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47章 误打误撞误入
    吃过午饭之后,苏韬给慧如针灸,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帮她疏通体内的经络,慧如整个人仿佛脱胎换骨,脸上多了一抹红霞,肤色莹润如玉,这是病情好转的症状。

    苏韬收针结束,小尼姑慧可轻轻地推门,露出一张俏脸,连忙又缩了回去,苏韬笑道:“慧可,进来吧,我已经给你师姐治好病了。”

    慧可推开门,吐了吐舌尖,笑道:“师父让我不要过来打扰你们,但我就是忍不住,内心有些好奇。”

    她看了一眼慧如,呀地惊叫一声,把慧如吓了一跳。

    慧如皱眉道:“怎么了?”

    慧可走过去抓住慧如的手臂,笑道:“师姐,我发现你变美了。”

    慧如下意识地拿起镜子,肤色的确好了很多,额头上冒出的一粒青春痘也消失不见。她嘴上却嘀咕道:“胡说八道,跟原来一模一样。”

    慧可继续抓着慧如仔细打量,笑道:“师姐,我能不能也让苏哥哥给我针灸?”

    慧如偷偷地望了一眼苏韬,没好气地瞪着小师妹,道:“我这是在治病,你别瞎胡闹!”

    苏韬已经收拾好行医箱,觉得慧可挺可爱,笑道:“没病针灸的话,可是会把人治丑了,你真要试试?”

    慧可慌忙地摇头,道:“那还是算了吧。”

    言毕,她拉着慧如往外走,低声道:“师姐,我刚才给观音奶奶打扫卫生,不小心把她身上的漆碰掉了,你得给我想个办法,不然师父肯定会骂我哩。”

    慧如沉声道:“按照师父的习惯,最多罚你抄写金刚经,反正你已经抄熟了,难道还怕?”

    慧可捏着衣角,低声道:“师姐,你以前总帮我,如果师父真罚我抄金刚经,你能不能帮我抄写十遍?”

    “不行!”慧如很果断地回答道。

    “那就五遍?”慧可急得差不多要哭了。

    慧如对自己的小师妹也是疼爱非常,叹了口气道:“那就五遍吧!”

    慧可终于露出笑容,将身体埋进师姐青涩的怀里,道:“师姐,在这个世界上,我最爱你了。”

    慧如心情慌乱,低声啐道:“我们出家人,怎么能动不动就说爱不爱呢。最近你是不是有偷看电视剧了?”

    “师姐,你要替我保密,被师父知道,我可完蛋了。”慧可连忙可怜兮兮地央求道。

    虽然这对师姐妹越走越远,说话也很小声,但苏韬的听力异于常人,却是一字不落地全部听见,他不禁哑然失笑,滚滚红尘,随着科技的发展,无论和尚还是尼姑,即使身处大山,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外界信息的诱惑,想要六根清净实在太难,所以社会上充斥着一批假和尚假道士。

    和尚可以吃肉,道士可以结婚,已经不是稀奇事。

    苏韬知道慧可和慧如的身世,两个人都命运坎坷,是被父母遗弃的孤儿,一直都在庵堂里长大,静非曾经想让她们长大点,就送入社会,和正常人一样学习,未曾想,她们已经无法与社会融入,静非就将她们收为弟子,悉心教导她们佛法。

    苏韬提着行医箱,与柳若晨和戚家豪汇合,路过庵堂,有几名女尼正在照常扫地,她们只是抬头一笑,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苏韬对红叶庵又高看一眼,这里的人心无牵挂,行事自然,不为旁事扰心,这才是出家人的本分。

    苏韬也曾去过许多大庙,红叶庵小了许多,很是简陋,正殿里供奉的佛像也很少,体型也小,虽是寒酸了些,却都被精心擦拭,显得极为洁净,一尘不染。

    苏韬看见一个功德箱,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摸出钱包,将里面的钞票全部放入,聊表心意。小尼姑慧可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好奇道:“苏哥哥,你刚才布施的时候,好像说了一句话。”

    苏韬见慧可机灵古怪,与普通的小女孩别无二样,笑道:“没想到你耳朵挺尖。我在想,这个功德箱也应该与时俱进,现在人很少会带钱在身边,但一定会带手机,所以你贴个二维码在上面,这样就可以让更多人捐献功德了。”

    慧可眼睛一亮,笑道:“这是个好主意!”言毕,她蹦蹦跳跳地离开,朝静非所在的地方跑过去。

    苏韬分析,慧可恐怕是想用这个主意,来抵消自己闯祸,将功补过,免除静非对她的责罚。

    苏韬继续往前走,就听到一阵诵读经文的声音,伴着木鱼声飘了出来。

    苏韬走到其中一人身后,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左肩。

    柳若晨转过身,连忙将手指放在嘴边,轻轻地嘘了一声,苏韬微微一笑,盘坐在柳若晨的身边,听着一群女尼吟诵着《金刚经》,静静地聆听半晌,只觉得那声音竟有种说不出的悦耳,进入状态之后,变得无比放松,瞬间忘记了时间诸多烦扰。

    梵音过后,苏韬只觉得额头被轻轻地扣了一下,有点吃痛,连忙睁开眼睛。

    柳若晨没好气地低声啐道:“人家在诵经,你却睡着了,真够丢脸的!”

    苏韬微微一怔,讪讪道:“我刚才真睡着了吗?可能是因为给慧如治病,消耗了不少真气,所以太疲倦了。相信那些师太不会跟我一般计较的。”

    柳若晨无奈苦笑:“你总能找到理由。对了,刚才静非师太邀请我在庵里住一宿,我答应她留下了。”

    “那我呢?”苏韬惊讶问道。

    “你当然也可以留下来啊。”柳若晨笑道,“当然,也可以让戚董安排司机送你回旅馆。”

    苏韬摆手摇头笑道:“那我还是留下来吧,庵里这么多女性,总觉得我留下来有点不妥。”

    “放心吧,戚董也会留下来的。”柳若晨顿了顿,“何况她们都是出家人,没有性别之分,你不会有什么坏心思吧?”

    苏韬被看得有点心虚,讪讪笑道:“你想多了,我这么纯洁,怎么可能有非分之想呢?”

    随后苏韬起身,跟着柳若晨在诵经房后面见到静非师太,静非师太指挥几名女尼在收拾屋子,指着一间屋子,道:“晚上你和戚董住在那两间屋子,若晨和我们住在东边的屋子。”

    苏韬暗忖静非挺体贴,安排的时候,三个人都有独立的房间,恐怕是庵里的女尼们腾出来的。他连忙笑着感谢道:“谢谢静非师太的安排。”

    静非却道:“屋子里比较简陋,还请多多见谅。”

    苏韬随后走进给自己安排的屋子,却是比较清寒,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却收拾得井井有条,很是整洁。

    坐在屋内片刻,慧如探出脑袋,手里拿着一支铅笔,嘴里咬着笔头,道:“苏哥哥,我能不能问你几道数学题啊?”

    苏韬的数学虽然很一般,但自认教导慧如没有什么问题,微笑道:“拿过来看看!”

    等看到慧如本上的试题,苏韬皱眉许久,尴尬道:“你们怎么要学这么难解的数学题啊?至少是高中知识了。”

    慧如嘀咕道:“我们都是自学的,看来你不会,我还是去问问师父吧!”

    苏韬点了点头,自己对数学实在不精通,是自己为数不多的短板吧,他知道静非曾经读过大学,极有可能精通数学,笑道:“我跟你一起去吧,看看静非师太的数学造诣是何等厉害。”

    慧如笑着鼓了鼓掌,道:“好啊!你跟我来。”言毕,一溜烟地窜出去。

    苏韬迈出门,发现慧如已经到了拐角处,还朝自己使了个鬼脸,他就一如紧随而去。

    红叶庵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对于慧如而言,这里是她的家,但对于苏韬而言,这里完全是一个大迷宫,苏韬很快就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听到其中一间屋子有动静,就径直过去,想问问此处到底是哪里。

    苏韬嘴角带着笑意,推门走了进去,突然呆若木鸡,房子里摆放着一个大木桶,里面有一人背着身体,她坐在木桶中央,用白色的纱布轻轻地搓洗着自己光洁的手臂,因为木桶内的水温很热,所以冒出腾腾的雾气,使得苏韬望去,有些朦朦胧胧。

    “是慧如吗?水温挺热的,暂时不用换水。”却见那女子伸出一条白嫩的手臂,抓起丝瓜巾在身上搓洗,然后用目瓢舀水,泼在自己的肩膀上,水花飞溅,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极为慵懒与惬意。

    虽然看不见她的正面,但苏韬通过那一头黑色的亮发,便已经知道这肯定是柳若晨,因为庵内也只有她一个女施主。

    盯着柳若晨浓黑的秀发,圆润光滑的肩头,苏韬只觉得心脏怦怦直跳,半晌才缓缓转过身,低声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慧如!”

    柳若晨娇躯剧烈一颤,连忙双手环绕在身前,回头望了一眼,蹙眉道:“你怎么闯进来的?”

    苏韬挠了挠头,道:“我跟着慧可的,没想到你在这儿洗澡啊!”

    “外边好像有人过来了,我赶紧出去啊!”苏韬不好意思继续停留。

    “别,你就留在这里。如果被人撞见了,那岂不是更糟糕?”柳若晨有些着急地说道。

    这是在尼姑庵,如果被人撞见,不仅尴尬,也没脸继续留在这里了。

    “那我该怎么办?”苏韬哭笑不得道。

    “你藏进来!”柳若晨指着木桶后边的一个屏风,咬着红唇,声若蚊蚋道。

    (今天是新的一月,感谢上个月诸多书友对烟斗的支持!嗯,继续厚颜要一下保底月票,谢谢了!晚点微信公众号会详细感谢上月施以援手的好友们!下一章在18:00。)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