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02章 亮山门秀实力
    一名年龄在二十五岁上下,长相精致,身材丰腴的白人女性躺在床上,面色憔悴地躺在床上,看上去极为痛苦。苏韬站在人群后方,只能模糊地看到她的脸,仅是惊鸿一瞥,也能感觉到她无懈可击的容颜。

    病床旁站着一名身材中等的华夏人,表情激愤地说道:“汉州的医疗条件实在太差,病情越治越严重。就你们这样的医疗条件,还想让外商进来投资?”

    最后一句话,让众人脸上都露出尴尬的神情,若是真治不好薇拉的病,汉州医学界真将沦为笑柄。

    为了让病人有充足的休息,大家移步来到会议室,座谈会诊。

    “患者是一名来自俄罗斯的外国人,名叫薇拉?奥蒙德,参加今年汉州的外商洽谈会。会议过程中,突然发病,然后将她带到江淮医院,做了简单的检查之后,发现是哮喘。”

    狄世元站在投影仪前,屏幕上显示的是为数不多的病例及检测报告,他尽量简洁地介绍病情。

    “但是随后,她只愿意服用一些药物,再也不愿意接受任何检查,病情也恶化了。”

    乔德浩叹气道:“这个俄罗斯女商人准备在汉州投资过亿的项目,所以市领导高度关注,要求我们一定要治好她。否则的话,这对于汉州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市卫生局局长曹骏看了一眼唐明,觉得他是今天的主角,同时想要继续给唐明施加一点压力,道:“刚刚市委章书记还给我打电话,让我们一定要顶住压力,千万不能掉链子。”

    唐明平淡地望了一眼曹骏,他是老江湖,市委书记还吓不住自己,他将几页报告不停地翻弄,发出沙沙的声音,失望地说道:“你们误诊了。不出意外,应该是支气管炎。“

    狄世元脸上露出疑惑之色,突然想起一种可能,道:“难道是霉菌性支气管炎?“

    唐明继续说道:“在临床过程中,有很高的概率将哮喘和支气管炎混淆、误诊,如果是霉菌性支气管炎,必须要停用一切抗生素,并进行抗真菌治疗,否则会起到反作用。”

    “按哮喘给予大剂量抗生素和糖皮质激素治疗后,致使体内菌群失调,机体免疫功能减退,促使霉菌生长,使病情加剧。现在需要做进一步的检查,第一:再次进行纤维支气管镜检查;第二,作气管分泌物培养,确定霉菌类型。”

    因为只做过一次初步的检查,所以出现误诊的可能性很大。唐明单从最初的治疗报告中,就分析出了薇拉病情加重的原因,这充分说明了他的专家实力。

    “不同的霉菌类型,需要不同的治疗药剂,所以最后一个步骤很关键。”狄世元点头认可道,“但是,现在问题在于,病人拒绝接受任何检查!”

    唐明作出的诊断让大家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不少,至少大家都知道病人病情恶化的原因。

    但关键问题,依然没有解决,因为薇拉不愿意接受进一步的检查。

    唐明不以为意地说道:“那就赶紧作思想工作吧,道不亲传,医不叩门,若是她讳疾忌医,那咱们也没有办法。或许她更认同其他地方的医生,实在不行,那就转院吧!”

    “那可不行!”曹骏头摇成拨浪鼓般说道,“如果她离开汉州,去了其他城市,那等同于失去了一个亿元项目,这对市领导难以交代,会成为汉州市卫生系统的耻辱。作为市卫生局的负责人,我再次强调,一定要圆满地完成任务!”

    见唐明皱眉,乔德浩在旁边连忙陪笑着打圆场,道:“唐教授,还是得请你多费心啊。”

    唐明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想要确诊,必须要进一步检查,你们要不先尝试劝说一下,实在没有办法,那就只能强行采取治疗了。”

    唐明的态度和语气,让江淮医院医生的心里都有些不舒服,不过人家是特地聘请过来的专家,有资格摆架子。

    狄世元叹了一口气,朝赵铭招招手,道:“你去沟通一下,看能不能说服她?”

    赵铭一脸无辜,心中暗自骂娘,怎么又是我跑腿?

    苏韬一直跟在赵铭身边,摸着下巴,眼神深邃,不知在想什么。

    其实,江淮医院早已尝试过劝说,但都被薇拉给骂了出来。薇拉那暴脾气,简直和狄世元不相上下。

    赵铭刚进去一分钟,就被灰头土脸地赶了出来,他捂着脑门回到会议室,苦笑道:“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个不明飞行物打中了。”

    唐明面色变得更加严肃,他行医多年,遇到的疑难杂症很多,像这样不配合的患者,也曾经遇见过,需要耐心地说服,小心地引导。只是他不可能长期呆在这里。

    这时有护士来报告,薇拉身边的华夏秘书提出要办理出院手续。他已经联系好了云海一家知名医院的专家,等会就直接去云海就医。

    狄世元见唐明沉默不语,叹了一口气,知道他也无计可施,只能带着众人再次走入病房,“薇拉女士!”

    薇拉看上去没有精神,闭着眼睛,不太想接话,刚才面对赵铭时的激动情绪,仿佛从未出现过。

    秘书拦住狄世元,“狄院长,多的话不说了,我们不能拿总裁的身体开玩笑。她很排斥那些仪器!”

    狄世元正无奈之间,身边突然多了个声音,“不用仪器检查,也能帮你治好病。”

    不仅秘书很吃惊,连狄世元也很惊讶,他寻声望去,看到了苏韬,突然想起他是苏广胜的孙子,因为实在太忙,刚才一直没有发现,他至始至终都在参与会诊。

    “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乔德浩早就发现这个陌生人,他暗自留意过,这就是狄世元安排赵铭去请来的专家,下意识将他归类于狄世元的阵营,于是不屑地说道,“不用仪器治病,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吗?”

    身边也有人附和,讥讽道:“哪个科室的实习生,赶紧赶走!”苏韬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很多人以为他是实习生,现在他成了口出狂言的小子。

    唐明也轻哼一声,心中不爽,自己没办法,这小子却说自己有办法,不是要故意扇自己的脸吗?

    狄世元皱皱眉,此刻也只能尽量地拖住薇拉的秘书办理出院手续,有足够的时间,说不定患者能回心转意。

    狄世元虽然与苏韬没接触过,但他对苏广胜的医术非常佩服,尽管人在民间,但实力堪比国手。

    苏韬看得出狄世元的纠结之处,对方在关键时刻想到爷爷,他就得对得起这股信任。

    念及此处,苏韬对薇拉的秘书说:“你六个月前,是不是受过一次腿伤,在右腿上,平时每到雨天,经常发酸发疼?”

    与病人直接沟通很难,所以苏韬选择她的秘书作为切入点。

    秘书愣了半晌,半年前的腿伤,也能看得出来,这家伙不像是蒙的啊?

    狄世元知道苏韬是在“亮山门”。

    想要获得病人的信任,必须要亮出自己的实力。这在中医是常见的医治手段,不像西医,大多是被动上门的病人,爱看不看,中医有一整套的医治套路,当病人不信任时,需要露出看家本领,直中要害。

    狄世元心中一喜,自己无意中请来的人不简单;与狄世元有相同眼光的还有唐明,他惊讶地望着苏韬,暗忖这个年轻人有点门道!

    乔德浩虽然分管党务工作,不在一线,但也能看出苏韬的与众不同。不过,他依然有所怀疑,道:“李秘书,他是一个小年轻,不懂事,胡说八道,你不要当真。”

    李秘书暗忖腿疾影响自己很久了,现在有人一眼看出来,他心中也有点犹豫,脸上露出笑意,道:“既然你能说不用检查仪器,就能帮总裁治病,那么就先在我的身上试验看看。”

    旁边的人心知肚明,刚才苏韬的亮山门,已经成功,他十有八九真的有腿疾。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其中望诊,首先是望神,神是人体生命活动的体现。

    苏韬望了李秘书一眼,表情淡漠,反应迟钝,正常华夏人面色微黄,红润光泽,若出现异常色泽称为病色,李秘书印堂发黑,肝脏有重症。

    其次是望形,也就是观察形体和动作,苏韬见他走路,重心偏左,一般人右腿是重心腿,所以才推论他有右腿有疾,而且与肝脏有关。

    狄世元心中暗喜,在背后推了一把苏韬。

    苏韬反应很快,狄世元不好明确表态,但默认让自己试试看。

    他伸手在李秘书的手腕处轻轻一搭,前后不到数秒,道:“你的腿疼有两个原因,前因是受伤,后因是服用药物,导致肝虚,因为肝的作用在于疏泄,肝虚不能疏泄,气血凝滞,可能会被误诊为肾虚,给你开曲直汤方子,服用三天可愈。”

    三天?

    李秘书露出惊喜之色,这个病症已经困扰自己半年了,他为腿疼也私下看过医生,医生断诊他肾亏,肾亏是男人的耻辱,李秘书羞于与他人说,也就没有继续寻医。他私下吃了不少补药,一直没见效。

    苏韬一眼看出自己有半年的腿伤,这让他不得不动摇,难道是那些医生看错了,其实自己根本不是肾亏?

    苏韬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不信,我就没办法了,医患之间失去信任,就是华佗在世,扁鹊复生,也难以让你的腿疼彻底痊愈。”

    苏韬借笔写了个曲直汤的方子,笑道:“还请狄院长和唐教授佐证,有无问题?”

    苏韬此举让狄世元和唐明都很有面子,他俩都西医出身,只懂些中医的皮毛,真要看方子,也看不出个玄虚。

    唐明抓在手中,沉默了好几分钟,不动声色地说道:“这是经典名方,没有问题。”

    方子里的萸肉、知母、乳香、当归、丹参等,都是常见的中药,以滋补为主,即使过量服食也无副作用。他并没有看出苏韬在乳香、知母加了量,具有针对性。

    得到唐明的认可,众人对苏韬的信任感倍增,乔德浩想阻止,也没有办法。

    李秘书与薇拉沟通了一下,然后李秘书与苏韬说道:“薇拉女士只能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而且不能用任何仪器检测。”

    苏韬早已有自己的计划,淡淡道:“放心吧,我已经知道薇拉女士的病因,现在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而已。等下治病的过程中,只能我和薇拉女士两人独处,需要其他人全部离开病房。”

    苏韬的这番话落在众人的耳朵里,无疑是一种傲慢,乔德浩压低声音笑着讥讽道:“还真是狂妄!”

    李秘书鄙夷地瞟了一眼乔德浩,毫不掩饰厌恶,却与苏韬微笑着承诺道:“那没问题,但只能给你五分钟。”

    苏韬淡淡一笑,自信地说道:“她会给我足够的时间。”

    等众人离开病房,苏韬坐在了薇拉的旁边,近距离望着她。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占尽俄罗斯美女的种种优点,即使在病中,也难以掩饰她的妩媚俏丽。

    褐色的眼睛,金色的头发,嘴唇红润,雪白的脖颈下方一片傲然,胸部匍匐,小腹平坦,更为引人注目的是一双修长笔直的玉腿,因病裤短了小截,露出瓷嫩的腿肚,仿佛穿了病服的真人版芭比。

    他目光平静地打量着薇拉,薇拉却犹如感觉到了挑衅,正准备愤怒地指责苏韬的无礼。

    苏韬叹了一口气,出手如电,大拇指顺着她两片饱满胸部挤成的缝隙间,点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