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10章 被牛犁坏的地
    (感谢书友老虎0123456、五群群主、幽侠、wuaibjx、书友33125235、水郁森、银虎斑警长、萧洒走一回@百度、最爱蜜柑、动力火涡等书友打赏支持,你们都是我的上帝;尤其鸣谢l涵哥哥霸道的黄金盟主,你是《妙医鸿途》的第一个具备慧眼的贵人,绝不辜负你的鼓励。)

    “谢主任,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啊,竟然敢跟师父比赛?”坐在谢诚旁边的是一个身材略胖的男人,压低声音问道。

    谢诚淡淡地一笑,道:“他就是前几天治好那个外国人的大夫。张超,你不要看他年纪轻,医术还是很高明的。”

    张超嗤笑一声,道:“他看上去也就二十岁出头,中医是靠经验吃饭,他看过几个病人?我怀疑,上次他治疗那个外国人,完全就是瞎猫碰着死耗子。”

    谢诚眼中闪过一丝冷色,嘴上却道:“咱们还是少说一点吧,狄院长何等精明,不会被人轻易给骗了。”

    张超突然想起一件事,低声试探:“刚才我听到一个消息,说狄院长想把中医科的主任给他,不知真假。”

    谢诚淡淡一笑,道:“中医科主任的位置,能者居之,若是他真证明有实力,就是给他坐这主任,那又有何妨呢?”

    张超对谢诚暗比了个大拇指,道:“还是谢主任心胸开阔啊。”

    心中却是暗自腹诽,谢诚现在恐怕如热锅上的蚂蚁,等了这么多年,副主任还是没有转正主任,现在却被一个年轻人给取代,岂不是煮熟的鸭子却飞了?

    谢诚知道张超在用激将法,自己怎么会轻易被他利用,他伸手朝角落里的一个矮壮医生招了招手,低声与他耳语几句。

    矮壮医生露出黄牙嘿然一笑,站到狄世元旁边,道:“狄院长,我有几句话要说,师父是整个淮南省中医界泰斗界的人物,而苏大夫嘛,太年轻,难听点,不配和师父比试,我觉得还是由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出马,比较合适。”

    身后的中医科医生也议论纷纷,给狄世元施加压力。

    狄世元摸了摸鼻子,眉头挑了挑,以他的霸道性格,哪里会顾忌这些医生的闲言碎语。

    苏韬看了一眼那名矮壮医生,淡淡道:“我今天是第一天来中医科上班,大家对我的能力还不信任。唐大夫德高望重,既然他的弟子想出马与我切磋,那也无妨。”

    苏韬一方面站在狄世元角度考虑,另外一方面也琢磨着让这些中医科医生亲身感受一下自己的实力,那才更加直观地让他们知道,究竟差距在哪里!

    唐南征微微点头,对苏韬的态度还是很欣赏,年轻人有足够的自信,只是,就不知实力如何。

    苏韬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治病不是儿戏,等下给病人问诊,我希望旁观的人越少越好,毕竟涉及到病人的隐私,若是这么多人旁观,会影响病人的心情。”

    狄世元微微一怔,暗忖苏韬心细,自己喊了一帮中医科的医生在后面围观,的确不妥。

    苏韬此言一出,落在谢诚的耳朵里,他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之色。张超在旁边阴阳怪气地说道:“还没比,就怯场,看来是怕输了,太丢脸,才不敢让很多人在旁边围观吧。”

    此话引来其他人的讥笑,主要还是因为苏韬空降得太高调。治疗薇拉的事情在医院里虽然很轰动,但大部分中医科医生都没有现场看到,所以心中对他很不信任。

    狄世元摆了摆手,朗声道:“等下问诊的时候,只有四个人在现场,除了我、苏韬、唐大夫外,根据病人的情况,由唐大夫指定中医科的医生与苏韬比试,如何?”

    唐南征摸着长须,笑道:“这倒是可行,既有机会让每个中医科大夫知道苏大夫的实力,又能不让患者多心。”

    谢诚听见这个比试方法,嘴角浮现冷笑,暗忖苏韬没那么容易过关。

    首先唐南征熟悉中医科每名医生的实力,会根据个人的特长,选择出场人选;其次,这是车轮战,所谓三个臭皮匠还敌得过一个诸葛亮,苏韬就是再厉害,比得过江淮医院的中医科吗;最后,还有唐南征这样的顶级大师坐镇,苏韬绝对没有胜算。

    狄世元摁了一下鼠标,广播开始叫号,一名中年男人走上前,唐南征上下打量,道:“让郑龙医生来问诊。”

    郑龙就是那个矮壮医生,他擅长整骨,治疗骨折、脱臼、损伤、骨块移位。

    苏韬不得不对唐南征高看,患者还没有说明病情,他就能通过望诊,判断对面的需求,经验极其丰富,也佐证了他的大师级能力。

    中年患者揭开上身t恤,露出肩膀,郑龙面色微变,因为受伤位置有严重的变形,皮肤红肿,高高鼓起,是极其严重的骨块错位,甚至还可能出现骨折。

    郑龙伸手搭在中年患者的肩膀上,摸了摸,摇头道:“要拍肩关节x片,然后判断病情。”

    郑龙是西医出身,习惯性地还是依赖仪器设备,唐南征微微摇头。

    中年患者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操着外地口音,道:“拍片,是不是要很多钱?我还是不看了吧,以前我也有过扭伤,静静养一段时间,应该就能好。”

    此人对医院的各种杂费特别敏感,第一反应就是,我不治了,也别想讹钱。

    这让郑龙下不了台阶,人还没治呢,就先跑了,他板着脸,故意恐吓道:“你如果不像要这条胳膊的话,那就回去静养吧,别怪我没提醒你,不及时治疗,恐怕会残疾。”

    唐南征见郑龙态度如此不佳,皱了皱眉,当然也知道郑龙是故意这么做,为怕患者讳疾忌医,偶尔也得采用惊吓之法,故意把病情说得很严重。

    那中年患者也是个倔脾气,见郑龙言语这么难听,骂骂咧咧道:“妈的,什么鸟医生,竟然敢诅咒我,残废,就残废,老子就不在你这儿看了。”

    郑龙脸垮了,暗忖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今天运气真背,遇上二货病人了。

    那病人准备穿起衣服,准备离开,苏韬突然起身,疾步凑过去,伸手在中年患者的肩膀上一搭,一捋,一送,令人牙酸的嘎嘣一声传出,中年患者来不及惊呼,苏韬在他肩膀上微笑着一拍,道:“刚才我同事是故意跟你打岔,现在帮你接好骨,你回去之后贴几张药膏,就可以了。”

    中年患者脸上露出惊疑之色,试探性地挥了挥手臂,见行动如常,高兴地说道:“真的好了,太神奇了。”

    等中年患者移步离开,郑龙脸上露出尴尬之色,不需要任何评判,苏韬赢得很漂亮,还帮郑龙掩饰了失误。前后治疗的过程不到十秒钟,而且关键苏韬没有让病人去照x片,这一点,郑龙拍马不及。

    狄世元与唐南征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有惊讶之色,因为那手法快如闪电,以唐南征的眼力,也看不出师出何门。

    狄世元不作多言,继续叫号。

    这次来的是一名少妇,年龄二十七八,面容姣好,身材纤瘦,领口开得很低,露出大片的雪肌与一道深深的事业线,眼角有一颗黑痣,凭空增添几许风韵。

    唐南征想了想,道:“让张超医生来。”

    张超擅长医治妇科病症,在江淮医院小有名气,尤其是在解决不孕不育症上很有一手,外面都传言,唐南征曾给他传了几个独门的金方,张超靠着金方,在中医科站的很稳。

    按照资历及贡献,张超与谢诚一样有晋升主任的机会,只是张超人品欠佳,作风有问题,前几年勾搭上一个患者,被患者的丈夫闹到医院,导致受了处罚。即使如此,张超如今还是享受副主任级别的待遇,因为妇科是普症,中医很吃香,属于容易创收的类目。

    张超见到那少妇,眼前一亮,容貌属于上上等,他看了病例,之前在西医生殖遗传科有过检查,一边伸手搭在少妇的腕上,一边问道:“结婚几年,夫妻生活正常吗?”

    少妇面色一红,垂着眼睑,道:“两年,平均每周一到两次。”她下意识夹了双腿,回答这么隐私的问题,顿时感觉下体凉凉的。

    张超缓缓收回手,摸着嘴巴,想了一会,道:“从你病例分析来看,你身体没有问题,可能出现在你丈夫的身上,所以建议你丈夫一起来做个检查。不过,你也不是白来,我给你开个汤方,调养身体,回去熬了后,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少妇脸上露出悻悻然之色,慢慢拿回病例,暗忖跟西医那边的结论完全一样。

    正当她以为检查到此为止,苏韬却是摆了摆手,打断道:“我有几句要补充。”

    张超微微一怔,脸上露出不悦之色,唐南征表情平和,暗忖苏韬莫非跟自己一样,瞧出另有隐情?

    苏韬缓缓问道:“你是否有精神萎靡不振,头晕、心烦、口干、腰膝酸软,以及月事不准的情况?”

    少妇连忙点头,道:“是啊,所以我才会怀疑是自己身体出现问题。”

    苏韬微笑道:“那我建议你,回去之后,一个月之内不要与你丈夫同房,然后服用我给你的汤方,足月后每周夫妻生活不要多过一次,三个月内肯定有好消息。”

    张超脸上露出愤怒之色,正准备驳斥苏韬的胡言乱语。

    唐南征接过苏韬誊抄过来的汤方看了一眼,暗忖用药精准,是调养阴虚的明方,叹道:“张超,你还是缺少入微的眼力。”

    房事不宜过多,许多人认为房事过多专门只针对男性,所谓只有累坏的牛,没有耕坏的地,但对于女性一样,过多的房事,会影响中枢神经系统、植物神经系统、交感等,那少妇面色苍白,眼眶周围灰暗,步履漂浮不稳,病情定与此因有关。

    那少妇刚才说,房事一周一两次,恐怕虚造的成分,年轻人初尝禁果,过于疯狂,以至于弄坏了身体,苏韬也不好明说,但也委婉地提醒少妇日后要有所节制。

    唐南征见苏韬轻描淡写就完美地解决两个病人,对他有所了解,除了天赋之外,苏韬至少有十年以上的从医基础,否则不可能无需把脉,断诊就如此精准。

    站在隔壁问诊室内,谢诚见张超讪讪地退回来,惊讶道:“莫非你也输了?”

    张超颔首道:“他的确有两把刷子,比我要强!看来这主任的位置,真要给他了啊。”

    张超此话一半煽风点火,一半也是让谢诚不好受,自己当不了副主任,你也别惦记着。

    张超一度怀疑,当初自己遭到处分,是谢诚在背后搞了什么阴招。

    随后,唐南征又点了几名医生进去,无一例外,出门之后,均被苏韬高超的医术折服。

    谢诚被唐南征喊了进去,发现苏韬已经开始治病,坐在问诊台前方的总共有四人,苏韬手里拿着一枚银针,如电般地将针在最右边的患者肩部点了两次,随后疾步俩到中间二人身后,分别朝两人的尾骨位置入了一针。

    最后,他三针齐出,点中最后一人的头顶穴位。

    “嚯……”四人几乎同时吐出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