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001章 段子手爱撩妹
    十年间,药房的布局没有太大变化,陈设跟以前一样,靠里的位置是一长排的药柜,散发着淡淡的药香,高高的柜台上放着称药用的戥子和包药用的牛皮纸。

    大堂的两侧,一处是休息用的卧室,另一处则是治病用的问诊室,往里走是药材仓库和药材炮制房。

    他缓步来到卧室,放置好火盆,从古老的行医箱中取出十多本残缺不堪的古籍,单膝跪在一个老者的遗像前,轻声道:“爷爷,这套祖传的御医经,我找齐了,现在烧给您。”

    火柴药头擦中盒身侧面的磷层,红色的火苗腾起,舔舐*着纸页,不作多时化作绵软的灰烬。

    十岁时,他离开,如今归来。

    ……

    坐在苏韬对面的女子,是隔壁古玩店蔡老板的小女儿。

    二十六岁,长得像朵花儿似的,没有男朋友,在三线城市早婚早育的氛围里,属于稀有动物。

    蔡妍属于身体完全长开,熟透了滴水的那种,一双桃花杏眼盯着苏韬上下打量,眸光如波流转,仿佛会说话似的,她抿着嘴唇,似笑非笑,面对这样的佳人,谁又能不心乱?

    “苏大夫,今天给我讲的笑话是什么呢?”蔡妍凝视着苏韬,号完脉后,缩回纤纤玉手,略有点期待地问道。

    “讲个三国人物吧,名字叫做吕布,人称三家性奴,典故辕门射鸡。”苏韬信口说道,与蔡妍接触一段时间,两人有些熟悉,所以讲点荤素相宜的段子,她不至于太反感。

    “噗嗤!”蔡妍忍俊不已,丰挺的胸脯花枝乱颤,“你也太胡扯了,吕布分明是三姓家奴,是辕门射戟,读第三声,哪是射鸡。”

    苏韬见蔡妍眉宇舒展,淡淡笑道:“口误口误。换个脑筋急转弯吧,军队大比武,最后一项是比憋气,第一个五分钟淘汰,第二个八分钟淘汰,第三个过了半小时,仍旧将脸闷在脸盆里,你觉得他为什么这么厉害!”

    蔡妍蹙眉,沉思许久,道:“半个小时?难道他偷偷耍诈换气,或者他已经被闷死了?”

    苏韬摇了摇头,感慨道:“裁判过去看了一眼,骂了一句‘我靠’。原来那家伙把脸盆里的水全部喝完了。”

    蔡妍又是一阵银铃般的脆笑,尾指勾掉溢出眼角的笑泪,道:“你应该去电视台,弄个脱口秀节目,绝对是个段子手!”

    “笑一笑十年少,你最近胸闷、心烦、尿频等症状,是不是已经缓解了?”不同的病人,要用不同的策略,蔡妍的病要保持心情舒畅,所以苏韬才每天给她讲两三个段子。

    不过,可能会让蔡妍觉得误会,以为自己每天给她讲段子,是在刻意地撩她——毕竟好的段子手,也是撩妹高手。

    “苏大夫,你的医术青出于蓝胜于蓝。以前苏老大夫总给我不停地开药,现在每天针灸,不吃药,也能好。我讨厌中药味。”蔡妍对苏韬倒也钦佩。

    苏韬目光落在蔡妍纤长如玉的手指上,五根玉葱宛如工艺品,暗忖若是蔡妍愿意的话,可以当一名很出色的手模,他淡淡笑道:“还得请你帮我多宣传宣传,你也看到了,我接手三味堂之后,生意比以前差多了。”

    蔡妍发现自己额头的发丝乱了,玉手轻抚,换了个姿势,露出腰线嫩白的雪肤,借着说话,往前凑了凑。

    一件薄透的低领打底衫,领口开得有点低,将胳膊压在桌上,丰满白嫩的胸部就这么挤压出深深的乳沟,托着下巴,嘴角带着妩媚,姿势有点野性,让人有种捏一把的冲动。

    苏韬忍不住绕着她雪白如玉的脖颈上下多看两眼,按住内心的躁动不安,道:“姑娘,动作收着点,除非你想引人犯罪?”

    蔡妍呸了一声,脸上一红,啐道:“想得美!坐久了,换个姿势罢了。”

    蔡妍妩媚姣好的面容,不仅让苏韬浮想联翩,总觉得蔡妍之所以常来看病,并不是纯粹地带着看病的目的,而是因为自己的这副皮囊。

    高,瘦,身上穿着白色的大褂,却有种玉树临风的味道,一张脸孔很白,眼睛发亮,习惯性地微微露出善意的笑容,黑色的头发略长微卷,有些阴柔的气质——属于女性比较喜欢的那种类型。

    三味堂自从爷爷去世,自己成了坐堂医生之后,生意变得冷清不少;当大夫的,不是靠才华,而是靠脸吃饭,这算是幸福,还是悲哀呢?

    “这是今天的诊金。”蔡妍丢了一百块钱放在桌上。

    苏韬瞄了一眼,提醒道:“诊金五十,你给多了。”

    蔡妍不以为意地说道:“记作下次吧。”

    蔡妍站起身,下身穿着牛仔短裤,修长的玉腿百分之九十裸露在外,如玉的腿肤上,光洁白皙,如同洗净了的藕段,直到了尾根才鼓鼓地一收,依稀可看到臀部交汇处弯弯的一道肉色折纹。

    苏韬漫不经心地扫了扫,男人从色狼演变成色魔,都是被女人越穿越少的衣服给怂恿的,无奈道:“提醒你一句,你的病不能受凉,下次还是尽量穿长裤。”

    蔡妍面颊绯红,圆润的胸线上下蹦了两下,她瞪了苏韬一眼,挥舞着拳头,威胁道,“不准盯着乱看。”

    苏韬望着蔡妍白嫩的面颊,透着股粉红,格外可爱,无奈唏嘘道:“你们女儿家穿得这么少,还不是给男人看的?”

    蔡妍轻哼一声,转身反笑道:“错了,女人穿衣服其实是给女人看的,你们这些男人哪有什么欣赏水平,知道什么是时尚,什么是潮流吗?”

    苏韬愕然无语,蔡妍已经凑了过来,故意在他耳边吹了一口气,小声道:“我得赶紧走了,今天老爸出去淘货,门还开着呢。”

    香风袭面,苏韬忍不住吸了一口,蔡妍抹着粉色唇膏的俏唇边,毛茸茸的绒毛在眼前一晃而过,苏韬差点没忍住,握住她纤盈柔腰的冲动。

    蔡妍似乎觉得自己刚才的大胆行为,太过不正经,往后连退两步,用手扇着粉嫩的面颊,掩饰羞燥,转移话题,“还不知道能跟你做多久的邻居!”

    “咱们这条老街,位于市中心,几年前政府就想拆迁了,之前来了个很有实力的开发商,想把这里建成大型的商业中心。苏老大夫生前在周围很有名望,他不同意拆迁,所以大家就没有搭理那个开发商……现在苏大夫死了,开发商恐怕很快就会再来谈拆迁了。”

    苏韬眉头皱了皱,道:“老街有文化底蕴,政府怎么没想到保护起来呢?”

    蔡妍无奈地耸耸肩,婀娜转身,露出窈窕的腰线,淡淡道:“文化传承和商业利益相比,太脆弱了。”

    言毕,蔡妍摇着婀娜的身姿,婷婷袅袅地往隔壁去了。

    这条汉州老巷虽只有三十米,但极有名气,被私下称为淘宝街,古玩店的生意不错,不少懂行的人会到这里捡漏。

    夏日的雨说来就来,电闪雷鸣,狂风大作,蔡妍刚走不久,雨柱便疯狂泻下。雨势很大,下了半个小时,依旧不见变弱,一辆黑色的丰田轿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稳稳地停在门口。

    苏韬正埋头用放大镜仔细研究一枚绿色药丸,顺着刹车声,朝门外望去,有点意外,因为这样的鬼天气,有人会登门拜访,必定是急事。

    “请问苏大夫在吗?”一名穿着白色衬衣、黑色西裤、棕色皮鞋的马脸青年礼貌地问道。

    苏韬摇摇头,叹气道:“不在了?”他姓苏,也是大夫,但对方明显是来找自己爷爷的。

    “不在?是出远门,还是?“那个青年有点焦急地问道。

    “死了。”苏韬无奈地说道。

    “死了?”青年张大嘴巴,马脸拉得很长,站在原地愣了半晌,追问核实道,“你没开玩笑吧?”

    苏韬放下放大镜,很不开心地说道:“我怎么会拿我爷爷的死,开玩笑呢?”

    “那怎么办?”青年六神无主地说道,“狄院长让我们过来请人治病,而且还下了死命令,但人却死了,咱们怎么交差呢?”

    想起狄院长那暴脾气,青年打了个寒颤。他还是鼓足勇气,给狄世元打了电话,“院长,你要请的人死了!”

    “胡说八道,怎么可能死了呢?是不是你根本没去!就是死了,也要把尸体给我带回来。”狄世元直接挂断电话。

    突然,青年一拍脑门,叹气道:“唉,只能这么办了。”转而与苏韬问道,“能不能请你跟我们去一趟江淮医院,把苏大夫去世的事情,跟我们院长说明一下,如何?”

    那个狄院长请自己爷爷治病,恐怕也是故旧,见青年表情为难,不似作伪。

    苏韬琢磨着糟糕的天气,药房暂时没有生意,索性跟他走一遭,淡淡说道:“行吧,那就陪你走一趟吧。”

    青年松了一口气,暗忖虽然要请的那人死了,但找个活人回去,也算是勉强交差。

    ……

    “情况紧急,大家要想尽一切办法,因为这是事关咱们汉州医学界的尊严。”

    江淮医院的院长狄世元手指在会议桌上重重地敲击了数下,目光在每个人的脸上扫过,大家都低下头,不敢与之对视。

    狄世元与其他医院的院长不一样,性格火爆,雷厉风行,在他的手中,通过几十年的努力,将并不起眼的江淮医院,成功地变为三甲医院。

    院二把手、党委书记乔德浩这时接到了个电话,眼中闪过一抹惊喜之色,压低声音说道:“大家放心吧,我已经联系上唐明教授了。”

    江淮医院是事业单位,狄世元负责医院的日常运营,乔德浩则负责行政及党群工作。

    狄世元看了一眼乔德浩,知道他是在与自己较劲,如果乔德浩能顺利请到专家,解决问题,那么以后他就有更多理由干涉医院的经营。

    狄世元表面不动声色,其实更关心自己派过去的赵铭,能不能请到苏广胜。

    众人来到门口,等待唐明的到来。一辆轿车先行停下,从副驾驶走出一人,狄世元认出是自己派出去的人,迎了过去,问道:“小赵,人请到了吗?”

    赵铭脸色阴晴不定,叹气道:“没请到,但请到了他的孙子。”

    狄世元竟没能转过弯,等赵铭又重复回答一遍,看到从轿车的后排走出一个年轻人。

    苏韬平静地自我介绍道:“狄院长,您好,我是苏韬,我爷爷苏广胜前不久已经去世了。”

    “啊……”狄世元失落地悲叹了一声,情绪复杂地摆了摆手,“苏大夫虽然人在民间,但医术高超,堪称我平生少见的神医。”

    若是请到苏广胜,今天的难题必定可以迎刃而解,实在太可惜了。这时,又是一辆轿车在暴雨中驶入院内。

    狄世元琢磨着定是唐明到了,便苦笑道:“小苏,我这儿还有点事,晚点我们再聊。”

    言毕,他转过身,带着大队人马,往新驶入的轿车行去。

    遇到冷遇,苏韬并不以为意,他有点好奇,究竟江淮医院遇到什么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