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03章 女总裁的隐秘
    苏韬并非轻薄薇拉,天突穴位于胸骨之间,指压天突穴,可以治疗支气管炎引起的咳嗽,同时也可以制止癔病发作。如同他所推测的,支气管炎是表征,病因在于癔病。

    癔病,是中医说法,西医又称为歇斯底里症。薇拉之所以排斥用仪器检测自己的病情,是担心会被检查出歇斯底里症。

    一个精明强干的商界精英,若是患了精神疾病,那有很多负面作用。一旦被媒体报道,她的家族、企业,都会蒙受巨大的影响及损失。

    苏韬的一记指压,让薇拉平静下来,他压低声音说道:“放心吧,你有歇斯底里症的秘密,我会帮你守护住,绝对不会对外说出去,同时我还能帮你治愈。”

    薇拉精通汉语,当苏韬指压在自己的胸口的瞬间,如同电流输入她的体内,胸口的压抑郁闷、喉咙的不适,瞬间释放出来,变得平和。

    “你能治好我的病?”薇拉疑惑地望着苏韬。刚才病房内的种种,薇拉都看在眼里,她给苏韬五分钟时间,其实已经建立了基本的信任。

    同时,她很震惊,苏韬看出了自己的歇斯底里症,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在俄罗斯的私人医生,并无第二人知晓,这是个绝密隐私。

    薇拉实在太过漂亮,说话的时候,睫毛上下扑腾翻滚,宛如精灵在跳舞,苏韬尽管努力克制,但还是会微微出神,他情绪一口气,轻松地说道:“你需要把自己完全交给我。”

    薇拉秀眉松开,因为苏韬与自己私人医生的要求如出一辙。同时她也想明白,为何苏韬要让所有人离开病房,因为苏韬已经完全读透了自己的心思,她不想其他人知道自己的病情。

    “一定要为我保密。”薇拉考虑许久,终于决定尝试一下。

    她也听过中医的种种神奇,或许这个年轻的医生,真能帮自己解决难言之疾,“现在你可以治疗了!”

    若是有银针在手,苏韬隔着衣服也能找准穴位,进行针刺治疗,但现在没有银针,想要提高效率,只能建议薇拉脱掉身上的衣服,然后用指压法治疗。

    “你能不能脱掉衣服?”苏韬试探地问道,如果薇拉不愿意,只能隔着衣服治疗,那样会导致效果欠佳。

    “脱衣服?”薇拉警惕地皱眉。

    “刚才我已经跟你说过,请你把自己完全交给我。”苏韬点点头,面色严肃地说道,“你是病人,我是医生。”

    薇拉虽然觉得有点不妥,但她是个外国女性,性格相对开放,又在绝对私密的房间内,所以慢慢地褪掉上衣,长裤,胸衣,短裤……

    病房内出现活色生香的场面,苏韬从医十多年,见过女人的身体很多,已经做到眼中没有女人,只有病人。

    不过,俄罗斯女人的身体,却是第一次见……真的很白……还很丰润…她微微闭睁眼睛,身体呈现流动的曲线,凹凸有致。

    金色的头发黏沾在饱满的额头,白洁光润的肌肤如同瓷器般光滑晶莹,精致的锁骨下方,浑圆高耸的雪岭上方一点粉晕,平坦的小腹没有丝毫余赘,两腿轻轻收拢,形成“入”字曲线,视觉上如同艺术大师手下的精致工艺品,让人生不起丝毫亵渎。

    苏韬深吸一口气,提足内劲,手指在薇拉的内关、神门、神庭、百会、风驰、翳明等穴轻轻按动。

    “啊……”

    十几分钟之后,薇拉就觉得有种心情豁然开朗的感觉,那种久久抑郁的情绪,瞬间释放开来。

    从中医的角度来分析,薇拉之所以出现霉菌性支气管炎,主要还是因为受到癔病的影响。

    中医的医理讲求阴阳调和,癔病的症状为心脾虚弱,肝郁气滞,服用西药之后,虽然短时间控制情绪,但心肝损伤没有治愈,加上风寒入侵,细菌感染,便出现支气管炎症状。

    苏韬从根源处入手,抽丝剥茧,自然水到渠成。

    苏韬随后又用指压法,针对支气管炎病症进行治疗,虽说不如药物治疗收效快,但半个小时之后,薇拉咳嗽症状缓解。

    指压法,需要动用真气,因为没有银针作为媒介,消耗尤其大。

    薇拉的体表出现了一层水雾薄膜,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

    若是懂行人在旁边,可以发现苏韬指压法又有不同,是失传多年的天截手。

    ……

    病房外,所有江淮医院的医生脸上都蒙上了一层阴霾,只有唐明微笑着与狄世元聊天,看上去很放松。

    这算怎么一回事?全院医生几百号人,竟然被一个年轻的外来者给比了下去,颜面何存呢?

    唐明和狄世元心中都有自己的盘算。只要治好了那个俄罗斯女人,唐明今天就算是尽到义务,至少在刚才关键时刻,唐明给苏韬支持,让苏韬放手一搏。

    至于苏韬若是治不好,那也跟唐明无任何关联,反正又不是自己找来的人。唐明在医学圈有个笑面狐的外号,处人与事滴水不漏。

    门开了,苏韬憔悴地走出,外面的人纷纷进入里面,探看病人的病情如何。

    “真是太神奇了,她能下床走路了。”

    “咳嗽的症状也没有了,没有服用药物,这是怎么做到的?”

    ……

    里面传来各种惊讶的声音。

    一个小时的时间,因为要持续不断地动用真气内劲,疏通淤塞的经脉,所以消耗特别大,苏韬已经是一身汗水,赵铭扶稳他的身子,低声问道:“如何了?”

    苏韬道:“暂时控制住她的病情,想要彻底地恢复,还需要调养。”

    赵铭脸上闪过惊讶之色,道:“你治好了她的支气管炎?”

    这家伙总喜欢问重复的问题,真讨厌。苏韬无力地说道:“我不想再重复说一遍了。”

    赵铭重重地拍了一下大腿,哈哈大笑:“看来我今天跑这一趟,没白费功夫啊,值了!”

    苏老大夫死了,苏小大夫解决难题,故事就是这么错综复杂,妙趣横生。赵铭现在只觉得想狠狠地亲苏韬一口。

    苏韬脸上露出疲惫之色,叹气道:“这里的事情完了吧,我得休息一下,明天再过来复诊,病人还需要经过几天的调理。”

    这时,狄世元已从病房内走出,见苏韬满脸疲惫,笑道:“小赵,你把苏大夫请到宿舍,让他好好休息。”

    赵铭很少见到一丝不苟的狄院长,这么和善,这么温柔。

    省医学专家唐明确认,薇拉的病情已经大幅度改善,短时间内就会好转,拿到出诊费后,非常开心地离开。不过,院里的医生,私下都在骂唐明调子那么高,结果什么忙都没帮上,就是个水货。

    苏韬实在太累,宿舍的床铺干净整洁,很快就睡着,他并不知道整个江淮医院开始沸腾了,开始传论苏韬神奇的医术。

    院长旁边的会议室内,正副院长及各科室的正副主任,均出席参加。

    狄世元脸色舒缓,瞄了一眼乔德浩,道:“在这次涉及到汉州医学界荣辱的大事件上,大家都辛苦了。尤其是赵铭同志,关键时刻,推荐了一个重要的人才。当然,德浩书记邀请到唐教授会诊,也有功劳。”

    狄世元这么一说,乔德浩满脸不高兴,淡淡地说道:“狄院长,有个问题我想说一下,苏韬有没有行医资格,还不确定,如果治疗失败,那太危险了,严格来看,此次行为是违背流程的。”

    狄世元听乔德浩这么说,轻哼一声,道:“德浩同志,制度是死的,人是活的,刚才曹局长的话,你没有听见没,这样的人才一定要留住,若是流失到其他医院,那就太可惜了。所以今天讨论的议题就是,将苏韬聘请为我们医院的正式医生。”

    乔德浩面色严肃地提醒道:“现在所有正式编制都需要通过考试选拔,你这是违背人事流程。”

    医院运营归狄世元管,但人事则是乔德浩的权力范畴。如今狄世元反将乔德浩一军。

    狄世元扫了一眼乔德浩,道:“咱们虽然是公立医院,但也要讲求能者居之,院里养了那么多人,但真正派上用场的有几个呢?”

    不少人听见,下意识地咳嗽、脸红,院长的嘴巴又开始毒了,在指桑骂槐呢。

    狄世元正准备借题发挥,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曹骏打来的电话,他接通之后,惊讶地说道:“什么?你说章书记过来了,好的,我即刻就来迎接。”

    大约十来分钟之后,几辆黑色的商务轿车驶入医院前坪,走在前面的是市委书记章平,曹骏跟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地陪同说话。

    狄世元走在最前面,与章平握手,然后将之引至薇拉所在的特殊病房。

    薇拉穿着病服,脸颊两侧多了抹嫣红,眼眸透着清亮,以章平良好的气度与修养,见到薇拉之后,也是微微一怔,尽管薇拉穿着普通的病服,未施粉黛,但章平还是忍不住暗赞她的娟秀脱俗。

    章平见到薇拉恢复健康,非常高兴,笑道:“薇拉女士,你能恢复健康,实在太好了。这几天我因为工作繁忙,所以没能来见你,还请你能谅解。”

    薇拉点头微笑,道:“章书记,汉州给我留下很好的印象,特别是那个神奇的年轻医生,他的医术让我焕然一新。所以我决定,我要在汉州投资,并在这里居住一段时间。”

    薇拉明白,想要彻底治愈癔病,还需要花费一段时间。

    章平很意外,没想到亿元投资项目这么顺利就敲定了。他原本以为这次疾病会给薇拉带来不好的印象,但没想到歪打正着,江淮医院的医生解决薇拉的一个难以治愈的疾病,让她对汉州充满了好感。

    章平承诺道:“对于你们这些外来的客商,只要愿意在汉州落户,政府一定给你们最好的服务,为你们创造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

    薇拉点了点头,笑道:“我会跟我的朋友推荐汉州,让他们都关注汉州。”

    薇拉的话让章平非常高兴,出门之后,他与曹骏问道:“究竟是谁治好了薇拉,他可是汉州的功臣啊。我能不能见见他?”

    曹骏看了一眼狄世元,狄世元笑道:“章书记,他叫做苏韬,是我们医院特聘的年轻医生,在治疗过薇拉之后,因为体力消耗太多,此刻正在休息。”

    狄世元说话有技巧,让章平会以为苏韬就是院内的医生。

    章平惋惜地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等有机会再见面吧,像这种优秀的年轻医生,一定要好好培养。”

    “那是当然!”狄世元挺直腰脊承诺道。

    送走市委书记,狄世元再望向乔德浩的时候,乔德浩已经不再与自己目光交汇,而是习惯性地去摸自己左手腕上的手表。

    在这次的交锋过程中,狄世元算作险胜一筹,刚才会议上的争议,因为市委书记的一番话,已经有结论,乔德浩没理由反驳让苏韬聘为医院的正式医生。

    当然,现在的难题是,狄世元需要说服苏韬加入江淮医院,他老谋深算地摸着下巴,开始蓄谋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