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69章 视作生死之敌
    卫素素将事情前因后果说完,同时含蓄地将黄希钊勾引自己的事情交代完毕,杜平暴躁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恶狠狠地骂了几句极为难听的脏话。

    卫素素噗嗤笑出声道:“这可不像你,竟然骂出这些难听的脏话,你好歹是一个县长,注意点形象嘛。”

    杜平怒道:“我是县长,但我也是男人。有人想给我戴绿帽子,我能忍得住吗?黄希钊的背景我知道,跟市委宣传部长姚红丽的关系匪浅。他这个副台长,也是靠着主管领导姚红丽的支持,才能这么快坐到这个位置的。现在章书记已经让纪委对洛水迁和姚红丽展开调查,不出意外,很快就有结果,而黄希钊恐怕也是自身难保。”

    “你打算怎么办?”卫素素好奇道。

    “给纪委那边的熟人打个招呼,让他们重点调查一下黄希钊。以黄希钊的为人,他禁得起查吗?”杜平不屑地说道。

    “没想到你为了我,竟然会以公谋私。”卫素素嘴角泛着甜蜜,调笑道。

    杜平深吸一口气,道:“如果他平时做事正派,根本就不会怕别人查。我这不叫做以公谋私,而是顺水推舟。少了个黄希钊这样人品低劣的败类,社会少了个蠹虫,岂不是大快人心。”

    卫素素心情变得好了许多,低声道:“可是你老婆失业了。”

    杜平沉默片刻道:“我到时候跟你们单位的领导说明情况,你的辞职流程不会那么快走完,还有补救的机会。”

    “但是我厌倦在电视台工作了。”卫素素低声叹气道,“那里充满尔虞我诈,人心隔肚皮。你风光时,大家对你各种谄媚讨好,但你一旦落难,每个人巴不得在你身上踩一脚。”

    杜平沉默不语,轻声道:“我尊重你的决定。如果你不想上班,我会养你一辈子。不过我是个穷官,一辈子只能保你吃喝不愁,无法锦衣玉食。”

    卫素素没好气地笑出声,道:“我如果是那种追求享受的人,会看中你吗?放心吧,你老婆好歹也曾风光过,是实力派,跳出体制,找份工作不是什么难事。说不定还能赚到更多的钱呢。”

    杜平摇头苦笑道:“我就是怕你赚更多的钱。”

    卫素素很快回过神来,道:“怎么?你怕我打着你的旗号,在外面招摇撞骗?”

    杜平讪讪一笑,卫素素的确了解自己,道:“你自己先别急着找,我会帮你物色一个不错的工作。”

    卫素素点了点头,道:“你是我男人,一切听你的。”

    挂断卫素素的电话,杜平给纪委好友田礼打了个电话,他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请他帮忙,在调查姚红丽违纪的时候,重点调查一下黄希钊的问题。

    田礼笑道:“不用你交代,我们也会对他重点关照。”

    杜平意外道:“怎么?他是关键人物?”

    田礼点了点头道:“黄希钊是一个很会经营关系的人,润城集团就是他介绍给姚红丽,然后还和洛水迁搭上关系的。”

    杜平沉声道:“深挖黄希钊,可能找到更深层次的人物关系。”

    田礼点了点头道:“不出意外,和京城的王家有关联。黄希钊曾和商务部副司长王轩是同学关系。”

    杜平心情一沉,没想到事情牵涉面如此之广,低声道:“看来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我们的意料之外了。”

    田礼点头道:“尽人事听天命。此事涉及到六条人命,甚至一起恐怖袭击。省委不会纵容凶手逍遥法外,即使再大的家族势力,也得受到相应的惩处。”

    杜平沉声道:“接下来的事情,辛苦你了。”

    “份内之事。”田礼严肃地说道。

    章平将事情重点交给田礼来办,是因为信任他的人品。纪检工作是地雷阵,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挑战黑恶势力,田礼具备这个勇气,为人正派,认定死理,严格意义上,和杜平算是一类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他们能成为交心的挚友。

    与田礼结束通话之后,杜平从抽屉里取出烟盒,弹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半晌没有点燃。

    他得好好想想,给卫素素找一份什么样的工作。

    ……

    燕京,王家。

    族长王德尊面色铁青,极为愤怒地望着跪在地上的王轩,“王家的祖训是什么?”

    “手持正义,肩挑道义。”王轩低声说道。

    王德尊冷笑一声,抬手用两尺粗的戒棍,重重地砸在王轩的背部,王轩吃痛,差点疼得晕过去,他咬牙没有喊出声,因为知道自己喊得越凶,父亲会打得更加厉害。

    这个时候,王轩要把自己表现得像个硬汉。

    “嘴上知道正义,但心里却是无恶不作。王家怎么会有你这样心肠歹毒的狗东西?”王德尊狠狠地将戒棍砸在王轩的背部,“从今天起,你就不是我王家人,以后自身自灭吧。”

    “爸,我知道错了。”王轩连忙求饶道,“这次的事,真心与我无关,我和黄希钊的确是同学,但他是借着的名号,招摇撞骗,忽悠了项明涛,办下这起大案。如果算错的话,只能算我有眼无珠,遇人不淑。我一直铭记王家组训,怎么会做出丧天害理的事情呢?”

    王德尊冷笑道:“你是什么样的性格,我难道还不知道吗?为什么派系内,我宁可推荐安博,也不推荐你。原因是你内心藏着一个恶魔。”

    “爸,我是你的儿子,你怎么能不相信我呢?”王轩痛哭流涕地说道。

    王德尊收起棍落,再次砸在王轩的身上,“信你?此刻我心软,就是害了你。”

    王德尊还准备继续痛打儿子,突然外面传来动静,却是侄女王佳佳带着王老太君进来。

    王老太君见王轩被打了个半死,泪水突然留下来,埋怨道:“你怎么这么心狠啊,虎毒不食子,把轩轩打成这样,还有人性吗?”

    王轩连忙爬起来,安慰自己的奶奶,道:“奶奶,我没事,别怪爸,我做错事,要用于承担责任。”

    王老太君抹着眼角的泪水,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道:“你的事情,刚才佳佳告诉过我了。结交朋友要注意了解清楚,这事儿你要记住,长个教训。”

    王轩摇头,无奈道:“爸,因为这件事,想把我赶出家门。”

    王老太君吃惊地望了一眼王德尊,质问道:“这是真的吗?”

    王德尊很孝顺,王家之所以这么多年来屹立不倒,原因在于王老太君在众多老干部之中有威望。王德尊见母亲护住王轩,知道无法继续责问,将戒棍扔在地上,怒道:“王家迟早要败在你这个狼崽子的手中。”言毕,他甩手离开了房间。

    王轩松了口气,知道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

    王老太君将王轩扶了起来,叹气道:“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你也别怪你爸,他是希望你能够成人。”

    王轩顺从地说道:“奶奶,我知道爸爸的良苦用心,对他只有敬重。”

    “真是个好孩子。”王老太君在王轩的头上摸了两下,心疼地与王佳佳吩咐道,“赶紧去请中保委的季专家过来,给你堂哥看一下。他还年轻,又没结婚,如果落下什么病根就不好了。”

    季鱼是王老太君的保健专家,与王家的关系非常好,因此王家嫡系有个头疼脑热,都会找季专家来帮忙治疗。

    季鱼也乐得有王家这么个大靠山,所以一向兢兢业业,随叫随到。

    王佳佳见王轩过关,松了口气,微笑道:“我这就去通知季专家。”

    季鱼半个小时就抵达王宅,给王轩认真检查之后,与王老太君汇报道:“皮肉伤而已,没有伤筋动骨。”

    王老太君放下心来,道:“用最好的药,千万不能留下后遗症。”

    季鱼笑道:“我这边正好有几种治疗跌打损伤的特效药,是专家组一个年轻中医的秘方,效果非常好。”

    王轩皱了皱眉道:“那中医是谁?”

    “苏韬,他是萧副总理和赵委员的保健专家,虽然年轻,但医术高明。”季鱼连忙笑着解释道。

    “我不用他的药。”王轩冷笑一声,“你再给我重新配药。”

    季鱼反应很快,知道其中恐怕有什么矛盾,连忙笑道:“不用苏韬的特效药,也有其他药物代替,虽然治疗的时间慢一点,但绝对不会有后遗症。”

    言毕,季鱼又提供了王氏医馆王儒的秘方药,王轩这才没有多说什么。

    大约半个小时,众人离去,房间里暂时安静下来,王佳佳低声道:“哥,我心疼你。”

    王轩在王佳佳的面颊上拍了两下,笑道:“傻妹子,你哥没那么脆弱,跌倒了,还会站起来的。”

    王轩此刻内心充满愤懑,与苏韬交锋,再次折戟沉沙,不仅仅自己挨了父亲一顿痛揍,王家在淮南官场的部署,彻底被打乱,之前埋下的暗子全部被省委书记殷开朗全部清除。

    王轩败得非常彻底,他没有反省自己的错误,而将一切原因归结于苏韬的身上,将苏韬已经视作生死之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