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937章 不奇货可居了
    “潜规则?”坐在柳若晨身边的中年男子托了托鼻梁上的镜框皱眉道,“职工医院严格意义是国有资产,作为负责人,怎么能从中谋取私利?”

    洪光念表情不悦,手指在桌面上点了点,嘲讽道:“还是那句话,如果不愿意,那就免谈!职工医院现在每年都在盈利,我没必要拱手让人,现在是你们求着我卖!”

    那中年男人面色涨红,被洪光念气得冷笑,“职工医院是否转让出售,也不是你一个人说得算的吧?”

    洪光念皱眉道:“我是集团董事长,当然我说话算话!你又是什么人?柳总,你还没介绍呢,你带过来的这个人,究竟是谁?有没有资格在这里质问我!”

    他轻蔑地看了一眼那个中年男人,暗想你算哪根葱!

    柳若晨顿了顿,脆声道:“首先,我得向您道歉。其次,这也是袁组长要求的,他想以三味医疗集团员工的身份,实地调查一下国企医院改制为何就这么难!”

    “袁组长?”洪光念突然呆住了,他虽然傲慢,但坐到这个位置,起码的眼力劲还是有的。

    组长是这个中年人的职务,再联系最近外界传出风声,国务院安排专项小组专门监督国企医院改制。

    念及此处,洪光念背脊一阵发寒啊!

    原本以为是柳若晨的秘书或者助理,如今看来,此人恐怕是国务院安排过来进行专项调查的成员。

    洪光念内心亿万个草泥马在狂奔,柳若晨和这个姓袁的骗了自己!

    进门之初,柳若晨将手提包交给姓袁的保管,洪光念是从这个细微的细节才下意识认为,姓袁的是柳若晨的手下和助理。

    现在仔细一想,那不过是个移花接木的障眼法而已!

    这两个人演得一出好戏,完全把自己欺骗了。

    洪光念内心懊恼不已,自己刚才为什么要表现得那么嚣张跋扈,理直气壮呢?

    洪光念表情连忙变化,语气变得极为讨好,“袁组长,刚才是误会,我跟柳总开了个玩笑!关于职工医院出售的价格,我们就定在2.5亿元!”

    袁卫平冷笑道:“你不奇货可居了?不要两千万的签字费了?”

    洪光念将胖脸摇成拨浪鼓一般,很认真地说道:“都说了,刚才只是开玩笑!”

    袁卫平站起身,与柳若晨道:“我已经受不了这个人的丑恶嘴脸了!”

    言毕,袁卫平用力地挥手,离开了办公室。

    洪光念见柳若晨也准备起身离开,急得满头大汗,道:“他真的是国务院专项小组成员?”

    柳若晨叹气道:“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你可以用搜索引擎查找关键字袁卫平,就能找到相关信息。洪董,恐怕贵集团的职工医院,我是没法跟你继续谈下去了。因为你现在的处境很糟糕,即使签了合同,恐怕只是一张废纸。”

    言毕,柳若晨霍然起身,掏出手机,在洪光念的面前晃了晃,摇摆着婀娜着的体态,脚步翩然地离去。

    这个贱人,竟然刚才录音了!

    那以为自己所说的话,全部一字不落地被记录下来,证据足以致命!

    洪光念颓然地跌坐在皮质沙发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只觉得天旋地转。

    他知道自己也是彻底完蛋了!

    竟然在“御史”的面前,无比嚣张地索要“千万签字费”!

    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洪光念欲哭无泪,他虽然习惯性的傲慢,但也知道分寸,在比自己权力大的干部面前,装得比谁怂!

    但谁能知道,袁卫平来了个微服私访,扮猪打老虎呢?

    洪光念脑海中闪过几个人名,都是自己过硬的关系,但如今却是一点用都没有,现在寻求任何帮助,都是拖累别人。

    洪光念坐在办公桌前垂头丧气,他知道现在自己随时可能被带走调查,向外逃也来不及了,只有尽可能地安排一下后事。

    不过,洪光念低估了纪检部门的效率,袁卫平才走出大楼没多久,几名穿着检察官服装的人员,就冲入洪光念的办公室,将他直接带走。

    这几名检察官并非陕州的纪检干部,为了能让专项小组顺利开展工作,从甘州省抽调了一批纪检工作人员,而洪光念也将被带到甘州,进行异省隔离调查,防止陕州省内出现包容包庇的行为。

    洪光念被双规带走的消息,再次让陕州地动山摇。

    很多人将苏韬收购职工医院的行为,看成了打击贪污腐败的行动,仿佛苏韬每收购一家职工医院,都要让一两个人落马。

    消息在有心人的传播之下,使得苏韬成为陕州的名人,绰号国企干部杀手!

    苏韬躺在旅馆的房间内,休息到第五天,后背出现麻痒的症状,虽然他意志力很坚定,但还是忍不住想要去抓,不过,他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忍住才行,不能随意去碰伤处,否则不利于痊愈。

    柳若晨在旁边看他憋得难受,打开平板电脑,笑道:“给你看个电影吧,这样可以转移注意力。”

    “什么电影?”苏韬笑着说道,“别告诉我是那种让人看了之后,会有蠢蠢欲动想法的小电影。”

    “又没个正经了!”柳若晨瞪了苏韬一眼,“给你看个喜剧片吧,笑一笑,可以忘掉一切。”

    言毕,柳若晨找了一个星爷的经典电影,苏韬看过好几遍,但这一次还是一如既往地会开心笑出声。

    “那时候的茵姐,真的好漂亮啊,脸上全是胶原蛋白。”苏韬啧啧感慨道,“你知道吗?她是我的初恋情人!唉,我不知道在梦中幻想过多少次!”

    “够了!”柳若晨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好好看电影可以吗?不要破坏气氛!”

    苏韬做了个拉链封嘴的动作,抿着嘴含糊不清地笑道:“好吧,我不说话了!”

    两人看着老电影,沉浸在故事情节之中,不知不觉,苏韬悄悄地牵起柳若晨的手,柳若晨反应过来想要抽回去,却被苏韬紧紧地握住,柳若晨努力尝试几下,担心苏韬太过用力,会让伤口崩裂,也就没有继续坚持。

    “那天你为我流泪,我很感动!”苏韬低声笑道,“我发誓,再也不会让你为我哭泣!”

    “说这话做什么?你不觉得不合适吗?”柳若晨轻声说道。

    “即使明知不合适,我也要跟你说!”苏韬笑道,“谁让我脸皮厚呢?”

    柳若晨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我与袁组长了解过,省发达纺织集团近期会更换新的董事长,大概一周左右,就可以签署收购合约,价格定为2.8亿元。”

    苏韬叹了口气道:“煤炭建设集团是最难啃的骨头,既然发达纺织集团那边已经尘埃落定,那么下一部就是主攻最后一家了。”

    柳若晨好奇道:“有专项小组的帮助,难道会有问题吗?”

    苏韬点了点头,解释道:“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是陕州省最好的三甲医院。不仅牵涉到煤炭建设集团,陕州卫生系统也不会轻易将这家好医院拱手让人。专项小组只能调查情况,最多起到一定的监督作用,但想要收购煤炭建设职工总医院,还是得我们自己找到突破口才行。”

    柳若晨托着雪腮,蹙眉道:“你这么一说,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苏韬皱眉道:“这件事还得何朵多去卫生厅跑几趟!”

    柳若晨意外道:“你是想让她调动她父亲的资源?”

    苏韬摇头笑道:“如果你去卫生厅,恐怕连门都进不了,但何朵不一样,知道她身份的人,会给她几分薄面。”

    柳若晨叹气道:“你这叫做狐假虎威吧?”

    苏韬微笑道:“是这么个理!就是有些于心有愧。”

    “放心吧,何朵现在将你视作偶像,她绝对不会在意这些的。”柳若晨莞尔笑道,

    柳若晨和何朵的关系现在很好,不仅是同事,还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关于她家庭的事情,柳若晨跟何朵也聊了很多,何朵私下跟柳若晨表态,可以求父亲出手帮助苏韬完成收购,但被柳若晨给拒绝了。

    苏韬微笑道:“既然是偶像,当然要独立解决问题,利用粉丝,我可做不到!”

    倒不是苏韬不想找到何思明这个强援,只是何思明出面,也无济于事。

    何思明虽说是常务副省长,但如果过度插手卫生系统的事情,有诸多不合适。

    柳若晨却是摇头道:“虚伪!”

    苏韬尴尬地笑道:“又被你看穿了!”

    他顿了顿,叹气道:“找个机会,与何朵的父亲可以坐下来好好聊聊。如果这件事不是我们求他相助,而是一个彼此得利的合作,这样就心安理得了。”

    柳若晨听明白苏韬的意思,笑道:“我跟朵儿提一句!”

    苏韬点了点头,他得找到,收购煤炭建设集团职工总医院,能给何思明带来什么好处!

    如果好处足够多,不怕何思明不配合自己开展工作。

    对于何思明而言看,最大的诱惑,无疑在于权力和政绩!

    苏韬首先得了解陕州省现在的政局,何思明的立场,以及他所在阵营所处的位置,只有熟悉这一切,才能找到合作的利益点。

    (本章完)