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06章 连环局三宗罪
    三味堂惨遭泼漆,苏韬找了一家装修公司,请人将墙面重新粉刷一下,生意本来就很冷清,墙壁上凭空这么多“拆”字,只会让人感觉三味堂随时会倒闭。

    装修公司的人很快到了,准备开始动手刷墙,这时开发商的人也刻意赶到,他们将刷墙的人推搡到一边。

    开发商有备而来,带队的是个身材看上去不高的中年人,穿着中式黄色大褂,宽松的绸裤,黑色布鞋,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太阳穴鼓鼓的,身后站着几个小弟,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

    “我叫莫东,代表宏盛集团来与你谈拆迁的。”带队的中年人笑着说道,给人的第一印象,这是个笑面虎。

    苏韬早已猜到宏盛集团吃亏后会来,背着手站在三味堂门匾中央,道:“对不起,我不接受谈判,三味堂不会拆。你们请回吧。”

    “太嚣张了吧。”莫东后面的一个小弟,气愤地骂道,“莫老大,得替刀疤报仇,给他点颜色瞧瞧。”

    莫东不作声,往后退一步,挥了挥手,旁边便有小弟提了油漆桶出来,朝着三味堂的墙面一阵猛泼。

    油漆瞬间把墙壁弄得狼狈不堪。

    其中一名请来的装修工人看不过去,想拦下,却被踹了个跟头,头上蹭破了皮,鲜血直流。

    “操,谁敢插手,就搞死谁!”小弟气焰嚣张。

    苏韬皱了皱眉,面沉如水,步入药店,走出后,手里多了纱布、酒精、药棉,先给装修工人处理伤势。

    “你签不签协议,不签的话,今天老子就烧掉你的房子。”叫得最凶的那个小弟见苏韬根本不买账,提了个桶子,上面贴着张纸,写着“汽油”二字。

    这是强拆的套路,就是逼着你低头。

    哗啦,汽油泼在墙上,围观的人惊呼一声,往旁边散开。

    蔡妍这时也听到动静,从古玩店出来,往三味堂赶来,站在苏韬的身边,低声道:“要不要报警?”

    苏韬叹了一口气,苦笑道:“你可以试试看。”

    蔡妍拨通报警电话,莫东看在眼里,无动于衷,嘴角还是带着那令人讨厌的笑容。

    报警之后,许久没有动静,蔡妍怒道:“他们当真是目无法纪。”

    苏韬苦笑道:“对方已经打好招呼,派出所暂时不会出警。”

    蔡妍愤怒地说道:“官商勾结,蛇鼠一窝。”

    莫东见苏韬还在保持克制,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

    小弟掏出打火机,点燃嘴上的香烟,笑着威胁道:“再给你个机会,如果你不接受拆迁协议,那么就把你这房子给烧了,到时候你可就一无所有了。”

    苏韬默默地往前走了两步,暗忖爷爷留下的三味堂,不能真给这帮家伙给烧了。

    正准备出手,一辆黑色的别克gl8商务轿车驶来,停在三味堂门口,从车内走出一名身材高挑的外国女郎。

    她摘掉鼻梁上的墨镜,露出鹅蛋圆脸,白嫩的肤色,泛着柔润的光泽,金色头发如同朝阳下的波浪,她踩着一双金色的高跟鞋,往不远处的莫东等人望了一眼,然后笑着与苏韬,说道:“韬,来得有点不凑巧。”

    薇拉的突然到来,让苏韬有点意外,她病情还没有稳定,怎么出院了?

    蔡妍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没想到他还有外国朋友。

    薇拉走到苏韬的身边,晃了晃手中的名片,笑着说道:“准备来你的药房看看,你似乎遇到麻烦了,帮你解决如何。”

    苏韬耸了耸肩,笑道:“你如果能解决问题,我……请你吃饭吧。”

    薇拉哪里在乎一顿饭,好看的苹果肌舒展,红唇一泯,眉角上扬,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苏韬暗想,薇拉这个俄国妞,精通汉语,成语说得挺溜,不会是喜欢上自己了吧?

    薇拉对苏韬充满感激,若是能帮苏韬解决大忙,也算是偿还人情。对于苏韬的情况,薇拉让李秘书做过调查,他现在遇到难题,有人想拆掉他的中药房。

    既然是拆迁,肯定与金钱有关,在薇拉看来,能用钱解决的事儿,都不算什么难事。

    她朝李秘书招招手,李秘书点头,然后走到莫东的身前。

    李秘书刚开口,“你们需要多少钱?开个价格!”

    “开你妈x啊!”

    李秘书话音刚落,小弟朝李秘书的肚子踹了一脚,李秘书捂着肚子,踉跄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眼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等李秘书重新起身,灰溜溜地退回来,薇拉也是吃了一惊,道:“他们完全不讲理!”

    苏韬早已料到这个后果,无奈地笑了笑,道:“在俄罗斯,遇到黑帮恶意闹事,他们会跟你讲理吗?”

    芭比娃娃一样的薇拉,此刻漂亮的眼眸喷出怒火,若是在俄罗斯的话,她早就动用关系,将这些流氓给灭了。

    只是这是在华夏,除了钱之外,薇拉暂时没有太多办法,见薇拉满脸尴尬,苏韬走到薇拉的身前,将她挡在身后。

    莫东很满意刚才小弟揍了李秘书,因为这很涨士气,他双手拍了拍,这是个暗号,立即有三四个小弟挥舞着家伙冲上前,准备围住苏韬。

    虽然莫东听说苏韬有功夫底子,但他还没有露出本领之前,自己不能轻易出手,知己知彼,方可百战不殆,先让小弟做炮灰,上去试探试探。

    苏韬也不避闪,反而迎上去。

    人头攒动,身影腾挪,那些小弟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或者手腕一麻,或者小腿一酸,苏韬的人影都没看到,就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躺在地上。

    “这么猛,视频上传到网上,能火啊,比动作大片还精彩。”周围一个青年偷偷摸摸拿着手机录视频,见苏韬处于上风,把手举得很高,光明正大地开始录起来。

    莫东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难看,他有武功底子,也有实战经验,但苏韬的招术,却是从未见过,实在太快,而且招招要命。

    站在后方的薇拉美目涟涟,吃惊地望着苏韬,没想到这个华夏男人,不仅医术高超,功夫也如此惊艳。

    倒是蔡妍捂着樱桃似的红唇,不时地点点头,很镇静,一副就该如此的表情,因为她早就深知苏韬的实力。

    莫东知道光靠小弟,根本拦不住苏韬,他冷笑一声,扯掉身上的大褂,里面是一件紧身背心,遒劲的肌肉,线条流畅,臂上青筋直蹦,蕴藏着强大的爆发力。

    小虾米已经都被解决,苏韬步速不变,看到莫东脱了外衣,皱了皱眉,暗忖打架就打架,你脱衣服做什么?

    难道脱了衣服,实力就能变强——真够装逼的!

    两人接近后,试探地碰了一下,看上去很瘦弱的苏韬,身体不动如山,莫东夹着二字钳羊马,却是往后退了好几步。

    二字钳羊马是咏春桩功,两脚与肩同宽或略窄于肩呈内八字站立,两腿微屈,双膝内钳,练到高深处,比普通马步要稳百倍。

    当初严咏春在结婚的时候,用这一招,让丈夫梁博俦在洞房花烛夜没能破她的处子之身。

    十多年的桩功,一击即破,莫东心中已经萌生退意,意识到与苏韬交手,根本没有胜算。

    莫东正准备往后撤,苏韬已经神鬼莫测地来到眼前,轻轻地朝莫东胳膊又是一撞,莫东失去重心。

    他本能反应,手上使了个虚招咏春寸拳,同时抬腿飞踢,却被苏韬用手指戳了一下腋下,“哎呀”一声,飞出去摔在地上。

    “啪嚓”,苏韬追上去用脚踩住莫东的脸,这下他笑不出来了。

    前后不超过十分钟,场面很诡异,没有见血,但除了苏韬之外,全部趴在地上。

    “转告你们老板,给我任何补偿,我都不会放弃三味堂。”收回脚,在莫东的脸上留下特明显的脚印。

    重新站在门匾中央,苏韬威风凛凛,瘦削、棱角分明的脸庞,两道剑眉横飞,澈亮的眼眸中透着一股坚毅与自信。

    包括薇拉、蔡妍在内,不少异性都看痴了,而男人们心中都在感慨,这个外表看上去有点孱弱、娘炮的青年是个真爷们。

    警笛声这时才悠悠响起,一辆警车赶到现场,带队的民警身材微胖,他望着场上复杂的状况,皱了皱眉,道:“刚接到报警,有人聚众斗殴,大家让让,请协助调查一下。”

    “聚众斗殴?他们是在强拆!”周围群众立即有人表达不满。

    民警摆了摆手,警棍拿在手里,乱舞开道,群众纷纷散开。

    他径直走向苏韬,拿着警棍指着苏韬的鼻子,道:“你是三味堂的负责人吧?因为你涉嫌肇事,请跟我们走一趟。”

    苏韬头一偏,只差一点,那警棍就要敲到他的脑门。

    苏韬眉头一挑,手一挥,把那警棍夺到自己手中。

    “你吃了豹子胆,敢暴力抗法!”民警大怒,伸腿朝苏韬的小腿踹了过去。

    苏韬轻轻一挪,手指在民警的小腹下方戳了一下。“哎哟”一声,民警感觉下半身全麻了,如同棉花一般,瘫软在地上。

    民警捂着肚子,朝着后面的同事,喊道:“这小子袭警,别愣着了,把他给我铐上。”自己不敢上前,怕再次吃亏。

    “聚众斗殴,抗法,袭警!”

    三宗罪名都不小,协警上来,亮了亮手铐,苏韬一阵冷笑。

    见协警要带走苏韬,蔡妍焦急无比,与一位老人低声耳语几句,老人是剪纸店的徐爷,他在周边有点威望,赶紧挡在苏韬身前,拦住协警,道:“你们不能就这么带走他,不能是非不辨,好坏不分。”

    因为徐爷的出面,其余邻里也纷纷上前,将警车围了起来。带队民警已经爬了起来,他皱了皱眉,道:“怎么?你们难道也想袭警不成?要不把你们一起请到局子里喝茶?”

    苏韬见此情形心中还是有点感动,自己回到三味堂后,与邻居很少接触,如今看来,街坊都很热心。

    苏韬叹气道:“我跟他们去派出所吧,有劳街坊费心了。”

    徐爷道:“咱们都是老邻居,巷子很老,对这里有感情,谁都不想拆迁,不能将责任全部推到你一人的身上。”

    “对,没错!”其他邻居也附和道。

    苏韬轻轻地推开徐爷,淡淡说道:“放心吧,我去派出所只是做个笔录而已,很快就回来。还请徐爷帮我照看下三味堂。”

    聂伟霆在幕后已经打好关系,目的就是抓自己,街坊们阻碍民警办事,只会给对方更多的借口。

    协警凑上前,拽住苏韬,要上手铐。

    苏韬手臂一震,协警差点被带倒,他淡淡笑道:“不就是去派出所吗?我自己会走!”

    徐爷微微一愣,目送苏韬自己上了警车,无奈地与蔡妍道:“这孩子身上有老苏的风骨啊。”

    蔡妍眸光流转,露出担忧之色。

    坐在警车内的苏韬倒也坦然,他已经猜到,自己被聂伟霆设计了,这是个连环局。

    一种结局是,苏韬被莫东这些刀手给收拾了;另一种结局是,苏韬被警方以肇事为由带走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