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56章 一只讨厌苍蝇
    苏韬回到三味堂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他觉得身上粘糊糊的不舒服,先去澡堂洗个澡,转身回自己房间时,路过徒弟肖菁菁的房间,发现门缝透出微弱的灯光,想了想就敲了敲门。

    肖菁菁在屋内问道:“谁啊?”

    苏韬咳嗽了一声,笑道:“是我!”

    “师父?有什么事情吗?”肖菁菁有点意外,现在是凌晨他敲自己房间门干什么?

    苏韬在外面微笑道:“我只是提醒你,虽然医王大赛在即,但你也不要太紧张,没必要通宵熬夜看书。医王大赛跟高考可不一样,比的是长期积累,你如果熬坏了身体,反而得不偿失。”

    肖菁菁轻声道:“我知道了!”

    “明天放你一天假,好好休息,别上班。医王大赛还有十几天就开始,你这几天要注意劳逸结合。我知道你的性子属于闲不下来的那种,每天上半天班,然后调出半天时间养精蓄锐,这样才能事半功倍。”苏韬说完这些,然后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肖菁菁叹了口气,将手边的书放在枕头边,嘴角情不自禁地付出微笑,然后慢慢进入梦乡。

    她知道此次医王大赛的意义,自己是为了三味堂而战,绝不能影响三味堂的形象和苏韬的名声。

    肖菁菁现在也算是师出名门,她的师父苏韬虽然年轻,但已经是中保委的国医专家,至于苏韬的师父是中医泰斗,宋思辰和窦方刚,所以论出身的话,肖菁菁远胜他人一筹,但也因为这个原因,肖菁菁身上肩负着更大的责任,不像苏韬那样,光脚不怕穿鞋的,肖菁菁不能让很多人失望。

    当然,她也知道,苏韬只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让自己得到更多的锻炼,至于名次的话,并不重要。

    但肖菁菁的性格使然,她知道生活的艰辛,了解成功没有捷径,只有比别人付出更多,才能得到收获。

    不过,苏韬方才的一番话,让肖菁菁的心态暂时平缓下来,决定听从师父的话,好好休息,调整状态,轻装上阵,参加今年的医王大赛。

    苏韬回到房间之后,躺在床上,有点睡不着,然后取出赵委员交给自己的手稿翻阅一番。手稿比起出版的书籍,涉及到很多官场的隐秘,赵委员的文笔很好,虽然只是平铺直叙,但将很多反贪大案写得惊心动魄。

    上医医国,如果真要让这个国家健康的发展下去,必须要有赵委员那个资格才行。

    现在自己也有这个机会,通过陕州之行,苏韬掌控了睿行集团,只要三味集团彻底将之消化,将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医疗集团,可以积极参与到国家医疗改革的浪潮中去。与此同时,中医的传承和发展也可以通过改革,慢慢渗透到国家医疗的体系中去。

    苏韬发现一切开展得很顺利,自己的中医帝国构想,已经逐步明朗。

    关于岐黄新城项目,是中医帝国雏形,也是根据地,苏韬必须要将根基打得扎实一点,关于杜平跟自己提起,需要五十亿的资金,苏韬已经有了打算,小泉冶平去世之后,留下了一笔资产,虽然不知道具体数额,但肯定是一笔巨款,大部分资金可以投入到岐黄新城项目中去。

    三味国际上市之后,也会有一笔热钱,可以将之一部分投入到岐黄新城的建设中去。

    另外,倪家和叶家从南非金矿赚取的利润,也可以通过岐黄新城项目转入国内。

    这样一来,岐黄新城就有了足够的资金,在很短时间内就可以启动。

    ……

    杜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十点多,因为是周六的原因,所以卫素素没有去上班,见丈夫醒了之后,赶紧将早上煲好的粥热上,“在家也能喝大,我也是服气。”

    杜平哈哈大笑,抱着卫素素亲了一口,“真要在外面喝酒,那得一万个小心谨慎,千万不能醉酒失态,在家里就不一样了,是安全的港湾。”他顿了顿,道:“咦,苏韬呢?”

    卫素素没好气地白了杜平一样,埋怨道:“他凌晨的时候就离开了,我想留他,没能留得住。”

    杜平笑道:“他太见外了。”

    卫素素轻哼一声道:“你啊,心也太大了一点,他虽然是你的哥们,但也是个男人。你自己喝得烂醉如泥,睡得跟猪一样,如果出了什么事,你就后悔去吧!”

    “能出什么事?”杜平没好气地白了卫素素一眼,“我是信不过你,还是信不过苏韬?”

    卫素素噗嗤笑出声,“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瞧把你给急的。”

    杜平摆了摆手道:“可以开玩笑的事情很多,但有些事情绝对开不得。”

    “知道了!”卫素素无奈摇头苦笑,“赶紧起床吧,我给你盛粥!”

    杜平洗漱好了之后,坐在餐桌上开始吃小米粥,配上一小碟榨菜丝,这种早餐虽然简单,但比较养胃。

    “小草,人呢?”杜平边吃边问道。

    “她去上补习班了,中中午回来吃午饭。”卫素素在房间里整理屋子,回答道。

    “中午不要做饭了,我们出去下馆子吧。”杜平笑道。

    卫素素道:“怎么突然有这么个想法?不过,还是算了吧,外面吃东西没家里干净,还特别贵。”

    杜平笑道:“你好歹也是个县长夫人,怎么这么抠门啊?”

    “县长夫人,有个屁用?谁让我嫁给一个清官了呢,结婚这么多年,手里的积蓄还不够买房的。”卫素素不满道。

    杜平道:“这个事情你要分情况来看。很多人为什么买房,不就是为了孩子的教育吗?你老公虽然赚不到多少钱,但咱女儿想上市内任何一家学校绝没有任何问题,你仔细想想,现在的学区房多贵,很多家庭为了个孩子创造好的教育条件,要花多少钱投资学区房,这么一看,咱们省了多少钱?”

    “你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卫素素无奈苦笑,她顿了顿,提议道,“老杜,你觉得我辞去现在的工作,然后找一家薪资待遇不错的公司怎么样?”

    “那可不行!”杜平直接拒绝道,“你现在的工作不算太忙,这样可以照料家里。如果你去企业上班,家里该怎么办?”

    “小草年龄也大了,让爸妈接送上学,也不是什么累活。”卫素素低声说道。

    “等小草年龄再大一点吧。”杜平埋头专心对付早餐,没有继续与卫素素多说什么,这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杜平刚吃完早餐,就接到一个电话,然后表情变得十分凝重,找到卫素素道:“午饭你带着小草和爸妈在酒店吃吧。”

    “你呢?”卫素素皱眉问道。

    “县里刚出了大事儿,一家旅游用品工厂发生火宅,我得赶紧过去看看情况。如果人员伤亡过重,我是得要背处分的。”杜平开始整理自己的公文皮包。

    卫素素也是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道:“那你小心一点,司机过来接你吗?”

    “昨晚我就让司机回去,他平时也挺累,跟着我到处跑,我给他放了一天假,等会我到西站拼车。”杜平愧疚地看了一眼卫素素,在她面颊上亲吻一口,“对不起,再熬几年,等我回汉州,好好报答你。”

    “都老夫老妻了,说这些干嘛?”卫素素面色一红,向杜平点了点头,“家里有我,你赶紧去吧,注意安全。你不进是宝邮县的父母官,还是我的丈夫,小草的爸爸。”

    杜平在卫素素的面颊上捏了一下,笑道:“在我的心中,家人放在第一位,我这么拼,是希望给你们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

    “骗子。”卫素素知道丈夫心中的抱负,他要在仕途之路上不断步步高升。家庭对他很重要,但绝对不是放在首要位置的。自己当初挑选杜平,不也是看中了他的上进心?

    卫素素当初有很多追求者,其中不乏一些有钱有势的男人,如果不是看中杜平的为人,卫素素又怎么会嫁给他呢?

    既然喜欢这样的杜平,那就得毫无保留地支持他的工作。

    卫素素一边笑骂,一边将杜平推出门外。

    杜平快步下楼,望了一眼自己家的阳台,然后行色匆匆地离去。

    关上门没多久,门铃声响起,卫素素以为杜平忘记带什么东西,过去打开门,却见黄希钊站在门外,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

    “你这是做什么?”卫素素皱眉,眼中流露出不耐烦之色。

    “我来看看你啊。”黄希钊微笑道,“对了,难怪你昨晚没有理我,原来你那长期不在家的老公回来了。我刚才看到你老公急匆匆地上出租车离开了。家里应该没有别人吧,不请我坐坐吗?”

    卫素素被黄希钊弄得手足无措,冷声道:“等下我婆婆公公就会回来,你赶紧离开,别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黄希钊笑道:“既然觉得在你家里说话不便,那我们就去外面找个地方坐坐吧。不然的话,我就赖着不走呢。”

    “你……”卫素素被气得不行,心道黄希钊还真是一只讨厌的苍蝇,她害怕黄希钊骚扰自己,被公婆发现,将事情变得麻烦,便道,“走吧,我们找个地方,把事情好好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