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08章 蟒蛇终于出洞
    出了派出所,见到蔡妍,她眼中银光闪闪,苏韬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又与徐爷等人握了握手,道:“感谢大家在这里等着我。”

    徐爷连声道:“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苏韬心里一暖,突然想到为何爷爷去世的时候,让自己一定要守住三味堂,现在仔细一想,不仅三味堂,老巷他也得守护。

    徐爷开的那家剪纸店,继承了好几代,获过国际大奖,但如今剪纸市场凋零,每月的收入不过两三千元,但他依然在坚持,因为他在努力继承华夏文化的一部分。

    汉州的这条老巷,虽然只有三十米,但每个店都有各自的特色,古玩店、剪纸店、皮糖摊,还有三味堂,都蕴藏着文化底蕴,绝不能轻易说拆就拆,文化的价值,是无法用财富简单形容的。

    杜平将苏韬从派出所捞出来,已经完成任务,至于苏韬和宏盛集团的事情,他不好过多插手。杜平与苏韬握了握手,笑道:“苏大夫,以后有问题,都可以找我。”

    苏韬对杜平的印象不错,道:“杜秘书,你如果有什么需要,也可以来找我。”

    杜平笑了笑,道:“谁都有个头痛脑热的小毛病,到时候还请苏大夫帮忙。”杜平知道苏韬的医术很好,多认识个人,总不是坏事,言毕匆匆离开。

    “老板,苏大夫已经出来了,咱们要去打招呼吗?”李秘书眼尖,看到苏韬在与其他人寒暄。

    薇拉摇摇头,道:“不需要,反正明天医院还能再见面。”

    话音刚落,苏韬已经敲响车窗,等苏韬上车坐定,薇拉看了一眼苏韬,笑问:“请我吃饭吗?”

    苏韬耸了耸肩,目光落在她粉白的脖子上,暗忖这女人脖子真漂亮,不知吻上的感觉如何,他尴尬地笑道:“还有一堆事,能否推迟?”

    薇拉眼睛闪过一丝慧黠,道:“过了今天,那可得涨价哦。”

    苏韬笑着点头,竖起两根指头,道:“当然,请你两顿饭?”

    薇拉满意地点了点头,柔软的手掌轻碰苏韬的手指,笑道:“那就这样说定了。”

    苏韬从gl8商务车内走出,蔡妍走到他身边,用手碰了一下他的胳膊,问道:“她是谁啊?”

    “跟你一样,也是我的病人。”苏韬说道。

    蔡妍酸溜溜地盯着苏韬上下打量,似乎有所怀疑,突然又道:“你是不是就一身衣服?”

    昨天、前天,苏韬都穿得一模一样,衬衣、休闲裤、运动鞋。

    苏韬笑道:“我喜欢一套衣服买两件。”

    蔡妍对苏韬的穿衣品味似乎不满,摇头道:“我带你买衣服去吧,去去晦气。”

    从事古玩生意的人,难听点是封建迷信,好听点是相信运势,派出所属于血煞之地,出来之后,最好能冲个喜,除掉霉运,所以蔡妍提议给苏韬换身衣服。

    蔡妍带着苏韬直奔商城,硬是让苏韬从上打下换了一身。

    人靠衣装马靠鞍,苏韬穿上黑色西装,极其的合体,肩膀,领口,袖子,腰围,裤脚,全都分毫不差,简直就是专门为他量身定做的衣服。

    黑西装和紫色衬衣,是最庸俗的搭配,也是最高雅的搭配,穿上这套衣服的苏韬,整个人透射出一股慑人的魅力,清秀英挺,而又不失儒雅睿智。

    蔡妍和商城专卖店的几名女销售眼睛都看直了。

    苏韬腼腆地笑了笑,道:“穿上这样的衣服,都不会走路了。”

    蔡妍让苏韬转了个圈,活动下手脚,满意地拿出银行卡,笑吟吟道:“先付完衣服的钱,还得找一双合脚的鞋。”

    苏韬连忙道:“怎么能让你破费呢?”

    蔡妍笑眯眯地说道:“在以后的诊金里扣吧!”

    苏韬想想也行,蔡妍的病,也不是三两天就能治愈的,每次付钱还得找零,不如让她一次性付了。

    只是两人的关系,似乎经历很多事之后变得复杂,用“亲切”一词形容比较妥当。

    销售员已经找来黑色的皮鞋,苏韬穿上之后,有点不跟脚,没好意思说,暗忖回去之后穿多应该就会好了。

    等蔡妍和苏韬两人离开之后,销售员开始交流,其中略胖的那位道:“刚才那个男人真帅啊。”

    略瘦的答道:“若是不帅,会被人包养吗?”

    略胖的撇嘴道:“我要努力赚钱,以后也要包养小白脸。”

    ……

    “老聂,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惹下大麻烦,刚才姚局长劈头盖脸对我一阵骂,你是想让我丢饭碗吗?”区公安局长程龙拿着电话,不悦地说道。

    聂伟霆叹了口气,道:“程局长,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对此我表示遗憾,稍后会补偿你们的损失。”

    “补偿就不用了!”程龙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老巷,你不能拆,连市委书记都惊动了,你继续强拆,只会把事情激化,我可没能力保你。”

    聂伟霆眼中闪过一道厉色,语气坚决道:“我投入了全部身家,如果不拆的话,就得破产了。”

    程龙停顿数秒,道:“我只能说到这里,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去处理吧。”

    听着电话的忙音,聂伟霆眼中闪过怒色,程龙还真是个喂不饱的家伙,见风头不对,赶紧把自己摘出去。

    聂伟霆很意外,他没有想到苏韬如此难缠,原本以为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年轻人,怎么会连市委书记都为他撑腰呢?

    聂伟霆愤怒地用拳头砸了一下桌子,茶杯受到震动,跳得很高,因为过度用力,脸色红白一阵。

    许久之后,聂伟霆平复心情,暗忖自己必须要出马,与苏韬亲自会面。

    聂伟霆真的不愿意与苏韬见面,因为他当初答应过苏广胜,不会拆掉三味堂和老巷。

    但现在情况有变。

    聂伟霆拿下的地,不只是老巷,是以老巷为中心的八十多亩。其余地方早已拆迁结束,但因为欠苏广胜人情,所以硬是将老巷给搁置下来。

    自己原本打算将那条老巷保留,巧妙融入到项目中,但更改后的项目方案,政府一直不予批复,其他的合伙人也不同意。

    现在很被动,老巷如果不动,其他几个合伙人就要撤资,自己的整个商业项目就会毁于一旦,损失数亿。聂伟霆难以承受这样的损失。

    ……

    磁铁黑梅赛德斯迈巴赫s级商务轿车拐入,停在三味堂的正门口,司机下车拉开后门,一个身穿米色长袖衬衫、黑色休闲裤的中年男人走出车内,他手里拿着文明杖,身边跟着一名黑衣保镖。

    “我是宏盛集团的董事长,聂伟霆。”中年男人目光凌厉地在苏韬脸上扫了扫。

    苏韬刚换掉那身西装,穿着是很帅,就是天气太热,满身汗,一出门就发现来了个不速之客,摇头道:“这里并不欢迎你。”

    身后的保镖往前踏了一步,对苏韬的态度显然不满,聂伟霆冷笑着退了一步。

    一言不合就出手,先给你个下马威,这是聂伟霆的风格。

    那黑衣保镖直奔苏韬而去,手里多了把亮闪闪的军刺。

    苏韬皱了皱眉,比起莫东,这保镖更加有威胁,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从地狱走出的煞气,应该上过战场,见惯死人。

    若是被他近身,以格斗术缠住自己,会有不小的麻烦。

    两人大约相距三四米,苏韬迎面就是轻轻一点。

    保镖反应很快,诡异地在地上打了个滚,一根银针“笃”的一声刺入木门内。

    聂伟霆往前走了一步,道:“萧冷,你让开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意料之中,苏广胜的孙子,有点门道。

    萧冷面色惨白,往旁边挪了挪,右手捂住左臂,刚才金针已经穿透他的胳膊,左臂已经没有知觉,由此可见,苏韬手上有多大的劲道。

    苏韬手下留情,若是对准萧冷的眉心,他现在就已经死了。

    聂伟霆将文明杖在地上轻轻地敲打两下,旧时西方的绅士平时喜欢拿一根精致的文明手杖以示风度和身份,与他们笔挺的身姿和礼服相应,成为西方绅士的招牌形象。现在社会,已经很少有人会拿文明杖了。

    “很长时间没有来三味堂,我答应过苏大夫,只要他还活着,我就不拆掉三味堂,只可惜三年过去,他突然就这么离开了。”

    苏韬摇头道:“当初的承诺不是这样的吧?你答应我爷爷,永远不动这条老巷,而不仅仅限于他活着的时候。”

    聂伟霆微微一怔,意外地笑道:“当初若不是你爷爷治好了我的病,这里早就成为繁华的商业广场了。只是现在,你爷爷已故,三味堂还占着黄金位置,有点太浪费。”

    苏韬淡淡道:“聂总,你行走江湖,讲的是义气。我爷爷不仅是治好你,而是救了你的命,如今他去世,你就想毁掉他的心血,这似乎有失忠义。”

    治病和救命,有本质区别。

    聂伟霆摆了摆手,仿佛在施舍,道:“年轻人,我安排人调查过三味堂的经营状况,你接手之后,根本没有生意,我在旁边是看着着急啊。如果你愿意拆迁三味堂,我可以给你十万元每平米的补贴,保你下辈子锦衣玉食,这就是我对苏神医仅有的敬意了。”

    苏韬摇了摇头,道:“给我任何价格,我都不会拆掉三味堂,不仅是三味堂,老巷我也得守护下去。”

    聂伟霆叹道:“你的骨气让我钦佩,但社会很现实,你难道想以个人之力,来阻止我吗?”

    苏韬淡淡地说道:“既然当年我爷爷阻止了你们,那么我现在也想试试。”

    聂伟霆暗忖苏韬真够固执,摇头道:“看来话不投机,咱们只能拳脚上见真章。”

    “虚伪!”苏韬冷笑一声,“来吧。”

    “既然敬酒不吃,那就请你吃罚酒吧。”聂伟霆一改之前的儒雅绅士,眼中透出狠辣之色。

    聂伟霆缓缓抬起手,文明杖末端突然炸开,苏韬眼中亮光一闪,往旁边一挪,寸许长的飞钉打入药柜,炸裂,里面的药材四溅,往四周洒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