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60章 仕途残酷难行
    在前往医院的路上,大家迅速填饱肚子,没有太多心情交流。

    苏韬来到医院之后,见到烧伤严重的病人,觉得心情更是糟糕,稍作调整就开始给病人治疗烧伤。

    烧伤处怵目惊心,毁容,剧痛,让人甚至觉得恐怖和恶心。

    江清寒也算是见多识广,也有点受不了,选择退出病房,而苏韬没有任何排斥,认真地为众多患者检查伤势情况,甚至亲自涂抹烧伤药。

    张振见江清寒始终眉头紧皱,低声道:“头儿,你是不是觉得想吐?那就吐出来好了,唉,我现在想想,有点瘆得慌,特别佩服苏大夫,他完全保持平常心,真不知道他的心脏是怎么长的。”

    江清寒摆了摆手,叹气道:“那是他的职业素养。其实他也是正常人,也会感觉恶心和恐怖,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就跟我们面对歹徒,明知可能会死,但依然会奋勇向前一个道理。”

    张振摸了摸下巴,笑道:“让我面对死亡可以,但面对那么恶心的画面,实在让人毛骨悚然。”

    “估计苏韬还得在这里很久,我们赶紧去查案吧。”江清寒皱眉道,“先去强平酒店用品厂实地调查现场的情况。”

    张振点头道:“我已经安排人去振兴街走访,等下他们会在强平酒店用品厂与我们回合。”

    杜平在旁边轻声道:“一切就拜托你们了。”

    “杜县长,这是我们的份内之事。”张振摇了摇手笑道。

    杜平等江清寒和张振离开之后,陷入沉思,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事情怎么会往如此方向发展?他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一个人在暗中操控,但却觉得无法应对,潜伏在暗中的人,实力太过强大了。

    手机铃声响起,杜平看了一眼是章平打来的电话,叹了口气才接通,“章书记,有什么要吩咐的?”

    “你火灾事发前几天,是不是到振兴街,参与过征拆动员大会?”章平语气严肃地问道。

    “是的。”杜平不解道,“有问题吗?”

    章平叹气道:“有人声称,你在动员会上,威胁那些拆迁户代表,说振兴街有许多安全问题,政府作出征拆的目的,就是防患于未然,是否有此事?”

    杜平点了点头,道:“的确有此事,但很片面,我只是说出事实,算不上威胁。”

    章平无奈苦笑道:“现在有人举报,此次火灾跟你有关系。你试图劝振兴街的居民同意拆迁,所以故意制造了这起火灾。”

    杜平瞪大眼睛,惊愕得说不出话来,许久才道:“章书记,这是恶意造谣和中伤啊,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事情呢?那可是六条人命啊。”

    章平沉默许久,道:“我相信你的为人,但现在消息已经开始传播,你成为众矢之的。你要抓紧时间,找到有利于你的证据,不然的话,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即使能勉强保住你,但你的仕途恐怕……”

    ——你的仕途就此完蛋了。

    章平的话,没有继续往下说,但杜平能够猜到,他如同遭遇晴天霹雳,顿时说不出话来。

    章平见杜平在电话那边没有反应,淡淡道:“此事也是冲着我来,请你放心,我会为你顶住压力。”

    杜平叹了口气,轻松笑道:“既来之,则安之。您无需介怀,我能够接受一切后果。”

    “这就是仕途的残酷,既然已经踏上这条路,就得坦然面对。”章平说完此话,挂断电话。

    如果杜平能够安然度过这一劫,以后无论心智还是毅力都会有所成长;但很有可能躲不过这一遭,仕途之路就是如此,如同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大浪淘沙,能安然通往顶峰的仅有寥寥几人而已。

    章平也不确定幕后之人还有什么后手,但他从殷书记的嘱咐来看,已经决定万般无奈之下,要将杜平作为弃子。

    杜平是章平的秘书,他的政治生涯跟自己紧密相关,选择杜平提拔,是因为看中杜平身上的品质,他没有任何恶习,是一个没有缺点的属下,让杜平独自面对这样的压力,章平也是于心不忍,但他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因为幕后对手实在太强大。

    苏韬才从病房里走出来,杜平站起身,轻声问道:“情况怎么样?”

    苏韬呼出一口气,道:“有两个重度烧伤的病人,幸亏我及时处理伤口,不然的话,会有生命危险。”

    杜平轻松一笑,刚才愤懑的心情纾解不少,道:“幸亏有你,否则他们要受罪了。”

    苏韬摇头苦笑道:“虽然我的烧伤配方治疗效果很不错,但有两个人因为烧伤面积太大,所以很难完全恢复,只能达到百分之七十左右的水平。”

    杜平惊讶道:“虽然我对医学一窍不通,但也能知道这是了不起的创举,之前那些医生跟我说过,有两个病人连植皮手术也无法进行。”

    植皮手术在自身健康皮肤处取下一部分皮肤,用来覆盖切除疤痕的区域,但如果创面有大量的肌腱、骨组织、神经、血管等外露,就无法完成植皮手术。

    苏韬道:“我已经跟医馆那边联系过,明天会安排两个有经验的中医,来到县人民医院照顾这些烧伤病人。”

    杜平微微一愣,笑道:“你考虑得周全,现在是多事之秋,如果不把后续事情妥善安排好,指不定会出现其他问题。”

    言毕,他眉头紧锁,这起火灾有太多可疑之处,如果苏韬给这些病人治疗之后,后期有人从中陷害,引起感染或者其他并发症状,到时候苏韬可就说不清楚。

    想清楚这一切,杜平给秘书许墨打了个电话,让她赶紧安排公安局那边调派几个信得过的警员,寸步不移地保护这些病人。

    苏韬见杜平这么安排,心中也是安定不少,给陈德风打电话,通知他安排人员马上到位。

    ……

    浓烟阵阵,一人呼天抢地冲出燃烧的厂房,扑倒在地上,拼命地翻滚,试图熄灭身上燃烧的火焰。不过,火焰如同跗骨之蛆,继续燃烧,不远处有人想救他,但他身上的火势太大,根本没法靠近。最终这个人在地上不再动弹,变成了黑黢黢的焦尸……

    李安博坐在电脑前,面色凝重地望着一段火灾视频。

    王轩坐在沙发上哼着小曲,玩着手机,手上夹着刚切口的雪茄。“这事办得太狠了。”李安博愤怒地关掉视频,“六条人命,其中还有几个小孩子,他们做事也太不小心了。”

    王轩弹了弹手上的雪茄烟蒂,笑眯眯道:“安博,你消消气,一将功成万骨枯,咱们不能妇人之仁。平民百姓那么多,死几个不碍事,何况我会嘱咐人,提供抚恤标准,那笔钱就是他们在那个工厂干一辈子,也没法挣到。陕州的事情,你也知道情况,杜腾龙就做事不够狠,听你的安排,顾忌太多,不仅没成功,反而把自己给折进去。”

    李安博没好气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是歪门邪道、伤天害理,不可取。”

    王轩继续吸着雪茄道:“放心吧,事情处理得万无一失,即使出现问题,也有人给我们背锅。关键是我要给苏韬那小子一点压力,他不是重点支持章平,作为自己在仕途上的盟友吗?咱们就拿章平开刀。”

    章平在汉州大搞中医之城,这让王轩和李安博都认为,章平和苏韬的关系很近,可能达成了某个约定,所以这次计划,并不是针对杜平,而是针对章平。

    王轩是副司级干部,李安博是副部级干部,当然不会对一个正处级干部太过关注。

    现在事情发生在宝邮县,一方面是因为杜平是章平的心腹,打击他就可以削弱章平的威信和控制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苏韬不少产业都在宝邮县,借此事将宝邮县政府人员全部安排为自己人,没有政府在背后支持,以后苏韬在宝邮县的日子就难过了。

    李安博摇头,沉声道:“从现在开始,你要与汉州那边彻底断绝联系。”

    王轩叹气道:“安博,你官做得越大,胆子却越来越小了。事情结束后,淮南那边会给你腾出一个常委位置。你就不用去西疆那边发展了。淮南多么繁荣,比鸟不拉屎,还震荡不安的西疆好太多了。”

    李安博发现王轩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沉声道:“此事涉及到人命,已经踩线。现在不是十年前,法制健全,透明度高,谁触犯了法律,谁就得受到惩罚。虽然不是你亲自动手,但你是这起事件的主谋。现在撇清关系还来得及,不然的话,如果事情出现变化,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我这不是谨慎,而是出于兄弟情谊,郑重其事地提醒你。”

    王轩见李安博前所未有的认真,怔了半晌,轻松笑道:“你不用吓唬我。我通过好几道关系,遥控此事,根本查不到我的头上来,你就放心吧。”

    李安博无奈叹了口气,摇头苦笑道:“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吧。”

    李安博是个聪明人,王轩现在已经慢慢又往猪队友方向发展的趋势,所以李安博已经决定要跟王轩保持一定的距离。

    王轩从李安博的语气里听出不满,觉得自己继续留下有点尴尬,他淡淡地扫了一眼李安博,道:“你继续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言毕,王轩径直走出办公室,内心不屑冷笑,没想到他竟敢对自己随意说教、批评,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任你官位再高,也不过是攀附于王家阵营而已,说得难听点,你就是王家的走狗和鹰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