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68章 终究否极泰来
    宝邮县的消息沸沸扬扬地传了好几天,卫素素给丈夫杜平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杜平非常忙碌,只是敷衍了自己几句,就匆匆挂断电话,这让卫素素惴惴不安。

    清晨,卫素素将女儿杜小草送到学校,分别之前,杜小草突然盯着卫素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卫素素帮女儿整理了一下头发,笑着问道:“怎么了?”

    杜小草低声道:“妈,我不想上学。”

    “为什么?”卫素素奇怪地问道,女儿在学校一直品学兼优,身受老师的喜欢,当然,这不排除学校老师知道杜小草的身份,所以重点关照的缘故。

    杜小草捏着衣角,突然眼泪水汪汪地说道:“同学们都说爸爸是个阴谋家,他害死了好几条人命,是个刽子手。”

    “别听他们胡说。”卫素素内心暗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宝邮县的消息已经覆盖学校,影响到女儿的生活。她轻轻地抚摸女儿的头发,低声道:“你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正直和勇敢的人,他绝对不会做出那些事情。现在之所以大家都那么说,那是因为有人陷害你爸爸。如果你现在选择退缩,那岂不是证明自己心虚。所以在这个关键时刻,你要勇敢面对,不能让别人瞧不起咱们。”

    杜小草是个乖巧伶俐的女孩,她抬起头凝视着卫素素看了许久,用力点了点头,道:“妈,我会坚强起来,我会告诉那些嘲笑我的同学,他们不知道真相。”

    卫素素嘴角浮出笑容,将书包递给她,道:“去上学吧,晚上我会早点下班来接你放学。你不是一直想吃披萨吗?今晚妈妈带你去吃披萨。”

    杜小草毕竟还是个孩子,被卫素素连哄带骗,糟糕的情绪一扫而空,蹦跳着朝砸学校走去。

    卫素素暗叹了一口气,现在互联网太发达,杜平在宝邮县出事的消息,现在已经传得人尽皆知,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收拾心情,卫素素开车来到广电大楼,刷卡进入大厅之后,不少人就开始朝着自己指指点点,大部分人嘴角都浮出极为轻蔑的笑容。

    卫素素当年是靠自己硬本事进了广电,但现在不少人都将她与县长夫人挂钩,觉得她现在工作是靠着丈夫的关系才拥有的。

    “听说了吗?杜县长在宝邮县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据说惊动了省里呢。不出意外,他的官职要被免了,指不定还要蹲监狱呢。”一个尖嘴女人冷嘲热讽道。

    “不会这么严重吧,杜县长不是市委书记跟前的红人吗?”另外一名浓妆女子淡淡笑道,她故意在引诱尖嘴女子继续往下说。

    尖嘴女人倒也配合,“烧死了六个人,市委书记敢保他吗?”

    “唉,还真心狠啊。”浓妆女子啧啧感慨道,“县长出事了,以后县长夫人恐怕也就不会那么趾高气昂了。”

    尖嘴女人不屑冷笑道:“那可不一定,她虽然没了县长夫人的名号,但还是有靠山,跟黄台长一直眉来眼去的,咱们也得罪不起。”

    浓妆女人无奈叹气道:“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

    尖嘴女人哈哈大笑道:“要不我给你介绍两个有钱的主?”

    浓妆女人摇头道:“我可坏不起来呢,现在只祈祷我丈夫不要太有钱有权,好好过日子就可以了。”

    这两个高谈阔论的女人,和卫素素进入广电的时间差不多。只是她俩一直被卫素素压着,当初卫素素是主持人的时候,是台柱子,她们只能主持三流节目。如今到了年龄之后,卫素素成功转为核心栏目的编导,而她俩则被安排到行政后勤岗位上,属于养老的闲职。

    卫素素的耳朵不聋,自然听到这两个同事议论自己,但她强忍住内心的屈辱,咬牙走入电梯。

    杜平现在处于最困难的时候,作为他的妻子,绝不能被打垮。

    卫素素来到办公室之后,平时对自己客气的同事,都敬而远之,两三个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交流,她视若不见,平心静气地开始自己的工作,将今天的节目内容,从头到尾梳理一遍。

    “素素姐,头儿喊你。”旁边有一个刚入栏目组实习的小姑娘,低声与卫素素说道。

    现在电视台都在改革,大部分都是栏目制片人负责制,“头儿”指的是自己栏目组的制片人梁三平。

    卫素素将手上的工作整理好,来到制片人办公室门口,轻轻地敲了敲门,梁三平喊道:“请进。”

    “梁主任,你找我?”卫素素走进之后,小心翼翼地问道。

    梁三平面带微笑,道:“素素,你家里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想给你放个长假,你觉得如何?”

    卫素素皱眉,不悦道:“梁主任,你这是什么意思?”

    梁三平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我这也是为你好,上面台里打了招呼下来。你不要让我难做啊。”

    “上面?你也不用拐弯抹角,告诉我是哪个领导,我去找他评理。”卫素素顿时觉得很委屈,自己丈夫出事之后,台里立马就让自己离岗,这未免也太欺负人了。

    梁三平皱了皱眉,轻轻地拍了一下桌子,很生气地说道:“我现在不是跟你商量,而是在下达命令。”

    卫素素眼神冰冷地望着梁三平,嘴角浮出冷笑,“不干就不干!”言毕,她将挂在脖子上的工号牌,用力地拍在办公桌上。

    梁三平怔了怔,惊讶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辞职。”卫素素言毕,高傲地往外面走去。

    梁三平愕然无语,他原本只是想压制一下卫素素的气焰。自己作为制片人,在栏目组原本应该是理所应当的核心,不过卫素素经常在一些大小场合,让自己下不来台。梁三平原本知道卫素素性格比较直,加上她丈夫是县长,所以也就忍了。如今上面有人说,要整一下她,就愉快地同意了。

    没想到卫素素一言不合就决定辞职,这让梁三平出乎意料之外。

    卫素素属于台聘人员,是广电中心正式编制内职工,属于铁饭碗,她说要就不要,未免太任性了。

    梁三平想了想给黄希钊拨通电话,说明情况。

    黄希钊皱眉道:“她辞职了?”

    梁三平无奈道:“是啊,没想到她性格这么强硬。”

    “我知道了,等下我会处理这件事。”黄希钊挂断电话之后,哼着旋律,搭乘电梯,直接抵达地下停车场。等了十来分钟之后,黄希钊就看到卫素素抱着一个大盒子走出,盒子里摆放了自己在办公室常用的私人物品。

    虽然卫素素满面愁容,但那脸蛋和身材依然透着成熟少妇的风情,让黄希钊迷恋无比。

    卫素素见到黄希钊,并不意外,冷笑道:“是你让梁三平那么做的吧?”

    黄希钊咧嘴,露出因为抽烟太多显得黑黄的牙齿,“素素,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你丈夫注定完蛋。不过,你还有重新选择人生的机会,只要你答应我,我会让你过上比以前更加潇洒的生活。杜平的情况,我打听得很清楚,他固然是一个好官,但绝对不是好丈夫和好老公,就凭你们的那点死工资,生活过得很拮据。”

    卫素素冷眼望着黄希钊,不屑道:“庸俗。”

    黄希钊耸了耸肩道:“我对你的感情一点不庸俗。否则,你已经嫁人这么多年,我也不会这么坚持不懈,努力追求你。相信我,我可以给你更好的生活。”

    卫素素不再搭理黄希钊,直接朝自己的轿车小跑而去,黄希钊见她无视自己,突然有些气愤,大步跑过去,从背后搂住卫素素的腰肢,同时将嘴凑到卫素素的耳根,语气急促地说道:“你现在是不是很惊慌,我知道你需要考虑的时间,比起杜平,我强多了。”

    卫素素挣扎道:“你放开我。”她只觉得从黄希钊喷出很臭的口气,差点被熏得晕过去。

    “挣扎吧,你越是挣扎得厉害,越是让我兴奋呢。”黄希钊厚颜无耻地说道,他对待已婚少妇很有经验,有时候欲拒还迎,你必须用强,才逼使她们就犯。

    卫素素只觉得黄希钊的力量太大,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抗拒,急中生智之下,道:“保安,这边有人要强奸*我,赶紧过来救救我。”

    黄希钊听到此话,也是吓了一跳,连忙左右四顾看看周边的情况,卫素素借着这个功夫,朝自己的车冲过去,连那个盛放私人物品的辞职纸盒也不要了。

    等黄希钊反应过来,卫素素已经发动车子,黄希钊望着轿车驶出的背影,嘴角浮出冷笑,“别以为辞职了,就能逃出我的五指山。”

    卫素素将车开到距离广电中心大楼两公里处稍微荒僻一点的地段,将车熄火,将脸伏在方向盘上,委屈的泪水止不住滚滚滑落。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里面传来丈夫杜平的声音,他听出卫素素声音有些沙哑,疑惑道:“老婆,你怎么了,感冒了吗?”

    卫素素连忙控制情绪,道:“我没事,你听错了吧。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宝邮县那边的事情,处理得如何了?”

    杜平轻松笑道:“放心吧,事情已经解决。乔荣被带走调查;润城集团的少公子涉及纵火案,还连带出市委副书记洛水迁。这次汉州官场要迎来一场大地震了。”

    柳暗花明又一村,终究否极泰来。

    卫素素没想到事情会有转机,她的心情也因此突然变得明朗起来。

    她沉默片刻,低声摇头,苦笑道:“可是,我有事。”

    “你怎么了?”杜平奇怪道。

    “我刚才辞职了。”卫素素低声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