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41章 喊代驾需谨慎
    柳若晨下午将苏韬送到机场之后,前往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再次见到院长方平。

    方平看上去很忙碌,不过还是接待了柳若晨,“先跟你打个招呼,我只能给你十分钟时间,等下有个管理层会议要参加。”

    “方院长,您愿意百忙之中抽空见我,已经让我感激不尽。”柳若晨语速轻快地微笑道,“我长话短说,其实还是为了收购贵医院而来。”

    方平摇了摇头,露出一丝无奈之色,道:“其实上次我已经与你说过,医院是否能出售,并非我能做主的!一切得看上面的意思。”

    柳若晨笑道:“您是院长,如果您建议的话,还是有机会获得上面的批准!”

    方平沉默数秒,缓缓道:“国企医院改制,是国家政策,从我个人而言,是无条件支持的。但这家医院能否改制,我真心无法做主,还请您能见谅!”

    这时一名女性敲开办公室的门,低声道:“方院长,会议等下就开始了!”

    柳若晨只能站起身,道:“那就不打扰您了,等改天我还会再来的!”

    方平打量着柳若晨离去的曼妙倩影,虽然柳若晨频繁造访,但自己却不觉得麻烦,或许是因为柳若晨出众的外表与优雅的谈吐,但凡是男人都不会觉得被一个如此精致动人的美女纠缠,会是一种折磨吧?

    等柳若晨离开之后,方平并没有去开会,刚才那位敲门的女性再次走到办公室内,疑惑地问道:“方院长,这女人每天都来报道,你怎么总让她进来啊?”

    “小程,我见她自然有见她的道理。”方平淡淡笑道,“你如果了解之前有色金属集团职工医院和发达纺织集团两家医院被收购的前因后果,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客气地接待她了!”

    小程不解道:“为什么啊?”

    方平叹气道:“这两家医院的一些负责人,就是因为端着架子,态度不好,现在免职的免职,蹲监狱的蹲监狱。”

    小程吓了一跳,感慨道:“那女人看上去挺清秀,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

    方平笑了笑,哪是柳若晨厉害,而是背后的人物高明,他朝小程挥了挥手,道:“你去忙吧,我得打一个电话!”

    小程很快从办公室退了出去。

    方平随后拨通了副省长李安博的电话,脸上堆满笑容,“李省长,您好啊,汇报一件事,刚刚三味医疗集团的工作人员又来了。我还是用之前的那番话应对,不过她好像并没有打消这个念头。”

    李安博沉默片刻道:“下次她过来,你还是这么应付。留给她的时间并不多,也就十几天的时间!”

    方平笑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方平对新上任的主管副省长李安博,保持着足够的敬意,虽然此人非常年轻,但深受省委书记曹广佑的器重。换个角度来看,李安博的意思,就是曹书记的意思。

    跟着一把手走,就不会迷路!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方平接通电话,里面传来老同学李新晨的声音,“前几天约的饭局,可不能迟到啊!”

    方平摇头苦笑道:“也就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会答应赴约的!”

    ……

    海天楼是西京最高端的饭店之一,位于芙蓉湖风景区,装修高档华丽,一顿饭吃下来,价格不菲,以公务饭局和婚宴为主,生意火爆的时候需要提前一周定位子,而且是大厅的位子,包间根本不对外预定,中央治理公款吃喝风以后,酒楼的生意稍微差了一点,但包间依然很难预订。

    方平自己开车来到停车场,发现车位很难找,最终在保安的指挥下,停靠在比较偏于的一个地方,心中暗想早知道安排医院的专车接送自己,省得这么麻烦。

    进门报了包厢号,立即有穿着旗袍的女服务员将他亲自带到东海龙宫包间,近百平米的房间里,摆放着皮质沙发,靠窗的位置可以看到芙蓉湖的美景,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棋*牌桌,还有一个小舞台,可以ktv自助服务,此外就是两个大圆桌,上满摆放着鲜花。

    “方院长,很高兴见到你!”请自己吃饭的叫做王亚军,是陕州当地的一家企业家,身价在五六千万元。

    充当牵线人的是自己的老同学李新晨,如今担任省卫生厅办公室主人,是个正处级干部,人脉比较广泛。

    这个饭局,方平原本是想推掉的,但碍于李新晨的面子,自己不好拒绝。

    落座之后,便开始走菜,王亚军开了三瓶茅台,笑道:“每个人一瓶,喝多少是多少!”

    方平朝李新晨看了一眼,知道老同学卖了不少情报给王亚军,自己很少喝酒,要喝的话,也只喝茅台。

    酒过三巡之后,方平脸上多了一抹红润,说话也更加随意起来,“王总,下次就不用这么客气,以后打电话知会我一声就行,不过是一个床位的事情,我现在就跟你安排好。”

    王亚军心中暗想,如果不是请李新晨出面,哪里请的动你方院长,脸上赔笑,道:“我母亲的病情很严重,除了安排个好点的床位,还请你安排最好的主治医生。”

    方平淡淡笑道:“一切好说!”

    李新晨与王亚军道:“我这个老同学,外冷内热,熟悉了,就知道他是个豪爽的人,既然答应你的事情,就绝对不会耽误。”

    王亚军得到方平的承诺,才慢慢放下心来,陕州省的三甲医院不少,自己母亲得的是脑溢血,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在这一方面最权威,所以王亚军托人找了好几道关系,才跟李新晨搭上线,最终才找到方平。

    方平在外面的口碑是出奇得难对付,不过也分人,像李新晨这种老同学介绍的熟人,他还是很放心的。

    方平虽然已经是院长,但偶尔还是会接手术,当然在手术室里,他不用自己操刀,主要是指导弟子完成。所以方平和很多医生一样,平时因为职业的缘故绝不会喝酒,但此刻方平嗅到茅台的酱香,就忍不住,他酒量也是不俗,竟然喝了一瓶茅台,只是略微露出些醉态而已。

    “要不等下找个地方,我们一起做个按摩!”王亚军见事情办妥,心情愉快地邀请道。

    “我喝了酒,头有点疼,明天早上还得开会,现在只想回家!”方平拒绝王亚军的请求,掏出手机,“我是开车过来的,喊个代驾。现在就是方便,做什么事情,有个手机就行了。”

    王亚军见李新晨朝自己点了点头,知道没必要继续坚持,从角落里提了一个袋子,笑道:“这是我公司的产品,送给方院长,还请您不要嫌弃!”

    方平面色大变,不悦道:“你这是做什么,想让我犯错误吗?”

    李新晨走到方平身边,皱眉道:“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王总是做副食品的,也就是些薯片、糖果、饼干,送给你尝尝!”

    “行吧,那我就收下了啊?”方平接过袋子,放在脚边,闲聊了片刻,代驾打来电话,已经在外面等候,方平就提着那个袋子,走到停车场,将钥匙递给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青年,自己坐在后排车位上。

    等汽车发动之后,他打开那个袋子,里面是一个纸质的抽屉式盒子,他抽开盒子,里面放着齐整的钞票,大概有五万块,嘴角淡淡一笑,心道,“这家伙还挺客气,知道怎么求人办事!”

    方平很谨慎,如果不是熟人介绍,绝对不会碰糖衣炮弹,因为做人谨慎,所以在医院里有清廉之名。

    言毕,他将盒子重新整理好放在袋子里,搁在双腿中间,然后酒意上涌,竟有些犯困,闭上眼睛,缓缓睡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平突然醒来,发现车子还在行驶当中,他皱了皱眉,问道:“小伙子,我这是睡了多久?”

    代驾淡淡道:“老板,你睡了大概一个半小时了!”

    方平感觉不对劲,皱眉道:“我给你的地址,距离海天楼也就二十分钟路程,怎么开了这么久?”

    代驾轻松道:“对不起,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现在已经离开西京市了!”

    方平大吃一惊,第一反应,是不是刚才自己抽开盒子的时候,被这代驾发现自己带有巨款,所以升起了歹意。

    代驾现在各地都很火,但喊代价也有风险,经常出现负*面新闻,比如女性喝了很多酒,被带到偏僻的地方收到代驾的性侵。

    方平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居心不良的代驾,酒意瞬间醒了不少,颤声道:“小伙子,你如果是要钱的话,一切好说,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如何?”

    方平心中升起怯意,犯不着为了几万块,把自己置于险地,如果他只是要钱,全部给他就好,反正也是不义之财。

    “这钱,我可不敢动,是赃款,也是证据!”代驾不屑地笑了笑,“你乖乖地坐在后排,如果困的话,就继续睡觉,等到了目的地,我会通知你的!”

    方平从代驾的口中听出了可能性,难道此人是纪检部门,准备调查自己?

    按照道理,自己也应该听到风声才是,怎么会没有任何消息,就把自己控制起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