拍脑门,降了降火气,暗忖若是将薇拉当成病人,自然能够做到心如净水,但如今两人独自相处,关系又是那么一碰即破,难免会有男人冲动。

    苏韬一边换衣服,一边暗想,如果薇拉再冲到卫生间,就一定果断将她扑倒。

    只可惜,直到苏韬换好衣服,薇拉终究还是没有推门。

    等苏韬出门之后才观察到薇拉彻底地换了个风格,薇拉站起身,换了一件短裤,将挺翘的臀部紧紧包裹着,上衫也偏小,紧紧的贴在身上,腰身暴露在空气中,可以清晰地望见白腻且深邃的事业线。

    薇拉对李秘书买的衣服不满意,作为一名商业精英,一般以正装居多,如今她穿成了这样,有点不大适应。

    苏韬却觉得薇拉多了人味儿,薇拉此刻运动青春,像极了那个有名的俄罗斯网球女星库尔尼科娃,有着一种更接地气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