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09章 一指地狱天堂
    文明杖藏着机关,随着聂伟霆的话音刚落,里面继续飞出三根飞钉。

    聂伟霆想要苏韬的命,在他看来,苏韬的命很不值钱,既然他不要天价补偿,先要了他的命,到时候就拿这笔钱活动关系,绰绰有余。

    虽然萧冷对付不了苏韬,但聂伟霆并没将苏韬放在眼里。

    自己闯荡江湖的时候,苏韬还没出生呢。萧冷是他的保镖,也是他的弟子。

    聂伟霆自从几年前大病之后,就很少出手,但功夫一直没落下,甚至还有精进。

    年轻的时候,聂伟霆为了抢货,独闯东北虎帮,连灭三十人,因此名声大振。后来经商之后,他也没少用江湖手段,打击竞争对手。

    苏韬看上去有点狼狈,他腾挪着步伐,躲避飞钉,同时寻找机会,一双眼睛清亮无比。

    聂伟霆望着苏韬的那双眼睛,突然心里生出异样,这小子很冷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他能有如今的财富,都是在刀山火海中闯出来的。

    有人现在拦住自己的财路,那就直接将他从世界上给抹掉。

    聂伟霆决定一击致命,伸手按动文明杖第二个机关,末端再次炸裂,略小一号的飞钉,漫天飞来。

    这有点类似于武侠小说中的“暴雨梨花针”,又像是散弹枪,轰出去,一个区域全部都是目标范围。

    苏韬知道不能大意,手里多了数枚银针,银芒闪过,空中传来叮当的清脆声音,聂伟霆眼中闪过惊容,刚才的漫天飞刺,竟然全部被苏韬用小小的银针给击中打偏了。

    又是一道眼睛难以发现的银光闪过。

    文明杖啪嗒落在地上,聂伟霆手腕颤抖,上面一根银针入肉半截,他额头上的汗珠滚落,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聂伟霆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就已经倒了。

    苏韬走过去,手指在聂伟霆的小腹上戳了一记。

    “呃”聂伟霆痛苦地蜷曲成一团,面部狰狞,青筋直爆,很快晕死过去。

    苏韬并没有就此结束,伸手又戳了一记,聂伟霆清醒过来,然后又戳了一记……

    天截手,一指天堂,一指地狱。

    聂伟霆不停地在人间与地狱徘徊,一开始还能惨叫,十几回合后,形同人皮傀儡,发不出任何声音。

    萧冷站在旁边,望着苏韬残忍地折磨聂伟霆,突然寸步难移,他显然没有想到苏韬看似温和,如今变成了魔王。

    一个经验丰富的医生,远比萧冷见过更多的死人,苏韬比经验丰富的杀手,更知道如何让一个人痛不欲生。

    聂伟庭额头上露出青筋,眼中爆出,眼白不满红色的血丝,嘴角流着粘稠的浓涎,除了四肢不断抽搐外,裆下阴湿,屎尿齐流。

    苏韬对待敌人就是如此简单粗暴。

    若是不让聂伟霆感受到死亡的痛苦,从心底畏惧自己,他还会不依不饶。

    萧冷双股打颤,突然萌生出想要逃跑的冲动,但他又害怕,苏韬丢了聂伟霆,直奔自己而来。

    这种滋味,如同荒野上的食草动物,望着雄狮残忍地屠戮同类时,知道逃跑无望,本能地只想隐藏自己,让对方遗忘自己的存在。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韬冷漠地看着如同烂泥的聂伟霆,与萧冷道:“赶紧带着他滚吧!这种无义之人,他的命自有老天来收。”

    除了自己,这世上再无其他人有救治聂伟霆之法。

    ……

    金泰湾别墅区分等级,由外而内往上呈金字塔型结构,越往里,业主的地位越高,而聂伟霆所住的那栋公寓,只不过在外围。

    别墅区内有个金泰湖,月色如水,照在金泰湖面,借着路灯的光芒,一栋公寓倒映在湖水里,那栋公寓就是别墅区的腹心。

    站在公寓的顶楼花园,晏静手里托着咖啡杯,鸟瞰着金泰湾夜景。

    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但身子是绷着的,咖啡色的长裤,紧紧的包裹她的臀部,高高撑起的胸部,将衬衣撑得很开,衬衫束入腰际收拢,展示出成熟女性的丰盈。

    姣好的身材,让人即使用眼睛看,仿佛也能产生十足的回弹力。

    刚刚传来消息,让晏静有些厌烦,聂伟霆终究还是没办好事,“老聂的情况如何?”

    身后的女秘书望着晏静的背影,有点走神,因为像晏静如此漂亮的女人,即使女人看了也会惊艳,低声道:“医院那边传来的消息,根本无从下手。”

    晏静眉头紧蹙,道:“那个年轻医生,究竟什么来路?”

    女秘书叹道:“十年之间,履历完全空白,唯一得知的是,前几天他在江淮医院,救了一个俄罗斯女商人。也是那个俄罗斯女商人,动用关系,把他从派出所捞出来的。”

    晏静摆了摆手,道:“老聂那边你安排最好的医院救治,毕竟他还有价值,不能就这么死了,至于三味堂,等查清楚他的底细之后,再动手吧。”

    女秘书退了出去,背脊全湿透了,尽管晏静的每句话都很稀疏平常,但给她一种极强的压迫感。

    晏静人称“毒寡妇”,人美心毒,影响力不仅止于汉州,她喜怒不形于色的时候,真的很可怕。

    ……

    第二天早晨,苏韬来到江淮医院的中医科报到,虽然狄世元嘴上说,给自己优待,不需要坐班,但他还是得露个面,点个卯,场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足。

    没想到狄世元一大早就在中医科等着自己,跟一名老中医在聊天,见苏韬推门而入,狄世元连忙拉着苏韬笑着介绍道:“老唐,这就是我给你们中医科输送的新鲜血液,优秀人才,你以后要好好照顾着。”

    看样貌,唐姓老者年纪已经上七十岁,鬓角斑白,唇下留了黑白相间的长须,苏韬猜测,他应该是退休返聘的医生。

    唐南征扫了苏韬一眼,淡淡一笑道:“能让狄院长视作珍宝的人才,肯定有真材实料,等下门诊开放之后,我会让中医科的人全部聚在一块,看看苏大夫的实力。今天上午的病人,全部由苏大夫来诊治,如何?”

    却见狄世元眉头皱了皱,唐南征此话有考较的成分在内。

    唐南征是江淮医院中医科的镇山之石,所以过了退休年龄,医院还是高薪返聘,每周周三坐诊。

    中医科的医生全部都是唐南征带出来的,现在狄世元从外面引入一人,让唐南征心里不高兴,这在情理之中。

    苏韬见狄世元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淡淡一笑,道:“既来之,则安之。我等下给薇拉复诊之后,就来中医科坐诊。”

    见苏韬倒也爽快,唐南征的脸色就没那么难看。

    等苏韬离开办公室之后,狄世元原本板着的面孔,忽然松开,笑着说道:“老唐,刚才演得不错。”

    唐南征没好气地摇头苦笑道:“既然是你引荐进来的人,为什么还让我陪你演戏,故意刁难年轻人,搞得我这个老头子,心胸狭隘,故意欺压新人一般?”

    狄世元摆了摆手,叹了一口气,道:“老唐,你年纪也大了,虽然培养了不少年轻的晚辈,但缺少精英,他们很难像你一样撑起江淮医院的中医科。在我看来,苏韬是一个好苗子,所以想要培养他一下。同时,也让他展现一下实力,证明自己有资格担任中医科主任的职务。”

    唐南征眉头皱了皱,道:“你打算把主任的职务交给他?”

    狄世元语气凝重地说道:“虽然谢诚得到你的部分真传,但距离大师级还差了火候,所以我一直也只是给他副主任的职务。”

    唐南征叹了口气,道:“谢诚的确还欠缺了火候,主要锻炼得太少。中医讲求实践,这几年来中医市场凋零,还被妖魔化,患者更加相信西医,因为见效快,有科学的理论作为支撑。只不过苏韬看上去很年轻,以他这个年龄,恐怕实践得也不多,即使家学深厚,恐怕也难以比得上谢诚。”

    唐南征尽管心胸开阔,但人的情感亲疏有间,他偏于信任自己的弟子,也是正常的。

    唐南征的医术是江淮医院的金字招牌,前几日薇拉生病的时候,唐南征正好在国外参加一个世界性的医学大会,所以并没有出面治疗,以唐南征的医术,也应能治好薇拉的病。

    但是,一个医院或者一个科室的实力,完全依赖于一两个专家,那样是不行的,尤其唐南征年龄已经很大,既然发现了年轻的苏韬,自然要培养他成为独当一面的大夫。

    ……

    来到高级病房,再次见到李秘书,苏韬给他开了曲直汤的方子,果然三天有效,腿疼的症状已经消失。

    苏韬给他看看了肚子,昨天在三味堂被踢了一脚,当时没来得及处理,只是瘀伤,苏韬给他抹了点特制的药膏,倒也不碍事。

    苏韬简单地讲了几个有利于后期调养、养生保健的方法,李秘书掏出随身带的纸笔,认真地记录下来。

    经过两次治疗,薇拉的病情得到明显的控制,苏韬在第三次针灸完毕之后,换了一种药汤,以固本培元为主。

    不过中药依然苦涩难喝,薇拉皱眉喝完之后,伸出修长的手指,苏韬笑了笑,递给她一片甜茶叶。

    薇拉欣然含在嘴里,感叹,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天。

    “今天是最后一天治疗,明天你就可以出院了。”苏韬收拾着行医箱,幽默着说道,“当然,这不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你每个月最好都能复诊,便于我随时掌握你的病情,所以你千万不要想轻易地丢掉我。”

    薇拉眨了眨漂亮的棕色眼睛,笑道:“你似乎忘记了什么?”

    苏韬轻轻地拍着脑门,道:“当然,不会忘记,今晚就请你吃饭,如何?”

    薇拉满意地点头,道:“这还差不多!”

    苏韬背起行医箱,走出病房,薇拉突然发现桌边多了一个药包,小心地拆线后,发现里面竟然是甜茶叶,嘴角露出微笑,暗叹这真是个温柔贴心的华夏男人。

    ……

    中医科,外面已经站满了人,每周也就周三这一天,中医科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唐南征从医多年,积攒了良好的口碑和大量的忠实患者。他们都等到唐南征专家门诊的时候,才会挂号。

    “没听错吧,今天唐大夫的所有病人全部转交给其他人诊治?”一个中年男人紧皱眉头,不悦地说道,“我上周挂号没挂上,今天特地一早就来挂号,才挂上的,结果不是唐大夫……”

    旁边,面容俏丽的年轻少妇道:“刚才我问了在医院工作的朋友,因为今天中医科来了一个新人,所以唐大夫想要测试他的水平如何,若是他的水平不精,唐大夫还是会亲自诊断的。”

    “也就是说,唐大夫会在旁边监督?”中年男人长舒一口气,放心地说道,“江淮医院的中医科,也就是唐大夫比较厉害,其他都是草包。”

    少妇笑道:“整个江淮医院的中医科,也就唯独唐大夫是正经中医出身,其他人都是从西医转中医,所以用药很多时候跟西医门诊没有什么区别。我们认可中医,看中的是中药与中医疗法,对于身体没有太大的损伤和副作用,若是他们方法与西医完全一样,又何特地到中医科来诊治呢?”

    中年男人笑了笑,听见护士叫号,连忙快步走入候诊区。

    苏韬已经坐在问诊台,右侧是唐南征,左侧是狄世元,其他中医科的医生都坐在他们的正后方。

    今天的阵势,更像是一场考试,考试结果影响着苏韬能否在中医科站稳脚跟。

    狄世元与身后的中医科医生,笑着说道:“今天我们来一场比赛,由苏大夫和唐大夫共同为病人诊治,两人将病人的病症写在纸条上,胜败由我来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