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49章 多少人心乱了
    吃过晚饭之后,苏韬单独找到慧如,低声道:“傍晚澡房的事情,我得跟你解释一下。”

    “不用说了。”慧如低着头轻声道,“我听慧可说了,当时她故意跟你开玩笑,把你扔下,你肯定是无意之中走入那间屋子的。”

    苏韬豁然开朗,笑道:“没错,是这么一回事。也是我的错,当时急着找慧可,也没留意。我进去没多久,你和若晨就过来,然后开始脱衣服,我怕冲出去更尴尬,所以就藏在后面的屏风了。”

    慧如抬头,看了一眼苏韬,低声道:“那你看到若晨姐的身体了吗?”

    苏韬怔了怔,一本正经地说道:“没有,我怎么能做那种不道德的事情呢?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慧如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问出声,她其实想问苏韬,有没有看到自己,但没能开口。

    苏韬的反应很快,知道慧如的心思,他笑着解释道:“屋内光线昏暗,我很紧张,都回忆不起来后面发生了什么。”

    慧如点了点头,暗叹那就好,嘴角浮出微笑道:“下次要注意,陌生的地方,千万不要到处乱闯,尤其是女性比较多的地方。”

    苏韬尴尬地挠头,慧如听到不远处慧可在喊自己,脚步轻快地迅速离去。

    苏韬望着慧如曼妙青春的背影,总觉得有些可惜,这样的年轻女子留在红叶庵,真心有些可惜了。

    “怎么?跟慧如解释清楚了吗?”柳若晨的声音从墙角传来。

    “她是个聪明的小女孩,很多事情不用解释得特别清楚,她能够领悟。”苏韬叹了口气道。

    柳若晨白了苏韬一眼,道:“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苏韬不解地看了一眼柳若晨,“我们是江湖儿女,应该不拘小节。”

    柳若晨被气得差点吐血,“也就是说,我的身体让你白看了?”

    “如果你觉得不平衡,我也可以让你看一眼我的身体。”苏韬笑着说道。

    “流氓!”柳若晨轻哼一声,嗔怒道:“我才没那个兴趣呢!这件事你要永远藏在心里,不对,要从脑袋里彻底地清除,永远不要再想起来。”言毕,柳若晨轻轻地挥手,准备离开。

    苏韬却从身后轻轻地拽住了柳若晨的手臂,柔声道:“但我就是忘不了,怎么办呢?”

    柳若晨也不知为何,一瞬间双腿如同固定在地上,竟然一步也迈不开,她只能轻声道:“赶紧放手,如果被庵里的人看到,那就太失礼了。”

    苏韬轻声道:“削发为尼实可怜,禅灯一盏伴奴眠。光阴易过催人老,辜负青春美少年。”

    柳若晨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道:“真有兴致,还念起诗来了。”

    苏韬淡淡一笑,“这是昆曲《孽海记》中的一折,描写小尼姑色空,年幼时多病,被父母送入仙桃庵寄活。色空不耐拜佛念经的寂寞生涯,私自逃出尼庵。这红叶庵是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世外桃源,但对有些人何尝不是围城和枷锁呢?”

    柳若晨没好气瞪了苏韬一眼,似笑非笑道:“你这是要劝说红叶庵的师太们,全部还俗,投身滚滚红尘吗?”

    “我哪有那个胆子,我只是告诉你,江湖儿女要敢爱敢恨,勇于抛弃世俗礼法,敢于直面本心。”苏韬义正言辞地说道。

    柳若晨轻轻地甩了甩胳膊,却没有能挣脱苏韬的手腕,低声道:“胡说八道,赶紧松手,不然我要喊人了啊。”

    “喊吧,扯开嗓子喊吧。”苏韬将柳若晨一把抱在怀中,凑到柳若晨的耳边,霸气地笑道,“不过,我谅你没这个胆。”

    柳若晨心乱如麻,不敢看苏韬一眼,心中默念一个声音,都被他看了个遍,那不如完全随了他的意……

    慧如坐在房间里翻看一本小说,慧可凑过来,恶作剧在她的腋下挠了好几下,惹得慧如又麻又痒,娇笑不已。

    师姐妹在床上折腾了好久,慧如气喘吁吁地求饶,然后平躺在床上,道:“别瞎胡闹了,等下师父听到动静,又得责骂我俩。”

    慧可神秘地笑了笑,“师姐,我有一个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什么秘密?”慧如皱眉道,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师妹,总能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来。

    “我看到苏哥哥,进了澡房,当时若晨姐应该在洗澡。”慧可缓缓道,“后来你提着热水进去了。”

    慧如没想到慧可在旁边看到这一切,没好气道:“当时你怎么没拦住?如果你及时制止,就不会发生那么多尴尬的事情了。”

    慧可摇头道:“我想拦住他,但是迟了。”

    慧如听慧可这么说,恍然大悟,知道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

    苏韬是从正门进去,柳若晨当时肯定看到苏韬,至于自己后来进去,恐怕也是柳若晨故意隐瞒,让他藏起来,并且佯作不知道苏韬在澡房里。

    想清楚这些,慧如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当时识趣一点,听从柳若晨的话离开一会,岂不是就没那么多误会了?

    “师姐,你觉得若晨姐和苏哥哥是不是一对儿?”慧可见慧如不说话,轻声问道。

    “这个我怎么知道,他们看上去不是那么亲密。”慧如其实内心一直盘桓着这个问题。

    慧可压低声音道:“我猜他们是一对,刚才我看到苏哥哥抱着若晨姐进了他的房间,你说他们现在做什么呢?”

    慧如听慧可这么说,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她没好气地在慧可的脑门上重重地敲了敲,道:“出家人,要六根清净,好奇心千万别这么重。”

    听到苏韬抱着柳若晨进屋,慧如内心复杂,有点失落,甚至有点绞痛。

    慧如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生出这种情绪,总觉得自己特别珍惜的东西,突然被夺走了。

    “现在庵里很多人说,师父早晚要离开红叶庵,以为那个戚董一直在缠着她,师父对他也是有感情的。”慧可低声道,“师父对世俗也有眷恋,何况咱们这些做弟子的呢?”

    慧如瞪了慧可一眼,低声啐道:“别胡说八道,师父绝对不会抛弃红叶庵,抛弃咱们的。”

    慧可却是从床上一跃而起,笑道:“我偷偷去苏哥哥的房子看看情况!”

    慧如准备抓住慧可,没想到慧可身手灵活,竟然根本没抓住,一溜烟已在门外。

    慧如正琢磨着是否要将慧可给喊回来,如果苏韬和柳若晨此刻真的在一起,慧可过去岂不是太尴尬了。

    片刻之后,慧可垂头丧气地回来,慧如好奇道:“怎么了?”

    慧可无奈苦笑道:“被师父截住了,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

    慧如笑道:“活该,谁让你这么调皮?”

    慧可扯着衣角,嘀咕道:“可我就是好奇嘛!”

    站在院落内,静非师太望着天空中那轮皎洁的明月,耳边传来似有似无的莺燕之声,自言自语叹气道:“此刻的红叶庵,多少人心乱了?”

    ……

    第二天清晨,柳若晨醒来已经是早晨九点,对于早睡早起的红叶庵女尼们,这个生活作息显然不合时宜。柳若晨也不知道昨晚几点偷偷回到自己的房间,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内心满是羞涩,但绝不后悔。

    柳若晨是水云涧宗主,也是一个时代女性,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同时也知道苏韬身边不缺少女人。

    昨晚的疯狂行为,一切水到渠成,只是没想到,两人关系突破会是在充满禁忌的红叶庵,仔细想想,或许正是因为在这种强烈道德和伦理的束缚下,才会让情感突然爆发,势不可挡。

    起床梳洗之后,柳若晨在空阔的地方见到苏韬,他穿着长袍,正在给庵内的所有人检查身体,静非师太坐在不远处,平静地望着这一切,柳若晨对苏韬的适应能力,有了新的认识,凭借一手精妙绝伦的医术,无论到哪里都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

    苏韬瞥见柳若晨,与她笑着招了招手,然后和围着自己的师太们,笑道:“若晨也是一名医术精湛的大夫,你们也可以让她帮你们检查一下身体。”

    经过苏韬的介绍,柳若晨身边迅速聚集了好几人,她连忙收拾心情,开始逐一检查。

    柳若晨也曾经得过医王大赛的优胜,医术自然非同小可,很快也征服了众人。

    两人给红叶庵的众人免费义诊,间接对借宿红叶庵,作为回报。

    下午三点左右,戚家豪安排车辆接苏韬和柳若晨下山,苏韬刚坐入车内,就看到慧可爬到了山门的墙头,摸出了一根精致的短笛,先朝着苏韬做了个鬼脸,然后专心致志地吹了起来,这时只见慧如有些笨拙地也坐在墙头上,苏韬打开车窗,朝慧如和慧可这对师姐妹摆了摆手。

    在清脆婉转的笛声中,轿车离去,消失在黄昏的余晖下。

    “这一别,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相见!”柳若晨望着沿路的风景,感慨道。

    “以后我们只要来到西京,就一定要到红叶庵拜访,因为这里有我们美好的回忆。”苏韬笑嘻嘻地承诺道。

    柳若晨深情地望了一眼苏韬,主动将头轻轻地靠在苏韬的肩膀上。

    (本卷完)

    APPapp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www.yuehuatai.com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