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07章 波折惊动高层
    派出所距离老巷不远,大约五百米的距离,三五分钟就到。派出所的赵指导员听说此事,皱了皱眉,觉得不好处理,让人将苏韬丢入审讯室。

    赵指导员是派出所的二把手,上面还有个所长,负责派出所的政治工作,今天所长不在,他负责处理所里的事务,他是个比较敏感的人,觉得牵扯到商业拆迁,不好出面过多干涉。

    赵指导员便吩咐出警的民警,让宏盛集团派人来处理,把事件归类为民事纠纷,这样可以把影响面降低到最低。

    出勤的民警揉着生疼的小腹,骨子里对苏韬有点畏惧,那小子就这么一戳,就把自己戳瘫,还真是邪门。

    等了十来分钟,一个身穿黑色西装,长相白净的男人走入审讯室,坐在苏韬的对面,道:“你好,我是宏盛集团董事长助理,肖一峰!”

    苏韬抬眼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苏韬大多时候绅士,有时候也会很粗鲁,他也不太喜欢自己不够文明的时候。

    肖一峰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意识到苏韬不是那么好对付,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到苏韬的手边,道:“还请你仔细阅读一下这份拆迁合同。”

    苏韬扫了一眼,宏盛集团开出的筹码,每平米七万的拆迁补偿,比市场价高十倍,可以说是重利。

    肖一峰笑道:“这个价格,你可要保密。看在聂总和苏老大夫相识一场的份上,才给你这个优惠政策。给其他人,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给的是天价,三味堂不过是一个破破烂烂的中药房,拿到补偿金,在最黄金的地段也可以开一家新店,资金绰绰有余,且能保证生意更好,苏韬没理由拒绝。

    可惜,苏韬扬着眉,摇头道:“我拒绝!”

    “别太贪心,这么多钱,已经给到位了。”肖一峰语气变得强硬。

    苏韬冷声道:“我把这些钱给你,你把老婆卖给我,成不成?”

    金钱很重要,但买不到的东西很多。

    “你!”肖一峰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沉声警告道:“人要有自知之明,胳膊拗不过大腿,如果你今天不签字的话,恐怕就走不出派出所了。”

    苏韬无所谓地摊手道:“那我就在派出所呆着吧。”

    肖一峰气愤地拍了一下桌子,往外走去。

    赵指导员在外面等着肖一峰,道:“事情谈妥了吗?”

    肖一峰摇头,恼道:“这家伙水火不侵,还请你留他在派出所一段时间。”

    赵指导员听这话就有点不乐意,道:“肖助理,帮忙可以,你可不能让我们犯错误啊?”

    肖一峰拍了拍赵指导员的肩膀,低声道:“少不了你的好处。”

    赵指导员咂嘴,琢磨着也没办法,宏盛集团很有财力和背景,上面程局长打过招呼,要重点给予保护,就让苏韬独自在审讯室冷静冷静吧。

    肖一峰刚离开没多久,门外出现嘈杂声,赵指导员走到门口,发现聚集了一群人。

    为首的是徐爷,他与赵指导员相熟,道:“小赵,你们赶紧把苏韬放了,他是正当自卫。”

    赵指导员只能赔笑道:“徐爷,我们要按流程办事。苏韬涉嫌斗殴,刚才与宏盛集团没完成调解,以防他们再有矛盾,只能请他在派出所待一会儿了。”

    蔡妍指着赵指导员的鼻子骂道:“你们跟宏盛集团就是串通好的吧,故意拘留苏韬,那些真正肇事的确逍遥法外,你们在为虎作伥。”

    “之所以只抓了苏韬,是因为其他人都受伤,被转移到医院。”赵指导员无奈地解释,“还请你们见谅。我们这是按照流程行事,等调查完,没有问题,就会放他离开。”

    他擅长做思想政治工作,处人与事很圆滑,不轻易得罪人。

    赵指导员重新坐回自己的办公室内,心里窝火无比。

    宏盛集团这次给自己惹了麻烦,送苏韬走不是,留他更不是。

    老巷的邻居们站在派出所外守着,也不离开,赵指导员又给肖一峰打了个电话。肖一峰让赵指导员继续耗着苏韬,磨磨他的心志。

    赵指导员偷偷地去审讯室看了一眼苏韬,他看上去很平静,比自己心平气和多了,于是火气更大。

    除了老巷的邻居之外,还有一个人努力帮助苏韬,那就是俄罗斯女商人薇拉。

    薇拉坐在别克商务轿车内,玉腿交叠,面色凝重地与李秘书吩咐道:“给我拨通章平的电话。”

    李秘书想了一下,知道薇拉心情震怒,连忙按了一串号码,将手机递给薇拉。

    “章书记,我是薇拉,刚才我亲眼目睹了一个暴力拆迁事件,汉州的投资环境这么差,我现在要收回承诺,放弃投资项目。”薇拉恢复了在商业领域无往不利女王的形象,缓缓说道。

    “究竟是什么情况?”章平皱眉,刚刚定下的事情,怎么又起了变化?

    薇拉平静地说道:“请您安排人调查一下汉州市区老巷拆迁的情况,现在我的朋友,那个治好我的苏大夫,还被拘押在派出所呢。”

    听着电话忙音,章平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秘书猫着身子,连忙走入里屋,在秘书的印象里,章平很少会发这么大的火气。

    “简直是无法无天,这还是法治社会吗?官商相护,与民争利,赶紧通知市公安局,让他们即刻放人。”章平眉头紧皱,想了想,又道,“这种恶劣事件,竟然让外商看在眼里,还有外商愿意来投资嘛?影响实在太恶劣。你亲自跑一趟,务必把事情妥善解决!”

    让秘书亲自处理,才能代表自己的态度。

    秘书大致听明白了什么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先给市公安局局长姚林拨通电话,“有个紧急事件,需要你处理一下。”

    市委书记秘书,级别不高,但代表市委书记,属于市委一号红人,姚林连忙道:“什么事?让杜大秘这么严肃?”

    杜平叹了一口气,道:“基层派出所配合开发商拆迁,拘留了一个外商的朋友。”

    姚林很快梳理出其中的逻辑,解释道:“这倒也不奇怪,抗拆过程中起冲突,派出所要出面调解。”

    杜平叹气道:“关键那个外商很重要,刚刚准备签下五亿元项目合同。如果给她营造这么恶劣的印象,这项目岂不是要泡汤?章书记发了大火,特别重视!”

    其实其他话都不重要,最后一句话很重要——章书记发火了!

    杜平来到派出所门口,姚林已经等了一会儿,老巷的那些人守在门外,姚林的面色有些难堪。

    杜平走在前面,姚林跟在后面,朝守着门的值班人员道:“把你们所长喊出来,市局来人办事。”

    “你是谁啊?我们所长不在,出去开会了。”值班人员觉得姚林有点面熟,但还是警惕地询问他的身份。

    “我是姚林,这是我的工作证,看清楚了吗?”姚林沉着脸,把警*官证直接摔在他脸上。

    值班人员吓了一跳,冷汗顺着脊背往下淌,这不是市公安局的头号人物吗,他下意识地敬礼,结结巴巴道:“所长不在,但是赵指导员在!您稍等,我这就通知赵指导员。”

    赵指导员听说姚林来了,顿时意识到事情闹大,自己只不过是基层派出所的二把手,平常见到姚林,最多遥遥地望一眼,今天他亲自来到派出所,显然是为了处理重要的事情。

    姚林见到赵指导员,面色一沉,道:“这位是市委书记秘书,杜平。”

    赵指导员更加心神不宁,暗忖难道连市委书记都惊动了?这苏韬究竟是什么来头?

    赵指导员带着姚林、杜平走进审讯室,三人均微微一怔,因为苏韬并没有闲着,他正在给一名民警把脉。

    “你两年前出过车祸,头部重伤,脑内仍有淤血,所以一到阴雨天就头疼,问题不大,别听信西医的话,并不需要开刀,那个风险太大,针灸治疗,吃两剂中药就可以好,有空去三味堂找我。”

    原来苏韬觉得无聊,便跟那个逮捕自己的出勤民警攀谈,帮他解决了个小病症,结果其他民警听说此事,也纷纷来审讯室问诊。

    杜平见此情形,与姚林对视一眼,连忙解释道:“忘记给你介绍,苏韬是江淮医院的专家。”

    赵指导员在旁边赔笑道:“难怪了,刚才他给我们好几个同事诊脉,都说中了病情,简直神了。”

    姚林咳嗽一声,意识到苏韬并没有受什么委屈,这倒也好办,指着赵指导员,怒道:“赶紧给我打电话通知程龙。”

    程龙是区公安局局长。论级别,基层公安干部,还轮不到姚林收拾。

    姚林收拾区公安局长程龙,程龙再收拾基层派出所的赵指导员,这才算是正确的流程。

    赵指导员一脸苦笑,与苏韬道:“苏大夫,你跟姚局长解释一下,我们是文明执法,是请你来派出所与宏盛集团调解的。”

    苏韬的记忆力不错,早上与杜平虽然只是在狄世元办公室外见过一面,但记得他是章平的秘书,既然他出面,恐怕是薇拉动用关系。

    苏韬暗忖这赵指导员处事老道,并没有对自己为难,至于抓自己的民警已经成了自己的忠实客户,以后三味堂还得派出所照应着,他便给了彼此个台阶。

    苏韬便道:“陈指导员倒也没有明显的偏袒,接到报警之后,也是公事公办,我坐在这里,休息了一阵,倒也没有什么损失。”

    姚林原本打算摘掉当地派出所所长和指导员的官帽子,但苏韬并不深究,也就顺水推舟,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那些群众为何聚在门外,明显你们有做错的地方,没有听取群众的意见和呼声。明天你和你们的所长到程龙那里主动申请处分。”

    赵指导员也是感觉万幸,刚才是一波三折,他一度以为自己要被免职,如今出现转机,激动地说道:“感谢姚局长,感谢杜秘书,感谢苏大夫。”心中暗道,苏韬这小子会做人,以后对三味堂要格外照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