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67章 一份完美答卷
    项明涛躺在酒店松软的床上,左右各躺着一个网红,作为一个定期更换女伴的大少,这种生活让他觉得有些麻木和空虚。

    项明涛光着上身下了床,来到浴室先放了一泡尿,然后对着镜子照了照,圆脸、塌鼻、细眯眼,发型蓬乱,标准的屌丝样貌,但那又如何,自己有一个好老子,所以自己的生活可以吃穿不愁,尽情享受。

    “项少,你的电话。”其中一个女伴揉着惺忪的睡眼,依靠在卫生间门口,慵懒地说道。

    项明涛接过手机,见是个陌生号码,下意识地皱了皱眉。

    项明涛关上了浴室的门,坐在马桶上,皱眉道:“谁啊?”

    里面传来顾林的声音,“项少,是我的。”

    “顾秘书长,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吗?”项明涛奇怪地问道。

    其实,何止是晚,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项明涛习惯夜生活,加上两个网红女伴特别缠人,所以此刻才没有睡。

    顾林嘴角苦涩,语气凝重地说道:“大事不好,强平酒店用品厂火灾的事情,出了问题。纵火犯已经被抓到。”

    项明涛内心一惊,皱眉道:“怎么可能,我下午还……”他意识到自己差点说错话,连忙道,“我下午还听说,那是个意外事故,怎么还有纵火犯?”

    顾林暗叹了一口气,他原本猜测项明涛可能是背后指使纵火之人,提醒道:“千真万确,现在宝邮县已经乱作一团,在振兴街还发现了一个炸药堆,足以炸平半个宝邮县城。”

    顾林的话稍微有些夸张,但相差不远。

    项明涛得知这个消息,也是被吓了一跳,他的确指使蔡虎去振兴街纵火,但没有让他在振兴街埋炸药啊。

    项明涛皱眉道:“原来是这样,谢谢顾秘书长告诉我这个消息。不过,振兴街没有出事,我们原本的合作还是可以继续执行。我刚才已经跟我父亲通过气,因为宝邮县政府这边很有诚意,我们愿意以签署投资协议,明天就可以签合同。”

    顾林摇头苦笑道:“恐怕没那么简单,现在市刑警队正在展开调查,查找与纵火犯有勾结的团伙。至于振兴街的投资项目,要等案件查明之后,再商议了。”

    顾林现在也很紧张,这件事他在项明涛和乔荣之间穿针引线,充当传话筒,如果项明涛真出现问题,会不会牵连自己?

    顾林通风报信,是让项明涛早作打算,如果项明涛及时把自己给摘出去,自己和乔荣都是安全的。

    项明涛突然觉得头皮发麻,勉强笑道:“是吗?那我等你们的消息吧。”

    挂断电话之后,项明涛越想越不对劲,走出卫生间之后,从柜子里翻出行李箱,找出衣服,手忙脚乱地开始穿戴,其中一个女伴好奇道:“项少,你这是准备出去吗?”

    项明涛此刻自顾不暇,第一反应是赶回辽东省,淡淡道:“我得出去办点事,你们继续休息吧。”

    这女伴属于傻白类型,没啥常识,甜美地一笑,抛了个媚眼,道:“项少你刚才把我和妹妹折腾坏了。我们得睡了,不等你了。你身体还真好,刚才那么给力,现在依然龙精虎猛。”

    项明涛敷衍地笑了笑,道:“明天你们自己回公司吧,桌上留了张卡,里面有十万块,就当你们的路费了。”

    “谢谢项少。”女伴连忙感激道,她们之所以陪项明涛来这宝邮县出差,倒不是为了这十万块路费和炮费。

    网络直播平台的竞争也异常激烈,像她们这样的女主播,一抓一大把,如果没有后台,没有人捧,注定要湮没在人群里,项明涛是直播平台的老板,得到他的青睐,这样就会得到平台的重点包装和宣传资源,日收入过万,完全不是问题。

    项明涛披上一件长款羽绒服,戴着鸭舌帽走出房间,警惕地打量四周,然后迅速朝电梯走去。

    电梯口有两个男人抽着烟,低声交谈,项明涛觉得不对劲,拉了拉帽檐,硬着头皮擦肩走过去。

    他刚按了一下电梯下行的按钮,右手边一个大高个咧嘴笑道:“项大少,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

    项明涛意识到对方是在等着自己,大惊失色,本能地就往安全通道冲,只可惜他哪有刑警动作敏捷,被大高个一下子扑倒在地。

    “师父,这小子是做贼心虚,准备逃跑了呢。”旁边的年轻便衣刑警从腰间掏出手铐,项明涛调头看了一眼,见到他别在腰间的枪袋,瞬间崩溃了。

    大高个正是张振,他笑着站起身,在项明涛的脸上踩了踩,道:“乖乖听话,就少受点皮肉之苦。”

    项明涛何曾被这么羞辱过,怒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便衣刑警笑骂道:“还挺横啊。”一边说着,一边在项明涛的肚子上踹了一脚,“不就是有个好爹吗?兄弟,你悠着点儿吧,强平酒店用品厂的火灾已经查清楚了,是你指使蔡虎所为。另外,蔡虎还在一个房子的地底下埋了一大堆炸弹,你应该也知道吧?”

    “你们冤枉我!”项明涛试图挣扎,只觉得手铐位置越来越紧,疼得他眼泪水都流出来。

    “有没有冤枉你,等你到了局子里再说吧。”张振冷笑说一声,单手就将项明涛给提了起来。

    项明涛哪里还有平时的嚣张气焰,他只希望老爹能给自己奔走,把自己给捞出去。

    另外,项明涛将在其中搭桥的人恨得要死,怎么会将蔡虎介绍给自己,这家伙不仅纵火杀人,而且还想炸掉一条街,完全就是亡命之徒。

    项明涛虽然缺少一些社会经验,但内心还是知道,自己这次是摊上大事了。

    张振将项明涛押入停在下面的大切诺基,然后给江清寒拨通电话,道:“头儿,果然如同我们分析的一样,项明涛准备偷溜,被我们在电梯口给截住了。”

    江清寒声音清亮地说道:“将他带到市局进行严格审讯。”

    张振知道“严格审讯”的意思,无论项明涛配合不配合,都得受到皮肉之苦。

    张振当然不会手下留情,想要炸平振兴街的事情放在其次,因为项明涛的缘故,大火烧死了六个普通老百姓,怎能饶了这个罪魁祸首。

    ……

    市委大楼。

    章平安静听完杜平对宝邮县火灾案的报告,轻声道:“小杜,你辛苦了。”

    杜平连忙道:“章书记,我没做什么。市刑警队的江队长还有苏韬,在破案过程中,起到关键作用。”

    章平微笑道:“江队长不愧是汉州警界的铿锵玫瑰、霹雳霸王花,这几年来屡破奇案。至于苏大夫,他也是侠肝义胆,我会让有关部门研究一下,给他们申请嘉奖。”

    杜平点了点头,道:“不过,事情没那么简单解决,牵扯到润城集团的少公子项明涛,您恐怕要承担一定的压力。”

    章平淡淡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项明涛为了一己私利,竟然买通恐怖分子,造成宝邮县六人死亡,多人受伤,这是天理难容的罪行。即使他父亲是人大代表,国内有名的商人,也保不了他。法网恢恢,杀人者偿命。”

    杜平见章平如此义正言辞,笑道:“章书记说得没错,振兴街经过此事之后,虽然政府竭力保密,但消息已经扩散出去,人心惶惶,都想搬离那条街,所以征拆工作不出意外会非常顺利。”

    虽然振兴街地底下埋的炸药,会由专业人士负责拆除,没有任何后顾之忧,但老百姓的安全感很差,谁也不愿意自己站在炸药上生活。

    “三味集团那边什么态度?”章平皱眉道,出现这种负*面消息,一般的投资商在拿地时,都会慎重考虑,斟酌再三。

    “苏韬同意按照原来的合同投资岐黄新城,不过他请求政府利用官方宣传渠道,辟清谣言,以免影响岐黄新城建成后的形象。”杜平沉声回答道。

    “苏韬考虑得很周到,三味集团没有趁火打劫,所以我们政府在政策上要给予支持。”章平心情一松,认真嘱咐道,“岐黄新城是汉州最重要的项目,你们务必要重点关注。”

    杜平连忙点头,“县政府会成立专门小组,跟进这个项目,确保项目能够顺利落地。”

    与杜平结束通话之后,章平连忙拨通电话,将消息转告殷开朗。

    殷开朗冷哼一声,怒道:“让人心惊,竟然会发生如此恶劣的事件。汉州市委要高度重视,对此进行详细彻查,找到任何与之相关的人,一律免职。”

    章平沉声道:“还请殷书记放心,我绝对会给省委交上一份完美答卷。”

    挂断殷开朗的电话,章平给市委办打了个电话,通知召开紧急常委会。

    宝邮县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但他的战斗才刚刚开始,得到殷开朗的命令,他就可以大刀阔斧地梳理班子成员的情况。

    市委副书记洛水迁火灾发生期间,小动作频繁,全部落在章平的眼中。

    借助案件查明真相,他要在常委会上,与洛水迁来一次正面较量。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