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04章 强势独闯龙门
    回到三味堂已经是夜间九点,隔壁古玩店出人意料还亮着灯,蔡妍一直关注着门外,见到苏韬,连忙道:“苏大夫,你终于回来了啊?”

    苏韬盯着门上大大小小被油漆喷成的好多“拆”字,眼中闪过怒色,道:“有人来过?”

    蔡妍撩拨了一下发丝,道:“下午开发商带了一批人过来,见你没在家,就在门上给你喷了几个字儿,还让我带话给你,千万别想着能躲过去,下次就不是喷字这么简单了。”

    苏韬皱了皱眉,生闷气,他并没有躲着,只不过是出去办事而已,这些目无法纪的家伙,莫非以为自己怕了他们不成?

    “除了三味堂之外,你们都已经跟他们签合同了吗?”苏韬面沉如水,见蔡妍目光躲闪,知道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故事。

    蔡妍尴尬地一笑,道:“周围邻居都把三味堂给推了出来,说只要三味堂肯拆,咱们就拆,这也是当初苏老在世的时候,积累的威望,所以……你会不会怪我不讲义气?”

    三味堂在的这条街巷,大多是一些老住户,有些门店经营数十年,谁又愿意轻易地离开呢?其中以三味堂为首,苏广胜在世的时候,素有威望,一旦三味堂愿意拆了,那么其他住户也就不攻自破。

    苏韬意识到开发商现阶段是刻意地针对三味堂,叹气问道:“你知道他们公司在哪里吗?”

    蔡妍秀眸闪过惊讶之色,皱眉低声道:“你想做什么?不会是想跟他们正面冲突吧?”

    “你把地址给我吧,我跟他们讲道理,尽量不动手。”苏韬暗忖蔡妍倒挺善良,处处为自己着想。

    蔡妍犹豫许久,道:“罢了,我带你过去吧,不过这个时间点,估计都已经下班了。”

    年轻人难免冲动,苏韬看上去文文弱弱,自己跟着过去,拦着他一点,万不得已也可以报警,好让他避免吃亏。

    蔡妍开着宝蓝色的polo带着苏韬来到开发商所在的大楼,苏韬坐在副驾驶座上,异常地安静,蔡妍挺喜欢与苏韬相处,一方面是他外表长相属于自己喜欢的类型,另一方面是他总是平和又有点幽默的性格,会给人安全感。

    这么多年来,追求自己的公子哥很多,但苏韬给她的感觉不一样。

    宏盛大楼有三十多层,曾经是汉州最高的建筑,大部分以写字楼形式出租,一楼有几家餐饮店,已经打烊,而宏盛集团的总部也在这里。

    来到大楼大厅,门卫拦住两人,问:“你们干什么?”

    苏韬平静地说道:“我是来谈拆迁的,喊你们老板出来。”

    门卫微微一怔,意识到有人闹事,旋即打了个电话,五分钟之后,一个身材不高,眉角带疤的中年人带着三五人来到大厅。

    “你是三味堂的人?”刀疤扔掉手里的半截烟头,语气强横地问道。

    “是的,我要跟你们老板谈谈。”苏韬与蔡妍靠得近,发现蔡妍的手有点颤抖,便轻轻地捏了捏她掌心的劳宫穴,这个穴位有安神静气的作用。

    蔡妍面色一红,垂下眼睑,眼神喜悦中带着羞意,苏韬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太突兀,让她可能有点误会,又缩回手。

    刀疤看到苏韬和蔡妍的小动作,暗骂了一声,小白脸真有种,竟然当着哥的面跟妞调情,嗤笑道:“我们老板没空,有什么事情,你就跟我谈吧。”

    “我是苏广胜的孙子,是三味堂的新坐堂医生,我没有躲着你们,希望你们对今天的恶劣行为向我道歉。”苏韬挑了挑眉,压低声音说道。

    “这小子语气挺横啊!”

    “道歉,脑子有病吧!要不要老子送你几拳,帮你醒醒脑子。”

    小弟叫嚣起来……

    蔡妍慢慢镇定,声色俱厉地说道:“你们乱叫什么?上门泼油漆,难道还有理?”

    “小娘们长得不错啊!”刀疤摸了摸唇下的胡渣,“跟个小白脸,有啥意思?要不跟我玩玩?”言毕,眼神在蔡妍嫩白的脖颈、丰满的前胸和修长的大腿上胡乱打量。

    蔡妍暗忖这刀疤真够讨厌,不悦道,“别跟我油里油气的,赶紧喊你们老板出来。跟你们说话不顶用!”

    “有意思!”刀疤打了个响指,身边三个小弟,默契地跟着他往前走,将苏韬和蔡妍围在中间。

    “只打小白脸……别碰女人,这女人他娘的够味,我要留着玩,让她知道我顶不顶用。”

    言毕,刀疤猥琐地挺了挺胯,还深深地看了一眼蔡妍起伏不定的胸脯。

    蔡妍感觉身上火辣辣的,刀疤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精致的瓜子脸涨得通红,又隐隐觉得情势不对,连忙俏脸迎向苏韬,有点担心苏韬会吃亏。

    苏韬穿着白色的衬衣,丈青色休闲裤,白色的运动鞋,头发略长及耳,眼眸清澈,面容还是一如往常的俊秀,再仔细一看,又有点不对,坚定挺直的鼻梁,紧闭的嘴唇,眼神中多了一股坚毅、狂野的目光,她心头微颤。

    站在苏韬右边的小弟,出其不意地伸手就是一拳,然后“咦”了一声。

    原来苏韬往后退了一步,躲开这拳,同时伸出手指在他的腋下点了一下,那小弟又“哎哟”一声,就躺在地上起不来了。

    刀疤愣了愣,正准备踹出一脚,只见苏韬身子一转,肘部撞到左侧一人,那人又是“哎呦”一声,横飞着撞在墙上,躺在地上昏了过去。

    刀疤吓了一跳,赶紧收脚,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还没反应过来,仅剩的那个小弟,一米八的大个儿,已不知怎么躺在地上,胳膊还被拧成了个麻花状。

    三人被瞬间秒杀!

    刀疤的额头上开始冒汗。

    蔡妍站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幕,完全看傻了,她想仔细回想刚才发生了什么,却是一片空白,因为苏韬的动作实在太快,她根本难以看清楚。

    刀疤知道遇到高手,拿着匕首的手心开始冒汗,苏韬直接朝刀疤走了过去,刀疤还想回击,手腕一麻,匕首诡异地落在苏韬的手中。

    刀疤个子很高,身体很壮,却被苏韬一只手轻易地卡住脖子,提在半空中,抵在墙壁上,然后刀疤就看到苏韬的另一只手,提着匕首,奋力一插。

    银光闪过,刀疤眼中露出恐惧之色,难以呼吸,脸色变成酱紫色,匕首贴着他的脸皮卡入墙内,脸上传来一阵麻辣,被刀锋割破,皮肉外翻。

    刀疤发现身下一股暖流,虽然时间很短,但他真被吓尿了,就在匕首挥来的那一刻,感觉与死神擦肩而过。

    “你们老板呢?”苏韬松开手,望着跌坐在地上的刀疤狼狈地大口吸气,问道。

    “这种小事,他不会出面的。”刀疤勉强答道。

    “问你他在哪儿,别跟我答非所问。”苏韬伸腿就是一脚,踹在他的胸口。

    刀疤只感觉一股巨力,炸得他感觉胸骨碎成片,随后脊背闷声撞墙,软软地垂落,没有其他意识。

    这家伙被自己踢废了。不过,他刻意留手,都无性命之忧。

    “现在怎么办?”蔡妍没想到苏韬以一敌四游刃有余,已不知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

    刚才发生的一切太震撼,她原本是打算拦着苏韬,防止他吃亏,没想到文弱的他,体内藏着这么强大的力量。

    苏韬见蔡妍神色有点慌乱,轻松一笑,耸了耸肩,轻松道:“估计他们老板不在这里,问他们也没用!”

    蔡妍干咳一声,望着如同死狗的刀疤,突然有点同情。

    苏韬想了想,与站在旁边,满面惊容,双股打颤的门卫道:“给我带个话,如果想要拆迁,让你们老板,当面跟我谈,别来那些阴的。”

    江湖事需要江湖的方法解决,苏韬被逼无奈,只能独闯龙门。

    当然,他也知道,不到万不得已,站在身后的开发商老板聂伟霆是不会轻易出面的。

    ……

    汉州运河东岸的金泰湾,是著名的富人区,能在这里安家置业,都是身价过亿的成功人士。一栋别墅内,聂伟霆摇晃着装着红酒的高脚杯,透过玻璃墙外,望着躺在圆床上的两名女子。

    她们彼此交缠在床上,当上方的女子用舌吻,轻轻触碰到下方女子的胸前红扣,下方女子禁不起这种撩拨,身体如同水蛇般扭动。四条修长的玉腿斜十字交叉,上方的女子占主导,腰部轻轻挺送,下方的女子咬着红唇,眼神迷离,脚趾绷直,娇声靡靡……

    看到此处,聂伟庭忍不住呼吸变得粗重起来。

    ——这是聂伟霆特殊的嗜好。

    手机铃声响起,聂伟霆有点不满意地皱眉,他接通后,电话传来助理低沉的声音:“老板,踢到铁板了,三味堂不肯拆迁,我们的人被打了。”

    “被打?”聂伟霆放下红酒杯,疑惑道,“苏广胜已经死了,三味堂理应没有其他人了。”

    “那人是苏广胜的孙子,点子扎手,直接上门挑衅。门卫通报的消息,刀疤他们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助理苦笑道,“将刀疤他们送到医院,医院那边骨科医生暂时素手无策,对方用特殊的手法,将他们打成骨折,必须有经验的骨科医生才能治好。”

    聂伟霆沉吟片刻,没想到儒雅的苏广胜竟还有一个孙子,而且如此厉害,叹气道:“那条老巷,必须得拿下,明天你让莫东出马,养兵千日用在一时。”

    那人点头道:“我等下就去通知!”

    莫东是宏盛集团养的刀手,在江湖上也有名气,人称莫老虎。莫东八岁开始练习咏春拳,后来又改练八卦掌,空手对付十名壮男不在话下。

    聂伟霆年轻时候闯荡江湖,惹了不少仇家,后来下海经商,退出江湖,但仍有人不断地找到自己。莫东就是他聘请过来的高手,用于处理特殊事务。

    挂断电话,聂伟霆长叹一口气,老巷那条街,早就拿下政府的批文,计划改建成商业广场。若是当初直接拆迁,以当时的拆迁价格,成本只需要如今的三成。

    即使现在拆迁那条老巷,间接损失近亿。如今他已经将全部身家放在这里,绝不容有失。

    先前,他之所以迟迟未动工,一切只是为了偿还苏广胜的恩情而已。

    既然苏广胜人已故,聂伟霆与其他人没有感情可言,拆迁那个老巷势在必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