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58章 副本难度不小
    “宝邮县长杜平仗着自己是市委书记杜平的秘书,到任宝邮县之后,为所欲为,到处修路,导致百姓出行极其不便;他还到处暴力征拆房屋,以致许多人被迫搬离家园,使得民不聊生。

    另外一方面,杜平政府公共管理上毫无建树,没有安全生产意识。强平旅游用品厂大火,与他玩忽职守,不作为,有必然联系……”

    一条关于杜平失职、渎职的消息,在微信群内到处转载。

    像这种敏感的话题,很容一传十十传百,主要是现代人的民主意识不断增强,每个人身体里都藏着一个惩恶除奸的灵魂,当遇到父母官出现经济问题,就会萌生正义感。

    某微信群内:

    “杜平县长,不是挺好的吗?他来到宝邮县之后,搞了好几个大项目,为宝邮县的经济建设带来很多好处。”某个微信群内,一个对县政府情况比较了解的人,提出质疑。

    “你这只政府狗,竟然为垃圾洗白。大火案烧死了六个人,这还只是官方数据,我估计至少死了二十几个,按照这个数据,市委书记都得倒霉了。这种事情,杜平必须承担责任。”立即有人开始反驳上一个人的意见。

    “据说强平旅游用品厂之所以发生大火,是从振兴街那边先烧起来的。主要是振兴街那边都是老建筑,很多房屋的用电线路老化,杜县长一直想对那条街进行改造,但县委很多人不同意。”另外一个人说出了一些内幕。

    “又是一直洗白狗。振兴街那边发生火灾,为什么电力部门不早点排查?那边经常闹出火灾,又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关键还是在于杜平一直在搞招商引资,但在政府公共管理上太敷衍了事。”

    “倒杜派”继续带节奏,“我觉得杜平应该因为此事承担责任,主动辞去县长职务。咱们宝邮县的底子差,搞招商引资都是政绩工程,还得找个务实,能让我们老百姓生活稳定安逸的靠谱干部,来担任县长这个职务。”

    下面瞬间出现七八个人点赞。

    以上便是宝邮县舆论形式的缩影。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大骂公职人员,不用担惊受怕,但这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因为有一双无形之手,会利用人们这种心态,制造谣言。在网络暴力之下,是非曲直,很难识别清楚。

    墙倒众人推。

    杜平遭遇这个陷阱,也是束手无策,毕竟强平旅游用品厂大火案,他作为政府主要负责人,责无旁贷。

    苏韬跟着张振抵达宝邮县政府,也见到了早已赶到的江清寒。

    江清寒穿了一件米色的风衣,看上去清瘦了一点,不过五官依然精致,看不出年龄。

    江清寒外表看上去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但她实际上年龄已经奔四,若是和燕莎站在一起,仿佛一对姐妹。

    “师父,让你久等了。”苏韬笑着打招呼道。

    “我可没有等你。”江清寒淡淡一笑,“从陕州回来,怎么没去家里坐坐?”

    苏韬耸了耸肩道:“不是还没来得及吗?这就出事了。燕老,还好吧?”

    江清寒摇头道:“自从上次外出归来,一直在咳嗽。”

    苏韬下意识皱了皱眉,意识到燕老的病情,可能与上次与龙皇见面有关,他暗忖自己也太不细心,连忙道:“等这边事情结束,我就去探望他。”

    杜平的秘书出面接待。

    苏韬有点意外,杜平的秘书是一个年龄二十七八岁的女性,名叫许墨,长相甜美,扎着个马尾辫,若是不明底细,会觉得她是一个还在上学的大学生。

    许墨眉宇锁着焦虑,脸上的笑容是故意挤出来的,“杜县长正在县委大楼开会,商讨强平旅游用品厂大火案的后续处理方案。他委托我接待你们,现在已经到饭点,要不先去食堂用餐?”

    苏韬摆了摆手,道:“我们不饿,还是在办公室等会儿杜县长吧。”

    许墨有点诧异,因为苏韬一点也没摆架子,她知道苏韬是什么人,不仅是自己上司的好朋友,还是汉州的明星人物。

    许墨和苏韬说话,格外的客气,“那我去给你们倒杯茶,请稍作片刻。”

    差不多四十分钟之后,杜平满脸怒气地走入办公室,见到苏韬之后,无奈苦笑道:“情况比较严重,尽管市委宣传部调动关系,但还是有不少外省媒体对大火案进行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只能认栽,这是一个有计划、有步骤,执行力完美的阴谋。”

    苏韬与江清寒对视了一眼,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他们之前分析过大火案,虽然得出有人恶意纵火的可能,但还是不敢往深处去想。

    这个阴谋已经逼近底线,以好几个活生生的人命作为代价。

    苏韬沉声道:“县政府准备怎么处理?”

    “对死者家属进行安抚,对强平旅游用品厂进行一些经济补贴,另外,我作为县长,必须要背处分,负责公共安全的副县长也要承担责任。”杜平自嘲地笑了笑,“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振兴街那块地,恐怕拿不到手了。”

    苏韬意外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振兴街那块地,虽然老旧、拆迁成本低,但属于黄金地段。原本县里是有规划,将之作为商用住宅地,早就有几个本土开发对之感兴趣。不过,我上任之后,一直没有批准,如今准备用作岐黄新城的用地。如今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我在县里的话语权也被削弱。”杜平无奈摇头,“乔书记的态度很坚决,振兴街必须要赶紧征拆,加快改造进度,已经催促开发商尽快签署合同。”

    江清寒蹙起秀眉,道:“一环套一环,缜密无缝。”

    杜平颔首,苦笑道:“原县委书记马永国退居二线被调查之后,乔荣就从县长晋升为县委书记,他对宝邮县的情况十分了解,之前一直表现得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现在看来,没有那么简单。开发商拿到的土地价格,非常低廉,拆迁户们拿不到多少补偿。总而言之,那个开发商是最大的获益者。”

    此事牵扯到宝邮县一二把手之间的政治博弈,乔荣原本是从县长升任县委书记的,他对政府工作有自己的考虑,而杜平上任之后,很多执政理念就发生了冲突。碍于杜平是章平的心腹,乔荣能够晋升,也与杜平有一定的关系,所以他就一直隐忍不发,如今杜平出现破绽,他自然不会再坐视不理,准备与杜平来一次正面较量,试图重新掌握宝邮县政府的实际控制权。

    对于县委书记而言,除了人事权力之外,对政府的实际控制权则是第二个要掌握的,不然就是一个被架空的一把手,乔荣虽然平时一派和气,但他也不甘心杜平明明是二号,将自己这个一号压在下面,如今找到机会,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等杜平讲完宝邮县政府的情况,苏韬大致有了个底,既然知道这件事发生后的利益得失,那就有线索可寻。

    如果这是有人精心编剧的大戏,谁会成为最大的得利者,谁就可能是幕后的导演。

    另外,就是要亡羊补牢,及时阻止事态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张振粗声问道:“那个开发商是什么背景?”

    杜平面色微变,无奈道:“开发商名叫润城集团,是全国有名的房地产开发商,负责宝邮县房地产建设的是润城集团董事长的小儿子,所以乔荣才会破这个例。”

    苏韬皱眉有些不解,道:“润城集团既然是大开发商,为什么要将目光锁定在宝邮县这么一个三四线城市的下属县城?”

    杜平苦笑道:“这恐怕是润城集团董事长想要培养自己小儿子,就跟玩游戏一样,打怪升级,都得从低级别的地方开始起步。”

    苏韬眼中闪过一道厉色,道:“如果他遇到一个难度很高的副本,说不定就夭折了。这是现实世界,不是游戏。游戏里面,角色死了,可以复活重来。现实社会,人一旦死了或者输了,就没有重启的可能了。”

    杜平见苏韬的态度凝重,也是微微一惊,他知道苏韬的心情,这件事涉及到好几条人命,已经严重触及苏韬的心理底线。

    “既然找到目标,那就有了方向,我等下就去查找那个开发商的底细。”江清寒微微吐了口气,精神略有些振奋地说道。

    苏韬叹了口气道:“我等会去县人民医院看一看吧,尽量帮那些受伤者减轻痛苦。”

    杜平点了点头,霍然起身道:“我跟你一起去。”言毕,他就收拾公文包,然后打电话,让外面的秘书许墨备车。

    许墨得到通知之后,敲门而入,请示道:“杜县长,现在已经到了饭店,食堂我已经订好餐,要不你们吃完午餐再过去吧?”

    杜平摇了摇头,道:“通知食堂那边,将饭菜打包,我们在车里吃吧。”

    江清寒见杜平如此行事风格,眼中多出一抹敬重之色,她很少见到杜平这样勤奋的干部。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